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了笑,“是是是,每每让人欲罢不能。”

    两人说说笑笑,很快到了餐厅门口,刚好七点,很准时。

    黄振洋老远看见陆离带着一个女孩儿过来了。

    他站起来,朝他们挥了挥手。陆离拉着姜糖的手,朝这边走了过来。

    黄振洋看着姜糖从门口进来,绕过一个大花瓶,从屏风前走了过来。

    她和照片中一样,怎么看怎么喜欢。

    她长得像黄倩莲,比黄媛媛还像。

    等陆离带着姜糖走近了,黄振洋才回过神来,“陆离,姜,糖。你们来了。”

    陆离叫了声黄叔叔,姜糖没说话,不知道该叫什么。

    黄振洋大概是看出了姜糖的不自在,微笑着说道,“你就,跟着陆离叫就行。”

    黄振洋已经点好了菜,他来之前问过陆离,点的都是她喜欢的。

    黄振洋夹了块鱼块,给姜糖。

    又夹了一块,给陆离。

    给陆离的那块纯碎是附带的,好让她能没有心理压力地吃他夹的菜。

    黄振洋把筷子放在桌子上,没敢一直盯着她看。

    也是不想给她太大的心理压力。

    姜糖看着碗里的鱼块,冲黄振洋笑了笑,说了声谢谢。

    陆离站起来,“我去下洗手间。”他走之前,在桌子下面捏了捏她的手心。

    看她点头,他才出去。

    他当然不是去洗手间,出了餐厅就在商场椅子上坐着。

    二十分钟之后,他会回去。

    餐桌上只剩下父女二人。

    黄振洋抬头看她,“多吃点,你太瘦了。”

    姜糖点了点头,“您也多吃点。”

    黄振洋又帮她夹了几道菜,“多吃点。”

    没过两分钟,又重复了一遍,“多吃点,太瘦。”

    姜糖吃了两口,放下筷子,看着他说道,“我这些年挺好的,身体也很健康。”

    黄振洋从陆离嘴里知道,她生活在康安路,什么都得靠自己,过得并不好。

    她却说她过地很好,这让他很难受。

    黄振洋声音有些哽咽,他说道,“孩子,这些年,爸…..我一直在找你,我知道,可能一时之间,你无法接受我们这个家庭,但是我想说,孩子,爸爸很想你。”

    姜糖想起她的养父,那个终日混迹牌桌,从来不管她是不是饿了是不是冷了的所谓的爸爸。

    在她过去的生活中,不曾享受过爸爸妈妈的疼爱,她知道别人家的爸爸妈妈疼起孩子来是什么样子。

    但纵使黄振洋再惦记她,童年里缺失的那份爱却再也不可能回来了。十八岁的她,已经不再喜欢八岁时商店橱窗里看到的那个洋娃娃了。

    想想真遗憾,黄振洋是个好爸爸,但也只能是黄媛媛和黄方方的好爸爸了。

    她的那份,被老天爷开了个玩笑,给她藏起来了,十七年后才拿出来给她。

    姜糖倒了杯茶给黄振洋。

    黄振洋接过杯子,赶紧喝了一口给她看,连声说道,“很好喝。”

    姜糖笑了笑。

    她笑起来很好看,比黄媛媛和黄方方笑起来都好看,黄振洋想着。

    “你要是一时接受不了,没有关系,我们可以慢慢等,等你愿意回来了,家里的大门随时为你打开。你小时候的衣服和玩具,都在家里。”

    姜糖抿了口茶,说了声,“谢谢。”

    这时,陆离从外面回来了。

    姜糖一看到他,心里就莫名放松,好像什么都无所谓了,有他就够了。

    陆离坐了下来,看了看桌上的菜,“给我留那么多,黄叔叔疼我,我未婚妻也疼我。”

    姜糖伸手在他腿上捏了一下,“就吃吧你。”

    黄振洋从一盘鸡肉里面,挑出来一块鸡腿夹给了姜糖,“我们糖糖吃剩的,才轮的上你。”

    陆离笑了笑,“是是是,好好好。”

    姜糖跟着笑了笑,她看了看黄振洋,这个爸爸似乎很不错,虽然她一时间没有办法开口叫他爸爸。

    陆离来了之后,饭桌上的气氛明显好了很多。

    吃完饭,黄振洋坚持要送姜糖回家。

    他还想多看看她。

    三个人,陆离走在中间,姜糖靠路边,黄振洋在最外头。

    其间有好几次,陆离想牵姜糖的手,都被她给甩掉了。

    终于在他第三次死皮赖脸地又要牵上来的时候,黄振洋咳了两声,“陆离,来来,想牵手来牵你黄叔叔的。”说完把自己的手递了过来。

    陆离把手藏在身后,“您手太粗糙了,手感不好。”

    黄振洋抬手在他屁股上就是一巴掌,“你要敢对糖糖耍流氓,别怪我打死你。”

    陆离心说,早耍过了好吗,但他没敢说出来。

    都说父亲护女儿,一点都不假。

    到姜糖家楼下,黄振洋对她说道,“有事,给我打电话,不管什么事,都可以给我打电话,没事,也可以给我打电话。”

    姜糖笑了笑,嗯了声。

    黄振洋转头又对陆离说道,“陆离,你小子要敢欺负我们糖糖,别怪我不客气。”

    陆离答道,“不敢。”

    黄振洋嗯了声,“那你上去写会作业就赶紧回家吧。”

    陆离心说,我还回什么家,这里就是我家。

    黄振洋最后对姜糖说道,“你有空的时候,我能来看看你吗?”

    姜糖点了点头,“嗯。”

    黄振洋走后,姜糖和陆离上了楼。

    她突然想起来,忘了问黄叔叔,她的生日是几号。上回和陆离一起过生日,还是随便捡的一个日子,算是强行与他同年同日生。

    姜糖打开客厅的灯,回头问了陆离一声,“我生日到底几号?”

    陆离走过来,环住她的腰,“我们同一天生日,真是同一天,我之前就问过黄叔叔了。”

    姜糖抬头看他,一对大眼睛亮晶晶地闪着光,“那我们还真是天生一对。”

    陆离点了点头,“同年同月同日生。”说完,在她唇上亲了一口。

    姜糖又问道,“那,我是几点,比你大还是比你小?”

    说起这个,陆离早已经决定早产三个小时个,他由原来的上午十点,变成了七点。

    反正她也不知道。

    他笑了笑答道,“你八点,我七点,我比你大一个小时,所以通常是我在上面。”

    姜糖冲他笑了笑,“那,离哥,以后还得仰仗您罩着了。”

    陆离抱着她的腰,“好的,糖糖妹。”说完再次吻了过来。

    她推了推他,“先去洗澡,一身臭汗味。”

    他抱着她的手紧了紧,把她揉进自己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像是在哄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婴儿,他说,“你要是不想回去,就别回了,就算是认了父母,不想住进那个家也没有关系,我家房子多,你想住哪套住哪套,想怎么住怎么住。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