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光顾着操你的奶子了,小骚穴吃了那么久的假东西也该腻了,换大鸡巴给你吃吧。”

    解开皮扣,将大幅度搅动的假鸡巴缓缓扯了出来,看着黑的的硅胶巨根,从湿漉漉的红粉嫩肉里一点点挤出,薄霆就咽了咽口水。

    “啵!”的一声,那假鸡巴终于脱离了女人温热的肉穴,堵了好长时间的灼液争先恐后就往穴口处涌。

    薄霆勾唇将花璃翻了个身,从后面将性器抵了进去,来不及淌出的精水又被他给撞到了阴道最深处,龟头顶上子宫时,花璃的哭声又响了起来。

    “呜呜~不可以,不可以插了,肚子好难受,啊~”

    啪啪啪!

    他重重的几个巴掌扇在嫩白的娇臀上,将花璃的屁股抬高了些,方便鸡巴次次顶入到最深,一边享受着紧致穴肉的包裹,一边喘息着。

    “那么大的假鸡巴塞了这么久,居然还没把你这浪逼弄松,干!还夹的这么紧,唔~真舒服,全部都是水,又热又湿,肏的真爽!”

    第14章 【扮演·极度强奸·变态的学长】怎么操都可以 hhh (end)

    花璃被抬着屁股从后边狂操猛插,前面两只小手刚刚撑起来想要爬离,就被薄霆撞的手腕发软,重重趴在了地上,散碎的呜咽着。

    “求求你,别插了~”

    那有节奏的高频率操动,撞的她腿心肿了大片,一股一股泛着味儿的白沫在两人相连接的地方撞出,隐约还有空气进入的声音。

    “这浪逼可真会叫,听见没,被操松了呢,继续往前面趴啊!”

    擦了擦溅到腹上的淫水,薄霆缓了些速度,每撞花璃一下,手掌就狠狠地拍她的屁股一次,打的花璃尖叫着吸住性器就不停爬动。

    “骚货,真像条小母狗,趴的这么快,还吸着我的鸡巴不松。”

    花璃手脚发软,爬动的幅度不大,只堪堪将那红紫的粗大鸡巴扯到穴口处,薄霆就从后面撞了上来,瞬间那湿漉漉的巨根,就淹没在红肿的花穴口里了。

    如此来回了十几次,花璃被折腾的实在没了力气,只能趴在地上,任由他猛操,被顶的晃动不停。

    窄小的肉穴被大鸡巴磨的前所未有湿热,爽的薄霆越操越上瘾,到后来直接提着花璃的两条腿站了起来,让她下半身依旧趴在地上,掰开两条无力的秀腿,在空中狂顶。

    这样高难度的姿势,更利于性器闯入子宫深处,才顶了没几下,花璃就绞紧了小腹,痛苦不堪的呜咽着咬住唇,紧致的穴肉更是淫水横溢。

    “贱屄,就喜欢被这么操是吧,小性奴~操穿你的逼算了,干!”

    在性事方面,薄霆和他儒雅俊逸的外表不同,根本就是狂妄恣意粗鄙到极点,特别是在肏花璃的时候,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每一下真是恨不得将身下的女人,操死罢了。

    松了花璃的小腿,他改用手去掐住她的柳腰,分出一只手来,拨开两人相连的地方看了看,只见那红紫狰狞的大鸡巴一下又一下的抽插在充血湿腻的阴唇中,撑的小口张大到极致。

    “真可怜,下面的屄口都快被我肏裂开了,要不要换一个洞操操?”

    “不要不要!”察觉他的手指正往菊穴上摸,花璃吓的忙尖叫了几声,可惜她现在没有半分抵抗力,下一秒从未被人开垦过的后庭,被男人的手指侵入了。

    “日,真他妈紧,比前面的骚逼吸的还厉害。”

    薄霆将整个食指都塞了进去,精致如花朵般的小屁眼却箍的他手指血脉不通,试探着插了几下,渐渐润滑了起来。

    “你前面的逼都操松了,全是骚水,后面这个洞倒是紧,等会我就用大鸡巴一点点塞进去,将这里撑大肏裂开,灌你一屁股的精液。”

    “求,求求你!不要,不可以~你怎么操都行,不要插后面,呜呜~求求你,我害怕!”

    花璃是真害怕了,这一番极度强奸,已经从生理到心理将她击溃了,她这回事甚至觉得只要不被插后面,就算当薄霆的性奴,也是可以的。

    “我愿意做你的性奴,让你天天强奸,只求求你不要插那里~唔!”

    “是吗?”薄霆笑了,挺了挺在滑嫩穴肉中被渐渐裹紧的大鸡巴,插在屁眼里的手指却更加深入,听着花璃不住哀求,就冷冷问道:“是不是不操这里,你就从今往后,天天乖乖的吃我的鸡巴,喝我的精液?”

    食指恶劣的扣在她的肠壁上,疼的花璃不敢有半分迟疑,娇颤着声:“是,是,每天都吃……”

    “很好,记住你自己的话。”

    薄霆拔出了手指,掐着花璃的腰又是一番猛操,直到射了精,才将她的嫩逼从肉棒上退了开,将半晕的她扔在了地上。

    “我的小性奴,哈哈~”

    并未射进子宫的滚烫精水,在阴道了缓缓往外淌着,花璃微弱的喘息着,躺在地间失神的望着头顶欧式吊顶的繁复花纹,大脑一片空白……

    作者菌ps:这个情节完结了哈,下一个是变态小叔子觊觎漂亮嫂子已久的黄暴故事~

    第15章 【扮演·欲望强奸·可怕的男人】下面都硬了

    中午接到丈夫的发来的微信,花璃就有些心不在焉,知道小叔子晚上要过来,就大不开心,可是不高兴归不高兴,还是换了身裙子,拿着钱包出去买菜了。

    说到小叔子薄霆,花璃就有些发憷,人高马大的青年暴戾狂妄的很,二十好几还在混社会,第一次见面,她就被他吓的不轻,总觉得他整个人看起来很可怕,特别是眼神,阴森的似能吃人。

    好在结婚一年来,这位小叔子很少来他们家里做客,今天也不知道是吹什么风,把这尊瘟神给刮来了。

    到底是丈夫的亲弟弟,花璃也不好怠慢了,特意买了不少菜,回家就开始准备着,又是煲汤又是卤肉,头头精致是道。

    刚到四点的时候,花璃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以为是丈夫提前下班回来了,忙着在厨房切菜也就没出去,随口说了一句。

    “回来了?你这弟弟就是面子大,平时你哪天不是加班到半夜,今天回这么早真是奇迹。”

    客厅里隐约有换了拖鞋的浅浅脚步声,可是好半天,丈夫都不曾说话,花璃皱着柳叶长眉冷哼了一声。

    “我告诉你,往后少让你弟弟来我们家,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那么大的人了,没个正经工作,天天就混社会,什么年代了还玩古惑仔那套!”

    一边说着一边切完了蒜薹,转身利索的洗了一篮子青菜,刚从冰箱里拿了几根黄瓜和胡萝卜,却看见厨房的月形拱门下,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站在那里幽幽看着她。

    “呀!怎,怎么是你啊?呵呵,快去客厅坐吧,厨房这边乱。”

    看着双手抱胸

章节目录

花间淫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黛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黛妃并收藏花间淫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