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糖。

    姜糖看了看陆离,她端坐在桌子前,拿起上面的一杯茶,双手递到陆远修面前。

    陆远修看了看黄振洋一眼,对姜糖笑了笑,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这才算是完完全全的礼成。

    至少在形式上,是订婚了。

    陆离从椅子上站起来,对陆远修喊了声爸,又对黄振洋喊了声爸,接着说道,“我要带我未婚妻买戒指去了。”

    姜糖从椅子上下来,冲两位爸笑了笑。

    两位爸异口同声地说道,“去吧。”

    只不过,女方爸爸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不舍,男方爸爸的声音则带着难以掩饰的愉悦。

    这就是所谓好白菜被猪拱了,和自家猪拱了别人家白菜的区别。

    两位爸爸看着孩子们出去,把桌上的茶换成了酒。

    必是有不少的话要说。

    陆离一路拉着姜糖的手,坐车去了本市最大的一家珠宝行。

    原本在他的计划里,等他们定亲的时候,提前过来定制一对独一无二的戒指,但没想到他爸突然搞来这么一出。

    这可真是太好了,哈哈哈哈,从此他就算是真正地有媳妇的人了。

    戒指什么的,并不想等定制,一刻都等不及了好吗。

    买限量版的就行,横竖大佬不缺钱。

    姜糖站在柜台前看了好一会都没选好,这都太贵了,比外面商场里的贵地没影了都。

    陆离挑了个带大钻石的,服务员给姜糖试戴了一下,差点没晃瞎她的眼,这钻石是好看,但价格更好看,后面好几个零呢。

    她手很白,骨节均匀,戴起来特别好看,服务员在那边可劲地夸。

    姜糖把目光放在旁边一对款式简约的,那上面没钻,没这款这么贵,但也还是比外面卖的贵。

    她戴在手上,晃了晃手指,“这个不错,简单点,平时也能戴。刚那款好看是好看,就是做事不方便。”

    陆离试戴了一下这款的男款,自然也是非常好看。

    他让服务员把这对还有刚才那款钻石的全开了单子。

    姜糖小声对他说,“买了这款,就不买那个了吧。”太贵了,肉疼,霍霍地疼。

    陆离笑了笑,“刚你说好看。只要你喜欢的,就都带走。”

    姜糖现在只想时光倒流,她要改口供,钻石款的难看,太他妈难看了。

    陆离付好钱,两人戴上新买的对戒,手拉着手回家了。

    算起来今天应该也是一个重要的日子了,毕竟事双方家长会晤,是具有实际效力的定亲。

    这当然得好好庆祝一番。

    两人认真地讨论着该去哪里吃饭,想了半天都觉得不妥,好像全天下的餐厅就没有能配上这个特殊的日子的。

    最后,他们去逛了超市,买了点食材,准备回家自己烧着吃。

    今天的菜单是牛排,再弄点配菜,开瓶红酒。

    主厨自然是陆离,他特地跟家里阿姨学过,知道怎样把牛排煎地更鲜嫩更可口。

    他喜欢看她吃他做的菜的样子,看着她一口一口吃掉,就特别满足。

    今天的牛排不错,姜糖吃了一大块,两人还都喝了点红酒。

    吃完饭,姜糖把桌上的盘子碗收拾好,放进水池里,再放点洗洁精,剩下的就都交给陆离了。

    用陆离的话来说就是,女孩子手嫩,要少碰洗洁精。

    等他洗好碗,姜糖也就已经准备妥当了。

    她穿了身运动服,头发也用一根发带高高竖起,又从鞋柜里拿出两双新的运动鞋。

    一双三十六码的,一双四十四码的情侣运动鞋。

    陆离洗好手,看见卧室床上她给他准备的运动服,跟她身上的也是情侣的。

    姜糖冲他笑了笑,“去换衣服吧大佬,带你去跑步。”

    陆离嗯了声,把床上的衣服换上。

    他还从来没和她一起跑过步,这是第一回。

    到楼下的时候,姜糖拿起旁边一个砖头块,在地上画了一根笔直的线。

    画完把砖头扔到一旁,对他说道,“我喊一二三,开始跑,看谁先跑到你家门口。”

    陆离笑了笑,站在线旁边说道,“好。”

    姜糖跟他并肩站着说道,“不许故意让我。”

    陆离看着她,笑着说道,“那输了不许哭鼻子。”

    姜糖晃了晃手上的戒指,“你糖姐现在可是大人了,都定过亲了,怎么可能会哭鼻子。”

    陆离弯下腰来,摆出一个助跑的姿势,朝她说道,“输的人今晚不许穿衣服,一件都不许留。”

    还没等她说话,他就先喊了一二三,喊完就冲了出去。

    姜糖骂了声,“耍无赖的贱玩意,你死定了我跟你讲。”

    她边骂边跑,还是慢了他一小段距离。

    姜糖很能跑,陆离也是,两人跟玩命似的,追求的都是速度与激情。

    最后,是陆离先跑到终点。

    结果这天晚上,光着没穿衣服的不仅是输了的姜糖。

    他与她赤果相拥,只着一双对戒。

    作者有话要说:  8月30日晚上八点,也就是明天完结,完结的同时,开新文。

    都在明天,谢谢大家!

    ☆、终章

    高考这天, 天气很好。

    姜糖起的早,捏着准考证坐在床边发了好一会的呆。

    虽然经过这大半年的努力, 本科线有希望拼上一拼, 但她跟陆离的差距,她很清楚。

    昨晚陆离没睡这, 这样两人都能得到良好的休息。

    这时, 姜糖的电话响了起来,是陆离打过来的。

    她接了电话, 对他说,“早啊。”

    陆离嗯了声, “早。”又道, “下午考完试, 我在考场门口等你。”

    姜糖嗯了声。

    陆离继续说道,“别紧张,平时怎么考, 待会就怎么考。准考证带好,铅笔我帮你削了两支, 都在你笔袋里,橡皮给你准备了你喜欢的小兔子造型的。”

    姜糖嗯了声,“那晚上见。”

    挂了电话, 她自己弄了点儿早饭,吃好饭,黄振洋正好过来,开车带她去考场。

    本来黄方方也要来的, 但今天周四,没法来,他还得上课。

    至于黄媛媛和黄倩莲,最好还是不要来了。

    平常姜糖一周去黄家吃一次饭,每次还都是和陆离一块。

    黄媛媛对她不热情,这是肯定的,但碍于她的身份,她也不敢造什么次,但凡惹地姜糖不开心,不用姜糖说话,陆离黄方方黄振洋会变着法儿不动声色地怼她。

    有时候赵进宋腾飞也爱去蹭饭,这就更好玩了,大家都乐于帮黄振洋治治他家这位小公举的坏脾气。

    一次两次三次之后,黄媛媛就学乖了,一心粘着她妈。

    黄倩莲对姜糖的态度比以前好很多,两人独处的时候也是能说上几句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