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罗bsp;bsp;季鼎使用的这件可以化为金色怪物的宝物,应该是一次性的,因为这件宝物shì fàng 出来的威能实在是太大了。如果不是一次性的,那说不过去。

    有一些宝物威能是非常大,比如说苏罗的七星塔,可是就算是苏罗,也不能发挥出七星塔的全部威能。由此tuī duàn ,季鼎就算有威能非常大的宝物,也应该无法完全发挥出威能。只有一些一次性的宝物被激发,才可能有那么恐怖的攻击力。一次性的宝物,是自身就蕴含威能的,使用者只需要激发即可。而普通的宝物,则是需要修者自身的力量。

    所以,苏罗从上元洞府内出去jì xù 与季鼎交手,季鼎除非有第二件这样的宝物,不然对于苏罗来说,季鼎也不存在太大的威胁。苏罗并不认为季鼎还有这等宝物,这等宝物虽然是一次性的,可如此威能,绝对非常珍贵。jiù shì 季鼎,恐怕也不能随身携带两件。

    “嗯?”

    就在苏罗心念转动,观察着上元洞府外金色能量减弱程度的时候,苏罗气海内的道树,突然规律的震动起来。

    “这时候,难道我的境界要突破了?”苏罗眉头微微一皱。

    没错,jiù shì 这时候,苏罗竟是有突破到二步灵皇的感应。这种感应,是冥冥之中注定的,来源于天道。而且机会只有一次,若是错过了,那以后可能都不会有这种感应。当然,不是说错过了就不能突破到二步灵皇境界。而是说就算以后突破了,也远远不如在有这种感应的时候突破效果更好。

    苏罗只是稍微一迟疑,而后马上就拿出玄液丹,吞服下去。就在时光之心内,开始突破境界桎梏。

    突破开始之后,苏罗就无法控制上元洞府吸入金色能量被金之法则吸收,不过zhè gè 过程也不需要他专门去控制,他只需要让上元洞府保持那个口子,然后金之法则可自行吸收涌入到上元洞府内的金色能量。

    在将玄液丹吞服后,苏罗气海中的道树。开始快速的生长。大量的灵力被灵漩转化,涌向道树。苏罗闭着眼睛,连续的吞服神髓液和无忧圣水。神髓液和无忧圣水,转化为灵力。能够满足苏罗道树的需要。

    苏罗的资源非常充足。完全不需要dān xīn 灵力不足导致突破中断。

    ……

    “hā hā!”

    季鼎盯着金色能量。抚着胡须,大笑起来。他一点都不dān xīn ,苏罗能够抗住这一次攻击。在他看来,苏罗绝对必死无疑。不过,他也没有急着去对其他天月宗一方的修者动手,他要亲眼看着,金色能量将苏罗灭杀的场景。

    反正,天月宗灭亡已经是万无一失的事情,也不急于这一时。早一刻、晚一刻,结果都是一样的。

    “邵仑、卞苍、拓敏,你们的宗主,必死无疑。你们,还不束手就擒吗?”季鼎转目,看着仍然在缠斗的天月宗修者,眼睛一凝,大声的说道。

    “天月宗的修者,你们听好了,你们的宗主苏罗,已经被我斩杀。如果你们愿意归降法纹师道场,那我也是可以接受的,现在马上跪在地上投降,我可以不杀你们,留你们一条性命。如果你们现在仍然jì xù 负隅顽抗,就将必死无疑!不仅你们会死,包括你们的宗门,你们的家人,全部都会死!都会灭亡!”季鼎阴狠的眼神,扫视着天月宗一方的众人。

    “你做梦!”邵仑长老,被雉蚩一掌轰飞,他的嘴角,有着淡淡的血迹,显然已经受伤了,不过在听到季鼎的言语后,邵仑仍然愤怒的大声喝道。

    这时候的邵仑,确实受伤了,而且伤势还不轻。他拼尽全力,也不是雉蚩的对手,可以说如果jì xù 打下去,最后他肯定会被雉蚩斩杀。现在他还能支撑,是因为他有诸多保命的手段,可这些手段,会越来越少,最后终有完全用光的时候,也jiù shì 他死亡的时候。

    “季鼎,我们jiù shì 战死,也不会投降!想要我们归降,下辈子吧!”卞苍长老,一头长发完全散开,他疯狂的与法纹师道场的副议长焦陲对战,此时战意正浓,目中杀意纵横。

    “杀!”卞苍怒喝,攻击愈发的猛烈,“就算死,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拓敏长老虽然没有说话,不过她的攻击动作,丝毫没有凝滞。显然,她的行动,已经表明了自己的决心。

    “归降?”

    蓝星宗宗主景天,嘴角泛着一丝苦笑,他看了看附近的人群,他蓝星宗的修者,已经在这一战中,陨落了好几个。

    “东缺长老,你觉得呢?”景天看向自己宗门的三步灵皇长老东缺。

    “不能!”东缺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只是轻轻摇摇头,坚定的说出这两个字。东缺长老的土属性功法,轻松挡住量无极的攻击。

    “死的好!死的好!只是可惜,没能亲手击杀。”量无极看了一眼金色能量覆盖的区域,咬牙切齿道。

    “对!不能!”景天气息陡然一凝。

    “不投降,jiù shì 死!”

    法纹师道场一方的修者,琅邪宗、黑木宗等宗门宗主,都兴奋无比,纷纷大喝出声。

    “你们还真是蠢笨,苏罗那混蛋已经死了,你们何必坚持下去?投降,有什么不好的呢?”琅邪宗宗主何春,大声的说道,“以前,你们也是在天月宗的统治之下,现在归降法纹师道场,无非jiù shì 换一个人统治,对你们来说,这有什么区别呢?”

    何春摇摇头,语重心长的说道。

    他很庆幸,自己当时没有选择天月宗,而是加入了法纹师道场。他觉得,自己的眼力还是很强的,嗅觉还是很敏锐的。如果当时选择天月宗,苏罗会不会原谅之前琅邪宗的行为先不说,就说现在,也将面临绝境。

    “叛徒!”

    一名天月宗一方的宗门宗主,怒视着何春,咬牙吐出这两个字。

    “你该死!”何春听到叛徒这两个字,顿时盛怒,对那同是二步灵皇境界的宗主,疯狂攻击,“现在投降,你也要死!”

    ……

    金色能量,越来越少了!

    看着金色能量快速减少,季鼎不由皱了皱眉,因为这金色能量的减少速度,似乎比预期的要快了一些。按照正常的情况,金色能量不应该消散这么快才对。

    “管那么多做什么?反正,只要杀了苏罗就行。”看着越来越淡的金色能量,季鼎摇摇头,没有再多想。

    季鼎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金色能量,又过了片刻时间,金色能量内的情景,也渐渐清晰,能被外面的人看到了。

    不仅是季鼎,以及法纹师道场的修者,还有天月宗一方的修者,也都无比紧张的看着金色能量。

    天月宗一方的修者,虽然知道苏罗生存的可能性不大,可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里。如果苏罗没有死,那他们就还没有败。

    “宗主……”邵仑,低声呢喃着。

    “宗主大人,你一定不要死!”杜毅长老,和其他五名天月宗二步灵皇长老,还在与莫谷副议长缠斗。虽然与三步灵皇对战很危险,不过六个人配合默契,短时间内,莫谷休想真正的斩杀他们六个人。

    “咦?”

    “化为虚无了吗?”

    当金色能量内的景象,可以完全看清的时候,季鼎微微一怔。金色能量笼罩的区域内,空空如也,并没有看到苏罗的尸体。

    “居然直接化为虚无了,这件特殊灵宝的攻击,确实厉害。”季鼎大笑着说道。

    季鼎也是第一次使用这样的攻击灵宝,所以并不知道最后的攻击效果到底是什么样子。但是,将一个修者化为虚无这样的事情,是很正常的。就拿他自己来说,如果他想,他也可以让一个二步灵皇境界的修者直接化为虚无,连一些血液残渣都不剩下。

    那金色能量威能如此浩瀚,将苏罗整个人化为虚无,似乎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苏罗宗主,真的死了吗?”

    “不!不会的!”

    “该死的,季鼎,我和你拼了!”

    天月宗的修者,也看清了金色能量内的情景,那里根本就没有苏罗的身影。也jiù shì 说,苏罗可能真的被那恐怖的能量,直接化为了虚无,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拼了?你们拿什么拼?”

    “既然你们不愿意归降,那就都死吧!全部都要死!”季鼎狠厉的声音,低沉的说道,他的眼神,快速搜寻四周的地面,想要寻找苏罗留下的资源。

    不过,他仔细的看了一圈,都没能发现七星塔等物。

    因为金色能量虽然很淡薄了,可还是没有完全消失,那威能仍然很强,所以季鼎也没有敢直接冲进去。或许,以他的实力,也能抵挡现在残存的金色能量,不过他觉得还是再稍等片刻为好。

    等金色能量完全消散后,就不会有任何危险,他何必要在金色能量尚未完全消失的时候,去冒险呢?只需要再等几个呼吸时间,金色能量就会完全消失。他相信,金色能量再强,也不能将七星塔等宝物化为虚无。(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造物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夜·水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水寒并收藏造物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