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姜糖抱着他的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花式炫富?”

    陆离笑了笑,在她头上亲了一口。

    姜糖抱着他,许久没说话,最后才说道,“我只要有你就够了。”

    英语演讲比赛如约而至,毫无悬念,姜糖在校内赛的时候就被刷掉了,陆离和周娜娜还不错,以全校第一和第四的名次代表学校参加市里的比赛。

    姜糖很开心,这是她第一次站在那么多人的舞台上参加比赛,而且还不是倒数。

    稿子很好,毕竟陆离帮她修了好几遍,就是她发音不行,带着股浓浓的中式乡村英语味儿。

    她从台上下来的时候,远远看见黄振洋在阶梯教室门口朝她竖了个大拇指。

    作者有话要说:  姜糖:以前没事的时候经常会想一个问题。

    陆离:什么问题?

    姜糖:要是每个中国人一人给我一块钱,那我肯定就发财了,不信你没想过。

    陆离:没有,不需要。

    姜糖:滚。

    ☆、母女

    姜糖朝门口走去, 对黄振洋笑了笑,“黄叔叔。”

    黄振洋点了点头, 把手里的一瓶水递了过来, 姜糖接了过来,说了声谢谢。

    她拧瓶盖的时候发现, 盖子已经被拧开过。

    她微微怔了一下, 除了陆离,这还是第二个帮她拧瓶盖的人。

    姜糖喝了口水, “我带您在学校走走吧。”

    黄振洋看了看阶梯教室里面,“耽误你比赛吗?”

    姜糖笑了笑, “不耽误, 我本来就是过来当炮灰的。”说完引着黄振洋往学校小花园那边走去。

    黄振洋边走边说道, “我刚才听见了,你演讲地很好。”

    姜糖答道,“刚您是没听见陆离的演讲, 那才叫好呢,前排几个老师全都给他鼓掌了。”

    黄振洋笑了笑, “陆离个熊孩子,打小就这样,卖弄呢。”

    两人在花园走廊里坐了一会。

    黄振洋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你要是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我。”又道,“虽然陆离什么都会帮你,但也请你给我一个机会。”

    姜糖沉默了一下, 笑着说道,“我现在挺好的。”

    黄振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里面是一张银.行.卡,密码是你生日。”

    姜糖推了推,“不用了,真的,我钱够花。”

    黄振洋捏着信封,“孩子,过去,爸……我没有尽到一个当父亲的责任,不论是什么原因,没有尽到就是没有尽到,但以后,媛媛和方方有的,你也都有,不光是物质。”

    姜糖低头看着脚尖,说道,“谢谢。”

    黄振洋把信封塞进她手里,“收下。”

    这时,姜糖身后传来高跟鞋走在地上的声音,有点急促,姜糖转过身来,看见了黄姨。

    确切来说,应该是她的妈妈。

    这是她知道她是她妈妈之后的第一次见面。

    黄倩莲走过来,语气带着点震惊,“黄振炎。”还有点儿愤怒,“你不是说今天到公司开会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看到姜糖手里的银.行.卡,质问道,“她是你什么人?”

    黄振洋脸色不太好,他更在意姜糖的想法。

    姜糖站到边上,叫了声,“黄姨。”

    她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不悲不喜。

    黄振炎走过来,对黄倩莲说道,“冷静点。”

    黄倩莲看了看姜糖,又看了看黄振洋,“你怎么会认识她,为什么要给她银.行.卡?”前两次的见面,黄倩莲对姜糖的印象并不好。

    对一个欺负她宝贝女儿,抢了她宝贝女婿的女人,能有什么好印象呢。

    黄倩莲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气息明显不稳,她指了指姜糖问道,“她是不是你跟别的女人生的孩子?”

    不然为什么要给她银.行.卡,就连他看她的眼神都是慈爱的。

    黄振洋挡在姜糖面前,“你别瞎说。”说完转过身去,对着姜糖,满脸愧疚和心疼。

    姜糖看着黄倩莲,心里很难受,但又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总之就是很难受,好久都没有这么难受过的难受。

    她的亲妈,不认得她,甚至都不记得她。

    而这一切,竟因为她妈太爱她。

    不然不会受到这么大的刺激。

    黄振洋走到黄倩莲身边,拍了拍她的后背,帮她顺了下气。

    而后十分冷静地说道,“倩莲,她是我们的女儿,你看看清楚了,她是我们丢了十七年的女儿,是我们的亲生女儿。”

    黄倩莲听了这话,突然变得焦躁起来,“振洋,你说什么呢,我们的女儿不是媛媛吗,我们只有媛媛一个女儿。”

    黄振洋原本以为她会失控尖叫,他看了看姜糖。

    姜糖站在原地没动,连眼神都没有动一下。她突然走过来,叫了她一声,“妈。”

    面对清醒并对她十分关爱的黄振洋,她都没能叫一声爸爸,但对并不清醒的黄倩莲,她反而叫地出口。

    也许是因为,她太渴望母爱,也许因为她是不清醒的,所以她才愿意这样叫她。

    黄振洋听到她的声音,微微一怔,眼睛变得湿润起来,但他控制地很好,没有让眼泪留下来。

    他带着十二万分地渴望看着黄倩莲,期望会有奇迹发生。

    或许这声妈,可以把她唤醒呢。

    黄倩莲听后,眼神出现一瞬间的僵滞,旋即尖叫着捂着耳朵蹲了下来。

    她潜意识里不愿意把记忆带回到十七年前,那是她所无法承受的痛苦。

    黄振炎蹲下来,抱住了她,在她后背上一下一下拍着,“倩莲,别怕,女儿刚被阿姨抱出去晒太阳了,没丢,已经快回来了。”

    黄倩莲抬头看着他的丈夫,“真的?”

    黄振洋哽咽着点了点头。

    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把她扶了起来,“一会媛媛该放学了,你先去教学楼下等她吧,不然她看不见你该急了。”

    黄倩莲擦了擦眼泪,“对,对,对,女儿看不见我该急了。”说完朝高一教学楼那边走了过去。

    黄振洋并没有跟上去,他妻子的毛病他很清楚,只要不提及当年丢了女儿那件事,她精神就不会有问题。

    后面还有保姆跟着,不会有事。

    姜糖看着眼前的一切,从黄倩莲失控到离开,她一直都是冷静地看着,眼神里不是没有波澜,只是被她表面的冷静掩盖掉了。

    黄振洋到姜糖面前,“我跟心理医生谈过了,她,你妈妈的这种情况,可能在一个触发点的作用下,明天就能恢复了,也可能需要长一点的时间。”

    刚才她叫了她妈,他便也用的你妈妈这个称呼。

    但黄振洋的话只说了一半,后面一半是,但也可能永远都恢复不了了。

    他没说下去,不忍心。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