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线潜规则 作者:江山多椒

    第163章 青出于蓝

    “你让他们进来试试?我马上就爆了你!”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安经纬很是下流地捏了一把他爹的臀部。

    别说,对于一个年逾花甲的老人而言,他爹保养的不错,臀部的肌肉弹性十足,一点也不松弛。据说他爹年轻时也是风靡万千少女少妇,风流得紧,看来传言不虚。

    “你个小畜生!你敢!”

    “你都能给亲生儿子下药送人了,你说我还有什么不敢的?嗯?”安经纬威胁地挺了挺身下,呼吸明显地粗重起来。

    “安、安董!”安陆天多年的随身特助敖岳领着一群保镖堵在了门口,可一见书房里闻所未闻的画面,全都傻了眼。

    这是?

    “出去!出去!”安陆天吼道。

    敖岳赶紧退出,顺手带上了被踹坏的门。

    安经纬放开安陆天,后退几步靠在了整墙的书架上,闭上有些发红的厉眸,粗喘着气套弄起身下的昂扬。

    “你——”安陆天惊魂未定地提起裤子。

    “别说话!别影响你儿子想女人!”

    “你房里有女人!蓝月明——”

    安经纬倏地睁眸,厉光射向安陆天,“老子只操想操的女人!”

    “……”

    亟待发泄的欲望让安经纬额上泌出了一层薄汗,手上的动作又急又重。

    “你就那么喜欢那个女人吗?”

    安经纬诡异地笑了几声,“谁?”

    “……易瑶。”

    名字入耳,安经纬浑身打了个大幅度的激灵,浓稠的精液飞射而出。

    安陆天咬牙,哆哆嗦嗦地拉开抽屉抓出药瓶,倒出几片降压药吞了下去。

    “你娶了蓝月明,以后你做什么我都不再管你!”

    “你以为……你现在就管得了我吗?”安经纬邪邪地撇撇嘴。

    坤天别墅,警铃大作。

    三辆重型越野直接撞开了庭院大门,带着机械的咆哮声嚣张地停在了别墅前,六辆烈火涂装的黑色重机车油门全开,引擎声响彻半山。

    五分钟后,几个穿着黑色迷彩服一脸冷酷狂傲的壮硕男人重新推开了书房门。

    为首的男人看了眼安经纬的状态,转身离开,不多时,带来了一整套衣物和鞋袜。

    当着安陆天的面,安经纬甚是悠哉地穿好衣服鞋子,拉上皮衣的拉链。

    父子无言。

    安经纬大步走出书房,在房外倒地的保镖身上拿回手机,头也不回踏出了别墅,跨上一辆重机车,在别墅刺耳的警报声和车辆狂躁的引擎声中,带着一群战斗力强悍的雇佣军扬长而去。

    “安董……”敖岳自知身份不该开口,但看到父子俩十几年势同水火,他真的觉得……本不必如此。

    幼时的少爷也曾乖巧可爱,不吵不闹地陪着安董海钓,只有在安董钓上大鱼时才会发出开心的欢呼声,然后小心翼翼地取下大鱼放到桶中。当年安少第一次被带进董事会会议室时,还不足十岁,正是爱跑爱闹的年纪,却是陪着一群集团的老狐狸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憋尿憋得小脸通红也不发一声。

    不知从何时起,仿佛是一夜之间,安少变得叛逆不羁,打架飙车酗酒打猎豪赌玩女人,彻夜不归,频繁顶撞安董。后来,不顾安董反对,执意入主放映业,去年还成立了影视传媒公司砸下大笔资金。

    可……除了那些二代们大多都有的通病,安少的心性、能力、行事手腕,皆是颇受肯定的,安董又何必强求安少事事听他安排呢?

    “你也觉得我不该强迫他吗?”

    “安董,我知道您都是为了安少好,但年轻人总是有年轻人自己的想法,时代也不同了……”

    “哼……”安陆天冷哼一声,“时代也许不同了,但这天底下的权钱规则却从未变过。你见过几个放弃了强强联合的家族挺过了二十年不衰?你觉得以经纬的性子能受得了由盛而衰后的屈辱?即使让他娶了合意的女人,等他事业上遭遇重挫,你觉得他还会认为‘合意’比‘合作’更重要?”

    “这……”

    “金字塔上没有退路,只能不断往上爬。我老了,元泰总归是要交给经纬的,但在交给他之前,我必须先磨掉他身上所有的隐患。”

    “……其实……”敖岳欲言又止。

    “什么?”

    “没事。您该休息了。”敖岳很想说,其实许多年轻人为了所爱的女人能爆发出更大的潜力,创造更多的伟业。可是他知道安董对这样的观念一向嗤之以鼻,不说也罢。

    敖岳没有说出口,但几十年的老伙计了,安陆天哪能不知道敖岳在想什么。莫名地,他竟回忆起了在茶庄初次见到那女孩时的情景。

    极品水晶般透明坚硬的质感,却有着烈酒一般的脾性,看似清浅柔和,实则如火如雷。为了摆脱被威胁被利用的境地,竟毫不犹豫地划破女人们最在乎的脸!还是那么年轻漂亮的一张脸!

    这样的女孩儿,他平生仅见。

    说起来,倒真是跟他家这混帐荒唐的小畜生挺配的。

    “让郑癸巳准备吧。”

    “安董,您还是要——”

    “事成之后,第一时间送那女孩出国吧,别让经纬找到她。”

    “……是。”敖岳默默在心中叹息。

    卸除了身上所有的监控设备,安经纬回到了维纳斯酒店c888房。为了避免被再次监控,他其实应该避开这些他过去的常住地点,但离开了安宅,他只想回到这里。

    吧台、沙发、墙壁、窗前、床上,似乎处处都还残留着她的身影和香味,手上甚至还能感受到那柔滑的触感。

    一边打电话交代后续事宜,一边回味着记忆中无数次的旖旎画面,安经纬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越来越放荡。

    要不是打乱了计划他必须多花点时间来处理和调整节奏,他现在就想把她压在身下将用过的姿势全部复习一遍。

    等一圈卫星电话打完,又开了个电话会议,结束时已经是凌晨两点。

    她应该已经睡熟了吧?还是……

    笑容褪去,黑眸又渐渐聚起肉食动物掠食时的残忍。

    不。

    压制住体内翻滚的凶性,安经纬掏出手机,看着她的名字,努力平复着情绪。

    知道她的软肋,他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剩下的问题,一个个解决。

    拨出电话,接通的瞬间按下视频通话。

    从美梦中被闹醒的易瑶迷蒙着看着手机,小嘴不情愿地瘪着。

    “干嘛?”

    “……干啊,这么主动?”男人黑眸带笑,磁性的嗓音微微震动。

    被男人恶趣味的接话彻底弄醒,易瑶拿着手机从床上坐起。安经纬想抱她的时候要么直接杀过来,要么让她去酒店,这会儿打电话闲闲地开玩笑,她还真是有点不适应。

    “怎么了?”他不会又做了什么吧?

    “想我吗?”

    易瑶嘴角有些抽搐。他希望她怎么回答?

    “我脸上还疼呢!”安经纬抬手摸上自己的俊脸。

    易瑶一头黑线,“左边。”

    “嗯?”

    “我打的是左边!”都过去多久了,他还捂着右脸喊疼!

    “呵呵呵……那再说一次,想我吗?”

    “是不是我说了,你就放我继续去睡觉?”

    男人笑而不语。

    “坦白说,不想。”易瑶摇头。她为什么要想一个十次见面九次把自己操得想死的人?

    安经纬不置可否,“我被人下了药,你要是不帮我,我就只能现在去找你了。”

    易瑶露出狐疑的神色,被下了药还这么清醒?

    “不信你看。”安经纬拿手机照了一下自己身下。回来的路上他就吃了镇定剂,但这会儿一看到她,身下马上就恢复了兴奋。

    “把我送你的玩具拿出来,玩给我看。”

    易瑶变脸。

    安经纬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左脸。

    这个王八蛋!她那次怎么没有一巴掌给他呼死!忿忿地咬牙从行李箱里提溜出那个小银箱,硬着头皮拿出那根让人心惊的“玩具”,颜色、尺寸、形状跟刚刚他身下的画面一模一样!

    他被人下了药?好啊!

    心绪一转,易瑶将手机斜放在枕头上,悄悄把床头酒店赠送的圆珠笔放到手机后。然后对着手机屏幕一颗颗解开睡衣的扣子,脱下睡裤,分腿跪坐。

    重新拿起“安经纬二号”,易瑶诱惑地看着手机摄像头,伸出舌尖轻舔伞冠,舌头绕着硕大的冠首画圈,不时用力嘬吸顶端小孔。

    不一会儿,男人深重的呼吸就从手机里传出,“插进去!快!”

    易瑶按下开关,推到一档,让轻微扭动震颤的按摩棒一点点从颈项滑下。

    “啊……啊……好舒服……纬……”火上浇油的吟哦。

    男人的喘息声明显地急促起来,间或发出难耐的闷哼。

    “开到最大!肏进你的小浪穴!”男人近乎低吼地命令道。

    易瑶乖顺地将档位一推到底,按摩棒“嗡嗡”地疯狂震动摇摆起来。双腿张开,两指分开幽处的肉瓣,让手机里的男人清楚的看到自己收缩蠕动中的小穴口,然后将按摩棒对准穴口的位置缓缓推进。

    “经纬……我想你——”

    男人身心皆酥。

    “个屁。”关掉按摩棒,易瑶从手机后拿出圆珠笔“吧唧”一下暴力折断,随即火速挂断视频关机。

    挂断的前一秒,她分明听到了男人的一声痛呼。

    哼!幻痛去吧!

    她要让他知道,“不要脸”这种事情,也是可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

    至于后果……睡醒了再说!

    今朝有觉今朝睡,明日仇来明日愁!

    啊啊啊啊啊啊!8点了!!没空说话了!!!我爱你们!!

    第163章 青出于蓝

章节目录

曲线潜规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曲线潜规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