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家看?”

    姜糖一本书砸他头上,“想的美!”

    说完回过头去,没再理他。

    下午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姜糖回过头来对陆离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未成年人!”

    陆离说,陆离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等过了十月十五号生日,看她还怎么说。

    看她还敢不敢说!

    第二节课下课之后是自由活动课,教室里大多数同学都选择乖乖自习。

    高考真的不远了。

    姜糖回过头来,看陆离在做物理卷子,依然是从最后一题开始做。

    她看了看自己的卷子,前面选择题都还有小半不会做的。

    “学霸,给点力量吧。”

    陆离一边做题一边问道,“嗯?”

    姜糖站起来,“跟我去个地方。”

    陆离放下笔跟她从后门出去了。

    一直到教学楼顶天台上的小屋子后面,她才停下来。

    陆离跟上来笑着问她,“怎么个意思?”

    话音刚落就被她搂着脖子抱住了,她也不说话,就抱着他不动。

    陆离笑着,任由她这样抱着。

    但是光抱着什么都不干,是不是太浪费了点。

    这么好的环境,没人打扰,还有凉风习习。

    他轻轻扯下她脖子上的丝巾,拉了拉她的衣领,往里面看了看,“你这小草莓颜色有点变浅了,不新鲜了。”

    姜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锁骨下面,依旧是通红一片,这个家伙,又在乱说。

    陆离用嘴唇碰了碰她的耳朵,“你带我来干什么?”

    姜糖侧过头,凑他耳边说道,“没什么,有点想你了。”

    陆离轻轻吻上她的唇,慢慢滑到她耳边,柔声说道,“我也想你了。”

    说完再次吻了上来,大口吮着她的芳泽。

    姜糖轻轻推了推他,“只能亲五分钟,一会还要回教室自习。”

    上自习之前,她需要吸足学霸之气。

    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清楚,嘴上的动作一直就没有停过。

    他用舌尖推开她的牙齿,唇舌起舞。

    耳边是清甜的风,比夏日的橘子水还要甜。

    她真甜,甜地要了他的命。

    他仔细吻着她柔软的唇,慢慢滑到她脖子上。

    她微微仰着头,像一朵汲待雨水滋润的小花。

    红色丝巾掉在水泥地上,铺在脚下,像一片小晚霞,兀自开放。他呼吸之间全是她的味道,属于她的,令他欲罢不能的味道。

    她被他吻地有写喘不过气来,轻轻推了推他,“五分钟......”

    话还没说完,再次被他卷进了无边的亲吻里。

    没有尽头,总也亲不够。

    要不是这样的时间和地点,他不能保证自己能控制住想要撕开她衣服的冲动。

    她太甜了,要人命。

    上课铃响起来之前,两人回到了教室,姜糖坐在位子行往窗外看。

    她看到一个女生捏着一封信在门口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了。

    八成是来递情书的,就是不知道给谁递的,

    姜糖站起来,站在窗边,“需要帮忙吗?”

    女生走过来,“能帮我把这个交给你们班的陆离吗?”

    姜糖干脆利落地答道,“不能。”

    那女生脸色有点不好看,“为什么不能?”

    姜糖笑了笑,“他是我男人。要想递情书也行,打赢我再说。”

    那女生盯着她看了好几秒,转身跑了。

    陆离趴在桌子上直乐。

    姜糖回过头来看见他,“笑什么笑,沾花惹草的玩意,赶紧写作业。”

    陆离拿起桌上的练习本,在上面写了几个字递了过来。

    姜糖拿过来看了看,“你真可爱。”

    她转过身来看了他一眼,“这个不用你提醒,地球人都知道。”

    陆离笑了笑,在她头上揉了一下。

    真可爱。

    作者有话要说:  陆离:卖漫画,三十块一本,三本只要一百块。

    赵进:来三本,一百块,给。

    陆离:媳妇收钱。

    姜糖:好嘞。

    ***

    感谢熊仔仔、浮生若梦的投雷,感谢营养液,感谢小天使,感谢作者。

    ☆、你可以肉偿

    下午放学, 姜糖接到一个电话。

    房产中介打来的,终于有人要来看房子了。

    要是这次能卖掉就好了, 这样她就可以不用再住在康安路了, 随便哪里都比那强。

    陆离问她,“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姜糖把手机收好, “有人要来看房子。”又道, “我回去一趟,晚自习的时候就回来了。”

    陆离笑了笑, “嗯,注意安全。”

    姜糖背着一个小挎包, 骑上她的摩托车, 很快到家了。

    要看房子的是一个中年女人, 姜糖带着中介大叔和女人上了楼。

    中介大叔的脸肿了一块,看样子是被人打的,姜糖问了声, 大叔说是走路撞电线杆子上了,她就笑笑没再多问。别人家的事, 少掺和。

    女人在屋子里到处看了看,又问了几个关于房子的问题,回头就对中介大叔说, “就这套吧。”

    中介大叔赶紧拿出买卖合同。

    事情发展地是不是有点太顺利了,她挂了三年都没卖出去的房子,这前前后后加起来不到二十分钟就给卖出去了。

    中年女人好像捡到宝似的,喜滋滋地签好了协议。

    中介大叔把另一份合同递给姜糖, “签吧,人家付全款呢,一笔到手。”

    姜糖拿着笔,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了,“这房子,以前死过人。”

    这句话要是不说出来,总觉得自己是在骗人。

    她不擅长故意隐瞒或者撒谎,从来都是。

    哪知这女人根本不在乎,“没事,小姑娘,我买了也不住,就是放着等升值的。”

    在这种地方投资,确定不会破产?

    女人小声嘀咕了一句,“说不定过几年就拆迁了呢。”

    姜糖笑了笑,拿起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等中介大叔和这个神秘的中年女人向康安路口走去的时候,姜糖悄悄跟了过去。

    她需要证明自己的猜疑。

    女人刚一到路口,路对面一辆黑色的奥迪就开了过来。

    车里下来一个男人。

    陆离的保镖。

    和她猜想的一般无二。

    对他们有钱人来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果然都不是问题。

    三十万对陆离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不过是银.行卡上一串无关紧要的数字,对姜糖来说,却等同于颠覆她整个生活。

    姜糖沿着原路走回家。

    这条街没什么变化,十几年来,一点样子都没变,破旧、肮脏、无聊。

    这三十万要是陆离直接包个大红包送给她,她绝对不会收,还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