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冲了出去。

    在这个冲力作用下,黄方方差点没坐稳。

    姜糖说道,“手,手拽着我衣服,没事。”

    于是黄方方小心地拽着她外套下摆,一边说道,“开慢点。”

    姜糖把速度稍微放慢了一点。

    黄方方慢慢也适应了摩托车的这个节奏,这坐汽车一点都不一样。

    汽车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舒适而慵懒。

    摩托车则是完全敞开,它可以清楚地感受到速度和风,自由而潇洒。

    这就像人,两个不同环境下成长的人。

    姜糖问道,“你跟那女孩还说话吗?”

    黄方方答道,“没有了。”

    听他这么说,她也就没多问,横竖他也不是个小孩子了,自己的感情问题自己会处理好。

    过儿一会,姜糖想了想又问道,“那几个人又找你麻烦了吗?”

    黄方方答道,“没,就那天那次。”

    姜糖嗯了声,“真要出事,就赶紧打我电话。”

    黄方方嗯了声,没再说话。

    过了好一会,黄方方突然叫了声,“姐姐。”

    两人都知道,这声姐姐,和之前他叫她的姐不同,这声姐姐是带着血缘关系的。黄振洋肯定已经和他谈过了。

    姜糖应了声,“乖。”

    黄方方拽着她衣服下摆的手紧了紧,“姐,你真好。”

    车子开进泰然路,在黄方方家门口停了下来。

    两人从车上下来,姜糖看了看他家大门,门里房子亮着灯,有人在等黄方方放学,她笑了笑,“那行,你进去吧,我回去了。”

    黄方方小声问道,“姐,你要不进去喝杯水再走吧。”

    姜糖把黄方方戴的头盔收进后备箱,“不了,我作业还没做完,要回家写作业了。”

    黄方方又叫了声姐,但也没再多说什么,他们家里的情况他是知道的。

    姜糖把头盔戴了好,跳上车子正要走。

    这时,一辆小汽车开了过来,停在了门口。

    黄媛媛从里面探出头来,“哥,你在干嘛,这人是谁啊?”

    黄方方看了她一眼,“你别管了,先进去。”

    黄媛媛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大半夜的一个不明身份的女的在她家门口,她能不管吗,作为一个整个地球都得围着她转的小公举,她是肯定要管的。

    黄媛媛从车子上下来,与此同时,姜糖也把头盔摘了下来。

    黄媛媛看见是她,大声问道,“怎么是你,你在这干什么呀。”

    姜糖看了她一眼,“怎么就不能在这了,这条路你家的啊。”

    黄媛媛说道,“这是我家门口。”

    姜糖笑了笑,“我知道。”

    黄方方拉了拉黄媛媛,“你先进去,妈在等你呢,一会晚了看不见你,她又该急了。”

    黄媛媛瞪了姜糖一眼,“这是我家门口,不让你过。”想了想又道,“你肯定是要去找我离哥哥。”

    姜糖坐在车上,单腿撑地,挠有兴致地看着她,突然很想逗逗这位小公举,“对,你说的很对,你离哥哥正在家里等着我。”

    黄媛媛气地,你你你你了半天,才说道,“你在这等着,我去叫我妈。”说完跑进了别墅大门。

    姜糖现在并不想和黄倩莲碰面。

    她对黄方方说了声,“我先走了。”

    黄方方嗯了声,“你别跟我妹一般见识,她脑子有病。”

    姜糖笑了笑,两人击了个掌,达成了共识。

    陆离跟姜糖打了个电话,说是在跟赵进宋腾飞吃宵夜,然后再回家拿点换洗衣服。

    姜糖对着电话说道,“要不,你今天就在你自己家睡吧,天天往我这来,自己家都不肯睡了。”

    那哪能行,陆离说道,“乖,在家等我,要是累了,你就先睡吧。”又道,“你肚子饿吗,我帮你打包点宵夜带回去吧。”

    姜糖笑了笑,“不用了,晚饭吃撑了,现在什么都不想吃。行了,我先回去了。”

    挂了电话,陆离跟赵进宋腾飞一起回了家。

    客厅没人,陆离到二楼卧室,拿了几件衣服,下了楼就要跑。

    “陆离,做贼呢,跑那么溜。”

    陆离抬起头来,看见他爸站在二楼栏杆前,手里还拿着一份报纸。

    他笑了笑,“我来拿件衣服,一会去宋腾飞家睡。”

    陆远修说道,“不去赵进家了?”

    陆离嘿嘿一笑,“赵进和宋腾飞家轮着来,今天这家,明天那家。”他边说边往门口走去,眼看着就要溜出去了。

    陆远修在后面喊了声,“陆离,周末叫糖糖来家里吃饭,上回见她又瘦了,喜欢吃什么叫阿姨提前准备着。”

    陆离回过头来,“谢谢爸。”

    陆远修摆摆手,“赶紧去吧,小兔崽子的,别欺负人啊。”他心里很明白他要去的是哪里。

    陆离笑了笑,大步走出门去。

    陆远修站在二楼叹了口气。前两天黄振洋来找他谈过,所以姜糖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

    那孩子怪可怜的,真不知道这些年她是怎么过来的。

    不过还好,孩子看起来很健康,性格也好,跟他们家也算有缘分,兜兜转转地居然又回来了。

    陆离到姜糖家的时候,家里的灯还亮着,他打开门,把书包放在沙发上,走进了卧室。

    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竟丝毫没有觉察到有人进了家。

    陆离想起有一回,他去她康安路上的那个家,刚一进门,差点没被她摁地上一顿打。

    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她在这个家有安全感,所以睡地安稳。

    陆离走过来,坐在她旁边看了一会,她呼吸均匀,眼角似乎还含着笑。

    他微微低下头来,想在她脸上亲一口,但又怕吵醒她,生生忍住了想要亲她的冲动。

    这也是相当辛苦有自制力了。

    他抬起她的腿,把她抱到了床上,又拿了条毯子盖在她身上。

    她居然也没醒,可见是白天做卷子做地很累了。

    陆离终于还是没忍住,微微弯下腰,在她脸上轻轻亲了一口,这才转身走进洗手间洗澡去。

    作者有话要说:  赵进进:这局我赢,不接受任何反驳。

    ***

    赵进太可怜了,被虐了一整本书,这一章的章节名就给赵进进了。

    ☆、游乐场

    时间过得很快, 在小甜甜的叨叨声中,在每一次的上课下课铃声中, 姜糖桌上的卷子又摞起了一层。

    她周末会去陆离家吃饭, 有时候黄振洋和黄方方也会去。

    期中考试,姜糖考了班级第十八名, 比上次的摸底考试进步了十四名, 陆离不用说,依然坐稳一中头把交椅。

    加上他在刚过去的英语演讲比赛中取得了相当好的名次, 他和他的未婚妻决定好好庆祝一番。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