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卧室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上了,他笑了笑答道,“我女朋友。”

    黄振洋嗯了声,“你爸知道你交女朋友吗?”

    陆离笑了笑,“当然知道,都领回家了,能不知道。”

    黄振洋向他投来老父亲般的微笑,“不错,比赵进宋腾飞强。”又道,“就是不知道谁家姑娘这么倒霉被你这个调皮捣蛋鬼给拐来了。”

    陆离没忍住,笑出了声。

    黄振洋看了看他,“你笑什么,快给我老实交代,你到底查到什么消息了,你要是不说,我就去问你爸,你爸要是也不说,我就跟他打一架。”

    陆离摆摆手,“别别别,黄叔叔,这事我爸还真不知道。”

    黄振洋突然一下站起来,摁着他的胳膊押住,“小兔崽子的,快说。”

    陆离不是挣脱不了,而是不敢太用力,怕一不小心把他未来老岳父给磕着碰着了。

    他只好说道,“您先松开,疼。”

    黄振洋放开手,重新坐在沙发上,看着他,“说。”

    陆离又往楼上看了一眼,卧室的门一直没打开过了。

    黄振洋顺着他的目光也往楼上看了看,屁都没有,“你黄叔叔跟你说话呢,来往楼上瞅什么。”

    陆离端起桌上的茶杯,双手递了过来,“黄叔叔,不瞒您说,那件事情,我是查到了一点,但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说,我需要先跟她谈谈,她要是愿意,那怎么都行,她要是不愿意,您就算打死我,我都不会透露半个字。”

    黄振洋一下子站了起来,差点把陆离手上的茶杯撞翻,他问道,“你真找到她了?”

    他们黄家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找到,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不会比陆离少,他是怎么找到呢?

    陆离点了点头,“我尊重她的意愿和选择。”

    黄振洋慢慢坐了下来,“她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他的声音带着点颤抖,陆离看到他鬓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白发。

    黄叔叔变老了。

    这突然间的煽情,让陆离也不由地感慨了一下,自己这是也要变老了吗,多愁善感。

    陆离答道,“她,挺好的。”

    黄振洋盯着陆离的眼睛,“那她知道吗?”

    陆离摇了摇头,“还不知道,我会找机会跟她谈谈。”

    黄振洋说道,“你跟她说,你一定要跟她说,当年不是故意要扔掉她……还有,这些年来,她的爸爸,每天都在等着她回家。”

    但是她的妈妈已经不记得她了,陆离只是想了一下,没说出来。

    陆离站起来,“黄叔叔,您放心。”

    黄振洋了解陆离,看起来会捣蛋,认真起来,跟个大人似的,特别稳妥。

    他跟着站了起来,“那你快点跟她谈。谈好了告诉我结果。”说完朝门口走去,突然又转过身来,“她要是愿意的话,就第一时间告诉我,她要是不愿意的话,我就偷偷找人跟踪你,总会把她找出来的。”又低声说道,“我就远远的,偷偷看着她就行。”

    说完走出了大门,没再回过头来。

    陆离看得很清楚,他走到院子后面那道门的时候,手在眼睛上抹了一下。

    总不能是沙子进了眼睛吧。

    姜糖在房间里整理了一下床单,推开门往楼下看了一眼,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样子可以看出来,那人似乎和陆离关系很好,是个关系很好很和蔼的长辈。

    觉得老盯着看不好,她就把门关上了,坐在陆离的书桌前看了会书。

    陆离推门进来的时候,她放下书,看了看时间,家教老师应该快到了。

    果然,没过两分钟,阿姨就过来叫了,说老师已经到了。

    两人到楼下迎了老师到书房,开始补习。

    姜糖觉得陆离的家教老师比学校里的老师效率高,学校里的老师实在太能叨叨了,尤其是小甜甜。

    家教老师教人很有针对性,毕竟是一对二,比教室里一对好几十的效果好多了。

    当然,一节课给的钱肯定也不一样。

    一直到下午五点钟,家教老师回去了。

    陆离收拾好书桌,对姜糖说,“你是想在楼下泳池玩一会还是想要跟我出去走走?”

    私家泳池哎,姜糖很喜欢游泳,但她没带泳衣,只好摇了摇头,“我没带泳衣,游泳就改天吧。”

    陆离笑了笑,“我早帮你准备好了,我亲自挑的款式,你肯定喜欢。”

    姜糖看了他一眼,“你知道我的尺码吗,你就准备好了。”

    陆离走过来,轻声说道,“36d。”

    姜糖抬头看着他,满脸震惊,“你怎么知道的?你上我衣柜里面偷看了?”

    陆离往她胸前看了一眼,“不用看,我摸出来的,我摸多了就摸出来了。”

    姜糖捂住胸口,“你真行。”

    陆离挑了挑眉,“怎么样,我摸地对不对?”

    姜糖把书本放进书包里,拉好拉链,“对。你们学霸真厉害,一摸就摸地那么准。”

    陆离笑了笑,“过奖了。”

    姜糖看了他一眼,“要点脸行吗,天天脑子里就剩这些歪门邪道了。”说完往书房外面走去。

    陆离跟了上来,“那哪能叫歪门邪道,那叫科学测量。”

    姜糖回过头来瞪了他一眼,他就没敢再说下去了,生怕一会会被罚跪搓衣板。

    两人到了楼下,姜糖站在门口问道,“你爸爸一般几点钟回家,我要不要留下来打个招呼?”

    陆离答道,“他要很晚了,没事,我转达一下就好了,我们家没那么多破规矩。”

    姜糖来到院子里,小花园旁边积了些落叶,她拿起旁边的小扫帚,认真扫起了落叶。

    陆离拿着一个小水壶,往里面装满了水,开始在她旁边浇花。

    画面十分和谐。

    此情此景,陆离有感而发,唱歌一首,“夫妻双双把家还,你扫地来我浇水。”

    这歌词,没什么大的问题,关键这人,他那个小调子哼的,跟个小无赖似的,特别没正行,听起来特不正经的那种。

    姜糖拿起手上的扫帚,抬手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下。

    陆离摸了摸屁股,“别打,给我打坏了还怎么满足你。”说完放下水壶就跑了。

    姜糖追了几步,“就打你屁股一下,又没打你前面。你别跑了,我不打了。”

    陆离停下脚步,转后朝她走了过来。

    刚走到她面前,屁股上结结实实地又挨了一下。

    “小狗崽子的,再给我跑!”

    陆离边跑边喊,“你就打吧,再打也能满足你。”

    姜糖挥着扫帚,两人围着小花园跑了好几圈。

    最后,姜糖先停了下来,把手里的扫帚往旁边栅栏上一放,“今天就饶了你,但这笔账,它不能就这么算了。你会被啃地骨头都不剩的我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