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到明启路那边以后。

    大佬这人,没节制,晚自习一放学就要回去,一进屋就开始亲她吻她。

    做作业?

    不折腾一会,他是不会做作业的,不然做作业的时候老是会分神,一会过来亲她一口,一会过来摸她一下,亲着摸着就滚床上去了。

    画面一度十分淫.荡。

    姜糖从床上坐起来,穿好衣服,“您这一天天的,有点节制,行吗?”

    陆离提上裤子,从后面抱着她,“不行,前段时间憋太久了,等过段时间,我就调整好了。”

    姜糖拿开他的手,重新躺在床上,“我腰酸,帮我揉揉。”又补充道,“手放老实点,不许摸屁股。”

    陆离坐在她身上,一下一下帮她揉着腰。揉到最后,在她左右屁股上各摸了一下,这才从她身上下来。

    姜糖转过身来,冲他骂了句,“流氓。”

    虽然挺假的,但她还是想骂,流氓流氓臭流氓。

    陆离每次就笑笑,笑着笑着就又开始摸了上来,“你不是说流氓吗,那就流氓给你看看。”

    两人通常是在床上笑啊滚啊,能玩半天。

    当然,学习是最重要的,真进入状态的时候,两人常常把时间都给忘了。

    姜糖按着陆离给她做的学习计划表来学习,的确感觉比之前轻松不少,加上现在周末她已经不出去打工了,这个时间全是在陆离家蹭他的家庭老师。

    她感觉现在的人生十分充实,事业和恋爱都是一帆风顺的。

    就这样吧,这样的生活很好,她彻底走出了康安路,在阳光里,牵着他的手,每一步都是踏实的。

    作者有话要说:  小离离:起早贪黑好辛苦。

    ☆、本该姓黄

    康安路那边的房子, 没什么好搬的,一些大件的家具都已经有些年头了, 新家那边都有, 没有搬过去的价值。

    姜糖把能穿的衣服都打了个包,放进行李箱里, 书架上的书也挑了些必须的, 打包放进了纸箱里。

    其他的,她又挑了些比较喜欢的小玩意儿, 单独放了几个箱子。

    陆离帮着她一起收拾好,剩下的全交给搬家公司了。

    搬家这天, 天气很好, 阳光特别明媚, 她走在破旧的楼梯上,每一步都是一段回忆。

    从今天开始,她再也不会到康安路上来了。

    那些好的不好的过去, 都让它随风散去吧。

    她站在门口,门上面的石灰字迹隐约可辨, 是陆离写的。

    “让我照顾你。”

    如果可以,她真想,把这扇门都给它拆了搬走。

    站在门口发了一会呆, 陆离在屋里喊她,“糖,还有什么要搬的吗?”

    姜糖进了屋,往房间里看了看, “差不多了吧。”顿了顿又道,“你渴吗,我去楼下买瓶水。”

    陆离走过来,“我去吧。”

    姜糖把他摁在沙发上,“我去吧。”说完拿起衣架上的小挎包,“我最后再走一圈。”

    陆离站起来,“我陪你。”

    姜糖笑了笑,“不行,我男人这么帅,我不舍得让人看。”

    说完拉开门对他说道,“等我,二十分钟就回来了。”

    陆离笑了笑,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有事打我电话。”

    她大概是想要一个人走走,跟过去的生活默默告别一下,他就乖乖等她。

    姜糖出了门,往右拐,小卖部在康安路最右边。

    其实左边还有一家,比右边还近,但她今天就是想多走几步,把她的过去全部回忆一遍,再一股脑地全抛到脑后,一身轻松地奔向新生活。

    这条路十几年来没变过,从她出生的时候就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头顶上纵横交错的线绳,有电线也有晾衣绳,不时有水滴往下落,抬头就能看见红的内裤紫的睡衣蓝的t恤绿的短裙。这样看起来,姜糖那套房子还算好的了,起码晾衣服不用暴露在大众眼皮子底下。

    楼上不知道哪个窗口传来一阵骂声,大意是,内衣被偷了。

    姜糖继续往前走,老远就听见噼里啪啦地麻将声,前面有两家麻将馆,就算是大白天,生意也是十分红火。

    她一度很费解,有些人天天打麻将也不上班,哪来的钱赌的。最后她得出一个结论,估计是大家循环着输或赢,好保持一个平衡,好像每天都有钱赚似的。

    再往前,是姜糖平时最不愿走的地,那边有一个大院子,院子里有颗大树,树底下有几个石头凳子,吃饱了没事干的大婶们最喜欢坐在那嚼舌根子。

    姜糖今天心情好,走过的时候,还冲那边笑了笑。

    这都多少年了,她从没对那些人笑过。

    这一笑,倒是把正在说话的大婶们吓了一跳,很快她们就从她这一丝笑容里解读出来好几种意味。

    无非就是,笑地那媚样跟她死去的妈似的,就会勾引男人。

    姜糖从来也不辩解,她只要知道她是她,她妈是她妈就对了。

    何况她很快就要搬走,再也不会回来了。

    再往前走就到了小卖铺。

    小卖铺的老板是个瘸子,人不错,至少从来没欺负过她,甚至在她没钱买米的时候,还允许她赊账,从来也不催。

    姜糖拿了两瓶矿泉水,又到货价里面拿了两包麦片两盒鸡蛋,两箱牛奶。

    接完帐,姜糖只拿了两瓶水,剩下的放在收银台子上没动。

    她指了指剩下的东西,笑了笑,“钱叔叔,这些是我买给您的,感谢这些年您对我的照顾。”

    老板把东西往姜糖那推了推,“孩子,你留着吃,不是要高考了吗,补充点营养。”又道,“前天听人说,你要搬走了?”

    姜糖点了点头。

    老板说道,“搬走好,就是有空的时候,过来看看。”

    姜糖嗯了声,“那我先走了,钱叔叔再见。”说完走出了小卖部。

    老板还在后面喊,“东西,东西拿走。”

    姜糖没听见似的,加快脚步走了。

    老板站在门口,看着她消失在小巷里头,心里替她高兴,总算是离开这个地方了。

    姜糖在回去的路上,特别往路两边看了看,一直到家门口,她都没看见朱大龙。

    这很好,她并不想朱大龙给她饯别。

    姜糖回到屋子里,递了瓶水给陆离,她在房间各处走了走,最后在客厅沙发旁停了下来,指了指地板说道,“我爸是死在这的。”说完往浴室那边走了几步,指了指地板,“我妈是死在这的。”

    她以前就说过,这房子死过人,但他不知道死的竟然是她养父养母。

    姜糖坐在沙发上继续说道,“我爸杀了我妈,情夫跑了,他杀完我妈就自杀了。”顿了顿又道,“幸亏那天我回来的晚,不然,可能连我都活不成。”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