手,“不用,没事。”

    要说讨回公道,也该是昨晚被打趴下的几个人过来讨,他也就鼻子破了点皮。

    赵进往车窗外看了看,“您老不在家好好养伤,跑学校来干什么。”

    陆离也朝车窗外面看,“来吸点菁英之气,学霸也是需要养护的。”

    赵进跟着乐了乐。

    直到姜糖从校门走出来,他才知道,陆离今天为什么来了。

    死变态偷窥啊。

    还拿着个望远镜,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变态似的。

    赵进伸手要去抢望远镜,“给我也看看看。”

    陆离将望远镜从眼睛上拿下来瞪了他一眼,“这他妈是你能看的吗。”说完继续透着望眼镜往车窗外面看。

    她看起来精神不太好,走路也没前几天那么拉风了,还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连她的摩托车看起来都跟个生了病的小毛驴似的,提不起劲。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相思病病症了,真同情她,竟然得了相思病。

    今天一整天,陆离在家里也提不起劲,一直到看到她,才算起了劲。

    他勾起嘴角笑了笑,姜糖得了相思病了,真不得了了。

    他现在感到非常畅快,浑身每个毛孔都透着股雀跃。

    赵进伸出手在陆离的望眼镜前面晃了晃,“别看了,走远了都。”

    陆离把他手拍开,“我能看见。”

    人眼能跟望眼镜比吗。

    最后,陆离把望远镜从眼睛上拿下来,放在赵进手上,“看吧。”

    赵进拿起望远镜往车窗外面看,“没想到,咱学校美女还挺多的,啧啧,身材也都不错。”

    陆离头枕着手靠在座椅上,“竟然偷窥,真变态。”

    赵进边看边答道,“拜托大佬,刚盯着人姑娘看得口水都流出来的人是谁啊。”

    陆离没说话,靠在座椅上想事情。

    赵进随口说了句,“我看姜糖她挺担心你的,我把你电话给她了。”

    陆离问道“是她问你要的,还是你要给的。”

    赵进刚想说是他自己给的,赶紧又改了口供,“是她问我要的,可急切了。”

    陆离对这个答案很满意。

    他手机里其实有姜糖的电话号码,从赵进手机上抄来的,但他一直没用手机联系过她。

    因为,在他还没有她电话号码的时候,赵进这个狗东西竟然先有了,这口气他咽不下去,非得等她主动问他要电话并且主动先用手机联系他才行。

    对,我们大佬就是这么幼稚爱吃醋。

    前面司机问道,“少爷,是回家还是去茶楼?”

    陆离答了声,“回家。”

    赵进赶紧贴上来,“回家把我捎上。”

    陆离踢了踢他的腿,“你自己家没车啊,天天蹭我的。操,你身上这什么味啊,是不是下午自习课又跑球场跟宋腾飞他们打球了。”

    赵进赶紧往旁边挪了挪,又掀起领口往鼻子上闻了闻,“没味啊。”

    陆离看了他一眼,“不想下去就闭嘴。”

    说完继续靠在椅背上。

    赵进问了句,“周末上哪浪去?”

    陆离闭目养神,“不知道,在家吧,我爸给请了几个新的家教,说是出过高考试卷的老师,数理化轮着上。”

    赵进赶紧贴上来,“这事,你可千万别在我爸妈面前说,不然他们得给我弄一套跟你的一模一样的套餐,这样还怎么出去浪,怎么肆意挥洒终将逝去的青春。”

    陆离看了他一眼,“出息。”

    姜糖心不在焉地开着她的摩托车到茶楼,随便吃了点东西,既不是馅饼豆浆,也不是煎饼果子,无所谓,反正也尝不出什么味。

    吃完饭,她靠在拐角墙边上,拿出手机。

    今天没心情写物理卷子,干什么都提不起劲。

    她划拉出陆离的电话,看了看,没拨出去。又看了看,还是没拨出去。

    她打开微信,用陆离电话号码搜索了一下。

    他的微信昵称就叫,陆离。

    看来他很喜欢自己的名字。头像是他自己,看起来他也很喜欢自己的长相。

    姜糖点了申请好友,然后把手机收了起来。

    陆离自从回到家,手机就没离开过手,就算是洗澡,也得把手机放旁边架子上。

    一直到他准备吃晚饭了,终于收到了一个微信好友申请。

    没悬念,是她。

    陆离通过了她的好友申请。

    她的头像是一个暖黄色带笑脸的卡通太阳,很可爱。

    小糖糖sweet,这昵称,像她人一样。

    甜!

    不过中英文结合什么的,这就有点low了,反正本大佬是不会这么用的。

    两人加好微信之后,陆离就一直拿着手机看,吃一顿饭能看个八百多遍,不过很可惜,没有任何消息进来。

    这个时候,姜糖已经开始在茶楼给人端茶倒水了。

    手机放在员工休息室的小柜子里,连加没加上陆离的微信她都不知道,更别提会给他发消息了。

    近九点钟的时候,值班经理让姜糖先回去,或者就在春风阁写物理卷子,其他的说什么都不让她再干了。

    姜糖只好拿着包到二楼春风阁写作业。

    周末白天她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她能写作业的时间只有晚上。

    她打开手机看了看,提示已经和陆离成为好友了,她想了想,发了个笑脸过去。

    陆离一听见手机振动,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

    等了一晚上,就等来一个系统自带的表情,一点都不爽好吗,起码你打几个字吧,哪怕你发个表情包也行。

    就一个破系统表情,这让人怎么回,怎么回。

    陆离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又默默地收了起来。

    姜糖看他没回,以为他是有事,就没再发什么。

    她开始写作业,先把语文和英语写完了,文科好写一点,遇到不会的可以翻翻书,理科就难了点,现在也没陆离在她身边给讲解。

    先缓缓吧,明天再做。

    晚上十一点钟,姜糖收拾好书包,回家。

    到家已经十一点半了,陆离昨晚写在她家门上的字依然清晰,她打开门,开了灯,又退出去盯着门上的字看了一会。

    “让我照顾你。”

    姜糖小声读了好几遍,拿出手机把这几个字拍了下来,这才进屋把门关上。

    她打开电视机,就着声音洗了个澡。

    穿着睡衣躺在床上拿出手机。

    一条微信消息,陆离发来的,“哪位?”

    可谓故作矜持,明知故问,傲娇地一塌糊涂。

    姜糖回了句,“我是姜糖。”

    同样躺在床上的陆离默默地在心里说了句,我知道是你。

    他回,“嗯,好久不见。”

    姜糖笑了笑回道,“你还没睡啊。”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