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边刘小静也没来,她从上午就没来,好像也没有请假,上午小甜甜过来问过。

    姜糖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以为是陆离,拿起来一看,是刘晓静。

    作者有话要说:  赵进进:都吃饱了,那走吧。

    宋腾飞:走。

    陆离:等等,我要再点一份甜品、一杯果汁,打包带走。

    赵进进携宋腾飞:无形虐狗,最为致命。

    ☆、一场阴谋

    姜糖接通电话。

    刘小静问道, “糖糖,你能出来一趟吗?”

    姜糖问道, “你在哪里?”

    刘小静突然哭了起来, 哭地还很凄惨。

    姜糖安慰她道,“怎么了, 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刘小静边哭边说, “我考试没考好,我妈打我了, 我心里难受,你能过来陪我说说话吗?”

    刘小静这次考的的确不好, 光班级名次就下滑了二十名, 比姜糖考的还不如。

    姜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还有一个小时上课,她问道,“你现在在哪?”

    刘小静答道, “康安路后面健康大道前面有一大片工厂,那个废弃的五星纺织厂里面, 你自己来就行了,我不想让别人看见我这个狼狈样。”

    居然是那个地方。她怎么会知道那个地方,她家明明不在那个方向。

    姜糖警惕了一下, “你一个人在那吗?”

    刘小静抽着鼻子,“嗯,我不想活了,我爸爸妈妈都不爱我, 他们打我。”

    姜糖听她这么说,心里升起隐隐的同情心,她自己也是这样,是个没有爸爸妈妈疼的孩子。

    “你在那等着,我大概二十分钟后到,千万别想不开啊。”

    刘小静答道,“嗯,我等你,你快点来。你别告诉别人,我怕人笑话我。”

    姜糖挂了电话,给陆离留了一个字条,说明了自己的去处。

    陆离不算别人。

    然后去班长周娜娜那说了一声,第一节课可能会迟到一小会。

    姜糖骑着摩托车,很快到了那个废弃的五星纺织厂。

    她像上次一样,把车子锁好,旁边捡了块烂塑料布盖上了。

    这一片人很少,周围都是荒草,有些长得野的,比人还高,不远处有个造纸厂,大烟囱终日冒着黑烟,空气质量也是堪忧。

    早听说这边要拆掉建新工厂,也没见人来建过。

    姜糖从敞开的大铁门走了进去,直接到上次她和陆离玩跳房子的那个厂房里面。

    厂房里并没有人,她上次在中间那块空地上画的格子还很明显,可见平时根本没人来。

    除了那天不小心在隔壁办公室撞上的野鸳鸯,肖齐和他女朋友除外。

    姜糖喊了声,“刘晓静?”

    只有空荡荡的回声,没有刘晓静的应答。

    她想了想,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这地方,荒凉地很。

    想着拿出手机打个电话给她,却突然眼前一黑,被人从后面抱住了脖子,嘴上还被塞了一团棉花。

    姜糖挣扎了几下,没有挣脱开来,手机也掉到了地上。

    但很快被一只手捡了起来。

    她还没来得及看对方是谁,头上就被罩上了一个□□袋。

    她被人隔着麻袋捆住了,很快又被抬了起来。但她依然保持着清醒的大脑,她在计算着这些人走出的路程。

    大约过了十分钟,姜糖听见重重地关门声,应该是到了目的地了。

    最后,她被放了下来,绑在一张椅子上。

    眼前的三个人,两男一女,都是她认识的。

    那晚在小巷子里打过一架的一胖一瘦两人,另一个,光闻就闻出来了,总擦劣质香水的肖燕。

    胖子的右手胳膊上还缠着纱布,是那晚姜糖拿啤酒瓶子给他划伤的。

    这三个人,是怎么勾搭上的。

    她仔细想了想,春光按摩房,她透露过这个名字。

    所以是这两男的去按摩房寻她仇,结果遇上了肖燕,就一拍即合,狼狈为奸了吧。

    而且肯定啪啪啪过。

    但现在的重点不是他们是否啪啪啪过,而是她落入这些人手里了。

    肖燕冲门外喊了声,“小齐,去附近看着点,别让人找来这了。”

    外面肖齐应了声。

    姜糖冲门外喊道,“刘晓静,你给我出来!”

    妈的暗算老娘。

    刘晓静躲在外面窗户底下,不敢出声。她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她只知道她讨厌姜糖,非常讨厌。

    肖燕走到姜糖面前,拿手抬了抬她下巴,“找我弟妹干嘛呢?”

    弟妹?

    肖齐和刘晓静!

    要是那天看清楚和肖齐在五星纺织厂的废旧办公室里打野.战的女人就是刘晓静的话,她今天就不会被骗过来了。

    刘晓静呵,总是一副柔柔弱弱,真看不出来。

    这样的人最可怕,冷不防就会被咬一口,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拖下深渊。

    说起来,肖齐还打劫过刘晓静。这戏码一般人还真琢磨不透。

    姜糖看了肖燕一眼,“绑我来干什么,我告诉你们,杀人可是犯法的。”

    旁边一胖一瘦的两个人走过来,胖子摸了摸姜糖的脸,“小美人,哪舍得杀你,怎么也得先让我们哥俩爽够了再说。”

    姜糖侧过头来,猛地一口咬到了胖子的手腕。

    胖子抓住她的头发,大声骂道,“臭娘们,一会有的你好受。”

    肖燕过来,手里拿了把水果刀,在姜糖面前比划着,“银.行.卡带了吗,密码多少?”

    姜糖没理她。

    肖燕继续说道,“听说你房子卖了三十万,快点,麻溜地交出来。”

    姜糖挣扎了一下,“没手拿,你先放开我,你绑着我,我怎么拿。”

    肖燕哈哈笑了两声,“你当我傻啊。”说完把她身上的小挎包拽了过来,里面有一把钥匙和一把短柄水果刀,什么都没有。

    瘦子走过来问道,“胖哥怎么办,她没带钱。”

    胖子答道,“没事,有她求着我们,乖乖交出银.行.卡的时候。”说完对肖燕使了个眼色。

    肖燕从包里拿出一个白色袋子,袋子里有一小团白纸包着的什么东西。

    她拿出来在姜糖面前晃了晃,“知道这什么吗,吸一口保证爽死你,比你那个有钱男朋友操地还爽。”

    姜糖撇过脸去,“你疯了啊肖燕。”

    肖燕把她的头掰过来,“我就是要毁了你,只要沾上这个东西,你就完蛋了,这辈子你都完蛋了。”

    旁边胖子催了声,“快点,哥俩等着爽呢。”

    要不是肖燕出主意说等给她吸了之后会更带劲,他们早扑上来了。

    肖燕答道,“急什么,她还能插上翅膀飞了啊。”

    姜糖出教室门的时候,给陆离留了纸条,他发现不对劲肯定会找过来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