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线潜规则 作者:江山多椒

    分卷阅读87

    ,抬眸看向身前安静坐着的安经纬。

    中午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她本来是找了个好地儿练练建筑类素描的,谁知这位安大爷无声无息地坐在她身后不知道多久,等她发现过往工作人员神色不对时,一回头差点被他吓死。随后她只能老老实实回到化妆间,凭着脑中的印象画完笔下的素描。

    两个多小时,安经纬就这么一声不吭地看着她画,姿势都没有换一下。虽然之前在训练中心他也是这样,但有其他人在,她也忙着训练,经常会忘了他的存在。可现在……就算她再怎么神经大条,也不可能无视他这么个大活人啊!

    他到底在看什么?

    “安先生——”

    男人眉尾轻跳。

    易瑶咽了咽口水,“纬?”

    “……什么事?”

    忍不住叹气出声,易瑶认真地看着面容冷肃的安经纬,“您最近都没有什么工作要忙吗?”

    工作?安经纬想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没有。”

    易瑶扯扯嘴角,无言以对,翻了一页画簿,低头无意识地挥动画笔。

    安经纬垂了垂眸。

    工作……他现在的确没有什么工作。为了麻痹老头,他示之以弱,将元泰院线的股份交了出去,就连元泰影视他也放手不管,任凭老头的心腹在公司发展势力。无论院线还是影视公司,他早就做好了安排,无论老头怎么折腾,影都计划启动时,所有的控制权都会原样回归他手中。

    他目前最大的困境是资金。

    影都项目所需要的资金,目前国内还没有哪一个投资商能够独立吃下来,但要在老头子眼皮子底下大张旗鼓筹措资金风险太高,所以他之前刻意结交裘易行试探口风。如果说风投都是一群赌徒,裘易行无疑是赌神级别,要么不出手,出手则每战必捷,而且下手颇狠,从来都是将他方的利益最大化,所以他还在等。

    抬头继续盯着眼前女人诱人的俏脸,脑中所有的数字、项目、计划迅速如潮退去,呼吸间大脑里便已空空如也。甚至想不起此时是何年何月,此地是何处何方,只知道自己叫安经纬,她叫易瑶。

    易瑶突然停笔,看着笔下的人物素描,一丝错愕闪过小脸。眨眨杏眸,易瑶貌若无事地撕下画页,撕到一半——

    “给我。”一直盯着她的男人岂会错过她脸上任何的蛛丝马迹。

    瞄了眼男人向她伸出的手掌,易瑶抬头“不解”地看着他,“什么?”手下迅速将画页撕下揉成一团随手一抛,空心命中垃圾篓。这是她十大绝活之一,她方位感很强,投掷术早在初中就练了出来,父亲写废的稿纸就是她数年的练手工具。

    男人眉头轻蹙了一下,慢慢收回手,起身大步走向垃圾篓。

    余光瞥着男人的身影,易瑶小心地将之前撕了一半的画页扯下,快速折起塞进袖子里。刚刚她用的是扑克魔术中常见的障眼法,在她抬头吸引安经纬目光时,手下撕掉扔出的其实是另一张画页。

    安经纬捡起纸团,摊开,画页上是一幅笔触颇为刚劲的景物素描,山石轻虚,山寨精细,虚实结合间画面极为立体,特别是画页左上角“黑虎寨”三字,洒脱有力又不失俊秀,令人眼前一亮。

    画页的右下角有一个弧线流畅的s,上下半圈中各有一点,看上去像是什么特殊符号,底下写着今天的日期。

    细细赏鉴了一番,安经纬折起皱巴巴的画页,塞进了黑色大衣的口袋。

    “画的不错,为什么扔掉?”

    看见他收起画页,易瑶心中泛起些许说不清意味的异样,“透视有点问题。”

    安经纬想了想,没再深究。犹豫了一会儿,“……我给你买了辆房车,出来拍戏方便点。”

    易瑶抿抿唇,她不想激怒他,但她从不认为自己是他圈养的金丝雀,他的这些慷慨赠与对她来说毫无用处。

    金钱、地位、优渥的物质条件,没有几个人不喜欢,但擭取这些,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方式。她想要的东西,她更喜欢自己去赚取,去交换,而不是靠其他人随性的赠与或施舍。只有自己付出过换来的东西,才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真实感。

    “你若不想要,那就算了。”安经纬迈步走回原本的位子。

    “?!”几秒钟的意外之后,易瑶微微垂眸,嘴角弯起浅浅的弧度。

    如芙蓉初绽,淡雅幽香。

    闻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淡淡香味,看着眼前让胸口微微发暖发痒的女人,安经纬重新坐了下来,冷肃的表情竟在不知不觉中柔和了下来,甚至还带着一丝清淡的满足。

    不多时,门外传来一阵杂乱的人声,两人对视了一眼,起身出门。

    在下午的拍摄中,不知是骆青状态不佳还是李聿要求过于严苛,一个镜头拍了二十几次依旧没过,李聿发了火,十分钟后,骆青先天性心脏病发作。

    更糟糕的是,有狗仔混进了场,拍下全程。

    第96章 导演最大

    骆青被紧急送医,剧组骚乱了一阵之后渐渐平息下来,但看似如常的工作场景中却弥漫着挥之不去的沉闷压抑。

    元泰影视第一部重金打造的入市之作,李轻南特意以本名执导的处女作,新公司新导演,主创团队中近一半都是首次介入电影创作。粉丝们期待着李轻南一鸣惊人,但更多的人等着看笑话、等着幸灾乐祸、等着落井下石。

    之前的外景地变故已经引发了一系列不良反应,好不容易暂时稳住局面按时开拍,女主角却又爆出先心病,很有可能无法继续接下来的拍摄。很多时候,意外之所以可怕不在于其本身,而在于“意外”将会推动名为“灾难”的多米诺骨牌。

    “李聿,你看……今天要不就先收工?”虽说是老江湖,但面对当下的局面,赵勇也不免在心中哀叹。重新寻找和搭建“苏家大宅”已经注定《月之音》会大大超出预算,为此调整众演员的档期也额外支付了一笔安抚费用,而像臧坤佐这种花钱都很难调出档期的大腕,为了争取这两周,李聿和臧坤佐都签了不少条件出去。

    不了解的人看着近几年动不动就过亿、过十亿的电影票房,以为拍电影堪称暴利,实际身在其中才知道,这绝对是一个高危高风险的行业。电影一旦开拍,每天就是在烧钱,任何意外的发生就是加速资金的流失,投资商见情况不妙,随时可能抽身走人,前期资金花完,后期跟不上,资金链一断之前所有心血白费。

    虽然以李聿的身家自己续上

    分卷阅读87

章节目录

曲线潜规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曲线潜规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