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弃的呢,也许是人贩子偷偷抱走的呢。”

    姜糖笑了笑,十分苦涩,“我养父喝醉酒的时候,总骂我,他说我是人家不要的贱货。当时买的时候花了两千块钱,还老喊着让我还钱。好在他虽然经常骂,但很少动手打我,你看我还是挺幸运的吧。”

    陆离堵住她的嘴,“别说了。”

    说完紧紧把她抱在怀里,“都过去了。”又道,“你还有我。”

    这样抱了她很久。

    姜糖在他肩膀上蹭了蹭,他衬衫上湿了一小片。

    最后,她说,“陆离,我只有你了。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挂。”

    陆离低头覆上她的嘴巴,大口亲吻着她,仿佛要把她吃进身体里一般。

    最后,他滑到她耳边,柔声对她说,“你也是我的唯一。”

    姜糖把头埋进他怀里,耳朵贴在他胸前,听他的心跳声,一下一次,充满力量,让人很有安全感。

    她抱着他,“我挺想念姜婆婆的,要不是她,我现在可能就和肖燕一样了。”

    陆离轻轻摸着她的头,一下一下,像摸着一只小奶猫。

    姜糖往墙上的挂钟看了看,“居然已经十一点了,你该回去了。”说完把头从他怀里拿出来。

    陆离重新把她摁进怀里,“让我再抱一会。”

    姜糖微微抬起头看他,“那再抱十分钟吧。”

    陆离下巴抵在她头上,“不行,二十分钟。”

    姜糖笑了笑,“好,不过明天别迟到了。”

    陆离嗯了声,没再说话。

    姜糖也没说话,客厅很安静,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到了十一点二十分,陆离松开她,“那,我先走了。”

    姜糖点点头,“到家了发条信息给我。”

    陆离换好鞋,临出门前,抱着她的头,狠狠亲了一口,这才关上门。

    门上面他上次写的字已经变得模糊了,他捡起一块石灰,在上面描了一遍。

    “让我照顾你。”

    姜糖靠在门里面,听见学习石灰块落在门上的声音,格外动听。

    她,也是有人照顾了人了。

    陆离下了楼。

    楼下有保镖在等他,自从上次跟大熊他们在康安路打了一架之后,保镖就不放心他一个人进来了。

    姜糖在楼上看见他,朝他挥了挥手。

    陆离一抬头,也看见了她。

    他伸出一只手来,对她比了个心,但灯光太暗,她根本看不清他在比划什么。

    陆离把手机上的手电筒打开,对着比心的那只手照了过去。

    这样她就能看清楚了。

    姜糖笑了笑,再次朝他挥了挥手,喊道,“赶紧回去吧。”

    陆离这才往巷口走去。

    路过那家按摩店的时候,陆离往门口看了一眼,肖燕还在那站着,看来生意不太好。

    肖燕注意到陆离和他身后的保镖,朝他们飞了个媚眼过来,一边调笑道,“来玩啊,小少爷。”

    保镖狠狠往那边瞪了一眼。

    陆离没什么表情,径直走出了康安路。

    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即使脸上写满了桀骜不驯,浑身上下却依然透着干净清澈的气质。

    肖燕站在按摩店门口,粉色灯光映在她浓妆艳抹的脸上,十分妖异。

    陆离上了车,“刘叔,叫人帮我查一下,十七年前,黄家扔掉的那个孩子。”

    这个叫刘叔的保镖回道,“头几年的时候,黄家一直在查,动用了不少人力物力财力,始终没什么线索。”

    陆离看着窗外,“不从黄家查起了,从我女朋友身上查。”顿了顿又道,“这件事情保密,连我爸都不要说。”

    刘叔微微笑了笑,“您女朋友吗,好的,少爷。”

    陆离身边的保镖,都是他自己挑选的,不归属陆离他爸,除了每周向他爸报告一下他的行程以外,其余的都归陆离自己管。

    陆离继续看窗外,旁边有两家房产中介,大门已经关了,上面的灯牌还亮着。

    店面都不大,看起来旧旧的,果然这一带的房子不好卖。

    作者有话要说:  陆离:赌一斤草莓,你肯定我是我的正牌未婚妻。

    姜糖:太狗血了吧,我押不是。

    陆离:要是的话,我给你种一斤草莓。

    姜糖:要不是呢?

    陆离:那你给我种,全身上下,哪都行。

    姜糖:滚。

    ***

    感谢魔法少女薛之谦、秋挽水、熊仔仔的地雷,感谢各位的营养液,谢谢每一位看文的小天使,爱您们,群么么啾!

    ☆、带着吻痕去上学

    第二天, 姜糖围了条红色的丝巾去上学。

    九月初的天气,还是有点热了, 但除了围丝巾, 她想不到别的办法可以完全遮住脖子上的吻痕了。

    就连带领子的短袖衬衫都遮不住!

    陆离这个狠货,下嘴也真狠, 就连她耳朵后面那一块都是红的, 这要别人问起来,还真不好解释。

    果然, 刚到教室,刘晓静就问她了, “真不热吗, 这个天气围丝巾?”

    姜糖脸一红, 生怕被人看出来,赶紧解释道,“有点感冒, 怕脖子着凉。”

    刘晓静嗯了声,没说什么。

    姜糖拿出昨天没做完的作业写了起来。

    还没写几个字, 发觉旁边站了个人。

    “姜糖,可以帮我讲讲题吗?”是一个男生的声音。

    她抬起头来看到是夏敬,然后指了指自己, “我?”

    夏敬点了点头,“这道物理题目我有些地方不太明白。”说完把手里的卷子拿了出来。

    姜糖知道自己什么水平,还给人讲卷子,顶多也只能应付一下赵进那种倒数第几名的。

    但班里鲜少有人会主动过来请她帮忙, 她不想拒绝。

    也真是巧了,这题,她还真会。

    昨天陆离才帮她讲过。

    姜糖拿出笔和草稿纸,看了看自己的桌子,地方有点不够,只好转过身来,把草稿纸搁陆离桌子上,“你先坐陆离位子上吧,他还没来。”

    夏敬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站着听就行。”

    姜糖这才想起来,之前夏敬和陆离在篮球场好像有过不愉快。

    她站起来往后门走去,“那走吧,我趴栏杆上跟你讲。”

    夏敬拿着卷子跟了过去。

    距离上课还有二十分钟,教室门口过来过去的人不少,有几个女生走过去的时候,小声嘀咕了几句。

    “那不陆离他女朋友吗,怎么和别的男生走那么近?”

    “那个男生和大佬根本就没法比嘛。”

    “这样的话,把大佬让给我算了。”

    “美地你,后面排队去吧,怎么也得先排在我后面。”

    ……

    姜糖回过头来看了她们一眼。

    几个女生马上闭嘴,快步往前走了走,走了没多远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