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拍着她的背,对她说道,“糖糖,对不起。这十七年来,没能在你身边,在你需要的时候,没能在你身边。”

    姜糖在他衣服上蹭了蹭眼泪水,又抹了抹鼻涕,叫了声,“爸,爸爸。”

    黄振洋听见她这样叫他,眼泪也是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孩子,乖孩子,爸爸的乖女儿。”

    他的声音有点发抖,带着哽咽,继续说道,“虽然你妈妈现在是这样情况,但爸爸希望你记住,你永远都是爸爸妈妈最爱的女儿。”顿了顿又道,“你妈妈她真的很爱很爱你,不然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黄振洋说完,拿出钥匙,打开旁边抽屉,拿出一个日记本。这个抽屉的钥匙,只有他一个人有,黄倩莲都没有,他怕黄倩莲看见日记本里的记录日期对不上黄媛媛的出生日期,会崩溃。

    这本日记的封面已经发黄,看起来有年头了。

    黄振洋说道,“这是你妈妈为你写的日记,从你出生那天,到……”他没勇气再说下去,那种锥心之痛,一辈子都不会减轻一点点。

    姜糖打开日记,“孩子出生了,是个女儿,六斤四两,五十厘米长,我和振洋给她起名叫媛媛,希望她将来能成为一个美好的人。”

    “媛媛终于睁开了眼睛,很大很有神,像妈妈。鼻子和嘴巴像爸爸,长大了一定是个大美人。”

    “媛媛身体不舒服,一直咳嗽,我很害怕,和振洋一起带着去了医院,是肺炎,要挂七天水,我可怜的孩子,护士打针的时候,一直在哭,眉毛都哭红了,我多希望得了肺炎的是我。”

    “没事媛媛,奶奶不喜欢你没关系,爸爸妈妈可是很爱很爱你的,在这个世界上,你是妈妈最爱的人,其次才是你爸。”

    “今天陆家那小子跟着他妈妈过来,拉着我们媛媛的手不肯放,还在她脸上啃了好几口,都是口水。”

    ……

    姜糖翻着翻着,眼泪水不自觉地滴在了这本日记上。

    她回想起与黄倩莲相遇的每一次。

    每一次都是那么不愉快。

    而日记本里的妈妈又是那么柔和慈爱。

    黄振洋帮她擦了擦眼泪,“你妈妈她肯定能想起来的,她那么爱你。”

    可是现在,她爱的是黄媛媛啊,是楼下的黄媛媛。姜糖合上日记本,有点绝望地想着。

    这时,黄媛媛从楼下上来了,她看见这间房,房门虚掩,于是推开门走了进来。

    这间房,连她自己都没进来过几次,她爸不让她进来,她就跟着她妈偷偷进来过几次,她一直认为这间房是她小时候住过的,黄倩莲一直都是这样对她说的。

    黄媛媛尤其喜欢那张婴儿床上面的吊铃,但爸爸不让人动这房里的东西,不然她就摘掉挂她现在的卧室里了。

    她还很奇怪,明明是她小时候玩过的吊铃,长大了怎么就不给玩了。

    黄媛媛一进门就看见姜糖捧着本什么本子在看。

    这个房间,怎么会有外人进来。她下意识地看了看旁边她的爸爸。

    黄振洋问道,“你妈妈呢?”

    黄媛媛答道,“在厨房。”

    黄振洋嗯了声,“把门关上。”

    黄媛媛转身关好门,几步走到姜糖身边,从她手里一把抢过日记本,大声质问道,“你怎么在?”又转头看向黄振洋道,“爸,她怎么在这?这是什么,我怎么没见过。”说着抖了抖手里的日记本。

    黄振洋异常沉静地说道,“打开第一页看看。”

    黄媛媛打开日记本,看了看,说道,“这是我妈写给我的,”她又看了看姜糖,“刚您怎么给她看。”

    黄振洋说道,“你看看上面的日期。”

    黄媛媛低头看了一眼,而后抬起头来说道,“这我妈记错了吧,记早了一年多,那时候我还没出生呢。”

    黄振洋从黄媛媛手里把日记本拿了过来,继续沉静地答道,“那不是你,是你的姐姐,你还有个姐姐,这就是你的姐姐,亲姐姐。”他看了看姜糖继续说道,“这间房也是你姐姐的。”

    姜糖一直没说话,她在观察黄媛媛的反应,如她所料,黄媛媛并不肯接受这个事实。

    黄媛媛摇了摇头,“这不可能,我妈不是说过,这房间是我小时候住的。”

    黄振洋看着黄媛媛,“媛媛,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你妈妈的精神状态,你能不知道吗。”

    黄媛媛大声喊了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突然多出来这么一个姐姐!”

    黄振洋说道,“你小点声,别被你妈妈听见上来了。”说完继续解释道,“你和方方之前,是有个姐姐,一岁大的时候,被你奶奶扔了,就是,糖糖。”

    黄媛媛不可置信地看着姜糖,“这不可能,要真这样,我妈能不知道吗,我妈说了这间房是我的,没说过我还有什么姐姐。”

    黄振洋虽然怕伤了黄媛媛的心,不想说,但她有些事情是她必须知道的,不然就是对姜糖的不公平。

    他张了张嘴说道,“你妈妈把你……”

    他想说的是,你妈妈把你当成你姐姐了。

    但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姜糖打断了,“黄媛媛,你今年十六了吧,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么跟你说吧,这间房子是我的,我是你的姐姐,不管你愿不愿意,事实就是这样,容不得你不愿意,还有陆离,那是我未婚夫,是你姐夫,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了吧。”

    黄媛媛捂住耳朵,叫了声,“我不愿意,这间房是我的,都是我的!”

    姜糖走过来,伸出手把她的手从她耳朵上拿了下来,说道,“黄媛媛,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吗,你从小有爸爸妈妈的疼爱,我没有,你从小不愁吃穿一堆人围着你转,我没有,你从小跟陆离一块长大,我也没有。”她顿了顿又道,“这间房,我后来就没住过,现在再让我住,我还能住吗,躺在这张婴儿床玩着洋娃娃吗,不会了,有些东西,丢了就是丢了,没有办法弥补。”

    黄振洋听到这里,鼻头一阵泛酸,他对这个女儿的爱从来没有变过,这么多年的牵挂也不是假的,但他有确确实实地缺席了她的成长。

    黄媛媛抹了抹眼泪,大声喊道,“那你还回来干什么!”

    “媛媛!”黄振洋大声呵斥她,抬起的手终究没有落下。他从来没打过孩子。

    姜糖轻轻按住黄振洋的手,对黄媛媛说道,“我来找陆离。”说完看了看黄振洋,“还有,爸爸。”

    黄媛媛突然冷笑一声,“我妈不会认你的,她都不记得你了。”

    黄振洋把黄媛媛拉到一边,严厉呵斥她道,“在你妈妈恢复记忆之前,不许任何人在她面前提起这件事!”

    黄媛媛知道她妈妈受到某种刺激会精神失常,但只要没人踩那个点,妈妈就不会尖叫痛苦。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