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离回,“嗯,我周一就去学校。”等鼻子上的破皮好点了就去。

    姜糖,“嗯。”

    陆离抱着手机躲被窝里,“你想我了没有?”

    姜糖盯着屏幕看了半分钟才回道,“早点休息,周一见。”

    要不是他鼻子上还贴了块丑爆了的创可贴,他现在就想跑她家去,哪里还等得到周一。

    最后,他回,“你也累了吧,早点休息。跟我说声晚安。”

    姜糖回道,“晚安。”

    陆离,“不是,要语音。”

    姜糖笑了笑,对着手机话筒轻轻说了声,“晚安。”

    她关掉手机,很快睡着了,希望明天的天气能凉快点。

    第二天,姜糖看了看窗外,很早的时候太阳已经快出来了,看样子,今天天气会非常热。

    她今天的工作是在游乐园里扮米老鼠。

    她需要套上毛绒绒的厚厚的米老鼠外罩,又热又闷,但给的钱比外面发传单的要多。

    姜糖算了一下,她要在今年年底之前把明年的学费和生活费都给赚好,这样,过了年就可以安心学习不用打工了。

    她照了照镜子,这面相,啧啧,一看就是清华北大的料。

    姜糖去游乐园之前,先去了一家房产中介,她那套房子已经挂了三年多了,愣是没卖出去,连看房子的人都没有几个。

    一般的人,谁愿意到康安路这种又破又烂还外来人口聚集的地方买房子啊,脑子抽了才买。

    这也是她为什么很讨厌这里,却没有办法逃离的原因。

    她没有钱。

    能交上学费还没把自己给饿死,已经很不错了。

    周末的两天,姜糖白天在游乐园扮唐老鸭,晚上就去茶楼帮忙,顺便写会作业。

    陆离这两天一直待在家里接受数理化老师们的轮番轰炸。

    不得不说,一对一的效率就是高,平时在学校一个星期学的东西,在家里只要半天就能学完。

    当然,主要还是他脑子好用,这要换成赵进他们,早蒙圈了。

    终于到了周一,陆离一早起来就开始照镜子,鼻子上的创可贴已经被他拿掉了,破皮的地方有一块小小的疤。

    太难看了,他就给扣掉了,虽然浸出了一点点血,但比刚才还是好看太多。

    当然,主要还是因为人帅。

    破天荒地来了个大早,抽屉里有两封情书,不知道谁写的,被他随手扔垃圾桶里去了。

    同学们陆陆续续地到了,后面几个看到陆离都是先一怔,大佬今天来这么早,竟然没迟到。

    离上课还有十几分钟的时候,姜糖来了。

    陆离坐在椅子上,手托着下巴,从她进教室的时候就开始盯着看,眼睛都不眨一下。

    姜糖知道他在看她,还是一副流氓兮兮的样子。

    要搁以前,她能随便抄本书砸他头上去。

    但现在,她下不去手了。

    可能是年龄大了,就比较容易心慈手软吧,姜糖自我安慰道。

    她坐下来之前,往他脸上看了看,“你鼻子怎么了?”

    卧槽,眼睛要不要这么尖,刚才后面那几个人没一个看出来的,怎么她一来就看见了。

    陆离摸了摸鼻子,“撞门上了。”

    姜糖坐下来,转过身,“前天我听人说了,是你动的手吧。”

    一个戴鸭舌帽的人把路口院子里打麻将的四个人给打了,据说是因为寻仇,也有人说是因为那几个人好赌,高利贷找上门打的。

    陆离嗯了声。

    姜糖伸出手来,在他鼻子上摸了摸,“疼吧。”

    她手指软软的,还有点凉。

    陆离在她摸过的地方揉了揉,又皱了皱眉,“疼。”

    姜糖也跟着皱眉,“真疼?”

    陆离把头往前伸了伸,“你帮我吹吹。”

    姜糖犹豫了一下,还是微微站起来一点,对着他的鼻子吹了一下,很快又坐了下来。

    就是这个距离,她靠地太远了,根本没感觉到什么风。

    陆离把头又往前伸了伸,“还疼。”

    姜糖一手把他头给摁回去了,小样,得寸进尺了还。

    陆离摸了摸被她摁过的地方,再次凑了过来,轻声说道,“男人的头,女人的腰,不是情人不能碰。”

    姜糖将他往后推了推,“那我们扯平了。”

    陆离又凑了上来,“你的意思是,让我碰下你腰?”

    姜糖白了他一眼,“那天,骑车带你,你不是已经碰过了吗。”

    陆离装作费解的样子,“有吗?”

    姜糖没理他,转过身去开始收拾课本,第一堂课就是小甜甜的物理,想想就头大。

    整个一堂课,陆离都没有打扰过她,硬是忍住了自己想要啃她马尾的冲动。

    直到下课,陆离才戳了戳她的后背,“有什么不会的,可以问我,什么题都行。”

    姜糖回过头来冲他笑了笑,“嗯。”

    赵进嘴上啃着支笔,把手上的物理题往陆离那推了推,“陆离,这题我也不会。”

    陆离偏过头来看了他一眼,“滚,不会问小甜甜去。”

    姜糖问了句,“哪题,说不定我会。”

    陆离睁大眼睛看着她。

    赵进指了指卷子上的一题,姜糖看了看,“巧了,这题我昨天刚解过,来我给你讲。”

    赵进站起来,半个身子撑在陆离桌上,手上的卷子也搁在陆离书上,把手上的笔递给了姜糖。

    陆离拿出自己的笔递给了她,“他的笔刚被猪啃过,用我的。”说完把赵进往旁边推了推,“滚,别搁我面前撅屁股。”

    赵进因为是站着趴桌上的,他的这个屁股自然也就是撅起来的。

    姜糖笑了笑,“那走,上门口去我给你讲。”

    陆离一把扯过赵进的卷子,“哪题,我给你讲。”

    赵进指了指,“这题。”

    陆离拿出一张草稿纸,在纸上随意画了画,“就这样,这样,这样,就行了。”

    赵进一脸懵逼,这都什么跟什么。

    “一块长这么大,这么多年的同桌,这你第一次给我讲题吧,按说我应该感激涕零一下,但这,这也太简单粗暴了点,你给姜糖讲题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陆离把草稿纸拿起来一把糊在他脸上,欠揍的蠢蛋玩意,这能一样吗?!

    姜糖笑了笑,把解题步骤详细地写在一张纸上递给了赵进。

    赵进赶紧接过来,“那,谢谢嫂子了。”

    姜糖转过身去,红了脸。

    陆离盯着赵进看了几眼,发现这家伙,嗨,长得还挺好看的哈,看这小嘴,多甜。

    陆离往前面看了看,她的小耳朵,早已红成一片。

    他站起来在她耳朵上弹了一下,又在她耳朵后面吹了口气,柔声说道,“中午放学等我。”

    随后补充道,“我已经三天没看到你了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