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姜糖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就看见你半张脸,其他的什么都没看见。”

    肖齐舒了口气。

    “糖糖姐您去那边干什么,又破又脏的。”

    姜糖露出一个邪邪的微笑,“怎么,只许你和你女朋友去,不许我和我男朋友去吗。”

    肖齐尴尬地笑了笑。

    姜糖把车子上的大棍子猛地一下抽了出来,“对了,你找我干什么来了?”

    肖齐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没,没事。”

    说完他就要跑。

    没跑几步,姜糖叫住了他,“肖齐,糖糖姐知道你本性不坏,别瞎混了,有空去后面厂里找个活干才是正经事。”

    肖齐听见她的话,脚步顿了一下,很快又跑走了。

    姜糖把棍子重新放好,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搬出这里,再也不用跟这些玩意那些玩意周旋了。

    这可真好。

    肖齐那种人居然也能找到女朋友,还他妈被他给上了。

    她想起陆离。

    陆离真可怜,明明有一个那么美丽善良,身材爆好胸还大的女朋友,但他就是吃不到啊。

    啧啧,真可怜。

    摸底考试成绩很快出来了,各种班级排名,年级排名也出来了。

    高三(1)班的陆离依然是年级第一,这让小甜甜很骄傲,没事就往重点班的班主任陈老师办公室跑,一副小人得志样。

    这天早上,姜糖到教室,在班长那看各科成绩和排名。

    她从倒数最后一名看起,最后一页没看见她自己的名字,她深深舒了一口气。

    周娜娜轻轻拍了她一下,“没事,不用那么紧张。”

    姜糖冲她笑了笑,继续开始看倒数第二页,看完前半张的时候,没有她的名字,这让她高兴也不是不高兴也不是。

    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名字不要出现在这一页上。如果出现,也只能是下半页了,倒数第二张的下半页的话,在班里排名要三十名开外了。

    她一个一个名字过着,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但还是在下半页看家了自己的名字。

    班级排名第三十二,年级排名五百多。

    她把成绩单还给周娜娜,道了声谢谢就出去了。

    陆离到教室的时候,发现前面的位置是空的,离上课只有三分钟了,除非有事,否则她不会来这么晚。

    那可是抓紧一切时间都要学习的人啊。

    他打了个电话给她,对方没有接听。

    周娜娜走了过来,提醒陆离道,“刚姜糖来过了,看完成绩单又出去了。”

    陆离抬起头来,“好,谢谢。”

    周娜娜笑了笑,“没事。”

    陆离书包也没拿,站起来说道,“班长,今天我和姜糖都请假。”

    周娜娜点了点头,“嗯,明白了。”

    陆离从后门出去了。

    他没有再给姜糖打电话,他准备直接去她家里找她。

    她一向乐观,永远不服输的性格,就算跌倒了也没怕过,她很少怕什么。这回他能感觉到,她可能是真的怕了。

    她在逃避,他第一次见到她逃避。

    是的,一次考试不能够击垮她,但她把这次考试等同于能否考上大学,能否完全摆脱过去的生活,以及最重要的一点,将来能否和他在同一个城市读书,能否和他平等对话并无障碍地交流。

    陆离来到她家楼下,她的摩托车停在墙边,他抬头看了一眼,窗户是关的,他爬上楼,拿出钥匙打开。

    她不在家。

    地上有几张散落的卷子。椅子的位置也没有摆好。桌上还有半杯水。

    除了这个家,她似乎也没什么地方可去。

    陆离换了鞋,在她房间里走了一圈,“你出来了吧,别藏了。”

    “乖,出来。”

    “再不出来,把你冰箱里的东西全吃了啊。”

    “快出来。”

    房间里除了他的声音,再也没有其他。

    他拿出手机打了她电话,她没接,房间也没有手机振动。

    她不在家,并且她不接他电话。

    他很快收到她的消息,“我没事,别找我了。”

    陆离回道,“你在哪?”

    然后她就没回了,再打过去就关机了。

    算你狠!

    陆离锁好门,下楼,回了趟家。

    从车库里把他的哈雷摩托骑了出来。

    这比坐小汽车灵活方便。

    他绕着炎市骑了一圈,快中午了,她应该会去吃午饭,但也可能因为心情不好而懒得去吃午饭。

    想着她还饿着肚子,他也没什么心情吃东西。

    他想起上次她带他去过的纺织厂,说不定她会去那里。

    陆离顺着她之前走过的路线找了过去。

    废旧的纺织厂里空荡荡的,地上还有她上次画的跳房子。但就是没有她的身影。

    他从厂房出去,到上次他们看过的那条小河边。

    她不在那,只有不远处的几只鸭子在嘎嘎嘎地叫。

    他捡起地上的石子,往河里扔了出去,打了几个水漂不知道,直到石子沉到河里,他在岸边站了一会。

    最后骑着车子走远了。

    姜糖从旁边的芦苇丛后面走了出来,她抹了抹眼泪,朝前走了几步,张了张嘴想喊他的名字,但始终发不出声音。

    算了吧。

    她坐在河边,就在上次他们坐过的地方,抱着腿,把头埋进膝盖里。

    考试太难了,实在太难了,数学和理综的后面的大题,她明明都做了的,但还都是错。英文听力也难,根本听不懂。

    太难了。

    她抓起一把石子使劲扔进了河里。

    太难了,考试太难了。

    以她目前的分数,好点的大专都很难上去。

    虽说这不是高考,但高考还远吗,说逆袭,谁不想逆袭,有几个能逆袭成功的。

    原本,她与陆离的差距就大,不说考试成绩,各方面,从出身到家庭。她看起来不在意,但谁又做到一点都不介意。

    她会打架据说还砍死过人还是康安路一姐又怎么样,人陆离还是泰然路一哥呢。

    她是太阳花又怎么样,人陆离还是太阳呢。

    她长得漂亮又怎么样,人陆离长得就差劲吗,人还是校草。

    她胸大又怎么样,人陆离的那什么不也是挺大的吗,人吻技还好,还是个学霸,学什么都学的很快。

    虽然他有时候挺装逼不要脸的,但是真的很可爱啊。

    他还老对她耍流氓,臭流氓臭流氓臭流氓不要脸的臭流氓,陆离是个大傻逼,蠢瓜蛋子熊玩意!

    姜糖坐在河边想了很久,但她从没想过要和他分手什么的,真没那么作,也没那么矫情。

    她就是难受。

    明明已经很努力了,还考那么点分。

    明明已经很努力了,还是不行。

    一直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