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想了想答道,“没什么印象了,反正都已经去世了,你也不必再面对她了。”

    姜糖点了点头,放下筷子说道,“我不知道他们家的态度,黄方方我是很喜欢的,黄叔叔的话,你说好那肯定就是好,黄媛媛傻逼就傻逼吧,我也不想管她,还有......黄姨,我说不上来对她是什么感觉。”

    她话一说话,眼泪就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这么多年来,她最想要的就是妈妈,一个亲妈妈,像别人家里的妈妈一样,她冷了妈妈会给她添衣服,她饿了妈妈会做可口的饭菜,她被别人欺负的时候,妈妈能替她撑腰,她需要安慰的时候,妈妈能抱着她给她力量,告诉她,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宝贝。

    陆离伸出手来,大拇指在她眼角上抚了一下,帮她把眼泪擦掉。

    他看着她的眼睛,柔声对她说道,“没事,慢慢来。”又道,“你还有我。”

    姜糖抓住他的手,放在自己唇边,“嗯。”

    说完放开他的手,拿起筷子,夹了块鸡腿给他,“多吃点。”

    陆离夹起来尝了一口,对她笑了笑,“好吃。”

    姜糖笑了笑,眼睛里始终闪着光。

    他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一阵疼。

    他疼爱爱她没错儿,但这种爱和家人至亲的爱是不一样的,有些东西,是他无法填满的。

    他知道她心里缺失的那一块,却也只能站在她身边安慰她,没有办法帮她填满。

    想到这里,他感到了深深的无力,她缺失的那些年,她对她养父养母每一次的失望,都是他所无法安抚的。

    似乎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她冲他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放心,我没事,你糖可是很厉害的哦。”

    这份伤感的气氛,终于在她的笑容里慢慢消散了出去。他笑了笑,“来,吃饭,吃饱了好有力气拯救地球。”

    两人吃好饭,一路散着步回家。

    晚风吹在脸上,有点凉。他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

    手牵着手,走过一个又一个路灯,橘黄色的灯光洒在他身上,柔柔和和的。

    姜糖笑了笑,她还有他,她多幸运,她还有他。

    黄振洋从床头柜子里拿出一本相册来,他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把一张一家四口人的合影拿了出来,背面还粘着一张照片。

    姜糖的百天照。

    照片中的小婴儿肉嘟嘟的,下巴上还滴着口水,头发短短的,像个毛头小子,眼睛睁地圆溜溜地看着镜头。

    黄振洋记得很清楚,她看的是镜头外面的一块手指饼干。

    他在拿着饼干逗他的女儿。

    卧室的门没关,黄倩莲端着一碗宵夜走了进来。

    换做以往,黄振洋肯定把照片藏起来了,但这回他非但没藏,还拿过来给她看了。

    现在他们丢失的女儿找到了,她迟早都是要面对那个孩子的,这需要她回忆起关于那个孩子的从前的种种,包括得知孩子被丢弃的时候,那痛彻心扉的绝望。

    那种锥心之痛,即使过了那么多年,黄振洋一想起来,还是心疼地要命,他有时候甚至羡慕自己的妻子,没有记忆,就没有痛苦。

    现在,他需要她想起她,那孩子也需要。

    黄倩莲接过照片,看着画面上可爱的小女孩,满眼都是温柔的笑意。

    她轻声笑了笑,“媛媛小时候就那么可爱,长大了就更可爱了。”

    黄振洋正要说话,就被黄倩莲打断了,“振洋,上面的日期不对,打印错了,这个日期,我们媛媛还没出生呢。”

    黄振洋握住妻子的手,看着她的眼睛,“倩莲,她也是我们的孩子,她是媛媛的姐姐。”

    黄倩莲不是听不明白他这句话,但她潜意识里就在拒绝,这是她的自我保护方式。

    她的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呆滞,眼神也变得空旷起来。黄振洋知道,她的情绪很快会出现问题。

    黄振洋赶紧继续说道,“那孩子,我已经找到了。”

    黄倩莲突然尖叫起来。她捂住耳朵,蹲在地上,拒绝任何人的接近。

    黄振洋叹了口气,走到她面前,蹲下来,一下一下拍着她的背,“倩莲,外头起风了,不知道媛媛的被子盖好了吗?”

    黄倩莲这才停止尖叫,神情慢慢变得柔和起来。

    她起身说道,“振洋,我去看看媛媛,她老喜欢踢被子,要是着凉了可就不好了。”

    说完便走出门去了,仿佛刚才的失态不曾发生过一般。

    黄振洋把照片小心收好,拿出手机,找出陆离发给他的那张照片。

    阳光下,她笑的很甜,五官轮廓还是小时候的样子。

    吃完晚饭回到家的时候,姜糖已经恢复了,又变成了那个元气满满的少女。

    元气少女现在正在书桌前做卷子,少年靠在书架前看书,不时偷偷瞄她几眼。

    她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完全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无法自拔。

    一直到晚上九点多钟,她伸了伸懒腰。

    “陆离,你今天也不回家吗?”

    陆离拿着她刚做好的卷子看了起来,头也没抬,“不回家。”又道,“我一个成年人,我爸还能不放心吗。”

    他放下卷子,“你肚子饿吗?”

    姜糖摇摇头,“不饿,但今天想喝点酒。”

    陆离走过来,把她额前的碎发缕在她耳朵后面,“我陪你,等我。”说完拿起钱包下了楼。

    姜糖拿起那件大红色吊带睡衣走进了洗手间。

    等她洗好澡,他也就回来了。

    刚把啤酒和烤串放在桌上,就看到她从浴室走了出来,一股子水蒸气,混合着沐浴露的香味,说不出来的魅惑。

    微湿的黑发垂在胸前,红色的唇,黑色的眸,大红色吊带睡衣包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说不出来的妖野。

    他想起被她身上的吊带支配的恐惧,看了看桌上的啤酒,“能一会喝完酒再穿这件吗?”

    他是真怕,怕一个定力不稳。

    这不是万一,这是肯定的。

    他咽了咽口水,洗好手,把桌上的烤串放盘子里,打开两罐啤酒。

    姜糖走过来,“没事,我就穿这件。”

    陆离抬头看她,看来她今天心情确实波动很大,需要倾诉和发泄。

    他们很少一起喝酒,偶尔一次就挺好,怡情。

    他总共就买了两瓶,不存在饮酒过度对身体不好的问题。

    两人面对面坐着,也没拿杯子,直接对着酒瓶喝。

    一口串一口酒,一声情哥哥一声情妹妹。

    酒喝完了,人还没醉。

    加上满嘴孜然味,一点都不浪漫。

    姜糖坐在陆离腿上,捏了捏他的脸,“你,去刷牙洗澡,爷...嗝...爷先去做会英语卷子。”

    陆离笑了笑,她这是醉了还是没醉呢。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