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线潜规则 作者:江山多椒

    第174章 旧仇旧恨

    因为格外的投入,格外的期望,所以几天后,当众人发现此次的“侵权事件”愈演愈烈,且走向一直对《月之音》不利时,剧组的状态还是受了很大影响。

    负责媒体公关的解清早几天已经回了s市,请了律师帮《月之音》的原着“河之南”——或者说“河之南”们应对诉讼。

    “河之南”是一个四人的写作团队,本来也都是独立作者,但每个人的成绩都非常不如人意,靠着给工作室当枪手维持生计。后来在核心人物邓炯宁的组织下,四个各有所长的写手采用了漫画家团队的方式,以“河之南”为名集体创作作品。

    《月之音》正是他们发表的第一部中篇小说,在经历了与《云声》虎头蛇尾的撕逼之后,“河之南”意外地被炒起了知名度,四人趁机推出了一系列作品,作品质量如何先不谈,商业上的运作的确很成功,让四人顺利摆脱了生死线,有了较为可观的收入。但跟《云声》的作者王祺相比,他们四个就不够看了。

    王祺,少年时期便被誉为文坛之光,十几来年笔耕不辍,各种题材均有涉猎,名字常年挂在畅销书单的作者栏,妥妥的大神级作家,读者无数。再加上王祺很注意形象包装,六分的颜值加上偶像化的装扮,让他在娱乐圈也混得风声水起,不时在热门综艺中刷脸。

    时隔七年,王祺再提《月之音》抄袭,且是两部作品影视化之时,无论是读者、文坛、影视圈、演员粉圈都立刻跟上,热度持续涨高。

    “休息一下,演员补妆。”赵勇喊到。

    4月天气渐暖,偏又阴雨绵绵,演员们穿着冬日的戏服脱妆严重,频繁的ng补妆加上“风波”影响,让众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闷。说时迟那时快,一眨眼的功夫,雷雨即至。

    李聿小跑着躲进房车,脱了外套默默地看着檀华亲手为易瑶补妆。这车是他的,专门随队开过来充当她的临时更衣室和化妆室。

    那个欠扁的电灯泡月初被招回了剧组,可即使没灯泡在,这两周他都没能找到机会好好抱抱瑶瑶。

    一来东奔西跑日夜赶工,看她从不抱怨甚至无时无刻不打起精神不露半点疲态,他不忍心再折腾她。二来,许多演员的合同将陆续到期,他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查看整理已拍摄的内容,避免后期补拍。事实上,他也很久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了。

    至于最近的“侵权风波”……

    头疼。

    国内的《着作权法》非常不完善,要举证抄袭有一系列的流程、繁琐的公证,审理过程漫长,耗时耗力不说,结果还可能让人吐血,所以许多作者被抄袭也只好睁只眼闭只眼,或是通过舆论加以谴责,很少真正对薄公堂。

    《月之音》与《云声》之间谁抄谁,其实文字功底硬一些的人仔细琢磨一下不难分辨。《月之音》文字风格整体一致,后期行文虽然更加纯熟,但硬伤尤在。《云声》后四分之三的文字却是跳表似的华丽流畅,套路颇丰,深受读者追捧。

    任谁也没想到,贼喊捉贼的戏码王祺闹了一次还敢闹第二次!

    而从这几天王祺工作室和律师抛出的“证据”来看,他们准备已久。

    聪明的工作室不会跟枪手签合同,王祺工作室抛出了一张邓炯宁八年前在工作室的照片,说他曾在工作室负责校稿,后来工作室发现他在给别人作枪手,认为他品行不端就将他开除了,没想到他出于报复竟擅自拷贝了王祺尚未完成的作品和大纲加以续写,并抢先出版。还提供了一批电子文档、聊天记录等供网友当“实锤”。

    邓炯宁哑口无言百口莫辩。他已经不再是七年前一无所有的邓炯宁,七年前,逼急了他可以露着膀子不管不顾揭露王祺的黑暗面,可现在他有车有房有妻有子,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不敢乱开口。

    两厢对比,正邪分明。互联网上,邓炯宁和“河之南”被骂得狗血喷头,连带着《月之音》的演员们也被王祺的粉丝和“正义”的网民“劝诫”,“劝”他们不要助纣为虐,助长抄袭的歪风邪气。

    心塞不?

    网民有错吗?他们句句皆是为了维护公平正义,其心可赞!

    所以头疼。

    用法律角度来讲,即使真的是邓炯宁侵权,《月之音》片方作为善意第三人,当初购买版权的行为正当有效,电影依然拥有独立的版权,不影响拍摄和上映。但网民不会这么想,现在还没有大规模抵制是电影还在拍,等定档了,《云声》那边再反向公关一下,局面绝对比现在更热闹。

    这些负面必将影响电影票房和各奖项的参评。

    电影票房他固然在意,但更让他在意的是——这是她的作品,她用完美的天赋和卓绝的努力打造的甘素娥!

    他将不惜一切代价动用所有资源保障那些属于她的后冠!

    他的女人,他的至爱,他的女皇,他的至高荣耀!

    “你发烧了?”檀华摸着易瑶的额头皱着眉问。他原本以为是衣服厚了的缘故,可十几分钟过去了,坐在温度适宜的车内她的体温不降反高!

    李聿“噌”一下站起来,拂开檀外的手探了探易瑶的额温,又摸了摸易瑶的后颈。

    “我没事,一点点,多喝点水就好了。”易瑶看了看窗外,“正好下雨,把后天要拍的雨戏先拍了吧?我看周辑也在,场景上也比较好布置。”

    李聿:“……”

    檀华:“……”

    “……怎么了?”干嘛一个个皱着眉,像她干了什么坏事一样?

    “怎么了?你病了!为什么不说?钱进呢?她——”李聿的火气瞬间爆发,俊眉斜飞,怒目含情,骏雅的面容和以往看上去很不一样。

    又气又急又怜又怨又拿她没办法,把气撒旁人身上。

    易瑶望着他轻笑出声,杏眸弯弯的,水润闪亮,柔意满眶。

    这个男人……是真的放她在心上。

    至少现在是。

    “……你还笑!”李聿气得牙痒,捏上她的小脸又舍不得使劲。“我去通知收工。”

    “不要!”易瑶正色道,“最后半个月了,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我体质很好,这种程度的低烧对我没有任何影响,最多一天就好了,不需要吃药,也不需要刻意休息。再说了,演员带病工作不很正常吗?我要是这么一点小问题就拖整个剧组的后腿,其他人会怎么看我?”

    还能怎么看你!都快成你的铁杆粉丝了还能怎么看你!

    李聿一口气噎在胸口!

    “我去给你拿点药,你吃了稍微休息一下,现在雨太大,布景铺轨也要等一等。”檀华柔声道。

    “那我喝点水休息一下吧,药就不用了。”

    “……你对退烧药过敏吗?”

    “没有啊。”

    “那为什么不吃药?上次也——”

    上次?

    易瑶看向檀华,瓷白的面容上有一丝不自然的表情。

    脑中闪过一扇敞开的橱柜。那时,他果然是有意为她打开的么?他甚至注意到她并没有动药箱。

    檀华……即便是那样憎恨她,却还是留下了温柔的痕迹。

    会在意她有没有吃药,会为救她摔下楼,会在她心中充满恨意时拥抱她、安慰她、支撑她、给她哭泣的力量。

    檀华、檀华、檀华……

    “上次?什么时候?”李聿敏感地问道。

    然而话刚出口,李聿就反应了过来,还能是什么时候?

    檀华把她做到发烧?

    无处宣泄的憋闷顶到了嗓子眼,“旧”仇“旧”恨。

    下雨嘛,阴天打孩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檀华不是说他一直能打就是懒得打吗?

    这怎么能懒呢?他上次可还没尽兴啊!

    “瑶瑶你先休息。檀华你出来!”

    十分钟后——

    “快!素娥呢?易瑶呢?车里?导演和檀指导打起来!锁了门,劝不住哇!”

    “……”

    易瑶撑着伞披着外套走了好几分钟才走到一个被剧组当临时仓库的废弃铁皮屋外。没有遮挡的窗外围了一圈人,静悄悄的。看到易瑶走近,纷纷给她让出了一条通道。

    易遥站在窗外看了会儿。

    两人打得很“漂亮”。檀华明显熟知李聿的攻击套路,防守得极为完美,两人一进一退像是商量好的相互套招锻炼一下而已,难怪窗外一片安静。

    面对着破窗的檀华看到易遥,分神的刹那被李聿一脚踢中,踉跄后退。窗外顿时齐声惊呼,这才确定他俩打真的。聪明人连忙喊了句“素娥来了”!

    李聿果然放弃追击迅速转身,一脸的欲言又止。

    易瑶笑笑。

    李聿一见易瑶的笑脸,反射性松了口气,也扬起了帅气的微笑。

    下一秒,易瑶小脸一板,“打啊!停下来干什么?今天不倒下一个,你们谁都别来见我!”

    说完,转身便走,外套的两只袖子甩在雨中画出了两道漂亮的弧线,说不出的潇洒霸气!

    李聿俊脸立苦,赶紧开门追了出来!

    “瑶瑶!你别生气!我们没真打,就是玩玩!”

    “我这不是心疼你嘛?帮你出气呀!”

    “乖,别生气了,笑一个嘛!”

    “你看你都病了,不能再生气了!”

    “瑶瑶!我错了!我错了!瑶瑶!”

    “瑶瑶,说句话,我害怕……”

    “我受伤了……好疼……”

    围观众人:“……”

    他们的导演还有救吗?

    没有。

    铁皮屋门口,檀华撑起伞慢慢跟上。

    对于他曾做过的一切,他不后悔,他甚至庆幸他遵从了心底的卑劣欲望。

    靠近她,拥抱她,占有她,是惟一能占据他全部心神的事。

    他想要她,即使穷尽一生。

    第174章 旧仇旧恨

章节目录

曲线潜规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曲线潜规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