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餐巾纸递给她,“咋咋呼呼干嘛,爱吃吃,不吃跟黄方方出去吃。”

    黄媛媛接过餐巾纸,擦了擦嘴巴,嗲声嗲气道,“还是离哥哥对我好。”

    擦完看了看陆离的托盘又说道,“离哥哥,你的土豆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能帮我夹一块吗?”

    陆离将托盘往黄媛媛那一推,“都给你。”

    然后对姜糖说道,“我们走吧。”

    两人其实已经吃地差不多了,姜糖放下筷子点了点头,对赵进说了声,“先走了啊。”

    赵进光顾着吃饭,头也没抬,就嗯嗯嗯了几声。

    倒是黄媛媛嘟着嘴将陆离盘子里的土豆块夹进自己碗里,“人家刚来,你就要走。”

    还没等她牢骚发完,陆离和姜糖已经走到餐厅门口了。

    姜糖问道,“她总这样缠着你吗?”

    陆离答道,“嗯,还行,小丫头家的,小时候就喜欢跟在我和赵进还有宋腾飞屁股后面跑,还老被我们捉弄。”

    姜糖侧头看他,“那她怎么不缠着赵进或者宋腾飞啊?”

    陆离笑了笑,“这么简单的问题,还用问?”

    姜糖想都没想就答道,“是因为你比较能装逼?”

    陆离走在台阶上差点没站稳,什么叫装逼,本大佬还需要装?举手投足之间全是风情好不好,好不好!

    他反问道,“要让你选,我们三个你会选谁?”

    姜糖看着他的眼睛,“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变着法儿花式自恋吗?”

    陆离凑近她,轻声说道,“就问,你男朋友的吻技怎么样,服不服?”

    姜糖往四周看了看,确定没人听见,伸出拳头打了他胳膊一下,跟挠痒痒似的,挠地他心头像被猫抓似的,蠢蠢欲动。

    “我又没跟别人亲过,没法比较。”

    陆离停下脚步,勾起嘴角,“怎么,你还想跟别人亲亲?”

    姜糖跟着停下来,歪头盯着他脸看,“想什么呢大佬?”说完在他咯吱窝里挠了一下。

    不过她似乎忘了,陆离是不怕痒的,反倒是她自己,怕地要命。

    这个事情造成的结果就是,她被陆离追着挠,咯咯咯咯笑地停不下来。

    也幸亏小花园这一带没什么人,不然她可不敢这么放肆,在校园里的时候,她一向很收敛。

    人模人样的。

    走到假山旁边,姜糖往里瞅了瞅,没人。

    她就纯碎好奇,因为昨晚那里有人在,不知道在干嘛,反正叫声挺淫.荡的。

    陆离跟在她后面,也往里面看了看。看完分析道,“其实这个地方,一点都不安全,因为太隐蔽,所以不安全。我要是年级主任,肯定第一个上这来逮人。”

    姜糖笑着看了看他,“那你昨晚还想带我到这来。”

    陆离答道,“当时,比较急迫嘛,没想那么多,就想着是个犄角疙瘩就行。”

    “啪”地一下,姜糖把趴在她胳膊上的一只蚊子拍死,继续笑着看他,“你在急什么?”

    陆离拿出纸巾将她胳膊上的蚊子尸体擦掉,答道,“知道你还问,你是不是在勾引我?”

    姜糖背靠在假山一处平滑的地方,抱着胳膊看他,“就勾引你了,怎么地。”

    女人,你这是在玩火!

    陆离走近他,单手撑在她头顶的假山上,微微低下头来,轻声说道,“那你成功了。”说完就要吻过来。

    姜糖从他臂弯里钻了出来,指了指前面不远处,“年级主任在那呢,刚我一直看着呢,没猜错的话,就朝这边来的。”

    她,她,她故意的吧,怪不得敢那样调戏他。

    大佬也敢耍。

    是得好好管教一下给点厉害看看。

    陆离只好放下胳膊,强压住心里想要强吻她的冲动,在她耳朵上咬了一口,“此仇不报非君子。”

    姜糖灵巧地从假山旁绕了过去,“怕你不成?”

    陆离被她勾地心痒难耐,看了看年级主任越来越近的身影,他一点办法没有,只能恨恨地咬了咬牙,“有本事今晚放学别跑。今晚你跟刘晓静一起走是吧,那明晚,明晚放学别跑。就算你跑得了明晚,还有后晚,大后晚,校门口堵你去。”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要堵高利贷呢。

    姜糖回过头来,突然喊了他的名字,“陆离。”

    陆离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瞬间将刚才嘻打哈笑的样子收了起来,也变得正经起来。

    姜糖看着他的眼睛,“把手伸出来。”

    陆离乖乖伸出右手,“这是要看相,趁机揩油?”所谓正经不过两三秒。

    姜糖把手心里握着的东西放在他手心上,在他手心上摁了摁。

    凉凉的,金属质感。

    等她把手收起来,陆离看清楚,这是一把钥匙。

    她家的!

    作者有话要说:  陆离:风里雨里,校门口堵你。

    姜糖:上校门口堵干嘛,家里钥匙不都给你了吗。

    陆离:女人你又在玩火。

    姜糖:对,□□焚身。

    陆离:我......我也是。

    姜糖:那来吧。

    陆离:来。

    ☆、沾花惹草的玩意

    姜糖解释道, “我家的钥匙,这一把就够, 楼下大门常年不上锁的。”

    陆离把钥匙往手心里攥了攥, “你就这么放心?”

    真的不怕人家半夜进去一不小心犯了个罪?

    姜糖笑了笑,“我那个家你不是没见过, 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再说了,那点东西你也看不上。”

    陆离勾起嘴角, 笑得不怀好意,“怎么会看不上, 我看你就不错, 让偷吗?”

    姜糖瞪了他一眼, “那你也得有本事给偷走。”

    两人都是不服输的性格,这样一说话,说着说着, 事态就要失控。

    果然,陆离靠近, 在她耳边吹了口气,“先偷心,再偷人。”

    姜糖往旁边躲了一下, “你这人,要说话好好说,吹什么气,我又不烫。”说完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操, 居然烫地要命。

    陆离把手上的钥匙收好,“讲真,家里有什么事情,叫我一声,你一个女孩子,什么都要做,多累啊,像换灯泡修水管之类的,都可以叫我。”

    她这么多年来,不都是一个人过来的吗。

    姜糖问道,“你还会换灯泡修水管?真看不出来啊陆少。”

    陆离笑了笑,“我可以帮你打电话并负责监工。”

    姜糖答道,“那还不如我自己来了,还省钱。”

    陆离侧过脸去看她,“你会?”

    姜糖微微扬起头,“那当然,你女朋友的动手能力,那不是一般的强,我卧室那边墙壁,都是我自己粉刷的,厉害吧。”

    看她一副逞能的样子,让他有些心疼,这些年,她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

    陆离朝她竖了个大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