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你渴吗?我到楼下帮你买饮料,想喝什么?”说完往床边爬了爬,准备下来。

    陆离坐起来,从她身后抱住她的腰,“不想喝饮料,也不喝矿泉水,就想你。”

    她拍了他一下,“你不是还在疼吗。”

    他微微动了动身体,轻轻感受了一下,嗯,已经不疼了。

    她别过脸去,“趁你糖姐现在还算冷静,赶紧逃的吧你。”顿了顿又道,“小心会被啃地骨头都不剩。”

    他在她耳边低语,“正合我意。”说完吻上了她的唇。

    她原本想稍微挣扎一下,显示一下娇羞的,但她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挣扎的力气,舍不得挣扎,她太喜欢他了,能人模人样地忍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同样,他也是。

    要不是刚才被她碰了一下,他早扑上来了。

    这样一看,她不让他在摸底考试之前到她家来,是多么明智的决定。

    这两人真是,没法独处。都跟个狗似的,一只大公狗,一只小母狗。你咬我我咬你,还生怕咬地太轻了会被对方认为爱地不够深。

    这是多么奇特的独处模式。

    前两次还是赵进和宋腾飞及时打了电话过来,才避免了这场犯罪的发生。

    现在看看床上,床单被滚地稀巴乱,枕头被他一下扔到书桌上,还把台灯给碰倒了。

    他咬了她耳朵一口,她赶紧反击起来,咬了他肩膀一口。可谓势均力敌。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陆离的手机......

    哦,不对,这次不是陆离的手机,是姜糖的手机。

    姜糖的手机响了。

    她并不想接这个电话,但又怕真有什么事,就伸手拿起来看了看。

    很好,这是个垃圾电话。

    这真是太棒棒了。

    她摁掉电话,随手把手机关机了。她伸出手来扯他的衣服,这回很顺利,一下给拽开了。

    往前冲啊!

    就差一点点了!

    然而。

    她看到了床单上的一片血迹,是她那不解风情的大姨妈来了。

    陆离跟着她往床单上看了看,这是天要亡我?

    天要亡我啊!

    明明刚才她都默许了的。

    姜糖从床上坐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对着他的屁股踢了一脚。

    这一脚,还挺莫名其妙,怪谁呢,谁也不怪啊。

    陆离转过身从地上捡起衣服,穿了上。

    虽然小离离现在依旧战力十足,但她的大姨妈不同意啊。

    这事干的。

    姜糖从衣柜里拿出要换的衣服,又拿了包卫生巾,走进了洗手间。

    陆离扣好衬衫上的纽扣,拿了条新的床单给她换上了。

    然后去洗手间帮她倒了杯热水。

    他打开冰箱门,里面并没有红糖。

    好在厨房里有几块生姜。

    陆离敲了敲洗手间的门对她说道,“我下楼买点东西,一会就回来了。”末了又补充一句,“记得想我。”

    姜糖应了声。

    等她洗完澡换好衣服,他就已经回来了。

    他在厨房切菜,不知道在搞什么。听见她出来的声音,他拿了几颗姜糖过来,剥了一颗放她嘴巴里,其他的放在她的床头柜上。

    又把枕头和靠枕整理好,“来,躺下来歇着。”

    姜糖爬上床,“我这是怀孕了?”

    陆离笑了笑,“嗯,刚都见红了,赶紧老实躺下来保胎吗。”说着拍了拍靠枕,“靠上来。”

    姜糖坐在床上,倚着靠枕躺了下。突然感觉自己像个皇太后。

    关键是这个皇太后她还有个这么帅的男宠。

    陆离把她安顿好,“你等会啊,刚去楼下买了红糖,我去熬点姜糖水。”说完往厨房走去。

    卧室的门开着,她靠在床上,微微侧头就能看见他的身影。

    不就来个大姨妈,这有什么呢,搁以前,她该干嘛还得干嘛,什么时候这么娇气过了。

    不过,真幸福啊。

    很快,陆离端着一碗姜糖水过来了。

    他在上面吹了吹,“有点烫,我帮你吹吹。”

    姜糖看着他一下一下认真地吹着气,“你还懂这个啊?”

    陆离嗯了声,“以前我妈生理期的时候,我爸就会亲自熬姜糖水,再一勺勺喂。”

    姜糖说道,“你爸爸真体贴,很细心啊。”

    陆离轻轻笑了两声,“体贴个蛋哦,毛糙地要命,他也就对我妈那样了。”

    姜糖看着他,“那你妈妈生前一定很幸福。”

    陆离答道,“查出癌症的时候,已经是晚期了。”

    姜糖伸出手来,摸了摸他的脸,“没事,你还有我呢。”

    陆离笑了笑,用小勺子舀了点姜糖水,碰了碰嘴唇,觉得温度差不多了才递到她嘴边。

    喂她喝完糖水,他拿了条薄毛毯盖在她肚子上,“你先休息一会,乖。我去把床单洗了。”

    这位大少爷居然不光会熬姜糖水,还会洗床单,刮目相看了哈。

    她问道,“你会洗?”

    陆离答道,“先把有血的地方用洗衣液搓一搓,再丢进洗衣机里不就好了?”

    听起来确实,没什么难的。

    陆离干完活,回到卧室,已经很晚了。

    姜糖冲他勾了勾手指,“过来,亲一口,你差不多就该回去了。”

    陆离走过来坐在床边,在她唇上深深吸了一口,“明天早上,我来接你。”

    姜糖笑了笑,“我又不是怀孕,用不着这么娇气,可别把你糖姐当病猫了啊。”

    你糖姐,糖姐。

    陆离又想起来,她是比他早出生两个小时。

    但就算是这样,他也依然要当她离哥。

    他捏着她的下巴,叫她,“糖妹。”

    嗯?好像哪里不对,糖妹糖妹,听起来像堂妹啊。

    他改口道,”糖小妹。”

    姜糖笑了笑,口舌之能,不跟他计较,糖姐讲究的是实战,谁能在床上降了对方,那才能真哥真姐。

    陆离站起来,对她说道,“糖,这不是娇气,是我愿意,我愿意宠着你。”

    又道,“我宠你一辈子。”

    未婚妻。等她躺上床,他在她肚子上盖上了小毛毯,嘱咐她好好休息,他才推开门出去了。

    车子停在康安路外面,他要回家,还得在康安路里头走上一段。

    光线很差,路灯大多数都是坏的。

    陆离边走边看,这里是她长大的地方,他还没仔细认真地看过。

    他没见过她小时候的样子,但他可以想象出来,那一定是个干净纯洁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她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每天都是怎样的心情?

    以她的性格,应该是蹦蹦跳跳的。

    就算是周围的环境再恶劣,她也能开心地生活。

    就像,太阳花。

    陆离走出康安路,坐进了车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