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第一回做,现查的资料。”

    怎么样,厉害吧。

    姜糖由衷地给他竖了个大拇指,“我男人,就是厉害。”

    陆离坏笑着看她,“对,你男人什么都厉害,哪哪都厉害。”

    姜糖笑了笑,“您能谦虚点。”

    陆离吃了口酒酿圆子答道,“不能。”

    姜糖把椅子拉到他身旁,双手捧着他的脸,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好一会,“你真好。”

    陆离眨了眨眼睛,“所以呢?”

    不如开个小车车?

    姜糖在他脸上轻轻拍了两下,站了起来,“所以你洗碗。”说完朝卧室走去,今天的作业她还没做完呢。

    到了周末,陆离准备了水果和点心,今天他们要去黄家吃饭。

    黄方方早早在院子里等他们了,一看见姜糖就往这边跑,他停下来,喊了声,“姐。”

    姜糖看了看他,“乖。”

    陆离往前走了两步,轻轻咳了两声。

    黄方方往陆离那走了走,嘿嘿笑了两声,“离哥哥。”

    陆离又咳了两声。

    姜糖回过头来看他,“你嗓子疼?”

    陆离看着黄方方,“叫姐夫。”

    姜糖膝盖在他腿上顶了一下,“低调点行吗。”

    陆离笑了笑,“不行。”

    姜糖对黄方方说道,“你别听他瞎说。”

    黄方方笑着对陆离喊了声,“姐夫晚上好!”声音十分洪亮,带着明显刻意的成分。

    陆离得意地朝姜糖看了一眼。

    姜糖笑了笑,两个幼稚鬼。

    黄方方一边把他们往屋里带,一边说道,“姐夫一会帮我讲几道数学题吧,二次函数好难。”

    陆离点了点头,三个人一起进了屋。

    黄振洋首先迎了过来,满脸都是笑,连眼睛里都是,他说道,“糖糖,来了。”

    姜糖点了点头。

    一直被忽略掉的陆离又咳了声,黄振洋这才算注意到他,便对他说道,“阿姨已经快烧好了,等下就开饭。”

    在客厅看电视的黄媛媛和黄倩莲也走了过来。

    黄媛媛拉着一张脸,不情不愿地叫了人。她有点不太明白,为什么爸爸和哥哥就那么喜欢姜糖,看见她跟看见什么似的。

    黄倩莲叫人泡了茶过来。

    陆离很快被黄方方叫去讲题了,姜糖则被黄振洋叫去了二楼,说是有东西给她看。

    黄家别墅二楼有一个房间,黄振洋从不带外人进来,就连黄媛媛和黄方方,没有他的允许也不能进。

    这间房是整栋房子采光最好的一间。从外面看,门和锁都已经有了些年头。

    这些年来,别墅装修过两次,从内到外,包括外面的院子都翻新过,唯独这间房,一直就没动过。

    维持了十七年前的样子。

    每次走进这间屋子,就好像时间都停留在了那个时候。

    她咯咯大笑的样子,她嘤嘤大哭的样子,她最应该有的婴儿时代,全被完好地保存在了这间屋子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秋挽水、24196342、耶qup.的地.雷,感谢各位的营养液,谢谢订看文。么么啾!

    ☆、他是她的家

    黄振洋推开门, 姜糖跟着走了进去。

    他打开灯,房内装饰虽然是十七年前的那个年代, 现在看起来一点都不违和, 整个墙纸是淡粉色的,其中一面墙挂满了水晶小星星, 墙边有一张大床, 旁边是一张小小的婴儿床。

    婴儿床上悬挂着一个大象造型的吊铃,姜糖走过来, 伸出手摸了一下铃铛,叮叮当当的声音传了过来。

    她回过头来, 冲黄振洋笑了笑。

    床头有一个大大的玩具箱, 里面装满了玩具, 从小汽车到洋娃娃各种各样的。

    她小时候,在康安路生活的时候,最渴望的就是拥有几个漂亮的洋娃娃, 这样她可以给她们换衣服,喂她们吃饭, 带她们参加所谓的舞会。

    窗边上有一个粉色小衣柜,黄振洋走过来,拉开柜门, 里面挂了一排衣服,各种粉嫩的小裙子、和尚服。

    黄振洋拿起其中一件橙色的棉质连衣裙,裙摆绣满了白色的小雏菊花,小小的一件, 十分可爱。

    他拿在手上摸了摸,“你小时候最喜欢穿这件小裙子,穿脏了都不肯让人换,谁要给脱,就哭给谁看,脾气可倔了。”

    姜糖拿起小裙子问道,“那最后是怎么脱下来的?”

    黄振洋笑着答道,“这得感谢陆离。”

    姜糖满脸诧异,“他那时候不是也很小吗,应该不会说话。”

    黄振洋继续说道,“这件衣服是陆离妈妈送的,你和陆离一人一件,这还是情侣的,你爱惜地很,不肯脱,陆离妈妈就把陆离抱过来,让你看着他脱,非得看他脱了,你才肯脱掉。”

    姜糖笑了笑,“这不是裙子吗,陆离也穿裙子?”

    黄振洋看姜糖高兴,他也高兴,笑着答道,“陆离小时候长得挺像女孩子,他妈妈就喜欢给他穿裙子,还给留过头发,梳过辫子,连扎头发的花跟你的都是同款。。”

    难以想象,陆离穿上裙子,再扎上两个小辫子得是什么样,肯定很好玩儿,姜糖忍不住笑出声来。

    大佬的黑历史,可算给逮到了。

    回头该好好羞辱他一番才好。

    衣柜里挂小裙子的旁边,挂着一条棉纱小毯子。黄振洋说道,“这个小毯子,你小时候喜欢在我肚子上爬着玩,你妈妈怕掉下来,就用这个毯子铺着,柔软又卫生。”

    姜糖偷偷看了一眼黄振洋的肚子,难以想象自己小时候在上面爬来爬去的画面。

    再旁边是整整齐齐叠着的几件毛衣帽子围巾。

    姜糖摸了摸,又看了看,“毛衣很漂亮,上面还勾了花。”

    黄振洋嗯了声,“你妈妈织的。”

    姜糖四处看了看,地上铺了防滑毯子,每个桌角床角柜子角,都贴上了软泡沫,防止小小的她撞到。

    她站在窗前,面朝整个房间,微微闭上眼睛,她没有那时候的记忆,她可以想象出来。

    一个穿着橙色小裙子的漂亮小女婴,在爸爸的肚子上爬着玩,一不小心掉到了床上,胖手胖脚地摔了个跟头,滚了圈儿坐床上笑,妈妈看到了,大概会吓一跳,还会责怪爸爸,怎么会让孩子摔下来。

    有微风吹了进来,婴儿床上的吊铃发出一阵悦耳的声音,叮叮当当,敲地她心里好似有什么东西堵着,鼻头也开始泛酸,眼角的泪水无声滑落。

    黄振洋走过来,帮她擦掉眼角的泪水,轻轻拍着她的背,“孩子,没事了。”

    姜糖伸出手来,抱住了黄振洋的胳膊,头埋在他肩膀前,终于大声哭了出来。

    这是自她知道她的身世以来,第一次不设防地放声大哭。

    黄振洋一下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