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调什么的,必须要在保证温饱的情况下。

    等她离开专柜走到商场门口的时候, 突然想起来了。

    本糖现在可是有三十万巨款的人!她卖房子的钱。

    很久了,她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的,很少舍得犒劳自己什么, 一般都是,哦换季了买件衣服犒劳一下认真学习的自己吧,或者这样,哦嘴馋了买只手撕烤鸭犒劳一下辛勤干活的自己吧。总之, 最贵不超过一百块。

    现在糖大富婆重新回到专柜,买了那套五百九十九块的酒红色战衣。

    就当犒劳一下她自己。

    和他。

    而那个他现在正坐在黄家大门口傻笑,笑完了发了小信息给她。

    “看你往哪跑,跑也跑不掉,是我的就注定是我的!”

    姜糖拿出手机看了看。

    莫名其妙哦,谁要跑,往哪跑。

    大佬这是在拍霸道总裁言情小剧本?

    她回了一个奸笑的表情,后面跟了句话,“买了件新衣服,你看看怎么样?”

    说完发了张照片过去。

    正是商场墙上那张令人血脉喷张鼻血横流的内衣海报。

    陆离点开照片一看。

    我.日,她这是什么意思啊,赤.裸裸的性.暗示啊这是。

    难道说,不用等到过生日了?

    或者,就是今晚?

    就是现在!

    他发了个□□的表情过去,“等着,我现在就过去!”

    她赶紧阻止道,“你别,我现在不在家。”

    又回了句,“昨天不是说好了,这几天晚上都不要到我家来的。”

    他看了看手里的点心盒子,他现在是要干什么去的?

    哦,对,是去黄家,都已经在人家门口坐了快一个小时了。

    陆离对着手机笑了笑,“反正你也跑不掉,迟早被我吃掉!”

    姜糖回了句,“谁吃谁还不一定!”跟着又回了句,“我要骑车了,回聊。”

    陆离回道,“注意安全,到家跟我说声。”

    他拎起椅子上的点心盒子,走到大门前,摁了下门铃。

    黄倩莲亲自过来开的门,已经等了他很久了。

    她接过点心,让保姆收了好,拉着陆离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

    以前,在陆离眼里,黄姨是看着他长大的一个亲近的长辈,现在,她是他的未来的丈母娘,他眼神里不由多了一丝敬重。

    黄倩莲朝楼上喊了声,“媛媛,方方。”

    黄方方拿着一张数学卷子走下了楼,到陆离面前叫了声离哥。

    陆离接过他手里的卷子,“哪题不会?”

    黄方方指了指,“这题。”

    陆离又看了看卷首几个大字,“这是她送你的那套吧,你们才高一,很多东西没学到,现在做这套卷子有点早了。”

    正是姜糖送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语数外)》。

    黄方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本来想试试自己做高考卷能考几分的。”

    陆离拿起笔,将试卷放在茶几上,耐心帮他讲了起来。

    从小到大,黄方方最崇拜的人就是陆离了,这位小哥哥,打得过流氓,考得了第一,可厉害了。

    一道题讲好,黄媛媛穿着一双毛毛兔的拖鞋和她的公主小纱裙从楼上下来了。

    黄倩莲冲她摆摆手,“媛媛,怎么现在才下来,过来陪你离哥说话。”

    黄媛媛一蹦一跳地下了楼梯,“我刚挑衣服呢,妈,你看这身好看吗?”

    黄倩莲左右看了看她,“好看,好看,我们媛媛穿什么都好看。”又道,“你说呢陆离?”

    陆离随意看了一眼,“有点幼稚了。”

    黄媛媛嘟着嘴,走过来晃了晃陆离的胳膊,嗲声嗲气喊道,“离哥哥。”

    陆离甩了甩胳膊,“去,一边玩去,在给方方讲题呢。”

    黄媛媛重新拉上陆离的胳膊,“我也有题目不会写。”说完就要拉着他上楼。

    陆离再一甩,差点把她人都给甩地上去了。

    他理了理衣袖,“别乱摸啊,你离哥可是有女朋友的人。”说完转向黄方方,“走,去你房间讲去。”

    黄媛媛眼看着陆离跟黄方方上了楼,她不敢说陆离什么,只好对黄方方发脾气,“哥,黄方方,我不理你了!”

    黄方方无奈地回过头来看了看这个傻缺妹妹,什么也没说,跟陆离一起上了楼。

    黄媛媛跑到她妈那,抱着她妈的腰开始哭,“妈!”

    黄倩莲摸了摸她的头安慰她,“乖乖别哭,妈妈做好吃的。”

    黄媛媛一边抹眼泪一边抬头看她妈,“什么好吃的?”

    黄倩莲答道,“菠菜粥。”

    黄媛媛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妈,说了多少遍了,我最烦菠菜那股味了。”

    黄倩莲小声说道,“你很小时候,最喜欢吃菠菜泥了。”

    黄媛媛拿起茶几上的橘子剥掉皮,一口塞了两小瓣,“那我现在不爱吃了,就不吃。”说完掰开手里的一小瓣橘子塞进黄倩莲嘴里,“妈,你尝尝,可甜了。”

    黄倩莲尝了尝,“我女儿真乖。”

    黄媛媛又从桌上拿起一个剥了起来,“一会我给离哥哥送一个过去。”

    陆离在黄家吃完晚饭和黄倩莲单独在院子里呆了会。

    “黄姨,我知道您心疼媛媛,但我跟她真不合适,媛媛她还小,以后会遇到喜欢她的人来疼她,何况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我喜欢姜糖,也不会离开她,以后您要是有什么事,直接和我说。”顿了顿又道,“对她好点吧,黄姨,至少,不要伤害到她。”

    黄倩莲本身性情就是那种很温和的人,对谁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敌意,就是一遇上黄媛媛的事,跟变了个人似的,她答道,“但是媛媛她,她这几天都没有好好吃饭,晚上要我抱着才能睡着。”

    陆离笑了笑,“黄姨,媛媛已经不小了,吃饭睡觉什么的,相信她会做的很好。”

    黄倩莲继续说道,“但是我们媛媛,总之我看到她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我就心疼。”

    陆离皱了皱眉,“黄姨,谁都有妈妈,黄媛媛有,姜糖也有,要是她的妈妈看到她过得不开心,也会很难受的。”

    黄倩莲想起来那天在学校门口捡到的小名片,但真假不好辨别,也就没再多说。

    陆离出来的时候在门口遇上了从外面回来的黄振洋。

    以前没注意,现在看看,姜糖与他,竟有几分相似,眼睛都很有神,眉形也像。

    两人站在路边,路灯底下。

    陆离说道,“黄叔叔,我想问您一个问题。”

    黄振洋点了点头,“嗯。”

    陆离侧过头来,“她的生日是几号?”

    黄振洋一怔,“谁?”

    陆离笑了笑,“我那个未过门的正牌未婚妻。”

    黄振洋问道,“你问这个干什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