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显的激动,满眼期待地看着陆离。

    陆离把玩着咖啡杯,把杯子放桌上,轻声说道,“是。”

    黄振洋坐在沙发上,盯着咖啡杯子,好半天没说话,不知道什么时候,眼角有眼泪流了出来。

    陆离递过来一张纸巾。

    黄振洋接了过来,擦掉眼角上的眼泪,把纸巾丢在垃圾桶里,低头喝了一大口咖啡。

    陆离长这么大从没见这位长辈流过眼泪,就算是几年前黄家的公司出现危机,黄叔叔也都是乐呵乐呵地从容度过,从没这样失控过。

    陆离正要说话,黄振洋突然从桌子上站了起来,指着陆离的鼻子就骂,“你刚呆上面这么久干什么了!”

    这,还没认亲呢,就开始担心自己女儿被男孩子欺负了。

    天下每个父亲都会有这种担忧,他们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自家如花似玉的大白菜被猪给拱了。

    陆离吓了一跳,想起刚才在床上刚欺负完她,又是一阵心虚。

    黄振洋坐了下来,看着陆离问道,“她过得怎么样?”

    陆离拿出手机,从里面翻出姜糖的一张照片,递给他看。

    今天跟踪陆离的时候,黄振洋远远看见过姜糖的的背影,这是第一次见她的正面。

    照片中的女孩笑的很甜,抱着一本书,歪着头对拍照的人笑,眼睛弯成了一弯月牙,一对小酒窝里仿佛盛满了蜜糖。

    黄振洋看着看着,眼眶又湿了起来,他想起十七年前,在得知孩子丢了的那一刻,感觉天都塌了下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天空好像都是灰蒙蒙的。

    拿着手机的手也微微颤抖起来。

    他把手机还给陆离的时候说道,“回头,发我手机上。”

    陆离点了点头,正要说话,黄振洋的手机响了。

    他接了起来,是黄媛媛。

    黄媛媛一整天都没联系到陆离,现在正在家里哭鼻子,“爸,你找到离哥哥了吗?这生日都要过完了,我还没见着他人,我会遗憾一辈子的。”

    黄振洋看了陆离一眼,答道,“没找到,别哭了,再哭你妈又要着急了。”

    黄媛媛一边抹眼泪一边说道,“爸你说离哥哥能上哪去,赵进宋腾飞那我都找过了,都说没见着。”

    黄振洋不像黄倩莲,他对孩子没那么宠,无论黄媛媛还是黄方方,都是一视同仁,甚至对黄方方更好一点,因为黄倩莲实在太宠女儿了,他下意识地会对儿子更好一点。

    黄振洋现在并不想听黄媛媛在那哭,只好说道,“等放暑假,爸爸请几天假,陪你们去瑞士滑雪。”

    黄媛媛这才止住哭声,惨兮兮地挂了电话。

    陆离笑了笑。

    去瑞士滑雪啊,姜糖估计连本市都没出过。

    哦,不对,她被拐进大山里的那次,是出过市的,人不仅出市了,连省都出了。

    厉害。

    陆离了解姜糖的性格,她要是在这,肯定不会希望她的亲人知道她过去的生活,康安路那种地方,能有什么好的生活。

    她那么倔强,自尊心又强。

    但他们去瑞士滑雪的时候,她又在干什么呢,冬天冒着寒风,夏天顶着大太阳,在街边站着啃馅饼,连多买一杯奶茶都要算半天。冰箱里常年空荡荡的,因为要交学费要生活,连水果都很少买。

    他们还要去瑞士滑雪。

    陆离突然想哭,他心里难受,他替她难受,本该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现在过得都是些什么生活。

    也不能说是现在吧,现在她有了他。

    那她之前受的那些苦,就白受了吗。

    但这事,又不能怨黄家的人,就比如黄叔叔,你能说他对这个丢失的女儿不上心吗,不能。不然不会一找找了那么多年,大半夜的跑来跟踪人。

    黄叔叔还哭了,那确实是离没见过的。

    能怨黄姨吗,也不能。若不是因为对还是婴儿的她爱地深,黄姨又怎么会连精神都出了问题,甚至现在她所有对黄媛媛的爱,都以为是给了当年的那个女儿的。

    能怨康安路她的养父养母吗,不能,人都死了,还怨什么。

    那怨亲手扔掉她的亲奶奶吗,死了多少年了,再怨也可能把时光倒回到十七年前,还她一个阳光明媚的童年。

    所以她招谁惹谁了,老天爷要这样对她!

    黄振洋看陆离脸色不大对,跟着沉默了一会。

    许久才说道,“这些年,她是不是过得不好,收养她的那家人是不是对她不好?”

    陆离把咖啡杯子往桌上一放,杯子里的咖啡哐地一下溢了出来,他大声说道,“她过得不好,一点都不好!”

    服务员以为这边是要打架,全都往这边看了过来。

    纵是黄振洋看着陆离长大的,也从没见过他这样失态的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  糖糖会幸福的!!!!!!!

    ***

    感谢耶qup.灿咧咧咧咧的地雷,感谢各位的营养液,谢谢大家!

    ☆、共同的家

    陆离坐下来, 冷静了一下。

    黄振洋不敢再问,一想起刚才陆离手机里那张笑的很甜的照片, 心里就一阵泛酸。

    陆离缓缓开口, “她性格很好,很善良, 从不怨天尤人, 积极上进,充满阳光。”又道, “也很会揍人。”

    听到揍人两个字,黄振洋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陆离继续说道, “要不是会两下子, 早被人揍死在康安路上了。”

    黄振洋跟着重复了一遍, “康安路?”语气带着几分悲凉。

    康安路那种地方,谁不知道,平常人没事根本不愿意到那边去, 就连出租车司机都都不肯进去,只给送到路口。

    黄振洋张嘴想说什么, 被陆离打断了,他说道,“收养她的那家人姓姜。”

    黄振洋小声说道, “姜。”

    陆离继续说道,“姜糖,糖果的糖。”

    黄振洋沉默着没说话,许久, 抬起头来对陆离说道,“她养父母对她好吗,有没有打她,或者骂她?”

    陆离平静地答道,“死了三四年了。”

    黄振洋问道,“那她,怎么生活,政.府是怎么管的?”

    陆离答道,“说是给她养母乡下的亲戚家养的,但她从来就没见过什么亲戚过来。”顿了顿又道,“她自己过也好,以她的性格,肯定不会喜欢寄人篱下的生活,一个人哪怕吃馒头咸菜也比看人脸色生活地好。”

    黄振洋的心猛地沉了下去,“馒头咸菜?”

    她过得果然不好。

    陆离点了点头,“她要是知道了,肯定不会让我给您说这些,她只会摆摆手说,都过去了都过去了,明天会更好。”

    这时,陆离的电话响了起来,他已经出来很久了,黑天大半夜的,她肯定是担心他了。

    陆离接通电话,不等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