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着。她走过去摸了一下,真好摸,毕竟值钱货。

    陆离的吧,除了他,没别人了。

    确定没人跟着之后,她上了楼,在家门口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

    这才拿出钥匙开了门。

    当然是带着微笑进门。

    陆离正在门口换鞋,刚打她电话没打通,准备出去找她。

    她双手捧着一束小野花,冲他笑。

    他原本有点气她,不声不响消失了一整天,刚才连电话都打不通,但他一看见她的样子,就只剩下心疼了。

    她笑得很甜,还捧着花。

    她进屋,换了鞋。

    借着房间里的灯光,他才看清楚。

    她的头发是乱的,衣服也被扯破了,胳膊上还有一道淤痕。

    他一把把她扯进怀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觉鼻头泛酸。

    她手一松,小野花掉在了地上,就在两人的脚边。

    他突然又将她松了开,一个人去了她的卧室,然后将门关上了。

    她听到拳头打在墙壁上的声音,一共三下。

    他的手,不疼吗?

    她弯下腰,捡起地上的小野花,旁边有个空的矿泉水瓶子,她拿了把剪刀,把瓶子拦腰剪开,接了点水。

    把小野花稍微修剪了一番,插进了瓶子里。

    餐桌上一共有三个菜,酸辣土豆丝、红烧鸡翅、糖拌西红柿。厨房炉灶上还有一锅汤。

    两张椅子,两副碗筷,摆放很整齐。

    她凑上来闻了闻,挺香,尤其是她已经饿了一天了,刚才还剧烈运动过。

    又摸了摸盘子,已经不是很温了。

    他已经等了很久了吧,等她回家吃饭。

    她坐在餐桌前喊了声,“大佬,出来吃饭了,我好饿。”

    里面没人应答。

    她站起来,把耳朵贴在门上,冲着门缝又喊了声,“出来陪我吃饭吧,大佬。”

    里面还是没人应答。

    她靠在门上,深吸一口气,“消失了一天,是我不对,请你原谅我吧,下回保证不敢了,去哪都跟你报备一下。”

    里面还是没人应答。

    姜糖在门口来回走了两圈,突然一下吼了起来,“里面的小妖精,再不出来,破门进去操.翻你了啊!”

    里面还是没人应答。

    姜糖重重地敲了两下门,“陆离,给你最后三秒钟的时间,快开门。”

    三秒钟之后,里面还是没人应答。

    姜糖最后喊道,“我喊一二三,喊完我就进去,等着被操.翻吧你就!”

    她开始喊,“一、二……”

    还等她数完,卧室门砰地一下被打开了,下一秒她就被他摁在门边墙上。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狠狠吻了住。

    她尝到嘴边有咸咸的味道,等他没那么用力了,她吻着他脸上的泪痕,一下一下。

    认识他以来,她从没见他流过眼泪。

    在她的印象中,他不会是那种会流眼泪的人,明明那么拽的一个人,明明总是对什么都不太在意。

    除了对她。

    他嘴唇滑到她耳边,对她说道,“对不起。”

    没有保护好你。

    她拿起他的手,拳头上面被他刚才砸墙壁砸地出了点血。她在他手上亲了亲,问道,“疼吗?”

    他握着她的手,放在自己心口上,“这里疼,疼地快要死了。”

    他的声音带着点哽咽。

    她把头埋在他胸前,紧紧抱着他的腰,久久不肯撒手。

    作者有话要说:  嗯,那俩人会挨揍的。

    糖糖:大佬的笑容由我来守护。

    ☆、算个账

    她缓缓抬起头来, 在他眼睛上看了看。

    他眼里的水光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满眼柔情。

    “说说吧, 怎么回事?”

    姜糖从他怀里出来, 到卧室镜子前面照了照,果然有点狼狈啊, 头发是乱的, 衣服领口的地方也被扯开线了,胳膊上一大块淤痕, 好在脸上没伤。

    陆离站在她身后,一直皱着眉等她说话。

    姜糖照完镜子, 从药盒子里拿出一小团酒精棉, 一边在他右手拳头上擦着, 一边问道,“疼吗?”

    又继续说道,“我没事, 就刚才遇到两个认错人的人。”

    陆离低头问道,“认错什么人了?”

    姜糖笑了笑, “他们把我当成肖燕那样的人了,大概是眼睛瞎了。”

    她说完把酒精棉扔进了垃圾桶里,又从衣柜拿出一件睡衣, 准备先去洗个澡。

    虽然肚子饿得难受,但身上太脏了,还是得先洗个澡。

    陆离问道,“什么人, 你在什么地方遇上的?”

    姜糖答道,“天太黑了,没看清脸,不认识,就知道一个胖一个瘦。”

    他嗯了声,并暗暗发誓要把这两个人找出来。

    她转过身来,刮了刮他的鼻子,“好啦,别那么严肃嘛,笑一个,大佬大佬笑一个。”

    虽然她撒娇的样子很可爱,但他还是没办法笑出来,脸拉地比驴子脸还长。

    她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亲了一口,“笑一个。”说完伸出手来在他咯吱窝的地方挠了几下。

    他不怕痒,但还是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她去洗手间洗澡,他去厨房帮她热汤。

    等她洗好澡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帮她盛好饭了,桌上的汤冒着热气,闻起来十分馋人。

    她来不及吹干头发就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就吃。

    陆离在旁边帮她夹了块鸡翅,“慢点,都是你的。”

    姜糖啃掉鸡翅,问道,“你不吃吗?”

    陆离帮她盛了碗汤,“我吃过了。”

    不得不说,看到她胃口大开,大口吃饭的样子,他原本郁闷的心情得到了一点好转,尤其这还是他亲手做的菜。

    她喝了口汤,看了看桌上的糖拌西红柿,“这盘都是我的吗?”

    陆离笑了笑,把盘子推到她面前,“对,都是你的。”

    姜糖拿起筷子夹了一块,一口吃掉,又问道,“这下面的汤,也都给我吗?”

    糖拌西红柿里面的汤,酸酸甜甜,她特别喜欢。

    陆离点了点头,“都给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姜糖抬头冲他笑了笑,“都怪你做的菜太好吃了。”

    拍马屁,拍马屁也没用,一会再跟她算账,一整天跑哪去了,个熊孩子!好的不学,学人离家出走,长本事了。

    陆离拿起勺子舀了口汤,放在嘴边吹了吹,递到她嘴边。

    姜糖张开嘴巴,任由他喂了进去。

    她把自己那碗饭扒了个干净,陆离把他的那碗推了过去,“都是你的。”

    姜糖把空碗放到一旁,冲他笑着,“你做的饭真好吃。”

    陆离淡淡地回了句,“马马虎虎吧,第一次做。”

    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