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喝啊,嫌我脏?”

    姜糖笑了笑,“没有。”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嫌弃他,她拿起杯子抿了一口。

    陆离看她的嘴唇碰在刚才他嘴巴碰过的地方,这种感觉十分舒爽。

    很快,两份凉皮就端了上来,姜糖尝了一口,微辣微酸,清凉爽口,很好吃。

    陆离以为这是他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凉皮了,虽然头顶上的大风扇嗡嗡响,随时有掉下来把人头削掉的可能。

    买单的时候,陆离要付钱,被姜糖拦了下来,“我挑的地,我请你。”说完拿出手机扫了扫墙上的二维码。

    陆离笑了笑,“糖姐您有钱,今后小弟就跟您混了。”

    姜糖冲他笑了笑。

    两人走出凉皮店,看看时间还早,决定去附近的小公园散散步消消食。

    这个时间,路上没什么人,大多数同学吃完饭就回教室午休去了,在外晃的八成都是小情侣。

    姜糖一拍脑袋,“我忘了一件事,应该拿张卷子出来写的。”

    陆离笑了笑。

    姜糖侧过脸看他,开玩笑道,“从刚才吃饭开始,你的话就不多,是不是被我这个杀人犯给吓到了?”

    陆离也侧着脸看她,突然伸出手来在她的马尾辫上摸了一下,“我有没说话吗?”

    姜糖笑了笑,“逗你的。”

    陆离盯着她的眼睛看,“小姑娘胆肥了,敢调戏你离哥了。”又道,“姜糖,你很怕痒吧。”

    姜糖快步往前走了走,身体绷地笔直,“你怎么知道的?”

    陆离跟上来,“那天你骑车带我,不小心碰到你腰,你就怕痒。”

    姜糖停下脚步,“您不说我还忘了,您那能叫不小心吗,那是不小心吗?!”说完作势要去挠他的腰。

    出乎意料,他竟然没躲,这反而弄得她不好意思了,她的手放在他腰上面,下不去手了。看起来不像是挠痒痒,倒像情人之间轻柔的触碰。

    这他妈就尴尬了。

    她赶紧把手收了回来,“你怎么不躲?”

    陆离往她面前走了走,“我不怕痒啊,不用躲。”

    姜糖再次伸出手来,“真的?”

    陆离挺了挺腰,“不信你试试。”

    姜糖伸出一根手指在他腰上戳了一下,又戳了一下,五根手指全上,抓了一下。

    又抓了一下,又又抓了一下。

    然后她就停下来了。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是该有多幼稚,又是有多傻逼。

    康安路一姐,人设崩于某个盛夏午后。

    陆离盯着她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抱着肚子笑了起来。

    姜糖绷着脸没理他,继续往前面走着。

    陆离跟上来,靠近她问道,“姜糖,你吃过姜糖吧。”

    姜糖沉着脸点了点头。

    陆离贴到她耳朵边上,柔声说道,“又辣又甜。”

    她终于沉不住,笑了起来,一对浅浅的小酒窝像盛满了蜂蜜一般,甜地醉人。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支持正版!谢谢投雷和营养液,感谢每一位看文的小天使,爱您们!

    下一章正式告白开始谈恋爱啦啦啦啦啦!

    好开心,终于开始谈恋爱了!

    ☆、“你,有多喜欢?”

    高三年级补习的一个月很快过去了, 再过两天就算是正式开学了。

    正式开学后,中午要在学校食堂吃饭, 校门口不让随意出入。晚上也开始恢复晚自习, 要上到九点钟才放学。

    姜糖在茶楼打工的最后一天下班,去财务室领了这一个月的工资。

    一共两千块。

    经理另外给了她一个红包, 说是对她认真工作的奖励。

    实际上姜糖自己知道, 没拖茶楼后腿就算不错的了,哪里还奢望额外的奖励。

    这个红包, 八成又是拜陆离的面子所赐。

    她没拆开,随手估了一下, 里面至少两千块, 赶上她的工资了。

    第二天上学, 姜糖把红包放在陆离抽屉里。

    陆离一看就明白了,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怕她尴尬, 也怕自己尴尬。

    茶楼那帮人的情商,不够用啊, 竟然搞出来这么一出。

    姜糖回过头来,“那个啥,就当是我交的保护费了。”

    很好, 以后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粘着她了。

    陆离当然没有推辞,他站起来,到她桌子旁边,给了她一张小卡片。

    从粗糙的工艺上看, 是他自己做的,上面写了几个字:这个女人由我来守护。

    下面还署了名,陆离。

    姜糖笑了笑,“大佬,您身体还好吧?”

    陆离弯下腰来,单手撑在她桌子上托着头看她,“我身体,好得很。”

    姜糖看他笑地不怀好意,当即明白过来了。

    她推了他一下,“我是说,您是不是中二病。”

    陆离继续托着头看她。

    现在整个班级的人都知道,大佬对这个刚转学过来一个月的双马尾同学十分有意思。

    姜糖左右看了看,发现并没有往他们这边看,这才舒了口气。

    其实是大家掩饰地好,一旦她不再警惕四周的时候,一双双眼睛全盯了过来。

    其间五味杂陈,有羡慕的,有酸的,有蠢蠢欲动想要半路截胡的。

    比如坐在教室另外一侧靠窗的夏敬。那个偷偷帮姜糖抄英文单词的声音小小的男孩子。

    第二天早上,姜糖桌上躺着一封情书,压在她的英文课本下面,露出粉色的一角。

    她打开来看了看。

    这位写情书的,一定不知道她真实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整个学校的人都不知道,除了陆离。

    这位爱慕者很明确地表示自己很喜欢她,想要和陆离公平竞争,然而最后竟没有署名。

    陆离从后门晃到座位上的时候,一眼就看见放她桌上的粉色信封。

    操!

    抢女人抢到大佬头上了,行!

    他伸出手来戳了戳她的后背,“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姜糖把信装进信封里,放回抽屉。

    陆离看着她,酸溜溜地说了句,“这么爱惜。”

    姜糖回过头来,“嗯,但我不知道谁写的,没法给人回信。”

    往常陆离收到情书,都是直接扔垃圾桶的,她这还想着给人回信。

    他摊开手来,“我帮你看看,谁的字迹。”

    姜糖赶紧摆手,“不用,真不用。”

    陆离坐在位子上,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不爽,最主要的是他连自己的情敌是谁都不知道。

    这种敌人在暗我在明的感觉,很诡异。

    他在教室扫视了一圈,看谁都可疑。

    姜糖回了封信,放学之后放在了自己桌子上,估计那人自己会来拿。

    放学铃声一响,陆离就收拾好书包等着她了。

    但他现在已经不在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