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说完盯着他的脸看了看,“陆离,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陆离抬头看了看天,稀稀拉拉地几颗星星在闪烁,他答道,“没事,就问问。”

    黄振洋跟着望天,“跟你一天。”顿了顿又道,“那时候,我们两家人都以为这是老天爷定下来的缘分,没想到,哎。”

    说完叹了口气。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陆离已经跑出去十米远了。

    跟个野兔子似的。

    怎么回事,这么激动。

    黄振洋喊了声,“陆离。”

    陆离没听见似的,很快跑远了。

    黄振洋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叫人继续查当年被丢在公园里的那个女儿的下落。

    等他挂了电话,一抬头看见陆离又跑了回来。

    他大口喘着气问道,“几点?”

    黄振洋又是一怔,“什么几点?”

    陆离答道,“她生日几点?”

    黄振洋想都没想就答了出来,“上午八点。”

    陆离转身又跑走了,一边冲黄振洋挥了挥手,“谢了,黄叔叔。”

    他一口气跑到家,坐进车子里,跟司机说了声,“康安路。”

    他已经等不及要去见他那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正牌未婚妻了。

    等他坐上车的时候才回味过来,上午八点。

    居然比他早了两个小时!

    她比他大!

    虽然只是两个小时,但那也是大啊。

    姐弟恋?

    不算吧,就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它怎么能算姐弟恋呢。

    不管了,他现在临时决定早产三个小时,这样他就比她大一个小时了。

    陆离十分满意地笑了,似乎这样他就能在上面了似的。

    到了她家楼下,他都没告诉她,他过来了。

    虽然答应她摸底考试之前都不到她家来,但他实在没法控制住急切想要见到她的冲动。

    顶多就逗留一个小时,尽量少地耽误她学习。

    他站在楼下抬头看了看,她家的灯亮着,两个房间都亮着。

    他从口袋里拿出钥匙,上了楼。

    在楼梯上的时候他就在想,一会进屋一定要狠狠地亲她几口,自家未婚妻,怕什么!

    他上到六楼,拿出钥匙,刚要开门,又怕会吓到她,便敲了三声。

    里面没人应。

    他拿出手机,打了她的电话,没人接。

    明明家里灯亮着的。他心里咯噔了一下,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陆离拿出钥匙,小心开了门。

    他一看到她,才放心。

    她趴在卧室书桌上睡着了,桌上摊着物理卷子和语文练习本。已经换了睡衣,应该是洗过澡了。

    陆离小心翼翼地换了鞋,洗好手,走到她身旁,从她床上拿起一条薄薄的毛巾被给她盖了好。

    然后搬了张椅子和她并排坐好。

    他侧过身体,单手托着头看她。

    她长得好看,他一直都知道,她睡地很熟,安详地像个小婴儿。

    他忍不住凑过来,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嘿嘿,我媳妇。

    笑地跟个二傻子似的,还不敢笑出声。

    姜糖感觉到动静,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反手就要去捉眼前的人。

    “谁!”她警觉地说了声。

    陆离用手挡了住,“是我。”

    你未婚夫。

    姜糖这才放松警惕,“来了怎么没提前和我说声?这么晚了你过来干什么?”

    陆离答道,“打你电话,你没接。”顿了顿又道,“想你想地控制不住自己的腿,就来了。”

    说完张开双臂,等着她投进自己的怀抱。

    姜糖笑了笑,“幼稚不幼稚啊大佬。”说完还是往他怀里钻了进去。

    旁边就是床,他微微一侧身,抱着她往床上倒了去,又一个反身把她压在身下,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你是我的。”

    姜糖推了推他,没推动。

    只要不是他让她推动,她其实根本就推不动他。

    “怎么回事,突然肉麻兮兮的?”

    陆离把头埋在她的脖颈里,在她脖子下面咬了一口,“是我的就是我的。”

    姜糖又推了推他,“怎么回事大佬,发什么疯呢?”

    陆离胳膊肘子撑在床上,在她嘴巴上狠狠吸了一口,“就是我的。”

    姜糖笑了笑,“你这是玩火你知道吗?”

    你糖姐那是没反击,反击起来你会被啃地骨头都不剩你知道吗。

    陆离抱着她在床上滚了两圈,“现在就着火了,你给灭火吗?”

    现在是姜糖在上面压着他,她学着他咬她的样子,在他脖子上也咬了一口。

    他下口的时候怕弄疼她,往往会留几分力气,舍不得她疼。

    她就比较毫不留情了,咬起来是真狠,真带劲。

    陆离吃了个痛,碍于面子,也只是轻轻闷哼一声,其实可疼可疼了。

    她趴在他身上问他,“知道为什么我咬地比较狠吗?”

    陆离摸了摸脖子上被她咬过的地方答道,“因为我的肉香,你想吃。”

    姜糖笑了笑,“因为我比你爱我还要爱你啊。”

    陆离抱着她的头,在她脖子另一边又咬了一口,这回比刚才那口狠,“明明是我爱你比你爱我多。”

    真疼哦。

    她屈腿踢了他一脚,“你属狗的啊。”

    身下的男人突然“啊”地一声发出低长而痛苦的呻.吟声。

    刚被她的膝盖顶了一下。

    蛋,蛋碎了。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这是一个撩妹的反面案例,叫做《偷媳妇不成蚀把蛋》。

    陆离:作者你给我出来!

    作者:又不是我干的。(说完就跑了)

    姜糖:反正都碎了,做个荷包蛋吧就。上面淋点酱麻油什么的,美味。

    ***

    感谢秋挽水的地.雷,感谢各位的营养液,谢谢订阅的各位,鞠躬!

    ☆、好好休息

    姜糖听到他啊地一声痛, 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满脸关切地问道, “没事吧?”

    话还没说完就抱着肚子笑了起来。

    陆离蜷缩在床上, 弓着腰,捂着被她踢的地方, 满脸痛苦, 最后没憋住也笑了。

    边笑边痛,边痛边笑。

    姜糖爬上床, 跪在他旁边,“疼吗?”

    陆离艰难地点了点头, “你说怎么办吧。”

    姜糖坏笑着看他, “来, 我给你揉揉,保证轻轻的。”说完作势要去解他的衣服。

    陆离捂着前面往后退了退,“不用, 你揉了得更难受。”说完挣扎着要从床上下来。

    姜糖爬过来跨在他腿上坐了下来,笑着看他, “隔着衣服揉。”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了,“别,本来就疼, 你这再一弄,得更难受。”

    姜糖坐在他身上直笑,她这一笑,他就更难受了。

    她说道,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