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的,但姜糖心里很清楚,在黄倩莲眼里,她只是陆离的未婚妻,仅此而已。

    陆离和姜糖定亲之后,黄媛媛就再也没在她妈面前因为陆离哭过。

    人都正式定亲了,马上要成为她姐夫了,她要是再闹,那就不是公主病那么简单了,那她得被人指着鼻子骂。

    黄媛媛小公举很在乎别人对她的看法,她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漂亮最完美的小公举,所以绝不能落人口实。

    日子久了,她对陆离的感情也就慢慢淡了下去。

    路上车子不少,大多数都是送考的,路两边好多警察叔叔,随时能为考生提供帮助。

    姜糖从车上下来,对黄振洋说道,“爸,我进去了,晚上跟陆离一块走,您不用来接了。”

    黄振洋点了点头,“放松点考,没事。”又道,“那爸爸先回去了,你别紧张。考什么样就什么样,没事,爸爸养你。”

    姜糖笑了笑,转身走进了考场。

    黄振洋并没有立刻离开,他像其他考生的父母一样,在门口看了好久才走。

    在门口站着的时候,黄振洋还看见了陆离。

    陆离今天一个人来的,他都怀疑他爸是不是把今天要高考给忘了,早上一块吃早餐的时候,关于考试的事,啥都没说,一字未提。

    也可能是怕他紧张才没有特别提起来。

    一整天考下来,姜糖竟然感觉还不错,能做出来都做了,不能做出来的也都懵好了,至少能保证卷面没有空白。

    出了考场大门,她看见陆离站在一棵树下面等她。

    周围全是人,考生和家长,已经快把考场门给堵了。

    但那么多人,那么嘈杂的世界,她还是一眼就看见他了,那个眉眼很好看的,穿白衬衫的少年,一如初见的时候。

    姜糖跑过去,一个起跳,抱住了他的脖子,在他唇上狠狠亲了一口。

    周围很多家长往这边看了过来,投来这样那样的目光,早恋呢这是。

    等她从他脖子上下来站好,他轻轻拉起她的手,“走,想吃什么?”

    姜糖看着他问道,“你考的怎么样?”又道,“咱可别学那些为了能和女朋友上同一所大学,故意最后的大题没做而考地很差的傻逼。”

    陆离摸了摸他的头发,“知道,我又不傻,我将来是要养家的人,当然是牟足了劲,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考。”

    养家,养她,养他们的孩子。

    两人吃了点营养又健康的晚饭,散着步回了家。

    她的那个小家。

    姜糖拿钥匙开了门,进门开灯换鞋。

    她拖鞋都还没穿上就被陆离抱了起来。

    他抱着她的腰原地转了好几圈,又狠狠亲了她一顿,这才算松开她。

    姜糖摸了摸被他亲的有点麻麻的嘴,幸亏考试不用动嘴,不然话都要说不清楚了,还怎么考。

    这要不是还有科目要考,他一准那她摁床上了。

    最后一门一考完,陆离拉着姜糖的手,车子也没坐,两人在人行道上狂奔,跑到家里的时候,都是大汗淋漓。

    进门脱了鞋,澡也没洗,就洗了个手,然后直接奔去了卧室。

    高考终于结束了,人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场考试终于结束了。

    姜糖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一直以来她心头紧紧绷着的一根弦终于可以松一松了。

    两人并肩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姜糖侧过脸来,看着陆离说道,“终于解脱了。”

    陆离点了点头说道,“放松点,以后会更好。”

    姜糖翻了身,趴在床上,看着他说道,“等成绩出来了,一块选学校,只要是一个城市的就行。”顿了顿又道,“不一个城市也行,现在交通工具那么发达。”

    陆离捏了捏她的脸说道,“等上了大学,等我二十二岁了,跟我去趟民政局。”

    姜糖侧过身,往他那边挪了挪,轻轻靠在他怀里,说道,“好。”说完伸出手来,看了看无名指上的戒指,放在唇边亲了一口。

    陆离一个起身将她压在身下,两人滚做一团。

    高考过后,泰然路上的孩子们跟疯了一样,天天出去浪。

    以赵进和宋腾飞最为突出,不是出去旅个游,就是一块去公园打个球,陆离也去,通常会带上姜糖,打球之余还能虐上一波单身狗。

    姜糖坐在球场边上的长椅上,安安静静地看着他们打球嬉闹。

    下午放学的时候,黄方方也会过来,他大多数时间都是陪姜糖坐在椅子上看着陆离他们打球。

    姜糖侧过脸来看了看黄方方,有个弟弟真好,爸爸也很好,那个妹妹,就先不提了吧。

    黄倩莲一直也没有想起来过她,但姜糖觉得这样也不错,就这样不近不远地相处着,挺好。

    至少她知道,她的妈妈曾经很爱很爱她。

    这就够了。

    陆离投了个十分风骚的三分球,黄方方看着球场说道,“我姐夫真帅。”

    姜糖笑了笑,冲那边吹了声口哨,陆离回过头来,对他未婚妻比了个爱心,又来了个飞吻,然后带着球转了个圈,又来了个花式飞吻。

    赵进宋腾飞卒。

    等他们打完球,黄方方跟着被虐的半死不活还没死透的赵进宋腾飞一起回了泰然路那边。

    陆离跑到姜糖身边,接过她递来的水,喝了大半瓶。

    夕阳的余晖洒在两人身上,呈现出温暖的橙黄色调,所谓岁月静好,也不过如此了。

    后来姜糖和陆离回了一趟康安路,那边还和以前一样。

    几十年都没什么变化了,也不差这几个月。

    姜糖侧过脸来问陆离,“那套房子,你卖出去了吗?”

    陆离笑着答道,“卖出去了。”

    她继续问道,“卖了多少钱,可别亏本了。”

    他笑了笑答道,“三十八万。”

    姜糖跟着笑了起来,“陆总牛逼,一转手就赚了八万块。”

    陆离把她揽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攒钱娶你。”

    她抱着他的腰,在他好看的唇上亲了一口说道,“把等你。”

    那套房子卖出去了也好,从此就再也没关系了,跟她没关系,跟陆离也没关系。

    以前的种种,都他妈滚蛋去吧。

    他们手牵手,从康安路一直走到泰然路,一共花了五十分钟的时间。

    这五十分钟的时间里,他陪着她,一步一步,跟过去道了个别。

    走过一处小花园的时候,姜糖侧过脸来看着陆离,问道,“陆离,你还记得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

    陆离笑了笑答道,“记得。”

    他顿了顿又道,“选a。”

    姜糖的记忆一下子回到了十个月之前,去年的八月,酒吧后门,他看她写物理卷子。

    她这才注意到,他们竟然只认识了

章节目录

年级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张小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小素并收藏年级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