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开始议论起来。

    至于她们在说什么,姜糖没兴趣。

    她的注意力全在手上的这道物理题目上。

    真的是难得有人会来请叫她题目,当然,除了赵进。

    宋腾飞从一班门口经过的时候,一眼就看见那对双马尾了,随口喊了声,“小嫂子。”

    嘴里还啃着半截油条。

    姜糖回过头来冲他笑了笑,“早,听说昨天篮球赛你们班第一,恭喜啊!”说完给他竖了个大拇指。

    宋腾飞一边啃着油条一边说道,“谢了啊。”吞了一口油条又道,“我刚在学校大门口看见陆离了,一会他就该到了。”

    所以呢,赶紧的,还讲什么题,一会大佬来了看见了,该吃醋了。

    姜糖摆摆手,“行,知道了。”

    她知道宋腾飞在想什么,但她觉得没什么。

    宋腾飞摆了摆手,“那行,先走了啊。”说完,朝他们五班走去。

    姜糖继续开始讲题,这道题它还挺复杂的,要不是陆离昨天教过她,她也不会做。

    这么难的题都会做,还挺有成就感的。

    夏敬突然说了句,“刚那是五班的宋腾飞吧。”

    姜糖嗯了声。

    夏敬继续说道,“别跟他混,不是什么好好学习的人。”

    姜糖放下笔,“我觉得他人挺好的。”

    夏敬冷笑一声,“那些都是有钱人,来学校就是混日子玩的,跟我们不是一类人。”

    这话,姜糖就不爱听了。

    “他要真是混日子的,又何必去体育队吃那种苦。”

    用宋腾飞的话来说,人那是要加入国家队,为国争光的!

    夏敬没再说话。

    陆离从楼梯走上来,也没往教室门口看,直接往姜糖位子上瞟了一眼,她不在,不会是因为脖子上的吻痕,不好意思上学了吧。

    多大点事。

    不就是吻痕吗,多大点事。

    他刚一坐在位子上,就发现不对,她抽屉里有书包。

    那她人呢?

    陆离随意往教室外面一看。

    我操!我操!我操操操!

    旁边那谁,挨这么近,找死啊。

    陆离放好书包,往后门走了过去。

    姜糖把题目讲好,随口问了夏敬一句,“那我们又是什么样的人?”

    夏敬把手里的卷子卷了卷,“平凡平淡。”

    平淡?她倒是想。

    姜糖笑了笑,“那我们不是一类人。”怕他尴尬,又开玩笑似地补充道,“我的目标可是拯救地球啊。”

    话音刚落,就听见身头顶有人说话,“真巧,我也是。”

    脸皮这么厚,不用看都知道是谁。

    夏敬尴尬地笑了笑,“谢谢你帮我讲题。”说完往教室走去。

    陆离随手拉住他的胳膊,沉着脸说道,“下回不会的题可以来问我,我女朋友要考清华北大,没时间。”

    又着重补充道,“我成绩好,回回都考年级第一。”

    怎么样,你不行吧!

    说完才松开了他的胳膊。

    夏敬揉了揉被他抓地有点疼的地方,“那先谢谢了。”

    陆离没再搭理他,往姜糖身边蹭了蹭,解开上面两粒纽扣,又把领口拉开,“看看,都是你昨晚干的好事。”

    语气带着几分撒娇,当然,更多是炫耀,更更多的是自豪。

    夏敬随意瞥了一眼。

    吻痕,一大片吻痕。

    姜糖伸手把他领子拉了拉好,低声说道,“您就不能低调点吗?”

    陆离一把把她脖子上的丝巾扯掉了,“你身上怎么样了,好多了吧。我看比昨晚好多了。”

    好个屁!

    姜糖赶紧把丝巾抢了过来重新围好。

    但还是被一旁的夏敬看到了。

    吻痕,更大的一片吻痕。

    他低头握了握手里的物理卷子,从前门进教室去了。

    姜糖背靠在栏杆上看他,“幼稚鬼。”

    不动声色杀敌人于无形之中,这怎么能叫幼稚呢?

    陆离走到她面前,身体微微前倾,“总不能上来揍他一顿啊,本大佬不是那么不讲道理的人。”

    姜糖笑了笑,“好好的,你揍人干什么。”

    陆离走到她旁边,跟她并排靠在栏杆上,“你以为上次李小姐罚你的英文单词是谁写的?还有你桌上的情书。”

    姜糖侧过头来看他,“不会吧,夏敬?”

    陆离往教室里面看了一眼,“下回他要再敢递情书,我可就不客气了。”

    这话虽然听起来不轻不重,但绝不是说着玩玩的。

    姜糖跟着往教室里面看了看,“那行,我下回跟他谈谈,说清楚。”

    陆离侧过身来,看着她,“只许谈五分钟,超过一秒钟就在你身上种一颗草莓。”说完往她胸口看了看。

    姜糖踢了他小腿一下,“嗨嗨嗨,往哪看呢。”

    陆离贴在她耳朵上轻声说道,“就看你呢。”刚想在她耳朵上咬一口,就被她推开了。

    我.日,陆离你变了!

    以前她说他的时候,他总是死不承认,现在倒好,人大大方方地就认了。

    还动口就要咬!这是什么地方,教室门口!

    还是快上课的时候,年级主任随时可能过来巡查,这要是被逮住了,可真不是玩的。

    姜糖瞪了他一眼,“胆真肥。”

    陆离马上贴了过来,继续看她,“我看我自己的女朋友呢。”

    姜糖往旁边挪了挪,“那咱能回家再看吗?”说完往楼梯口看了看,生怕年级主任上来。

    陆离一眼看透她的心思,“没事,年级主任在操场呢,我刚上楼的时候看见了。你刚说回家再看,回谁家呀?”

    这人,蹬鼻子上脸了。

    姜糖勾起唇角笑了笑,“当然是,我们的家。”

    原本吊儿郎当逗她玩的陆离,在听到我们的家这几个字的时候,怔了一下。

    我们的家,真好听。

    姜糖踮起脚尖,在他耳朵边接着说道,“不要以为你就能赢。”

    陆离低头笑了笑,“种草莓大赛?”

    没等她说话,预备铃就响了起来。

    两人从后门进了教室。

    陆离一坐下来,赵进就跳了起来,“我.日,大佬你脖子怎么回事,昨晚刮痧去了?”

    何为单身狗思维,这就是。

    竟然首先想到的不是吻痕,而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刮痧,一点都不浪漫好吗。

    陆离往赵进那边靠了靠,微微抬了抬头,“你再看看,睁大你单身狗的狗眼,好好看看。”

    赵进把头探了过来,刚要伸手去摸,被陆离给打下去了,“别碰,别给我碰坏了。”

    香着呢,哪能让人碰。

    姜糖十分无语地转过身来,“能把最上面那颗就扣给扣上吗,大佬。”

    嘚瑟个啥,炫耀个啥,肤浅不肤浅啊。

    姜糖这一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