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顺带着表明一下自己的风骨。

    眼下这个情况,它还不一样,是陆离买了她的房子,相当于等价交换。仔细算来,其实他也不亏。

    她很感动,但又有点担心他们之间的付出不对等。

    他给她讲题,他救过她,他买了她的房子带她走出康安路。

    而她,似乎什么都没有帮到他。

    这让她心里有点不好受。

    姜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大声说道,“陆离,你对我那么好干什么。”跟吼似的。

    陆离一怔,还是被她发现了啊,女朋友太聪明了啊。

    他笑了笑,“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啊,你是我的女朋友。”

    姜糖的声音有点哽咽,“我又不是你老婆,你没有义务对我这么好。”

    陆离答道,“你要是想结婚的话,我没有意见,不过要等我满二十二周岁。”

    姜糖解释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陆离沉默了一下说道,“糖,你一个人已经撑了太久,剩下的路,我们一起走好吗?”

    怕气氛太过沉重,他补充了一句,“你可以肉偿嘛。”

    陆离这个人,陆离这个人,你根本对他发不起来火,姜糖擦了擦眼泪,冲他吼了句,“肉什么偿,我们那是等价交换!”

    陆离笑了笑,“我这个人比较奸商,老想着多占人一点便宜,所以等价交换之余,还想……嘿嘿嘿。”

    姜糖握着手机又哭又笑,还不敢被他听出来,最后骂了句,“什么淫.荡玩意,滚!”

    说完挂了电话。

    陆离这个人,陆离这个人,她遇上他,何其有幸。

    姜糖挂了电话,一下子释然了。

    有这个悲春伤秋的时间,不如多想想新房子买在哪里。

    她赶到学校的时候,还没到上晚自习的时间。

    陆离坐在她位子上写作业。

    姜糖悄悄站在他身后,看他一笔一划在语文卷子上写字,她拍了拍他的肩膀,“跟我来。”

    陆离站起来,跟着走出后门。

    一边问道,“你回来了,晚饭吃了吗?”

    姜糖点了点头,“嗯。”

    陆离看了看她的眼睛,“你哭过?”

    姜糖揉了揉眼睛,“没有,沙子进眼里了。”

    这句谎话堪称史上最烂。

    还是天台,但这次,天台上已经有人了。

    一对小情侣吻地正投入。

    陆离走过来逗她,凑她耳边说道,“这个地方,它不适合肉.偿啊。”

    姜糖没笑也没说话,转身抱住了他,把头埋在他胸前,一动不动。

    陆离没敢动,生怕惊扰到她。

    等她抱够了,轻轻推了推他。

    陆离环着她的腰,微微低下头来,吻掉了她眼角的眼泪。

    姜糖抬起头来,“走吧,快要上晚自习了。”

    陆离抱住她,“糖,我喜欢你。”

    姜糖没说话。

    他继续说道,“我应该早点遇见你。”

    对不起,让你吃了那么多苦。

    姜糖抱着他的手紧了紧。

    陆离摸了摸她的头,“你看你那么聪明,一眼识穿小伎俩,让我这个霸道总裁都没法演下去了。”

    姜糖没说话,一直抱着他的腰,直到晚自习的预备铃声响起。

    天台另一边的小情侣吻地十分动情,连预备铃响了都不愿意放开,姜糖和陆离从天台上下去,顺手帮人把门关上了,何其体贴。

    第一节晚自习,姜糖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开始认真写作业。

    教室里很安静,能听见沙沙的写字声,现在不用小甜甜唠叨,都能主动保持纪律了。

    高考,真的快要来了。

    前面有同学叫了声,“姜糖。”

    姜糖抬起头来,那位同学继续说道,“你妈找你。”

    你妈?找你?

    她妈妈都死了好几年了,就算没死,也没功夫到学校找她啊。

    陆离感到诧异,往窗外看了一眼,是黄姨。

    也难怪会被同学喊成姜糖她妈。两人都穿了件黑色上衣,皮肤白,眼睛大,眉眼之间真的有几分相似。

    刘叔那边还没给回话,他不敢肯定就是,但也不敢肯定就不是。

    陆离从后门出去,走在黄倩莲面前,叫了声,“黄姨。”

    黄倩莲点了点头,“周末到黄姨家来玩,少不了你最爱吃的小点心。”

    陆离笑了笑,“谢谢黄姨。”随后沉声说道,“快高考了,学习都挺忙的,有什么事,和我说吧。”

    十有□□是黄媛媛缠着她妈来棒打鸳鸯了。

    这时,姜糖从教室里面走了出来,她听见陆离的话,冲他笑笑,“没事。”又道,“一会小甜甜来了,替我说声。”

    陆离点了点头,“有事打我电话。”说完回了教室。

    黄倩莲冲姜糖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她到教室门口对刚才报信的那位同学笑了笑说道,“同学,你搞错了,我不是她妈妈。”

    她本身不是那种很强势的人,声线又很温和,听起来很舒适。

    那位同学回道,“知道了,阿姨。”

    姜糖叫了声,“黄姨。”

    陆离和赵进他们都是这么叫的。

    黄倩莲走过来,看着她,“方便出去聊聊吗?学校门口有家咖啡厅。”

    似乎是看出了姜糖眼里的犹豫,黄倩莲补充道,“我和你们班主任说过了,半个小时后就回来。”

    姜糖这才点了点头。

    两人出了校门,到咖啡厅。

    姜糖坐下来直接问道,“您找我,是因为陆离吗?”除了陆离,不可能是别的原因。

    黄倩莲点了点头,“你知道,他和我女儿是有婚约的。”

    姜糖搅了搅咖啡,学着那天陆离在茶楼说的那句话,“黄姨,大清早亡了。”

    黄倩莲脸色有点不好看,声音已经不像方才那样温和,“请你,离开陆离!”

    姜糖看了看她,沉声说道,“不可能。”

    那是她的陆离,除非是他让她离开,其他人,不管是谁这样说,她都不会离开他。

    黄倩莲喝了口咖啡,平复了一下情绪,说道,“媛媛和陆离,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她就是要嫁给他的。”

    又道,“我们媛媛现在在家天天哭,嗓子都哭哑了,饭都吃不下,瘦了好几斤,我这个当妈的心痛不心痛,我就这么一个女儿,要是哭坏了,你赔吗?!”

    有毛病!

    姜糖提高音量说道,“就她是小公主,就她有妈妈疼,全世界都得围着她一个人转,真他妈胡扯蛋。”

    黄倩莲捂了捂胸口,“你这个女人,你怎么能说脏话,你太粗鲁了,你家爸爸妈妈没教过你吗。我女儿从来都不说脏话。”

    就黄媛媛那样的,让她在康安路那种地方待几天试试!

    姜糖冷笑一声,“您什么都不了解,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