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线潜规则 作者:江山多椒

    第125章 离她远点

    唐伍没再提换女主的事,19号s市有个电影节他和李聿都要出席,约了下时间交代了一些其他事后就去赶了他的飞机。临走时路过演员休息室,在易瑶门口停了会儿,得知只有檀华和易瑶两个人在房里,唐伍看了身旁的李聿一眼,张了张嘴但终究是没说什么。

    傍晚时,心理医生到达了酒店,但考虑到易瑶的情绪状态,初诊改在了第二天晚上。当晚,当三天睡了不到10个小时的李聿终于躺进久违的酒店大床,身体却像已经遗忘了睡意,脑中每时每秒闪过无数的画面,如同失序的放映机,以千万倍的速度错乱地播放着他大脑里的一切,一切记忆、一切想象……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四个小时……

    攥紧的拳头狠狠地砸在身侧的床榻上,身体连同大床都被砸得猛地一震,脑中的画面却没有哪怕一瞬的空白——别想了、别闪了!停下来!停下来!停下来!

    仿若心有灵犀,躺靠在床头的檀华抬头望了眼房间斜上方,淡雅的眼眸一片平静。低头凝视臂弯中沉睡的小脸,明明知道自己有很多事必须想清楚、想明白,思维却像是罢了工,拒绝运转,让他只能这么静静地看着她倦极而眠的模样,那样柔弱,却又透着让人心凛的坚韧。

    巴掌大的小脸精致耐看,闭上了那双聪敏而成熟的美丽双眸,小脸上的少女稚嫩方才更加符合她的实际年龄。

    她有一张让人心动、让人时刻想亲吻的脸,一副让人食髓知味、百尝不厌的身体,一颗……让人迷惑、让人难以靠近又想据为已有的心!

    停滞的大脑似乎逃避什么似的拒绝思考,那就……什么也别想。

    侧身稍稍拥紧臂中的馨香,檀华闭上双眸。

    哥哥……哥哥……

    俊眸复启,双臂一僵。

    此夜,注定无眠。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很多人将这句话理解为天地是残酷的,把世间万物当做猪狗一般来对待的。好像猪狗就是最为低贱的东西,老天应该对所有事物区别对待才仁慈一般。而实际上,这句话是说天地无所谓仁不仁,万物于天地皆平等。就像那句话说的——如果你觉得老天对你不公平,别介意,老天不是故意的,他又不认识你。

    将悲惨的境遇归咎于老天归咎于命,注定生悲死哀。

    利用拍摄间隙,易瑶又将剧本快速浏览了一遍,加深对甘素娥之后戏份台词的记忆,但即便情节、台词烂熟于心,编剧还极为细致地备注了角色情绪上的起承转合、前因后果,她却仍是很难抛开心底的厌恶和排斥,这让她不由得有些担心明天之后的拍摄。

    前天唐导的突然袭击并没有给剧组带来太大影响,一切拍摄照旧,演员们也似乎都很在状况,ng越来越少。大boss李聿的脸上也越来越少出现开训时不怒自威的神情,只是他那连续几天血丝越来越多的眼眸,让人不得不担心他的身体状况。

    不经意对上那双通红的双目,易瑶不禁有些心虚地移开小脸。她并没有忘记与他的交换条件,也没打算违约,只是自从那次她问他“爱上一个人那么容易吗”之后,她就似乎突然被他厌恶了。

    她误打误撞碰到他的逆鳞了?还是因为檀华?

    世间的事有时巧得不真实。她想试着去爱一个人,却并不想沾染上对方的感情,最好的选择无疑是去爱一个绝对不会爱上她的男人,但真要她突然找个陌生男人去爱,她还真不知从何下手。然后她竟然发现,檀华要以让她爱上他的方式来报复她。更巧的是,她原来……的确喜欢他。

    目光飘向那抹雪白的身影,每当檀华在人群中出现,总是很容易让她想起那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和李聿外表典雅内在华丽不同,檀华那一身清雅的书香气是她混迹演艺圈四年间仅见。不过,真正让她忍不住贪恋的,不是他过人的外型气质、非凡成就,而是他即便是骗她,也能让她真真切切感受到的暖意。

    当他拥她入怀,当他在她耳边说她可以哭了,他在听着,他在看着,他心疼她的时候,她第一次觉得软弱也是种幸福,如果……有人疼。

    那天晚上,她失控了,像个百年怨妇般依偎在他身边,絮絮叨叨从小到大的琐事,很多事她自己都以为忘了,那晚却一件一件说给了他听。明明讲的都是一些不开心的事,可无论是当晚她讲的时候,还是现在回想起来,她的心底都是平静而愉悦的。

    因为她喜欢他么?所以下意识将他当做依靠,找他告状?

    易瑶淡淡笑笑,过去她只觉得依靠他人是种懦弱无能,没想过依靠人原来能带给人如此安心的感受。如果甘素娥的泪是因为失去了这种“安心”的感觉,或许她可以稍稍理解了。

    “啊啊啊啊——李轻南!李轻南!”

    “李笙!李笙!看这里!”

    s市的电影节这几年为了提高影响力,重金邀请了不少欧美的著名影星出席,但即使如此,唐伍、李轻南、李笙的黄金阵容依然稳稳地作为压轴出现在红毯上,接受影迷们震耳欲聋的尖叫和媒体们亮瞎眼的闪光灯轰炸。

    看着不远处刚接受完主持人采访的几位欧美影星,李聿性感的嘴角不禁勾起一个有些邪意的浅笑,顿时谋杀菲林无数。只是众人看不到的是,他墨镜后的双眸里分明带着讥讽。不是针对那些欧美影星,而是针对国内影坛的现状。

    影坛一贯重商业轻文艺,这点无可厚非,毕竟曲高和寡,艺术家们也得先吃饱饭才有条件搞艺术,能把电影的商业价值和艺术价值完美结合的导演、编剧那更是凤毛麟角,苛责无意。但是现状却是——一塌糊涂,随着近几年电影票房的爆发式增长,大量热钱涌入电影市场,一个热门ip加几个当红明星就能催生出不错的票房,电影的艺术性简直成了个笑话被垫在了红毯之下。电影没几部有质量的,却指望请几个欧美影星来提高电影节的影响力,这难道还不够讽刺么?

    “南哥,您这次提名最佳男主角可谓是众望所谓啊,不知道您对这次折取桂冠有没有信心呢?”主持人颇为激动地采访道。

    “……你呢?你对我有信心吗?”李聿似笑非笑反问道。

    “哈哈哈哈,唐导怎么看呢,这次入围的四位男明星中,三位都……”

    采访在一些公式化的太极拳套路后结束,入场落座后,李笙看了看身旁男人下颌处略硬的线条,“怎么,心情不好?第一次做导演压力太大了么?”

    “没事。”不咸不淡。

    李笙杏眸微转,“不会是……因为女人吧?”

    “……”

    “那个女孩,叫易瑶么?”

    李聿猛地侧头盯着妆容光艳的李笙,“你听到些什么?”

    李笙微惊,一时没应声。

    “你怎么知道的?哪传出的消息?”李聿的语气愈发严厉。异样的氛围不禁让周围的大咖们为之侧目。

    “停停停,你冷静点!”李笙连忙低声道,“外面没什么消息,我猜的而已。”

    李聿将信将疑地看了会儿李笙的表情,唇角噙着不耐,收回目光。

    李笙又是好气又是好奇,“我看颁奖礼后的酒会你还是别去了,否则我能猜到的事情,别人一样能猜到,而且你这幅墨镜,你难不成还准备带着上台啊?”

    李聿撇撇嘴,“我不会上台。”

    李笙哑口。

    李聿是对的,他不会上台,最佳男主角是缪斯传媒的一哥阮麟,前不久已经凭借相同角色拿了四大电影节之一的一个影帝,虽然人家今天连红毯都没赏脸踩一下,组委会还是很客气地来了个锦上添花。陪跑一趟,李聿并没有什么情绪,因为他入行当演员的目的就是为了积累经验、资源、人脉,他的目标从来不是什么影帝视帝,而是最佳导演。

    颁奖礼结束,大半的嘉宾都转场庆功酒会,若是以往,不管得不得奖,李聿总是酒会中的焦点,八面逢源,但这次他只是跟唐伍打了声招呼就似乎准备离场。

    “哎!轻南,等等我。”意外地,一向很重视业内酒会的李笙追了出来,“你要去哪?我的车在下面,我送你啊。”

    “不了。”大步不停。他现在,只想回家,只想睡觉,只想让大脑彻彻底底停下来好好睡一觉!

    李笙追上去抓住李聿的袖子,“看你的状态,问题应该已经持续好几天了吧?既然是女人的问题,你自己又解决不了,何不听听身为女人的我的意见?还是说,分手了你就完全不把我当朋友了?”

    犹豫片刻,李聿认真地看了看李笙,点点头。他跟每一个分手后的前女友都是“朋友”,但她的确是最了解他,最聪明的一个。

    半个小时之后,停车场……

    “简而言之,就是你觉得……你并不爱她,却很想碰她,又不想伤害她,所以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驾驶位上的李笙有点不敢置信的问道。怎么办,她好想狂砸方向盘啊!好爽啊!李轻南、李聿——这个情爱游戏中长盛不衰的人生赢家彻彻底底栽了!栽大了!哇哈哈哈!不行!她一定要跟那群难姐难妹好好分享!她们这么多姐妹的仇总算有人给她们报了!这个自私的完美情人、让人爱得痛、恨又恨不了的男人!这个把所有情人都当成宠物,宠而不爱的男人!这个从来就没搞清欣赏与爱的区别的男人!哈哈哈哈!

    “我明白了,这种情况,我的确是有建议给你。不过,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那边有狗仔,拍了我们半天了,我希望你用一个吻,帮我抢明天的头条。”

    看着李聿皱起眉头的模样,李笙心头痛并快乐着。痛是痛这个自己爱了几年的男人终于爱上了别人,乐,乐这个男人终于也尝到了爱的苦痛!若是过去,就算他现在有女友,若她开口,他依然会毫不犹豫地吻她,他从不在乎这些八卦的影响,总是自信满满可以安抚女友的情绪,但是现在他会犹豫了,会担心了,会在意了……他一直把欣赏当做爱,一直毫无负担地享受着别人的爱,结果自己真爱上了,他却因为“不一样”、“不享受”、因为痛苦而搞不懂自己的真正感情!这世上还有比这更讽刺的事情么?

    “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了。事实上,我认为你是对的,你既然不爱她,那就离她远一点。”

    离她远一点?李聿呼吸一滞。五字入耳,字字剜心。

    第125章 离她远点

章节目录

曲线潜规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曲线潜规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