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睁睁地看着姜糖从地上站起来去了洗手间。

    宋腾飞个傻逼蛋蛋!

    “对,堵车了,不光堵车了,还下车了!”陆离吼完挂了电话。

    宋腾飞看了看被挂断的手机,这陆少怎么回事,吃枪药了。

    赵进拍了拍他的肩膀,“我有天晚上给他打电话借作业抄,也是这个样子,不知道发的哪门子邪火。”

    宋腾飞把手机收好,“嗯,一定是满腔玉火没处发泄,就憋成了邪火。”

    赵进点了点头,“幸亏咱们都是单身狗,不然老看着自己如花似玉的女朋友还不能吃,那可真郁闷了。”

    宋腾飞表示赞同,然后两只单身狗兴高采烈地击了个掌。

    姜糖把洗手间的门关上,换了条小裤。

    都是陆离这个,这个狗东西!

    她站在镜子前面一看,脖子那一块,重新长了一大片草莓。

    被狗啃了!

    这件一字领连衣裙看来是没法穿了,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来,脖子周围全是吻痕。

    她整理好内衣,把被陆离脱下来一半的裙子往上拉了拉,她还要出去重新拿一件衣服换上。

    后面拉链怎么都拉不动,再一看,拉链已经被扯坏了。

    陆离那个败家玩意!

    不把她衣服撕坏一遍不死心吗!

    她只好走出洗手间,回卧室重新拿衣服。

    姜糖刚换了衣服,并不想折腾了,她推了推他,没推动,只好狠狠往后一靠,他的手抱着她的后背,一下子被撞倒门框上。

    趁他一疼,她挣了开来。

    “你去洗手间,不然照这架势,咱们今天就别想出发了。”

    姜糖说完到书包旁拿出她从陆离那没收的那本小漫画,蹭地一下扔了过去。

    陆离接住,翻了两页,随手又扔沙发上了。

    没意思,现在谁什么都没他女朋友有意思。

    他十分苦恼地挠了挠头,“不用,你快去换衣服吧,我在这等你,保证不打扰你。”

    姜糖走过来,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亲了一口,说道,“乖。”

    说完赶紧跑卧室把门反锁上了。

    那速度,堪比百米赛跑,生怕慢了一秒就会被某个禽兽给抓住。

    禽兽是想抓来着,但他没抓到,只好站在客厅等她。

    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刚才确实耽误了挺久,这会赵进他们早该到了。

    他瞥了一眼沙发上的书,没意思。

    刚才她说的似乎也有点道理,他要是不去洗手间一下,他们两个人怕是走不出这间屋子了。

    最后,他拿着手机走进了洗手间,打开相册里她之前发给他的那张极具诱惑的大红色深v吊带裙的照片。

    这可比小漫画带劲多了。

    等他回到客厅的时候,她还没出来。

    他坐在沙发上,一边仰头看着天花板,一边感慨自己在男女之事上的命途多顺。

    赵进,宋腾飞,行,这俩真够行的。

    姜糖重新换了身衣服,脸上的妆早被他啃花了,她只好重新化了一遍。

    她穿了件白色t恤,浅蓝色牛仔裤,一条马尾高高束起,看起来干净又健康,充满青春活力。与刚才那身一字领连衣裙完全不同的风格。

    这样可以搭配一双运动鞋,不用穿那双磨人脚后跟的高跟鞋了。

    她推开门,陆离站起来朝她走了过来,“真好看。”说完又要去抱她。

    姜糖用胳膊挡在前面,“别别别,陆少,我们已经迟到了,再不走我就要饿死了。”

    陆离趁她不注意,把头往前一伸,在她唇上亲了一口。

    口红,口红,注意口红!

    她已经对他感到无语了,他们今天究竟能不能走出这间屋子了!

    陆离过来抱住她,在她头发上闻了闻,“真香。”

    姜糖在他胸前咬了一口,“该走了!”

    说完从他臂弯里钻了出来,直接跑到门口换了鞋子。

    陆离笑了笑,跟上来,换好鞋锁上了门。

    在外面的时候他就没办法这么放肆了,顶多眼光上放肆了点,手上和嘴上还是挺老实的。

    两人手拉手走到路口,上了陆离那辆骚红色的劳斯莱斯。

    这是姜糖第一次坐他的车子,以前他要送她,她总不让。

    不得不说,豪车就是豪车,这座位多软啊,这冷气打的多有水平,这音响的音质多棒啊,还有旁边这位帅哥多帅啊。

    被金钱豪车美色腐蚀的感觉可真棒。

    她侧过头来看了他一眼,以前没觉得,现在突然发现他身上仿佛散发着一圈金光,整个人金子堆成的似的,自带闪光滤镜。

    她悄悄吸了吸鼻子,一股清香味,是那种铜臭味的清香,只有穷人闻地见。

    要不是陆离,她一辈子也没机会坐一次这样的车子。

    可不就是穷吗,光坐一下车子就够她在心里暗暗兴奋一路子的了。

    她还总感觉自己脚底下的泥会把车子蹭脏,脚啊腿啊总是不安分地乱动。

    一动就蹭他腿上了,一下两下三下……她一共蹭了他大腿十下。

    陆离勾起唇角笑了笑。要不是车上还有司机和保镖,他一准就把她按座椅上了。

    车子在一处私人会馆停了下来。

    姜糖站门口看了看,地处闹市,却闹中取静,这种地方,敢进来的都是大爷。

    陆离看起来常来,门口的侍从陆少陆少地一声声喊的,热情中带着低调和尊重,训练有素。

    穿过一个有花有水有假山的院子,进入一道长长的木质走廊。

    走廊尽头是一个个隔离开来的小木屋,每间屋子自带一个小院子,与其他屋子隔离开来,形成各自独立的小世界。

    陆离领着姜糖走进向其中一间屋子。

    姜糖扯了扯陆离的衣服,“一会我要是做错什么事,你可别嫌我丢人。”

    败家玩意,选了这么个高档会馆。

    陆离弹了弹她的小耳朵,“没事,都是些平时一块玩的,小猫小狗似的,没什么规矩。”

    两人在门口的时候就听见赵进和宋腾飞在笑。

    陆离推门进去,冲上去逮着这两人就开揍。

    赵进和宋腾飞围着桌子满屋跑,这莫名奇妙的,怎么就被追杀上了。

    赵进躲在姜糖身后,“大嫂子,救命。”

    陆离到姜糖面前,“赵进你给我出来!”

    打不死你,坏人好事的狗崽子。

    宋腾飞趁陆离不注意,从他身后抱住他的脖子,一下把他摁下去了。

    赵进见事态扭转,连蹦带跳地从姜糖身后跳了出来,跟着宋腾飞一块反击陆离。

    敢揍老娘的男人!

    姜糖走过来,帮着陆离一起,把赵进和宋腾飞打跑了。

    老娘的男人只有老娘能揍!

    其他人,谁敢动他一下?!

    陆离叫的人不多,除了赵进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