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抬起头来,抹了抹眼泪,看着黄振洋,“爸,你爱我还是爱她!”说完指了指姜糖。

    姜糖往这边看了过来,黄媛媛真的是被宠坏了,不然为什么要这样为难自己的爸爸。

    其实就算黄振洋说他更爱黄媛媛一点,那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是看在身边长大的女儿,她不怨。

    黄振洋正要说话,门外有人敲门。

    也真是时候,姜糖走过去开了门,门口站着黄倩莲。

    黄倩莲在楼下听见黄媛媛的哭喊声才上来的,她猛一看见姜糖,也是一怔。

    但又很快走了进去,拉着黄媛媛问长问短。

    黄媛媛一头扑进黄倩莲的怀里,一连叫了好几声妈。她爸爸的爱被别人分去了,但她的妈妈不会,妈妈是世界上最爱她的人。

    黄倩莲一下一下轻轻拍着黄媛媛的背,安抚着她。

    姜糖站在门口,又看了一眼这间房,这里终究已经不再属于她了。

    她转过身,出去的时候碰上了陆离。

    他往里面看了一眼,就全明白了。

    陆离拉起姜糖的手,轻轻在她耳边说道,“没事。”

    姜糖抬起头来,冲陆离笑了笑说道,“嗯,没事。”

    等黄媛媛哭够了,黄倩莲开始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看了门口的姜糖一眼,正要说话,却被黄振洋打断了,他说道,“能有什么事,没事儿。”

    黄媛媛在他爸面前不敢造次,就点了点头,“没事。”

    她也并不想妈妈因为知道姜糖的身份而再次失控,陷入巨大的痛苦之中。

    往私心里想,妈妈永远都想不起来那个姐姐,不也挺好吗,妈妈只爱她一个人,多好啊。

    于是黄媛媛擦干净眼泪,笑着说道,“没事,刚跟糖糖姐姐聊天聊太激动了。”

    黄倩莲回过头来看了看姜糖。

    姜糖笑了笑,没说话。

    这时黄方方从楼下走了过来,说道,“菜都要凉了。”

    一屋子人这才从这极不自然的气氛里回过神来。

    黄振洋说道,“都下去吃饭吧。”

    陆离拉起姜糖的手,轻轻对她说道,“我们去吃饭,吃好饭回去念英文诗歌给你听。”

    姜糖嗯了声,拉着陆离的那只手紧了紧。

    下楼梯的时候,陆离走在她前面,风带起他衬衫下摆,微微扬起,她紧紧跟着他的步伐,那种十分熟悉的,踏踏实实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她微微扬起嘴角笑了笑,只要他在她身边牵着她的手,她就是有家的,有他的地方就是家。

    ☆、定亲

    陆远修发了个请柬给黄振洋, 说是约他出来吃饭。

    黄振洋拿到请柬的时候,差点以为是陆离要结婚了, 不然, 为啥要发请柬呢,明明是一个电话就给解决的事。

    这都多少年了, 两家人从来没见外过, 约吃饭,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有时间就坐在环境好的餐厅慢慢吃,没时间在外面小吃店也能吃地很愉快。

    他打开请柬, 里面没写因为什么事吃饭, 就是写吃饭。

    黄振洋准时到了陆远修约的会所。

    刚一进门就吓了一大跳, 沙发旁边包装精美的礼品盒摞起来比人还高了。

    黄振洋站在旁边看了看,“老陆,你这是要干什么, 贿赂我,哎, 这怎么都是大红色的包装,你要结婚啊?”

    陆远修从椅子上站起来,伸出一根食指来轻轻晃了晃, “不是,我不结婚。”

    黄振洋盯着他看了看,又问道,“那你这是什么意思?”

    陆远修笑了笑, “我儿子要结婚了。”

    黄振洋差点没跌倒,“陆离才多大,刚成年没几天吧,怎么就要结婚了,这又不是古代。”

    陆远修引着黄振洋坐在椅子上,两人面对面,中间有张小桌子,桌上泡着茶。他拿起杯子抿了一口说道,“你尝尝,这茶不错。”

    陆远修侧过脸去,“我不尝,你别卖官司,就告诉我什么意思吧,搞这么大排场什么意思啊,洋气的你,还发请柬。”

    陆远修放下茶杯,摇头晃脑地吟了首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还没等他背完,黄振洋就打断了他的话,“行了行了,少他妈装逼了,你就直接说,什么意思这是,这是要求娶我们家糖糖吗?”

    陆远修缓缓点了点头,“正是。”

    正在这时,陆离带着姜糖进来了,两人一进门就看见了沙发旁边摞起来比人还高的一水大红色包装的礼品盒。

    陆离叫了声,“爸,黄叔叔。”

    姜糖叫了声,“爸,陆叔叔。”

    两人跑到礼品盒旁边围观了一下,陆离问道,“两位这是要成亲?”

    黄振洋瞅了陆离一眼,“熊孩子,没大没小。”

    姜糖乐地咯咯笑。

    陆远修咳了一声,说道,“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陆离和姜糖一脸懵逼地互相看了一眼,这是要干什么,搞这么隆重。

    黄振洋坐着没说话,他往陆远修那边看了一眼,简直瞎搞。

    两个孩子现在还小,明年就该高考了,这就要摁着送洞房,亏陆远修想得出来。

    陆离问道,“爸,开始什么?”

    陆远修让四个人坐好,看了看墙上的时间才说道,“吉日吉时已到,我陆家欲求娶黄家长女为妻,请成全。”

    陆离和姜糖相互看了一眼,旋即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太好玩了这。

    黄振洋一点都笑不出来,他才刚认没几天的女儿,这就要被人给拐去了。

    鸿门宴,这绝对是鸿门宴。

    陆远修继续补充道,“这门亲事,是孩儿们小时就定下的,阁下可是要反悔?”

    黄振洋十分无语的看着陆远修在那演,他问道,“能说人话吗?”

    姜糖在旁边笑地上气不接下去,她看了看陆离,却发现陆离已经不笑了,脸上的表情似乎还有点儿严肃,这是被他爸给传染了?

    陆离从桌上拿起一杯茶,双手递到黄振洋面前,一字一顿地说道,“求岳父成全。”

    这岳父都叫上了,还成全个屁。

    黄振洋接过陆离手上的茶杯,一仰头喝掉了,“从进门就没喝上一口茶,渴。”

    陆远修笑了笑,“喝了这杯亲女婿敬的茶,这个亲就算是定成了,回头我们陆家会宴请四方好友,大办三天三夜,不醉不归。”

    黄振洋把茶杯往桌上一搁,“你们这是强买。”谁说喝了茶就成了,这怎么级就成了。

    他说完看了看姜糖,这个女儿虽说不是他养大的,但也是疼地不行,生怕她受一丁点儿的委屈。

    因为不是他养大的,他就没有权利说是,或者否。看在陆离这孩子确实不错的份上,黄振洋把决定权交给了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