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草原之上,一白衣男子在前方飞驰,又是那“疯”一样的男子。

    一紫衣男子御马而追,修长玉指冷冷持刀,刀刃在日光之下反射出冷凝光辉,铮铮杀气,若战场之上,万千将士凝聚而出的绝杀之心!其宰杀笑无语之心强烈,等闲语言不可描述也!

    澹台凰傻楞在原地,看了很久,很久。

    足足站了有一炷香的功夫,那一逃一追的人,也终于离开她的视线,跑到草原里不知道哪个角落去了。额头滑下一滴巨大的汗水,话说这两人,至于么?小星星童鞋也耷拉着nǎo dài ,站在澹台凰的身边一起眺望,姿态戚戚焉,惨惨焉。显然已经不欲再与澹台凰争宠夺爱,决定缴械投降了!

    一人一狼,就这样站在草原中央,远远的看着。其实那两货的人影都看不到了,但是他们还呆呆的站着。

    就在这会儿,一绝美男子,忽然出现在澹台凰的身侧,他蔚蓝色的衣摆如洗,轻轻飘飞,和草原上的蓝天,颇具异曲同工之妙。他也循着澹台凰的视线看了片刻,优雅华丽的声线轻轻响起,问的似乎很不经意:“凰儿,是当真想嫁给君惊澜?”

    “唔……”冷不防的被这么一问,她险些没有招架住。偏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那张比女人还要美上三分,魅上七分的容颜之上,正噙着淡淡笑意,看样子不过是兄妹间的随口一问。

    澹台凰这才放下心来,原本以为是牵扯到国家利益,王兄才会这样问。放心之后,她不甚在意的开口:“重点不是我想不想,而是王令已经下来了,难道我要为这点微末小事反抗父皇不成?”

    想不想?若是几天之前问她,她肯定说不想。但是今日,她也答不上来了。所以也只能左言右而顾其他,把一切都推脱到和自己无关的地步。

    澹台戟何等聪明,一听这话,便知她不想深入探讨回答。他倒也不勉强,只是状若不经意的笑笑,又伸手揉了揉她细碎长发,轻声笑道:“一个多月前,凰儿还每天跟在王兄的后头,扬言非王兄不嫁!而短短一个月,就快到王兄为你送亲的时刻了!”

    他这一说,澹台凰猛然感觉自己心中震了一下!一种不属于自己的,感情流露,从心间缓缓淌出,像是刹那酸梅入喉,那种难以言表的难过与酸涩,压抑得她几乎落泪!但,她清楚,不是她想落泪,不是她,那是谁?

    难道是原本澹台凰的残留意识?!

    这感触压迫了她很一会儿,终于慢慢消散。毕竟,真正的澹台凰已经死了,再深的感情,残留下来的,也已经没有多少了,被澹台戟这话一刺,才会有了片刻异动吧。

    待到心中彻底平静,所有属于澹台凰的意识全部消退,她终于镇定了下来!

    她顿了顿,忽然转过头看着他,一语双关道:“王兄,一个月之前的那个我,是真心爱你的!”

    一个月之前的我,是真心爱你的。只是现在,我已经不是那个我!那个人,已经死了!

    原是不必说,但是她觉得,这话她必须替原本的澹台凰说出来,算是给她的一个终结和圆满。不过说完之后,她已经zhǔn bèi 好挨骂了。他们可是兄妹,她这样胡说八道不是想乱伦什么的嘛?而且王兄不过是随口开个玩笑,发表一下感概,她在讲什么玩意儿?

    她这话一出,他竟然也没有责难她,反而状若不经意的笑问:“可惜一个月之后,凰儿长大了,对王兄,也不复从前之心了!是也不是?”

    这话,问的笑意盈盈,怎么看都是在开玩笑。而至于是否真的在开玩笑,自然就只有他心中难言的苦,可以告诉他了。

    澹台凰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直觉他不该是会问出如此不知分寸之话的人,但是见着他面上开玩笑的韵味,她这才fǎn yīng 过来,笑着开口答话:“那当然,从前我不懂,所以才会给王兄造成那么多困扰。但是现在我已经明白,我们是兄妹,这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事实。想通透了,自然不会再烦扰王兄了!”

    她说完,便接着看着郁郁葱葱的草原,面上含着浅浅笑意,如同烈日下盛放的草原之花。不同于她往日的猥琐,很美,旷然之美,秋月之美,也莫过于此。她想,说清楚了zhè gè ,王兄以后再看见她就不会尴尬了吧?以后也不必再担心自己回头缠着他讨论感情和乱伦的问题了!

    她却不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这一席轻轻松松的话,却几乎叫澹台戟窒息!

    “我们是兄妹,这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事实!”这话,他都已经忘记了自己从前对她说过多少次,他也记得自己当初,jiāo xùn 她之时,是一次比一次不耐,像是教导不听话的小孩子。

    可她从来不肯听,依旧不知体统,不知分寸的对他说喜欢,说爱。

    时过境迁,当他终于看到她身上吸引他的部分,看到她时而聪慧,时而胆大,时而对自己撒娇,甚至不顾自己的性命,也要助他安然回国、还有,放弃除掉娜琪雅的机会,只为拂开他眉间的折痕。而……

    当他的心,终于开始为她跳动,她忽然告诉他……

    ——我们是兄妹,这是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

    多么讽刺!他从前说过千百遍的话,就这样,被她推到了他的面前!也许,这是老天给他的惩罚!从前他不知,这样一句话能伤她多深,今日,这万箭穿心之下的彻骨绝望,她也一定,不知吧?

    为什么,偏偏是兄妹。

    只是想要争取,都没有资格!

    看他bsp;mò ,澹台凰忽然回过头,仰头看了他一眼,见他桃花眼里闪过种种她看不懂的情绪,她忽然笑眯眯的开口:“王兄,听我说完这话,你是不是感觉很欣慰!心中想着,啊,她终于长大了,终于再也不会烦我了!啊,伟大的苍狼神啊,感谢您的保佑,我终于解脱了!”

    澹台凰说到后头,双臂张开,一副大巫师的样子,对着天空动情感叹!只恨自己不能将澹台戟心里的开心表达得更多……

    “砰!”他长指屈起,在她额头轻轻敲了一下,宠溺道,“调皮!再这样胡说八道,小心王兄罚你!”

    “罚我什么?”澹台凰吐了吐舌头,忽然发现没事儿和王兄开开玩笑也挺好玩的,而且不管说错了什么话,也不管她瞎说些什么,他都不会与她生气。

    他停顿了片刻,忽然半真半假的笑道:“罚你……罚你一辈子留在漠北草原,谁都不许嫁,只能待在王兄身边!”

    澹台凰自然是不会将他的话当真,而原本,他也是一副在开玩笑的态度,于是挤眉弄眼道:“哎呀,我好害怕呀!我吓得都快尿裤子了……”

    “砰!”又是一下,敲上她的额头,“还敢捉弄王兄!”

    吐了吐舌头,笑眯眯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他下手并不重,她却还是gù yì 做出一副很疼的样子,呻吟道:“王兄你太心狠了!我可是你亲妹妹。下手都不留情面!”捉弄王兄的感觉确实很不错!

    “真疼?”他挑眉,表示怀疑。下了多重的手,他心中自然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嘿嘿……不疼!”澹台凰看着前方浓密的草地,一把挽着他的胳膊,摇啊摇,半撒娇半真心,其实是为了引出陈轩画的道,“草原这么美,王兄待我这样好,要是真能一辈子留在这里,留在王兄身边,其实也是挺幸福的!不过王兄要是娶了一个凶狠的嫂子,我的前路就未可知了,说不定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每日被欺压!”

    他失笑:“你这丫头,瞎想什么?你若留在草原,王兄怎么会给你娶个凶狠的嫂子?”你在身边,我岂会另娶?

    “如此甚好,其实嫂子的人选,我已经有一个了!赟隐部落首领的女儿陈轩画你知道吗?jiù shì 今天在王帐帮我的那个,那姑娘可喜欢你了,很直白的告诉我,她喜欢了你十几年了,跟娜琪雅作对是不想将你让给她!王兄你听完也觉得很开心很满足对吧,嘿嘿,我都觉得倍儿有面子!嘿嘿,这样爽朗的性格,我还是挺喜欢的,王兄你可以好好kǎo lǜ 一下!”澹台凰总算是找到机会,把陈轩画让她帮忙说的好话给说到位了。既然答应了,不做到不是她的作风。

    她这话音一落,他面上的笑意忽然敛下,整个人也僵硬了几分。扬眉看着前方茫茫的草原,笑了笑,没回话。

    这笑,几分清浅,几分茫然,几分苦涩。

    旋即,那优雅华丽的声线,也带上几分叹息:“回草原才几天,就开始帮王兄物色夫人了,你这丫头,当真是闲!”

    “不是我闲,是陈轩画让我帮她说好话,我……”澹台凰开始解释,但也没有再过多的夸奖陈轩画,因为毕竟也才见过一面,其实也还不太了解,只把自己承诺的话说到位便足够了。

    他闻言,桃花眸微微闪过不豫,似乎不耐道:“好了!王兄的事情,王兄自然有分寸,不必你如此认真的为我说媒!”

    这话的语气,便是很有点冲了!这让澹台凰狠狠的怔了一下,觉得他似乎是jī dòng 过度。

    而她这一愣,他也终于fǎn yīng 过来什么,微微伸手,咳嗽了声,轻声开口:“好了!这事以后不必你再操心,自有父王论断!王兄还有军务要处理,先走了!”

    “嗯!”澹台凰只得点头放人,旋即,颇为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怎么感觉王兄有点怪怪的,是她想多了吗?

    而澹台戟,一路而行,脚步很轻,也很沉重。她终于如他所愿,将他当成了王兄。

    他十几年的夙愿,今日是终于得偿!

    可,他心中有的,却不是庆幸,只觉得讽刺……

    澹台凰瞅着他的背影,看了很一会儿之后,纳闷的收回了目光。

    一低下头,便见小星星童鞋很鄙视的看着她,见她眼神过来,还狼眼一翻,狠狠的对着她竖起中爪:“嗷呜!”你这愚蠢的人类啊,你王兄那点儿心思,星爷都看懂了,你还不懂,你的情商真是太令狼捉急了!

    澹台凰嘴角一抽,忽然来了兴致,低下头虚心求教道:“那请问伟大的星爷,您知不知道我王兄这是怎么了?”

    星爷见她如此谦虚,顿时感觉到自己的高大!当即潇洒的一拨流海,一直前爪支着额头,一副很深沉的样子,斜眼看向澹台凰:“嗷呜!”你了解我们男人吗?你这样问,jiù shì 因为你完全不了解男人!

    澹台凰眼角一抽,无语的看着它摆poss装逼,其实挺想给它一脚!但是也许这货真的知道点什么,于是她耐着性子接着道:“还请星爷指教!”

    于是,小星星童鞋,伸出两只前爪摸了一把脸,又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然后对着澹台凰开口:“嗷呜!嗷呜!”星爷告诉你,男人都喜欢长得漂亮,胸又大的女人!

    说到这儿,它忽然猥琐的看了一眼澹台凰的胸,又十分猥亵的一笑:“嗷呜!”看你的眼光,估计给你王兄介绍的是个比你胸还小的,你王兄生气不是正常的吗?

    “砰!”澹台凰飞起一脚!妈的,找揍!

    小星星童鞋再次被踹飞,在空中悲惨大叫:“嗷呜!”澹台凰,你不让狼说实话!

    成雅一来,就看见小星星童鞋被踹飞了!似真似假的给它抹了一把同情泪,又几个大步到了澹台凰的跟前,正想说话,澹台凰倒先开口了,语气很是纳闷:“成雅,我刚刚给王兄介绍陈轩画做嫂子,为啥他听见有人暗恋他,他一点开心的成分都没有?”

    先不说他为啥怪怪的,通常情况下,人在知道有人暗恋自己的时候,不管自己喜欢还是不喜欢,不是应该第一感觉jiù shì 心情很愉悦吗?怎么她那会儿说完之后,王兄一点开心的样子都没有呢?

    成雅的脑后划过一条黑线:“公主,大皇子殿下为什么要因为别人暗恋自己就开心?”

    澹台凰斜眼瞟她:“那,我问你,假设你现在听说有一个帅哥,啊,也jiù shì 美男子,暗恋你很久了,你开心吗?”

    “开心啊!”成雅点头,又接着道,“可是那不一样啊,成雅从来就没有被美男子暗恋过,所以会异常开心。但是大皇子……公主,您不妨去草原上问问,有几个姑娘不暗恋大皇子!”

    “……”澹台凰无语!敢情王兄是被暗恋得多了,都无感了!好吧,算是她说了多余的话,瞄了成雅一眼,“那你刚刚是想跟我说什么?”

    “呃,哦!对了,是娜琪雅公主,不是被王上下令,在她的额头上刺了一个‘罪’字吗?方才御医已经给她包扎好,而矫暨部落的首领对她很生气,要将她赶回她的生父家中去,还要剥夺了她的公主之位!”这原本应该是一件和值得gāo xìng的事情,但是成雅说着,面色却并不十分好看。

    澹台凰双手环胸,微微挑眉:“然后?”一看成雅的表情就知道有然后!

    “然后娜琪雅的生父也不要她huí qù ,草原上的人也都唾弃她了,说她殴打公主还陷害养父,这样的人不配活在世上!接着您知道她干什么了吗?”成雅不屑一笑,气鼓鼓的道,“她居然当众自杀,上个吊绳子也没捆紧,自杀自然失败了!然后就开始哭哭啼啼的说自己一时失足,自己知道错了……”

    “然后草原上的男人们都被她我见犹怜的样子触动,原谅了她之前的所作所为?”澹台凰很快的猜出结果。

    成雅厌恶皱眉:“岂止啊!大家原谅了她之后,她又开始在那里颠倒是非黑白,说她进入王帐,完全是被您陷害。又在那儿胡说八道,又将所有的脏水泼到了您的身上,燕子冲上去又想揍她,被韦凤拉住了!公主,奴婢觉得你今天真的不该放过她,让王上杀了她多好啊!”

    让父王放过娜琪雅的缘由,成雅自然是想不明白的。而澹台凰也没dǎ suàn 对她说,只是无所谓的笑笑:“所以她现在又成了受尽委屈和冤枉的人,我又成了那个坏人?”

    “是的!她的脸上还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几个巴掌印,对着那些人生生污蔑说那jiù shì 您殴打她的证据。奴婢都想一脚踢死她,草原上那些不长眼的男人们,还带着她一起到矫暨部落首领的门口求情,听说矫暨部落的几大酋长都去了,全部在外头为她求情。矫暨部落的首领也被逼得没bàn fǎ 了,只得妥协!”成雅说着,脸色再次变得气鼓鼓的。

    说完之后,还唾了一口:“也不知道她是给那些男人灌了什么迷魂汤,她说什么那些人信什么!”

    “同情弱者,是人的天性!尤其那弱者,还是个我见犹怜,白莲花一样纯洁的美女!”澹台凰不冷不热的开口,其实对这样的结果并不奇怪,因为娜琪雅那种哭瞎扮可怜的方式,女人们看了都只会觉得恶心唾弃,但是男人们看了,就大不相同了。

    成雅登时愤怒:“公主,您不生气?现在外面都不知道将您编排成什么了,先是挑唆手下的人殴打她,后是栽赃陷害草原上最单纯善良的姑娘,还带上在她受了刑罚之后,您还打了她的罪名,很多人明面上不说,私底下已经开始骂您了!”

    zhè gè 贱人!公主什么时候挑唆燕子打她了,分明jiù shì 她自己犯贱,激怒了燕子。而王帐也是她自己闯进去的,什么叫做公主gù yì 设计引她进去?自己往自己脸上扇几巴掌,还污蔑是公主打的!

    可是公主竟然不生气!她都快气疯了好吗?

    澹台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他们就在背后将我骂成了狗屎,在你们心中我不是便不是。几个都没见过面的人,值得我为他们生气吗?倒是那朵纯洁美丽,永远不放弃以弱势矫情来中伤我的花啊……”

    说着,她摸了摸下巴,缓缓的笑了,笑得很有点恐怖。成雅一看见她这阴测测的笑意,狠狠的抖动了一下身子,感觉娜琪雅要倒霉了……

    澹台凰笑完之后,又很大气的挥了挥手:“算了!看在她刚刚受了刑的份上,我就暂且饶她一次!等我什么时候兴致来了,再与她算账!”

    成雅不服,正想反对。

    而就在这会儿,一声来源于笑无语仁兄的仰天高呼,自前方传来:“jiù mìng 啊!jiù mìng 啊!澹台凰,你男人疯了!”

    “哦草!”澹台凰额角青筋一跳,恶狠狠的抬起头,第一想法jiù shì 把笑无语这口无遮拦的混蛋胖揍一顿!什么叫她的男人?她现在还是标准的单身贵族好吗?

    可是,这一抬起头,看见笑无语的惨状,当即说不出话来了!

    之间他惯用了展现自己飘逸出尘的白衣,被刀划开了无数个口子,衣衫褴褛,身上泥印遍布,胳膊、背上、腿上还有伤,脸上更是脏兮兮的快看不出真容了!

    而他此刻,正拄着一根棍子,一拐一瘸的逃命,哪里还有半点飘逸出尘的神棍国师样?

    他一边逃,一边高呼:“澹台凰,你一定得救救我呀!我原本是一片好心,知道漠北冰山上有一处好地方,风景甚美,想带你去看看,最后却遭遇如此下场!你要是见死不救,你就太说不过去了你!”

    他一边鬼叫鬼叫,一边往澹台凰身前跑。

    暗处的夜星辰禁不住偷笑,在心中为自家国师竖起了大拇指!其实国师大人是被北冥太子伤了几处没错,但是这所谓逃命还要拄着一根拐杖,却是真真切切的装的!眼见澹台凰的表情居然变得迟疑,明显是在想着是不是该拯救一下自家国师大人,夜星辰不由得又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原来国师大人也有这么黑的时候,北冥太子这辈子恐怕要破了从未被人算计的记录了!

    正在他想着,笑无语已经在澹台凰错愕的注目,和成雅呆若木鸡的zhù shì 下,到了他们跟前。他整个人好像经历了一场旷世纪的大战,在沙场中历练,在血火里打滚,故事的最后终于变成了现在zhè gè 饱经沧桑,貌似一个九级残废的样子!

    澹台凰几乎都不敢回忆,自己那会儿刚刚从帐篷里面出来之时,看见这货是多么英俊潇洒,仪态万千!再看看现下已经脏兮兮到认不出来的脸,还有这一身的伤,以及那都快拄断了的拐杖……

    同情弱者是人的天性,其实这天性她也有!她看着看着,不由得在心中腹诽,君惊澜这货下手未免也太重了,不jiù shì 偷了一匹马,又邀请了她吗?她都还没答应的说!

    于是,她咳嗽了一声,开口道:“好的!好的!他到了之后,我替你求情!”

    笑无语目的达到,顿时芳心大悦!尼玛,总算没有白装瘸子啊,君惊澜,你他妈的也有被老子算计的时候!夜星辰也十分敬佩的点头,国师jiù shì 国师,不管是欺骗皇上,还是欺骗女人,都很有一套……

    “不过,君惊澜呢?”澹台凰纳闷,看着笑无语的身后,根本没看见君惊澜的人。

    笑无语这下也意识到一点什么,转头一看,四下一片空旷,心中顿生了不好的预感!

    澹台凰又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他骑着马,追你个瘸子,都追不上?这么半天还没来?”

    “嗯,待本国师来算算!”他说着,就神神叨叨的伸出手,要掐指算,还没算清楚……

    前方就来了几个人,那是几个漠北士兵,他们的手上抬着一个担架,担架上头躺着的,正是那风华绝代、美艳无双的太子爷!

    笑无语登时不敢置信的瞪大眼,险些跳起来!卧槽!这一路都是他在打自己,自己根本都没碰到他好吗?他这是在搞什么?担架都上了!

    于是,暗处的夜星辰笑不出来了。但是东篱深深的笑了……从看见笑无语捡了一根棍子当拐杖,往太子妃的方向跑,太子爷便停下了追赶的步伐,坐在马背上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旋即往地上一躺,遣他去找漠北士兵来“jiù mìng ”。

    澹台凰愣了一下,几个大步上前,看了君惊澜一眼,但见他脸上苍白,眉间朱砂都失了颜色,一看见她就想说话,却因为“受伤”太重,狠狠的咳嗽了几声,几乎都提不起气!

    澹台凰赶紧开口:“不能说话就先别说话!不过你这是怎么了?以你的武功,不至于被打成这样啊!”

    成雅看着也是心中一慌,旋即,狠狠的瞪了笑无语一眼,把他们的驸马爷打成这样,还好意思恶人先告状!

    “砰”一道闪电从天空劈下,形成一个歪歪斜斜的“人”字形,劈在笑无语的身后,他身后的空间也瞬间变成暗黑夜色,整个人是标准的如遭雷击,根本说不出话来!

    这真是……冬雷震震,夏雨雪!冤死人了……

    太子爷微微伸出手,倦倦的看向澹台凰,怎么看都是一副快不行了的样子,看得澹台凰心里有点发慌,也赶紧抓着他的手。

    他又咳嗽了一声,倦倦道:“你放心,爷没事!先前原本有伤,爷追杀他的时候没有多想,咳……咳咳……谁知他见爷伤在哪里就打哪里,最终,最终,咳咳……”

    zhè gè 先前有伤,澹台凰自然很快的fǎn yīng 了过来,所谓先前的伤,不jiù shì 为了救她,挡下那些山石造成的吗?所以,她很自然而然的把君惊澜被笑无语打成这样的责任,一半归结到了自己身上!

    于是,她狠狠的转头瞪了笑无语一眼:“卑鄙!”

    “我……”笑无语伸出一只手,想解释一下自己,但是他现下虽然半残废着,但是怎么看还都是生龙活虎的,对比一下那个已经躺成那样的人,说点什么都显得薄弱,并且还会显得有点落井下石!

    于是,国师大人开始在心中深深的自省,早知道这样,他就装受伤装严重一点了!这都怪自己大意轻敌,看轻了君惊澜的黑心肝!

    “咳,咳咳……”太子爷苍白着绝美的容颜,又狠狠的咳嗽了几声,握着澹台凰的手动情道,“爷恐怕,恐怕这辈子不能照顾你了!我一生唯一憾事,jiù shì 未能娶你为妻。但是这样也好,也好,也不至于累了你一生……”

    哦草!笑无语悲愤磨牙,简直快被气疯了!黑心澜,你也太他妈的能装了吧?都jiāo dài 起遗言了!

    这话说得澹台凰心中微动,刹那间鼻酸,看着他满含深情的容颜,怔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爷若走了,不必为爷报仇。为你而死,甘愿……”慵懒声线再次响起,已然是明显的中气不足。

    这话说得抬着担架的漠北士兵眼眶都红了半圈,颇为不忍心的转过头去,成雅更是抽抽嗒嗒的开始抹眼泪……

    笑无语吐血!终于忍无可忍的破口大骂:“君惊澜,你太他妈的能装了吧?什么叫不必为你报仇?你以为老子听不出来jiù shì 暗示澹台凰帮你报仇!你……”

    他这样说着,澹台凰忽然转过头,看着他手上因为过于愤怒而飞扬到半空的拐杖……

    然后,时间静止了!一切停滞了!笑无语完全傻逼了!

    澹台凰狠狠磨牙,看着他高举的拐杖,和站得笔直的腿,原本在心中怀疑君惊澜是真伤还是假伤,在这一瞬间也完全明了!从牙缝里面挤出了三个字:“笑无语!”

    “咳,咳咳……”国师大人已然露馅,一把扔掉拐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虽然看起来依旧很狼狈,但是那出尘飘逸的风度,已然活灵活现于众人面前!

    他咳嗽完毕,故作深沉的开口,“本国师方才腿部遭受重创,然而,得益于本国师多年对神佛的信奉,终于感动了上苍,苍天对本国师伸出援手,方才使得本国师不药而愈,本……卧槽!你别这么jī dòng 行吗?”

    话还没说完,澹台凰已经一把捡起他刚刚拿着的拐杖,对着他狂奔而去!

    国师大人赶紧转过身,开始了第二轮逃命行为……

    远远的传来澹台凰愤怒的大骂:“混账!居然敢骗取老娘的同情心!”

    她这话一吼,那几个抬着君惊澜的漠北士兵,都鄙视的看着笑无语的方向!呸,居然是装的!

    可,他们刚刚才呸完,那躺在担架上、身受重伤,仿佛下一秒就要堕入地狱轮回的太子爷,忽然悠闲的在担架上翻了一个身,左手微微抬起撑颊,一派悠闲的mó yàng ,坐看笑无语被人追杀的大戏……

    漠北士兵们见此,脚下一滑,险些没给摔了!敢情都是装的!?

    成雅也无语至极,想想北冥太子方才对着公主说的那一席深情款款的话,又看了一眼那方才装瘸子博取同情,最终被追杀的笑无语仁兄。她明白了……

    这是一张谁比谁心肝更黑的角逐,谁心肝更黑,谁就赢了!而显然东晋国师在这方面还欠缺火候……

    暗处的夜星辰默默流泪,并举起一只手对天发誓,为自家国师的失败做解释——我保证,国师大人失败,不是因为能力不足,而是因为素来光明磊落,在黑心肝的方面经验不足,和北冥太子没有可比性,才导致了最终的失败!国师大人,依旧是强大的,东晋人民心中神的存在……

    担架抬在半空,太子爷慵懒侧卧,看大戏。

    小星星童鞋几步窜过去,穿着小内裤,在担架下头的草地上侧卧,左前爪支着狼头,和自家主人摆了一样的姿势。

    一人一狼,一上一下,同样表情,同样姿态,围观笑无语被人追杀……

    ——俺是求月票,太子爷黑心无敌的分割线——

    于是。

    故事的最后,笑无语被君惊澜骑马砍了一顿,又被澹台凰拿着棍子追打了一顿。

    成功的从九级残废,变成了十二级!可,要不是因为自己风度使然,坚决不打女人,他至于最后被打得这么惨吗他?!原本拄着拐杖是为了假扮瘸子,最后险些真的被澹台凰打成了一个瘸子!

    澹台凰是新账老账跟他一起算,他倒也不笨,在最后高呼一声:“你怎么不想想,为何君惊澜收了这么严重的伤,身上既没有刀口,也没有血迹,就连一点脏兮兮的印记都没有!”

    这话一出,倒是真正的提醒了澹台凰!虽然笑无语这样欺骗她的人需要jiāo xùn ,但这并不代表她能容许其他人也欺骗她……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好似那货也就真的是面色苍白,并无半点受伤的迹象!

    当即便收了棍子,狐疑的看向君惊澜的方向。

    而此刻,太子爷已然躺好,小星星童鞋也在他的担架下头呈瘫尸状,闭着眼睛躺好!

    被担架抬在半空中的君惊澜,微微侧过头,修长玉指微微伸出,气息奄奄的道:“爷是受了很重的内伤,所以看不出来……”

    担架下头的小星星童鞋也飞快侧过脸,狼爪有气无力的伸出,气息奄奄叫:“嗷呜……”星爷也是受了内伤,所以看不出来!

    原本,太子爷高深的演技,再加上苍白的表情,以及那句在理的话,听起来、看起来都是非常有可信度的,很容易让人一眼看过来,就相信他受的内伤很严重!

    但是,看看他担架下头那无病呻吟的小星星,再怎么看君惊澜,怎么假!

    澹台凰狠狠的磨了磨牙,拿着棒子就对着君惊澜冲了过去:“王八蛋!老娘今天要你好看!”

    太子爷已然露馅,也只得慢腾腾的起身,轻轻落地,慵懒笑意绽于唇畔,已然没了方才那身受重伤,面色苍白的样子。只是狭长魅眸微微眯起,眼角的冷光扫了扫小星星……

    而破坏主人好事成功的星爷,坐在地上低着狼头,就开始认真的玩爪子。星爷不争宠了,星爷破坏你们还不成吗?星爷什么都不知道,星爷只是最近爱上了模仿秀……哦吼吼吼……

    眼见澹台凰奔向君惊澜的脚步将近。那被打得惨兮兮的笑无语,终于感觉自己出了一口恶气……快快快,打死那个王八蛋!我靠!疼死老子了!

    却不知,澹台凰脚步一近,太子爷竟然很随意的张开怀抱,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澹台凰见此一愣,到了跟着拿着棍子都忘了打!“你咋不躲?最近有点欠扁,所以希望我揍你?”

    他肆意而笑,懒洋洋的道:“太子妃对着爷扑来,不论来的是雷霆,还是雨露,爷自然都该一并承下!能得太子妃投怀,打几棍子算什么!”

    澹台凰冷笑:“哼哼!我看你jiù shì 单纯欠扁!”

    说着,高高的举起了棍子,想打上去!但是他当真一动不动,狭长魅眸含笑,定定的睨着她,好似jiù shì 被她揍了,也是一种享受。见她不动,他又闲闲道:“别怕,爷保证不还手,也不躲!”

    笑无语见此,真正是无语了!

    远远的看了半晌,终于轻声一笑,摇头轻叹:“君惊澜,真是个疯子!”

    澹台凰也举着棍子严重无语,不打吧,一肚子的气没地儿撒,打吧,就跟那践踏人家的真心似的!终而磨牙开口:“君惊澜,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最爱你的人?”太子爷暧昧挑眉,笑看向她。心中也知她不会有什么好话!

    果然,她冷笑一声,阴测测的道:“像死猪!不怕开水烫!”

    “嗯?”太子爷微微挑眉,正想再逗弄她一句,韦凤忽然慌慌张张的跑来了:“不好了!不好了!”

    “怎么了?”澹台凰拿着棍子转过头,看向她。

    韦凤跑到之后,气喘吁吁的呼出一口气,方才艰难道:“又……又出事儿了!娜琪雅手下的人,全部在外头胡说八道,还大骂您和燕子,燕子一生气,冲进她的帐篷,又将她揍了一顿!而娜琪雅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根本不还手,就这么被燕子抽了好几十下!我担心再这样下去,事态恶化了,人们会都说是您欺压她!”

    澹台凰听完,徒然冷笑了一声!抡了抡自己手上的棍子,一把扛上肩头,酷似传说中的黑帮大姐大!先是警告了君惊澜一句:“我回头再收拾你!”

    旋即,扛着棍子,大步往娜琪雅帐篷的方位而去!一边走一边道:“擦!欺压就欺压吧,看在她受了刑的份上,老娘今天已经忍了她够久了!她奶奶的说几句就罢了,竟然还没完没了了!我今天不给她几棍子,她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月票,俺都看见了,爱你们么么哒!月底了,妞们看看兜里有票木有,到下个月是会过期滴,不要浪费了哈……而且眼见山哥的月票榜好像又要被爆菊花了……(⊙o⊙)!

    问:如何处理月票方为不浪费?

    答:投给山哥jiù shì 不浪费!害羞……

    众人怒:不要脸,滚粗!

    山哥:矮油,不要介个样子嘛,月票藏在哪个兜里,拿来……

    另:万分感谢弟兄们的钻石、月票、鲜花和五星级评价票,爱你们么么哒!

    !

    高速首发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本章节是【012】澹台凰,你男人疯了!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