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离走进他家别墅,一个人站在路边靠着路灯,又点了一根烟。

    陆离回到家把蛋糕放在餐桌上,给他女朋友发了条已经到家了的信息就去洗澡了。

    等他洗好澡,拿了蛋糕回到卧室,开了视频通话。

    姜糖刚做好物理卷子,正在吃水果休息一下大脑。

    她看到他桌上的蛋糕,说道,“陆少待遇好,还有蛋糕吃。”

    陆离看了看答道,“路上碰见的一个长辈给的。”顿了顿又问道,“你要吃吗?”

    姜糖啃了口苹果,笑了笑,“什么口味的?”

    陆离往包装盒上看了一眼,“芒果白巧克力。下周三才过期。我周一早上给你带教室去,记得那天不要吃早餐了。”

    芒果白巧克力,无论芒果还是白巧克力,都是她喜欢的口味。

    陆离从屏幕里面站起来,拎着蛋糕说了声,“我帮你放冰箱里。”

    姜糖叫住了他,“你那个长辈会不会不开心啊。毕竟是别人送你的。”

    陆离弯下腰来,对着手机屏幕笑了笑,“不会的。”说完下楼将蛋糕放进了厨房冰箱里。

    等他回来的时候,手机视频通话已经被他女朋友摁掉了,然后是一句留言,“我先写作业了,你要是累了就先睡。”

    陆离回了句,“我陪你。”

    然后把手机放在一边,拿出书包里的练习题做了起来。

    差不多十二点半的时候,他的手机才再次亮了起来。

    姜糖的信息,“睡觉啦,太困了撑不住了。”

    陆离回道,“嗯,晚安。”

    然后发了条语音信息。

    姜糖点了开,就听见一声响亮的,“么--”。

    她对着手机也“么--”了一声,还特地把声音弄地比他还大声。好像谁的声音大谁就能在上面了似的。

    陆离对着手机屏幕笑了笑,继续开始刷题。

    第二天,也就是周日一早,他就起来背英文单词了,上午九点钟,家教老师到位,直到下午五点才结束。

    姜糖也起得很早,起来也是背单词背文言文。身上随时带着小本子,写写画画记记。

    今天她在原来打工的那个公园自营的小超市帮忙。

    周末人多,也很忙。但她还是一有空就拿出手机搜索几篇课文背背。

    期间陆离问她在哪,她也不说,就说在一个公园超市里头打工,风吹不到雨淋不到还能趁人不注意开小差,挺好。

    陆离皱了皱眉头,他得想个办法,让她不那么辛苦。

    还得顾忌到她的自尊心,这就有点难了。

    他咬了咬牙,要不是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他一准现在就拉着她去民政局,去完民政局回来就洞房,洞房完了就把她接近他家别墅里面和他一起读书学习考清华北大。

    但他离男士法定婚龄二十二周岁还差四年零十八天!

    下午五点刚过一刻钟,陆离带了些点心,出了门往右走。

    刚好在路上碰见不知道从哪来又要到哪里去的赵进。

    赵进跑过来看了看陆离手里包装雅致的点心盒子,伸手就要拿,“这是干什么去大佬,给我留一盒,饿死了。”

    陆离手一躲,赵进没抢到。

    “我去黄姨家。”

    赵进一把抱住陆离的肩膀,“走,一块去,我也好几个星期没去了。”

    陆离把他胳膊从自己肩膀上拿了下来,“我去谈正事,你就别跟着瞎起哄了。”

    赵进问道,“什么正事?”

    陆离边走边答道,“少儿不宜。”

    赵进看了看他手里的点心盒子,“您这是要提亲去啊?还少儿不宜。”

    陆离停下来,勾起嘴角笑了笑,“是啊。”

    赵进当然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但陆离从来不觉得自己是在开玩笑。

    最后陆离从一堆点心盒子里面拿出来一个递给赵进,“给,拿去,别跟着我了啊。”跟哄小孩似的。

    说完朝黄家走去。

    他走到黄家大门口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

    刘叔打过来的,只说了一句话,“是她。”

    刘叔在陆家十几年了,办事一向稳妥,若不是有十足的把握,他不会那样说。

    陆离挂掉电话,坐在黄家别墅门口的长椅上,看了看手里的点心盒子,突然笑了起来。

    这可不就是来提亲的吗,哈哈哈哈哈哈!

    我媳妇就是我媳妇,跑到哪都是我媳妇,哈哈哈哈哈哈!

    管她姜糖,黄糖,还是什么糖,反正都是我的糖,哈哈哈哈哈哈!

    这命中注定的缘分,注定他们会在一起。她被人拐去那么远的大山里头,兜兜转转,这不还是回来找他了吗。

    陆离看了看大门口已经有些年头的石狮子,想起小的时候,黄媛媛和黄方方就喜欢跟着他们几个大一点的孩子屁股后面玩。

    有一次黄媛媛爬这头狮子上摔了下来,头摔了个大包,哇哇哇地坐地上哭,他们几个男孩子在旁边笑得特别幸灾乐祸,都是些捣蛋孩子,没一个怜香惜玉的。

    如果跟他一起长大的不是黄媛媛,而是他命中注定的那个糖糖甜甜的真正的未婚妻,他一定会过去给她吹头上的包,并把幸灾乐祸的那几个的门牙给打碎。

    哦,不对,他就不能让她摔着。

    那多疼啊。

    她要是疼了,他会更疼。

    实际上的姜糖的童年啊,有点破破烂烂,好在她性情很好,永远向着太阳生长,即使物理卷子总是写错,也绝不气馁,爬起来就是干!

    虽然没能陪她长大,但他会陪她走完以后的每一步。

    套用一句有点儿矫情的话就是,余生请多指教。

    陆离一个人在椅子上坐了很久,心里脑里全是糖。

    他勾起唇角笑了笑,我媳妇就是我媳妇,跑到哪都是我媳妇。

    亲媳妇!

    糖啊,这辈子你都跑不掉了。

    作者有话要说:  姜糖:大佬您戏真多,本糖原本也没打算跑。

    ***

    恭喜大佬找到失散多年的亲媳妇!

    ☆、蛋碎了

    姜糖从小超市下了班, 随便在公园门口吃了点晚饭。

    去停车棚拿车需要穿过一家商场。

    商场一楼有几家卖内衣的店。

    她一抬眼就看见墙上一张巨幅海报,某品牌新款。

    那个外国模特胸真大, 都快要从内衣里面撑出来了, 那个沟哦,啧啧, 深不见底哦。别说男人了, 她一个女人看了都想过去舔两口。

    浪漫的酒红色蕾丝,四分之三罩杯。广告语是, 午夜玫瑰悄然绽放。

    美是美,但是新款它一般都有个统一的致命缺点, 就是它不打折啊。

    姜糖算了算, 这一套要是买下来, 她不仅今天的活白干了,下周,下下周的也得搭上。

    所以还是, 算了吧。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