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起来就跟个小狗似的,还特粘人。

    姜糖唤了声,“小陆离。”

    小狗狗当然没理她。

    宠物店老板走了过来,“它叫卢丽莎。”

    姜糖冲小狗狗笑了笑,“你好卢丽莎。”

    小狗狗舔了舔笼子。

    老板问,“要吗?这条刚到的,便宜卖你了,两千。”

    姜糖摇了摇头,“我就来看看,我不买。”

    这也太贵了。

    老板就没再理她,她一个人闲晃了会就回家了。

    周六晚上要陪陆离和他的那帮朋友吃饭。

    泰然路那边的人,都挺有钱的,她这要是穿地太寒酸了不好,但她稍微贵点的衣服都被陆离这个禽兽给撕坏了。

    她在衣柜里找了找。

    这件大红色的连衣裙不错,一字领,收腰包臀。忘记是什么时候买的了,这个一字领它不太适合出去打工,就一直放衣柜里没穿。

    幸好脖子上的吻痕已经淡了,不然连这件也没法穿了。

    她看了看吊牌,她原来还买过这么贵的衣服。

    标价是五百九十九块!

    以她的经济条件和对长远生活的规划限制,这大约是打了一折两折的时候才会买的吧。

    啧啧,真抠门。

    看看时间还早,赶紧剪了吊牌,洗好烘干,正好赶上。

    今天她没有梳双马尾,而是把耳边两缕头发拢在后面用小发卡夹了住,后面的头发长长地披了下来,这就是所谓的最简单又好看的公主头。

    还有妆面,太淡了不行,不够闪耀,衬托不出陆大佬的大总裁气势,太艳了也不好,衬托不出陆大佬的好贵冷艳气质。

    还有鞋子,要选双合适的鞋子,平时运动鞋穿多了,刚试了一双低跟的高跟鞋,还有点儿不太适应。

    她在鞋柜里翻了好一会儿才算找出来一双合适的。

    她试的时候就想起来了,这双鞋她去年给人当礼仪小姐的时候穿过,脚后跟的地方有点磨脚,就图个样式好看了。

    所以,穿还是不穿呢,要美丽就没了舒适,要舒适就没了美丽。

    最后她咬了咬牙,穿,怎么不穿,不就不一晚上吗,还能把脚后跟给磨穿了吗。

    这是姜糖第一次花这么多的时间来收拾自己。

    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都快忍不住给自己吹声口哨了,哪家大公主这是,太美了,就没见过这么美的人。

    还有这身材,啧啧,前凸后翘,这胸这屁股这腰,这样的极品,哪找去,哪找去!

    陆离这个死鬼,真有福气。

    下午五点钟,陆离已经出现在她家门口了,他手里还拿了一支玫瑰花。

    为什么是一支呢,绝对不是因为陆总他买不起两支,而是因为,一支更显帅气。

    这是显而易见的,要是抱着一束花,那就太呆不拉几了,跟个二傻子似的,都腾不出手来耍帅了。

    他站在门口,看见门上他自己写的几个字,“让我照顾你。”

    啧啧,这字,跟书法家似的,好看。

    他站着看了一会才敲门。

    姜糖在照镜子,冲门口大声喊了声,“自己开。”

    房子隔音效果不好,他听得到。

    陆离拿出她家钥匙,开门进去了。

    这让他有种错觉,有种我是这间房子的男主人,现在下班急着去见家里的小娇妻并且准备大干一场的错觉。

    严格来讲,他本来也是这间房子的男主人啊,人已经给买下来了。

    陆离进门换鞋,拿着一支玫瑰花到她卧室。

    姜糖回过头来看他,冲他眨了眨眼,“我穿这个可以吗?”

    一进门就冲人眨眼,她什么意思啊,故意的吧。

    她绝对是故意的。

    绝对!

    陆离大步走过来,把手上的花往床上一扔,一下把她抱了起来,原地转了两个圈,才放她下来。

    姜糖叹了口气,“一进门发什么疯呢,陆少。”

    她化了淡妆,眼睛比平时还要勾人。

    他看着她说道,“还不是因为你。”

    就会勾引人,就会勾引人。

    说完就要亲上来,姜糖拿手去挡,“别,我刚涂了口红,别给我吃掉了。”

    陆离没听见似的,一口吃了下去。

    等他吃地差不多了,她才能继续说道,“口红有毒,不能吃。”

    他凑到她耳边,“本少百毒不侵。”

    姜糖抬起脚踢了踢他的屁股,“赶紧起来,别把我的妆给亲花了。”

    最后起身说道,“你穿这件不好。”

    姜糖问道,“不好看?”

    陆离笑了笑,“露地太多,我不乐意,被人看见了我多吃亏。”

    姜糖从床上下来,照了照镜子,“还好吧,外面好多女生都这么穿的,今年流行一字领。”

    陆离从后面抱住她,下巴搁她肩膀上,“这件就留着在家穿给我看。”

    姜糖拿胳膊碰了他一下,“乖,别闹,一会就该出门了。”照了照镜子又道,“我口红都被你啃光了,等我一下,我还得补个妆。”

    说完转身看了看陆离,继续说道,“你嘴上全是口红,去洗手间擦擦。”

    陆离环住她的腰,撒娇道,“你帮我擦。”

    姜糖瞟了眼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不早了,真没工夫跟这个无赖耗下去。她只好点了点头,“走,去洗手间,我帮你擦掉。”

    陆离站着没动,“要你用嘴巴帮我擦。”

    操,得寸进尺了还。

    姜糖随手拿起旁边桌上的抽纸,胡乱往他嘴上擦了两下,“好了。”

    陆离摸了摸嘴巴,“你太用力了,痛。哎,这里还有点红,再给我擦擦。”

    这人,一点时间观念没有吗,这都几点了,几点了!

    陆离一边吻着她一边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出去。

    因为他现在有点迫切的必须要解决的事,所以通知了小伙伴晚饭推迟半个小时。

    姜糖踢了踢他,“让人一桌人在那等着多不好。”

    陆离说,陆离现在根本没嘴说话,所以他什么都没说。

    她凑上他的耳朵,轻声说道,“真不怕会被啃的骨头都不剩?”

    他抱着她纤细的腰肢,“怕的应该是你才对。”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蛊惑。

    这时,陆离的手机又开始了振动。

    他烦躁地从口袋里把手机摸出来,看都没看,随手给摁掉了。

    她问他,“谁呀?”

    他答了句,“不知道。”说完再次吻了过来。

    还没亲上几口,电话又开始振动。

    姜糖推了推他,“去接。”

    陆离只好从她身上起来,拿起手机就骂,“赵进,赵进进!干什么呢这个时候打电话!”

    宋腾飞一脸懵逼地看了看手机。

    “是我,宋腾飞,怎么回事,路上堵车了吗?还没到。”

    陆离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