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

    姜糖抬了抬头,“所以说你眼光好啊。”

    陆离拿出手机,“这位爷要不要看看,您那动人的舞姿。”

    姜糖抢过他的手机,“你个兔崽子,你录像了,卑鄙,真卑鄙。”她说完,把他手机里的相册翻了出来。

    毛也没有,他哄她玩的。

    陆离笑道,“刚才光顾着笑了,其实没来得及录。要不,您再跳上一段,帮您重新录一遍?”

    姜糖使劲锤了他一下,“就坏吧你。”

    陆离笑了笑,柔声说道,“我只对你坏。”

    她原本想教训他一下,一听他这小调子,立马心软,她能怎么办,只好在他脸上亲一口咯。

    陆离摸了摸被她亲过的地方,甜,真甜。

    姜糖靠在书桌前,看着他,“说吧,这位大佬,您都会些什么技能,唱歌还是跳舞?”又道,“乐器不行,我家没有。”

    陆离跟她并排靠在一起,说道,“不然,我也跳个舞?”

    姜糖笑着点了点头,“必须来一段。”

    陆离并没有马上来一段,而是对她说道,“但我还缺个舞伴。”

    姜糖看着他,“交际舞?”

    陆离点了点头。

    姜糖摊了摊手,“那个我不会哎。”

    陆离看着她,“没事,我教你。”说完,在手机里搜了段音乐。

    他一只手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扶在她的腰上,“你手搭我肩上,跟我的步子走。”

    姜糖便搭上了他的肩膀,跟着音乐和他走了几步。

    别说,她还挺有天分,没一会就能跟着他的步子跳上一会了。

    虽然是最简单的舞步,但在她眼里,真是一种特别神奇的技能,相当厉害。

    她以前就在电视里看到那些盛装的男女一起跳交际舞,感觉他们特优雅,跟康安路上的她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而现在,她跟着他的步伐,一下一下,开始跳向那个她向往的充满阳光的世界。

    ☆、讲题

    姜糖从衣柜里拿出睡衣。

    她看了陆离一眼, 熊玩意赖人家里不走,她说道, “你休息一下, 或者看会书,我去洗个澡。”说完走向洗手间。

    她检查了好几遍, 确定洗手间的门是反锁好了的才开始放水洗澡。

    脱下衣服之后, 她才发现自己悲剧了,热水器忘了开了, 开关在厨房。

    要是穿上刚脱掉的旧衣服吧,不舒服难受, 要是穿刚拿来的睡衣吧, 还没洗澡呢, 会把衣服弄脏,就不香了。

    要是陆离不在她家,无所谓, 光着就能跑到厨房把热水器给开了。反正家里没人。

    熊玩意赖人家里不走。

    最后她喊了声,“陆离, 把厨房里面的热水器帮我开一下,谢了。”

    隔着门,他没听清, 于是到洗手间门口,耳朵贴着门问了声,“你说什么?”

    姜糖重复了一遍,“开下热水器, 厨房。”

    陆离嗯了声,去帮她把热水器开了。

    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也不管有多冰,直接仰头喝了几口,他现在需要冷静。

    终于,洗手间的水声消失了。

    她应该已经洗好了,在拿毛巾擦身体吧,她的洗澡毛巾是粉色的,他之前有看到过。

    那么,这位毛巾,这位粉色的毛巾,一会出来决斗!

    陆离一仰头,把剩下的矿泉水全喝光了。

    真凉快。

    姜糖擦好身上的水,开始穿衣服,她看了看架子上的衣服,居然是成套的我.日。

    什么意思啊一姐,居然穿成套的。

    那怎么办,总不能裸着回卧室再换一件吧。所以一套就一套吧,也没打算穿给他看。

    她穿好睡衣,看了看镜子前的一瓶香水,没喷。

    平时她洗完澡总喜欢喷一点在身上,心情会更加愉悦。

    但现在她不敢了,怕陆离这个败家玩意把她的睡衣别再给撕了。

    姜糖推开洗手间的门,看见陆离在喝矿泉水,还是第二瓶。

    “冰箱里刚拿出来的多凉啊,对胃不好,怎么不放一会再喝?”

    陆离把半瓶水放在桌子上,“我渴。”说完走到她面前,“我想你了。”低头就要吻上来。

    姜糖往后一退,躲了过去,“我刚洗过澡,你别给我弄脏了。”

    陆离过来在她身上闻了闻,“洗完澡的你是牛奶味的。”

    姜糖嗯了声,“丝滑牛奶味沐浴露。”

    陆离靠近她,“好香,想吃。”

    姜糖双手挡在胸前,“一个没洗澡的你配不上一个洗过澡的我。”

    恩?还有这种操作。

    陆离看着她的眼睛,“那我现在去洗,洗完再来。”

    姜糖再往后退,“你洗了也没衣服换啊。”

    陆离再往前走,“我可以不穿衣服的。”

    姜糖看着他,“什么意思意思啊大佬,现在是文明社会了,不能不穿衣服满地乱跑。”

    陆离勾起唇角笑了笑,“你明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姜糖再再往后退,但是很遗憾,她身后是一堵墙,已经没地方可以退了,她身体只好贴在墙上,“说过了,老娘是有底线的人,绝对不能奸银未成年人,这是原则问题!”

    陆离慢慢逼近她,单手抬起她的下巴,“那你也不能歧视未成年人啊。”

    顿了顿又道,“说起来,你也是未成年人啊,我们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天生一对。”

    姜糖睁大眼睛看他,“最适合什么,交.配?”

    陆离弹了弹她的小耳朵,“这么美好的一个夜晚,你为什么要用这个词。”

    这只会让人想起母猪好吗。

    姜糖偏过头去不看他,小耳朵早已红成一片。陆离将她抵在墙上,低下头来,吻上了她的唇。

    他的吻来势汹汹,带着不容置疑的王者之气,风卷残云似地在她唇舌扫荡。

    怎么样,怎么样,本总裁是不是很狂拽邪魅又霸道。

    她用残存的理智答道,“不,不行。”声音又柔又软,嗓子眼里挤出来似的。

    他没听见似的,继续吻着她。她伸出手来解他的衣服。

    一下,两下,这他妈什么玩意,怎么解的着,谁设计的,还带机关的。

    她解不开,一咬牙,狠狠给它一拽,但这个腰带它的质量太好了,拽不开,越拽越紧。

    它怎么就解不开,怎么就解不开!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桌子上不知道谁的手机振动了。

    两人没管,继续那未完成的伟大事业。

    手机振动停止之后,没过两三秒又振了起来。姜糖往桌上看了看,是陆离的手机。

    她一咬牙,艰难地推了推他,“去接。”

    但陆离现在很忙,他不想去接这该死的电话。

    姜糖推开他,“万一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