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考完试,原本紧张的心情得到释放,姜糖转过头来,冲他笑了笑,“那就先去玉米地,再去高粱地。”说完发动车子,窜了出去。

    傍晚的风凉凉的,很舒适,耳边呼呼的风声,他跟着他,也是她跟着他,绕着炎市骑了一圈。

    最后她在康安路后面那一大片厂区停了下来。

    两人下了车,姜糖把摩托车用一条大铁链子锁在一根电线杆上,又在上面盖了层烂塑料布,“这一带太乱了,怕被偷。”

    陆离往四周看了看,这个时间没什么人,旁边有个废旧的大铁门,门上有几个锈迹斑斑的大字,“五星纺织厂。”

    星字上面的曰字歪歪斜斜地挂在生字旁边,年头看起来挺久远了。

    大门对面是一条河,河里还飘着七零八落的白色垃圾,好在味道不算难闻。

    姜糖锁好车,把钥匙放进书包里,“我爸以前就在这个纺织厂上班,原本我也该来的,后来这厂倒闭了,就没人管过了。”

    陆离过来捏了捏她的小鼻子,“纺织厂女工.av。”

    姜糖笑了笑,“走,带你玩去。”

    嘿嘿嘿,刺激。

    陆离笑着跟了上来,拉着她的手,一起从大门走了进去。

    穿过一个杂草丛生的院子,里面还有个厂房门,再进去是一大片空地,边上全是废旧的机器。

    机器常年没人用,又是大件,周围有想偷去卖废铁的,都偷不走。

    整个厂房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要是在上面打滚,得半个小时才能滚完。

    至于某人为什么会想到在上面打滚,也是迷。

    姜糖跑到中间的空地上,拿起旁边的砖头块,画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跳房子。

    单一个格子就有四个平方米那么大。

    陆离使劲在上面跳了跳,“这得是巨人跳的吧。”

    姜糖把砖头块往第一格一扔,“刺激吧。”

    陆离走到她身旁,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行,开始吧。”

    又道,“说吧,赌注是什么?”

    姜糖侧过身体来看他,“这还要赌注?”

    陆离坏笑道,“你要是输了,搁这就要了你怎么样?”

    姜糖反问道,“那要是你输了呢?”

    陆离笑了笑,“我要是输了,让你在上面。”

    姜糖抬起脚来对着他的屁股踢了一下,“要点脸行吗大佬。”

    陆离往后跳了一下,踢的不疼,“我要是不要脸起来,你现在还在站在这?”

    姜糖摆摆手,“少贫,滚滚滚。”

    于是两人愉快地玩起来跳房子,第一局是姜糖赢,第二局是陆离赢。

    第三局快要开始的时候,大门口突然有脚步声传来。

    听起来是跑的,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十分急切。

    陆离拉着姜糖躲在门后面,透过门缝往外面看了看,只看见两人人影跑进了旁边的厂房办公室。

    看样子是一男一女。

    这种破旧废工厂,居然会有人来。

    姜糖往门里面站了站,“还玩吗?”

    陆离摊了摊手,“不玩了,有人来了。”

    姜糖拍了他一下,“你还怕人不成,又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陆离走过来,“不是,我怕打扰别人做见不得人的事。”

    姜糖伸出手指点了点他的脑门,“你天天脑子里都是些什么稀巴烂的玩意,思想能纯净点吗?”

    陆离勾起嘴角,“你不信?”

    姜糖摇了摇头,“不信,说不定人是来做物理卷子的呢。”说完连她自己都开始不相信了,跑这做作业,脑子秀逗了。

    她补充了句,“随便干什么,反正不可能是你说的那样,这边锁都没有被别人看见了怎么办。”

    陆离捏着她的下巴,“这叫刺激,懂不,小美人。”

    姜糖把他的手从她脸上拿了下来,“就你懂,就你懂,陆离你给我说清楚,你是怎么懂的,莫非跟人实践过?”

    说完抬脚就要踢他屁股。

    陆离捂着屁股往前跑,一边跑一边喊,“没有,绝对没有,纯属意淫。”

    姜糖在他后面追,“你还意淫呢,什么时候意淫的,女主角谁啊。”

    陆离满厂房跑,边跑边解释,“就刚刚,和你。”

    姜糖追在后面,“我在认真比赛跳房子,你却在意淫我,有没有尊重过你的对手!”

    陆离停下脚步,“嘘,小点声,别惊了隔壁的鸳鸯。”

    姜糖在他腿上踢了一脚,“行了,别以为人人都跟你似的。”

    陆离拉着她的手,“不信带你看看去。不过我有赌注要开。”

    姜糖看着他问道,“什么赌注?”

    陆离勾起唇角,逗她,“想要做和他们一样的事情。不过你放心,不在这做,这地板太硬了,我怕咯着你。还有这里隔音也不好,我怕你不好意思叫出声。”

    姜糖拧了他胳膊一下,“滚吧你。”

    陆离笑了笑,学着刚才她说过的话,“说不定人是来做物理卷子的呢。”

    两人悄悄出了厂房门,蹑手蹑脚走到旁边办公室窗户底下。

    还没把耳朵贴墙上呢,就听见了里面的动静。

    这真是,太羞涩了。

    这声音,太淫.荡了。里面的女人扯着嗓子在那叫,男人一边做一边说着粗话。

    “我操,操.死你这个骚娘们,快叫老公,叫大点声。”

    女人一边喘着气一边小声叫着,“老公,啊…啊……”

    姜糖的脸一下子变红了,跟两人窝在一起看黄色小视频似的。

    陆离看着她笑了笑,信了吧。

    他凑到她耳朵边上,“没你叫的好听,差远了。”

    姜糖踢了他一下,“我什么时候这样叫过,我可没叫过。”

    陆离笑了笑,慢慢把头移到窗台旁,往里面瞟了一眼。被一个大木柜挡住了,只能看见男人半张脸,其他的都看不见了。

    姜糖拽了拽他的衣服,小声说道,“走了。”

    说完自己也直起身来,往里面看了一眼。

    呦,巧了,里面的男人她认识。

    作者有话要说:  嗯,是谁呢?

    ☆、给她全世界最好的爱

    两人手拉手, 悄悄走出了厂房大门,到了大门口才长舒一口气。

    陆离看了看她, “你脸红什么?”

    姜糖摸了摸自己的脸, “我哪有。”

    陆离走过来在她脸上摸了一下,“不光红, 还烫。”

    她把他的手拍了下来, “行了,少调戏人。”

    说完把摩托车上的烂塑料布拿了下来, ,拿出钥匙开了锁, “刚那男的我认识。”

    陆离问道, “谁?”

    姜糖扔给他一个头盔, “肖齐,康安路上的,以前跟大熊混, 现在不知道了。”

    陆离戴上头盔,“那女的你认识吗?”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