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话,直接说道,“我这就回去。”

    姜糖嗯了声问道,“没事吧?”

    陆离也嗯了声,“没事,我这就回去。你饿吗,需要我帮你带点吃的吗?”

    姜糖摸了摸肚子答道,“不用了,吃蛋糕吃撑了都。”

    陆离嗯了声,“等我,这就回。”

    挂了电话,陆离站起来对黄振洋说道,“黄叔叔,我先回去了,出来挺久了。”

    黄振洋站起来,“等我一下。”说完走出了咖啡厅,去了隔壁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

    陆离站在咖啡厅门口等他。

    黄振洋手里拎着一个大袋子,过来递给陆离,“她大概会喜欢吧。”

    陆离往里面看了一眼,全是糖,各种各样的。

    看样子是把便利店的糖果给洗劫了。

    黄振洋说道,“你就说是你买的。”

    陆离点了点头。

    两人一起走进了小区,黄振洋站在车子前,“我在楼下等你。”

    在楼下等?

    陆离原本就没打算回家。

    但他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行吧,我上去收拾一下作业。您要是饿了,那两块蛋糕,是她让我带下来的。”

    黄振洋低声问道,“那,她知道我是谁吗?”

    陆离转过身去,答道,“知道,黄媛媛她爸。”说完走进了楼道。

    姜糖已经做好了物理卷子,至于对错就不敢保证了,她站在阳台上,看见陆离上了楼,楼下车子前面那个人似乎没动,并不准备回去的样子。

    陆离开了门,姜糖光着脚跑了过去,一下抱住了他的脖子,“去那么久。”

    陆离晃了晃手里的一大袋子糖果,“都是糖,我放冰箱里了。”

    姜糖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我男人疼我。”说完,在袋子里翻出来一个小兔棒棒糖,草莓味的。

    她剥开糖纸,在嘴里含了含,“真好吃,你在哪买的?”

    陆离把剩下的糖放进冰箱里答道,“不是我买的。

    姜糖跑到阳台上,往楼下看了看,“楼下那个人吗,黄方方他爸?”

    陆离走过来,往下看了看答道,“嗯,在等我呢。”

    姜糖问了句,“等你?”

    陆离点点头,“你累了就先休息,我陪他走一趟,一会我再偷偷溜回来,反正泰然路很近的。”

    姜糖笑了笑,想想也是,被长辈知道在外面和女孩子过夜,确实不好,何况那人还是黄媛媛的爸爸。

    黄媛媛那么喜欢陆离。

    陆离回卧室套了件外套,随手抓起书桌上她刚才做的物理卷子,“第八题,第十二题,第十三题,你再做做看。其他的,等我回来再帮你看。”

    姜糖走过来,嗯了声,爬上旁边的椅子,一下把他的头塞进了自己的怀里,“你快点回来。”

    陆离抱着她的腰,好几分钟都没动。她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让人安心,却又如此让人心疼。

    陆离跟着黄振洋回到了泰然路,也没进家门,看他的车子开走了,撒腿朝明启路那边跑了过去。

    黄振洋在后视镜里看地很清楚,陆离穿过马路,飞奔而去。

    他坐在车上没动,看着旁边那盒蛋糕,轻轻叹了口气,这十七年来,他没有做到一个做父亲应该对女儿的义务,现在又有什么权利去以父亲的名义保护女儿不被外面的臭小子欺负呢。

    他眼睛不瞎,他看得出来,陆离对她是真喜欢。

    黄振洋拿起蛋糕盒子,打开,里面还放了两个小勺子,他拿起勺子,尝了一口,很好吃。

    比他过去十七年吃过的所有的东西都好吃。

    这么好的蛋糕,他只能一个人吃,黄倩莲吗,不能提,谁要跟她说当年她是丢过一个女儿的,她能把人连打带骂地给赶出去。

    这么多年,没人提过,她也只认黄媛媛一个女儿。

    黄振洋决定和黄倩莲的心理医生好好谈谈,接下来该怎么做。

    陆离一路跑回明启路,秋天的夜风吹在脸上凉飕飕的,但这丝毫不妨碍他炽热滚烫的小心脏在活蹦乱跳。

    一口气跑到家门口,他连气都没喘一下,拿出钥匙就准备开门。

    家门口啊,这是家啊,只要有她,就什么都好。

    和刚才的风风火火不同,陆离开门的时候很轻,也许她已经睡了也说不准。

    客厅的灯还亮着,是给他留的。

    他换好鞋,正要往卧室走,身后突然扑过来一只小姜糖,挂在他背上像只小考拉。

    她抱着他的脖子说道,“刚我在阳台看见你了,跑地跟个野兔子似的。”

    陆离托着她的屁股,背着她往卧室走,“我是野兔子,那你就是野母兔子,生一窝小野兔子。”

    他把她背到床边上,转过身去,把她放在床上,再转过身去,一下把她扑倒。

    这回他倒是老实了,并没有对她动手动脚,就是把头埋在她脖颈里,也没说话,就这样压了她好一会。

    姜糖估计他其实是想干什么什么,但前面实在太猛烈了,已经折腾过两回了。

    她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还有三分钟就到十二点了。

    她对他说道,“最后再跟你说声,生日快乐。”

    他对她说道,“生日快乐,以后的每一天都像今天这样开心。”

    这一夜,两人是抱在一起睡的,这个姿势竟没有任何不适,仿佛天生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第二天早上,陆离去楼下买了早点,两人坐在餐桌前吃早饭。

    像无数个普通家庭一样,面对面地吃早饭。

    和那无数个普通家庭不同的是,吃着吃着,她就吃到他腿上来了,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

    幸亏赵进不在,他可真是太幸运了,他一定是上帝的宠儿。

    吃好早饭,陆离收拾餐桌,姜糖坐在沙发上捶着腿,又酸又疼。

    他收拾好餐桌走到她面前,蹲下来一下一下帮她捶着。

    本来吧,她大腿根那里也没那么那么酸,休息一夜,恢复地也差不多了,但今天早上。

    今天早上她是被他给吻醒的。当时他说了什么,什么,早晨升起来的不是只有太阳。

    她还特别天真地问了句,“还有什么?”

    他答的是,“当然是,勤劳的小离离。”

    然后,勤劳的小离离就开始不安分了。一大早的就开始翻云覆雨,关键是下完雨还得洗澡,从昨晚开始,他们已经洗了三次澡了,身上都快搓层皮下来了。

    两人乘陆离的车子去上的学。

    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姜糖先下的车,并嘱咐陆离,要在她下车后五分钟,他才能再下车。

    跟做贼似的,还得一前一后进去。

    这几天过地都很平静,确切来说,是在校生活很平静,放了学就难说了。

    尤其是在姜糖把康安路那套房子里的东西慢慢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