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线潜规则 作者:江山多椒

    第167章 云泥之别

    乍暖还寒时候,泡在微烫的热水里,咕噜咕噜的气泡从水底一串串浮起击打在皮肤上,痒痒的,麻麻的。

    易瑶闭着眼睛放松地伏在安经纬身上,舒服得一动也不想动。

    池水没过背脊,水面将将淹着她侧伏的脸颊,荡起的水波不时攀湿唇瓣,浮在水面的玫瑰花瓣随波起伏,在肩头、颈侧、颊旁一触即走,细腻的触感如连绵的亲吻,轻柔酥痒。

    安经纬的双臂环在她的腰背上,不时轻抚,安全感十足。

    “你朋友的那些照片,我已经让人全部处理掉了。汪旭风被汪家外放出国,以后都不会再去打扰孟妮娜。至于吕斌……吕家曾找过孟妮娜赔礼道歉,但她没有接受。你的意思呢?”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但他直到最近才腾出手来收拾手尾。

    易瑶睁开双眸,起身跨坐在他坚实紧绷的小腹上。热烫的炙铁旗杆似的贴着她的臀缝,随着她的起身被稍稍摩擦了一下,涨得更加粗壮。

    即使是富豪阶层一样有着三六九等,同样是始作俑者,汪旭风要被家族放弃,吕斌则只需赔礼道歉。

    不,就连“赔礼道歉”本也是不需的。

    如果不是因为他。

    伸手摩挲他的脸颊,用手指描绘他俊朗张扬的眼眉……明明也是一个跟她们一样有血有肉的人类,却有着恶魔的獠牙。

    “你还记得5个月前的那次伊甸之宴吗?”

    “嗯?”

    “就是——”

    “我记得。”

    易瑶笑笑,“那是第一次我把自己当做是个商品,而不是个人。”

    “……”

    “差一点,就差一点我就逃跑了,后来听说你在,我就硬着头皮又回去了。呵呵……我是不是第一个在你们面前自顾自喝断片的女人?”易瑶用食指挑着安经纬的下巴,轻佻地问。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真的好疼,浑身都疼。”

    易瑶抬臀,扶着他狰狞的阳具刺入她身下紧闭着的穴口。泡了半天澡,身体放松而温湿,甬道中也有了微微的湿意,但依旧不够让那根挺立的紫红巨物顺畅地一入到底。

    安经纬钳住她的腰不让她继续。

    摇摇头,易瑶轻喘,“没事,我也想要。”

    男人犹豫了一下,松了手上的力道,一手抚弄着她腰部的敏感带,一手探向她身下的小珠蕊,轻轻重重地点按挑拨那粒嫩肉芽,惹得她身下欲拒还迎地扭动。

    “嗯……”借着被他撩拨出的淫液,她咬着唇尽量分开双腿缓缓下坐,又烫又硬的肉柱一寸寸挤开纠缠的肉壁,鸡蛋般大小的伞端带着恐怖的存在感深入媚肉,顶上脆弱的花心。娇软的穴肉被硬柱撑得严丝合缝,仿佛激烈地动一下就会将她撕裂,可穴外仍有更粗的一截还没有吃入……

    易瑶嘤咛一声,淡粉的诱人肌肤泌出闪闪的碎星水泽。

    男人双指搓揉了一下敏感的花蒂,易瑶浑身轻颤,受了一小波高潮快感,小脸一片潮红,动情的星眸风情万种。湿润的长发自然地曲卷贴在脸颊、双肩、后背,匀称的肌骨瘦而有肉,双峰圆润饱满,细腰不盈一握,淫浪地坐在男人的性器上,像是幻化出双腿的美人鱼,吸取男人精气为食!

    缓缓起坐,几十下后,饱涨的小穴被摩擦地酥爽满足,花心被顶得又酸又刺激,前面的小阴核也被男人的手指侍弄得快感频传,甜美的高潮来得自然又顺畅,舒服得她脚趾蜷缩,浑身酥麻,双腿将他的窄腰夹得更紧,穴肉不停蠕动,像小嘴般吸吮着杵在小穴里的庞然大物。

    “……我没力了。”易瑶喘息地俯下身,趴在他的胸前,抚摸着他手感舒适的胸肌。

    安经纬一巴掌轻脆地拍在她的雪臀上,打得她娇哼一声,小穴一紧,把穴里包裹的大半肉棒绞得又酥又爽。

    她倒是会偷懒。

    双手掌控着她滑腻的臀瓣,他试着抽动了一下欲望。刚刚的高潮使穴内涌出了大量的爱液,让他操干地顺畅许多,加大动作也不见她有什么不适的表情,反倒嗯嗯哼哼地娇鸣。

    安经纬眸光微暗,从紧致的小穴中抽出尺寸惊人的粗大肉棒,仅留了硕大的蘑菇头嵌在穴口——

    “不要!”她赶紧抬腰,“啊——”

    骇人的肉棒以雷霆之势从穴口贯穿而入,直叩花心,一连十几下大开大合强势进出,操得她呻吟破碎,花穴很快被干得又热又软。肉棒再一个深顶,肉矛终于刺透花心,整根捅进了湿哒哒的小淫穴,占领她全部的私密,将穴里所有的嫩肉犁了一个遍。

    “呀啊……太深了!安经纬!唔嗯……”

    请神容易送神难。干开了花穴,安经纬也不再顾忌,自下而上干得又重又狠,一次又一次深深肏干,把身上的娇人儿顶得花枝乱颤尖吟不断。原本闭合成一条肉缝含了一个头就哭唧唧的的私处,此刻被他壮硕的性器撑到了极限,穴口的嫩肉被扩张成薄薄的一层,抽送间粉嫩的花唇都被扯进翻出,搅得一池水浪激荡。

    最近几个月一直没有得到痛快满足的欲望一旦开始释放,就如恶狼扑入羊群,操得肆意狂放。抱着怀中的娇美起身,男人随意抓了条浴巾擦了擦两人身上的水渍,一边插干着一边走向卧室。

    又长又粗的性器一路用力地捣弄,娇嫩的花穴被肏干地无力反抗,巨大的快感随着男人强有力的耸动不断冲刷着易瑶的身心。男人终于走到床边,将她压在床上一阵疾插,她紧绷着身体坚持了几十下就一溃千里,浪叫着被性爱的高潮淹没。

    两人交合的地方被泄出的爱液浸得淋漓一片,被男人持续的律动拍击出淫靡的脆响,腿根私处被撞得整片绯红。高潮中还被深重地捣干,穴内传出的火热和过激的快感让神智陷入混沌,整个人都像是要被玩坏了,偏偏男人还是没射的迹象,将她翻了个身,让她高翘着桃臀用她最敏感的姿势继续承受挞伐。

    “给我……纬……射给我……”主动扭动着腰肢让男人操得更爽,只求能稍稍加快进程,完全忘了身后的男人早就控制自如。直到她被一次次的高潮耗得有些虚脱了,安经纬才将她钉在床上射满了她的小肚子。

    整整两个小时……易瑶欲哭无泪。爽的确是很爽,累也是真累啊!明明他都抽出去了,酥麻的小穴依旧残留着被撑满操干的错觉,淫液半天都止不住地流。

    咕噜噜……

    九点的西餐厅依旧宾客满座,体力消耗一空的易瑶拿着刀叉大块朵颐。

    “所以,裘易行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安经纬问道。

    “嗯。”

    “……我第二个?”

    “嗯。”

    “然后呢?”

    “嗯?”然后?“还有三个。”

    易瑶很坦率。

    “……”

    她头也没抬,专心进食,丝毫没觉得这话题有哪里不对。

    “……我是问,你原本想说什么。”

    易瑶叉着食物有些尴尬地瞄了眼黑脸的安经纬,重新牵回了因长时间的性爱被流放到天涯海角的思绪。

    放下餐具,望着身前的俊美男人。金钱权势地位样貌他样样不缺,给了他足够的资本恣意妄为,挑战法律的底线。

    “我后悔过。舍弃了身为人的自尊,任人践踏的滋味……”易瑶轻颤地吐了口气,“妮娜和我不同,她只是为了救她的母亲,生活没有给她更多的选择。也许我并没有立场说这些,但……”

    “说。”

    “如果下次,你再遇到这些想重新做回人的姑娘,能抬手放过,不要把主意打到她们身上吗?”

    安经纬垂下黑眸,动作优雅地将餐盘里的牛排切成小块推到她面前。

    “多吃点。”

    易瑶也不客气,叉起一块嫩滑可口的肉块就送到了嘴里,小嘴嚼着,俏眉满足地扬了扬。

    世间惟有美食不可辜负。

    “我可以答应你。而且,如果你一直乖乖地让我操,不要试图逃跑,那我若是遇上了你说的那种女人,或许我还可以帮一把。”

    易瑶倍感诧异,这可跟她最初认识的安经纬有着云泥之别啊!

    “只要我?”她确认道。

    “……只要你。”他亦确认。

    微笑绽放,“我应该说,很荣幸吗?”

    “不客气。”

    拿起餐具,借着铮亮的金属表面映照了下自己的小脸,“啧,嗯,你眼光真不错。”

    男人愉快地笑出了声。

    过了一会儿,“除了李聿,另两个是谁?”

    “干——”收回差点漏出的“嘛”字,易瑶换了个问法,“你问这个做什么?我可以答应在你厌倦我之前,和你保持现在的关系。但你若想让我成为你的禁脔,那就另当外论了。”

    心脏倏然一痛。陌生的感觉让安经纬蹙起眉头。

    “如果我给你名份呢?”

    “姐!是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一个有些聒噪的声音突然响起,随后“噔噔噔噔”的高跟鞋声响朝二人逼近。

    安经纬咬牙,双手指节“咯咯”作响。

    肥吧!说爱我!

    第167章 云泥之别

章节目录

曲线潜规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曲线潜规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