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脾气的时候说的。”

    姜糖点了点头,把脖子上的丝巾微微拉开一点,给黄方方看了一眼。

    黄方方就看了一眼,就赶紧低下了头。

    人家还是个孩子,你给人家看那个干啥,讨厌死啦。

    然后连姜糖自己也感到奇怪,她死死护了一上午,不愿意让人看见一丁点儿的吻痕,现在自己展示给黄方方看了,像是在分享着自己的小秘密。

    明明跟这小孩统共没见过几次面。

    不过对于他的双胞胎妹妹黄媛媛,那真是,每次见面都恨不得打上一架才行。

    情敌!

    黄方方低头吃着饭,像是彼此交换秘密一般,对她说道,“我也有喜欢的人,就我们班的。”

    姜糖使劲盯着他的脸看,“这才开学几天啊少年!你的好榜样你离哥,也不过高三的时候才开始谈恋爱。你们班哪个女生啊,那么大魅力。”

    黄方方咬了口鱼丸,“我那是暗恋啦,你别跟人说,我离哥也不要说。”

    姜糖继续吃饭,“暗恋可以有,但作为一个学生,你的主要任务还是学习。”

    黄方方点了点头。

    姜糖挑了挑眉,“那妞怎么样啊,身材正不正,几罩杯?”

    情窦初开的黄方方乍一听到有人这样说话,脸都红到耳朵边上去了,“哎呀,你怎么跟我妈似的,问这么多,烦不烦啊。”

    姜糖笑了笑,“我要是有你这么乖的儿子就好了。”

    黄方方抬头瞪了她一眼。

    姜糖继续笑,“开玩笑,哪能当你妈,你给我当个弟弟就行了。”

    黄方方撇了撇嘴,“才不呢。”

    姜糖没再逗他,专心吃完了饭。

    最后,黄方方对她说,“要是,我妈找你,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姜糖问道,“你妈找我干嘛,上回在路离家茶楼那一巴掌没打够?”

    黄方方答道,“还不是我妹闹的,这几天,天天在家哭,说你抢了她未婚夫。你知道,我妈最紧张我妹了。”顿了顿又道,“其实娃娃亲什么的,我也觉得不好,都是老封建。”

    姜糖看着黄方方的眼睛,“谢谢你。”

    黄方方有点不好意思,“谢我干什么,要是我妈真来找你,我先替她道个歉吧。”

    姜糖摆摆手,“不用,没事的。乖,回教室去吧,睡会午觉,下午上课好有精神。”

    黄方方嗯了声,转身去了高一教学楼。

    姜糖往高三教室走去。

    黄媛媛命真好。

    她妈妈对她,真好。

    姜糖只是感慨,并不觉得有什么难受,她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她有她的陆离。

    她只要有他,就够了。

    其他的爱谁谁吧,只要陆离足够坚定,再多的挫折她也不怕。

    她小声哼唱着一首歌,“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

    陆离啊,你说,我怎么就那么喜欢你呢,怎么就那么那么喜欢你呢?

    姜糖回到教室,陆离还没回来,位子是空的。

    她坐在他的位子上,趴在他桌上,准备睡午觉。

    她帮他收拾书桌上的草稿纸的时候,在上面看见满满一页她的名字。

    “姜糖,姜糖,姜糖糖糖糖……”

    他的字一如既往地好看,想必小的时候学习写字,是下过一番苦功夫的。

    没有任何一项成功是可以毫不费力就能得来的。

    姜糖笑了笑,从底下抽出一张空白的草稿纸,学着他的样子,在纸上写满了他的名字。

    “陆离,陆离,陆离离离离……”

    相比起他的字,她的字就太不忍直视了。但是没关系,她喜欢。要是他看到了,一定也会很喜欢。

    然后她趴在写满他名字的纸上,慢慢睡着了。

    没多久,赵进吃完午饭回来了,看见姜糖趴陆离桌子上,他就不敢回自己位子上睡午觉了。

    不然大佬回来看见了,非得把他踹上天。

    不然,就在姜糖桌上睡一会吧。

    他刚一坐在她位子上,就感觉不妥。大佬看见了,就算不把他踹上天,也得把他从三楼教室踹到下面操场上去。

    最后,他只好在刘晓静位子上睡了会。

    陆离在康安路路口下了车,路边有家面馆,他走进去吃了碗面,想着她也许经常来吃,也就不觉得这里的卫生条件差了。

    别说,味道还不错。

    面馆旁边就是那两家房产中介。

    陆离走进了其中一家。

    前台就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大叔。

    大叔看见陆离,上下打量了一番,年纪轻轻,八成是来租房的,气质挺干净,看样子比较好骗。

    陆离问道,“康安路这边有房子在售吗?”

    居然是来买房子的。

    大叔倒了杯水过来,“您的预算是多少,对房子有什么要求吗?”

    陆离答道,“要六楼的,小一点的,五十平左右的。”

    大叔在电脑上看了看说道,“六楼的没有,有个三楼的,六十平,房东要出国,急于出手,绝对低于市场价。”

    陆离随手拿起桌上的宣传单看了看,“不用,只要六楼的。”说完走了出去,转身去了旁边一家。

    这家也一样,没有六楼在售的房源。

    她的房子没有挂在这两家,那就只能再往外围看了看了。

    陆离正要走,却被第一家那个大叔叫住了。

    “小伙子,是贷款还是一次性全款付清?”

    陆离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全款。”

    大叔示意他进来谈。

    “我这里还有一个,六楼的,五十平。”

    陆离说道,“地址报一遍。”

    大叔在电脑上翻了翻,报出了地址。

    果然是她家,还是被他找到了。

    陆离笑了笑,“就这个了,回头我叫人来和你谈。”

    大叔有点不放心,又问了句,“是全款吧?”

    陆离走过来,沉声说道,“问你个问题,刚才为什么要把这套房子藏着掖着,谁让你这么干的?”

    大叔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了,但又很快陪笑着答道,“这房子里面死过人,所以刚才才没和你说,你看我这也是为了顾客好。”

    看着他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陆离并不觉得这样的人会为顾客着想,他又问了一遍,“到底是谁让你这么干的?!”

    语气已经带上了几分愤怒。

    她说她的房子挂了三年没卖出去,可不是没有原因的。

    大叔刚看见陆离要走的时候,是要去乘停在路边的那辆劳斯莱斯的,最重要的是那部车子前面还站着两个保镖。

    这样的人,他惹不起。

    陆离最后又问了一遍,“到底是谁?!”说完,一拳头砸在大叔面前的桌子上。

    咣当一声,桌子上的一次性纸杯被振地倒了,水洒出来,流了一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