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皆一动不动。

    大多数漠北汉子,是人生第一次对是否救人产生犹豫!要救吗?去救一个欺骗了他们十几年的女人?去救一个他们维护了这么多年,才发现终于是维护错了的女人?去救一个一直把他们当成傻瓜,骗的团团转的女人?

    心中的女神,在一瞬之间变成万恶的女鬼,这让他们对自己这十几年来的喜欢和追捧,都实实在在的变成了一个笑话,变成了一种莫大的讽刺!这样的心理落差,除去他们自己,是没有人能够明白的!

    而澹台凰说了自己不当活雷锋,就一定不当!悠哉悠哉的往大部队的方向走,表情既不得意,也不悲伤,一副坦荡荡的mó yàng 。

    君惊澜亦是浅笑,暖暖如同三月春花,狭长魅眸看向她,满含鼓励和赞赏……

    澹台戟先是一愣,旋即轻轻的笑了,他就知道,这丫头不可能轻易放过娜琪雅,原本见她只是不断出手打人,他们心中对于她的过于光明磊落,不在意自己的声名的行为已经死心。但却没想到,她还能有这样的智谋!不陷害别人,却让别人摔倒在自己的阴谋诡计之下!

    悬崖边上的娜琪雅开始高声惨叫:“jiù mìng 啊!jiù mìng 啊!救救我,救救我,藤蔓真的要断了!jiù mìng 啊……”

    站在悬崖附近的众男人们,听着这呼救之声,都深深的觉得自己迈不动步伐!

    那种十几年的喜爱和信仰,在一瞬间变成一个笑话!那种自己无条件信任了多年的人,一瞬间忽然被揭露原来一直都在欺骗自己。心中除了无限的失望,甚至还有仇恨,现下他们几乎都想冲上去,狠狠的给那个无耻的女人几巴掌!

    那么,她现下悬挂在悬崖上,要救吗?是任由她就这样死了算了,权当做是她的报应,还是将她救起来?他们素来便也只是崇拜,因为知道娜琪雅的心上人是大皇子,也知道以娜琪雅的身份,是一定要嫁入王族!所以他们从未肖想。

    而从未肖想,就导致了,不能不顾一切,投入全身心的喜爱!最后也造就了……无法原谅她犯下如此巨大的错误!

    正在他们犹豫之间,拓跋旭上前了几步,他表情很冷,面色也很沉。一张布满络腮胡子的粗旷容颜上找不到任何表情,他大步往悬崖边上走去,这一走,众人自然也很快的知道了他的意图!

    陈轩画当即气得跺脚,对自己zhè gè 不明是非的哥哥,实在感到恨铁不成钢!

    澹台凰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表情,没有人会希望自己被欺骗,更不会有人喜欢被欺骗。所以拓跋旭去救娜琪雅,也未必是因为心中还喜欢她。也许,不过是不习惯见死不救罢了!

    果然,她没料错。

    拓跋旭到了悬崖边上,便冷着一张脸伸出手,示意娜琪雅将手给他!娜琪雅看见是他,一愣,瞳孔瞪大,心中顿时涌现出一种巨大的恐慌,拓跋旭来了?他怎么这么快就上来了?那其他人呢?难道其他人方才也听到自己的话了?猛然又响起澹台凰那会儿的那一句“你们的女神在那里,去救吧!”,难道是真的都听见了?!

    这样的想法一出,她都顾不得自己的性命,赶紧哭着冲着拓跋旭大声开口:“刚刚你听见了什么,你们都听见了对吗?那不是我的本意,那都是澹台凰逼着我说的,我……”

    她歇斯底里的哭叫之声,很快的传了上来,姑娘们的面上都是不屑的表情,男人们的脸上,也禁不住写满了冷嘲。她真当他们都是蠢货吗?

    从前自己相信zhè gè 女人,可以说是自己心思单纯,但是到了现在他们要是还相信她,他们就蠢到无可救药了!

    拓跋旭的脾气也不好,一见此,当即浓眉一皱,嫌恶的大声开口:“你是上来还是不上来?”

    双目瞪如铜铃,加上满脸的络腮胡子,看起来十分凶狠!吓得娜琪雅面色发白,看着他这样子,她不得不相信自己要是再多说几句,对方可能真的要放弃救自己了!当即也不敢再矫情!

    她艰难的伸出一只手,将自己的手交托到拓跋旭的手上!

    拓跋旭扬手一提,她就被拎了上来!拎上来之后,他将她往悬崖边上一放,看也不看一眼,转身便走!一边走,一边开口:“今日是漠北一年一度的篝火会,我们来雪山祭苍狼神,若是死人了,苍狼神恐怕会不gāo xìng!”

    说完zhè gè ,他接着又道:“而且,不论她是多么卑鄙的女人,拓跋旭不能见死不救!”

    所以,不论挂在那里的人,是娜琪雅还是其他人,他都一样会出手去救!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这是属于一个人的人生观,只因见死不救,他可能一生都睡不安稳,并非因为那是他曾经真心倾慕过的女人!

    他这样走着,很快的和澹台凰四目相对!脚步一顿,有了一瞬间的bsp;mò 和尴尬。想想自己先前对娜琪雅的维护,想起自己的不明是非有眼无珠,他真想给自己几巴掌!

    bsp;mò 下来之后,默默的转过头,都不敢再去迎视澹台凰的目光。

    这上雪山祭奠苍狼神,漠北有一个规矩,那便是不论任何人,爬上不可骑马,不可用轿。所以大家全部都是跟着徒步上来的,故而,大家现在都傻呆呆的站在澹台明月的身后!

    崖边是在风中飘摇的娜琪雅,她的前方,是满面不敢置信、失望、唾弃、厌恶兼有的漠北汉子们!

    而他们的后方,则是漠北的公卿贵族!所有人都在这里,只是一瞬,娜琪雅便明了!等这些人huí qù 之后,很快的,整个漠北草原的人,都会知道她的所作所为!

    接着,便已经有一直便看不惯她的姑娘们开始吐槽:“原来这么多年她都是装的!”

    “哈!眼泪怎么就那么不值钱呢,总是对着我们大家说哭就哭,让不少人都以为她是真的受了多大的委屈!现在好了吧,原形毕露了吧?”又是一人接话。

    紧接着,又有人冷笑:“我就说这世界上怎么会有比冰山上的雪莲花都要单纯的女人呢,原来jiù shì 这么个东西!”

    漠北不比中原,没有过多的繁文缛节,所以她们这样大声的责骂,也并未违反礼制,也没有人制止。

    无数的嘲讽的眼神,不屑的冷哼,讥讽的言语,不敢置信而唾弃的表情,让娜琪雅整个人都微微的发颤了起来!她一个人站在悬崖边上,任凭雪山上的高风往她身上扬起,整个人看起来当真是柔弱不胜衣。可是现下,再也没有一个人对她这样的状态心生怜惜!

    装的吧。

    装了十几年了,她也应该是装习惯了吧?

    人心很偏执,当他们已经认定了一件事情,就很难更改!当他们已经què dìng 了娜琪雅这么多年一直都在装,那么,就算她现下是真的柔弱,他们也不再相信她。

    娜琪雅看着这些人的表情,渐渐的开始觉得不知所措!男人们的眼神从从前的喜欢和景仰变成厌恶,女人们从从前的谄媚应和变得落井下石!还有那些上位者像是看蝼蚁,看卑鄙者的眼神!以及,澹台凰那似笑非笑的表情……

    这一切,终于通了!

    从澹台凰拉着自己爬上雪山,jiù shì 她设下的一个局!请君入瓮,目的jiù shì 为了给她动手的机会!而只要她一动手,对方就能借此将她推入万丈深渊!这一刻,她心中是恨,无比怨恨那个贱女人这样算计自己!

    但恨意之下,她更多的觉得冷!她不能想象,自己从至高的位置跌落之后,要再以何种面目出现在大家的眼前。这比额头刺了字,让她更加抬不起头!这一瞬间,她甚至希望,拓跋旭方才没有将她救起来,就这样掉下去摔死了,恐怕也比现在好!

    可,现下让她回头去跳崖寻死,她也没有勇气!

    终究,是澹台明月冷冷的睨了她一会儿,优雅华丽的声线缓缓响起:“诬陷了公主这么多年,朕huí qù 再与你算账!已然午时,先去祭台!”

    澹台明月都这样开口了,大家自然都称“是”。怀着对娜琪雅满心的鄙视,赶紧跟了上去……

    而上山的时候还风光无限,即便额头上系着绷带,也能引起无数男人爱慕眼光的娜琪雅,现下就活脱脱的变成了一只臭虫!任何人都不屑与人为伍,只要她走到谁的身边,谁就会加快脚步甩开她!

    这便是大多数漠北人的性子,直率!喜欢或是讨厌,都biǎo xiàn 在明面上。

    终而,大部队在前方走,娜琪雅一个人被甩在后头,凄凄哀哀的跟上。她那被韦凤jiāo xùn 过的侍婢,犹豫了一会儿,才站到了她的身边表衷心!其实她私心里,是想撇清了和娜琪雅的关系,是投靠澹台凰的。但是想想自己在娜琪雅公主的帐前和倾凰公主结下的仇怨,她便不敢上去了!

    上去了,对方估计也没有好脸色给她,说不定还要碰了一鼻子的灰,到时候就两边都站不住脚了!所以,还是站在娜琪雅的身边,牢靠一些!

    一众人,行往祭台。

    所有人都站在澹台明月的身后祭拜,唯有君惊澜和笑无语站在一旁,虽然澹台凰和君惊澜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但是出嫁从夫,所以澹台凰算是君家人,但君惊澜却不算是漠北王族的人。故而他和笑无语这两个外人,都没有祭奠的资格和必要。

    祭奠苍狼神的步骤很简单,所有人按照身份的次序,排着队上去上香,然后饮一碗血酒,表示漠北部族,永远同心同德,捍卫王族尊严和苍狼神的威严!

    场面肃穆,拿着号角的人站在一旁,一动不动,只待祭奠jié shù 之后,高声吹起。

    娜琪雅因为方才的事情,已经被隔离在人群之外,就连去给苍狼神上香的机会都没有!她开始回忆澹台凰回来之后发生的一切,从她回来之后,自己便一直在挨打,在倒霉,甚至到今天,还被人看出了她的“真面目”。

    像她这样的人,永远都学不会自我反省。她现下满心想的都是自己受了委屈,是澹台凰刻意设计,jiù shì 想要她上钩来污蔑她,她觉得这世上不会有比澹台凰更加卑鄙的人,也不会有比自己更加可怜的女人!这样一想着,眼泪又止不住的往下掉。

    不少人上完香的男人们看着她委屈落泪,心中第一想法jiù shì 和从前一样充满了疼惜,但是疼惜过后,便是无边的冷意和肃静!又装……

    澹台凰倒也没心思去管那些,反正娜琪雅已经被她jiāo xùn 过很多次了,今天她真面目也暴露了,从此以后已经难以膈应自己了!所以根本都懒得去理会她,上香完毕,往旁边一站,耳边传来某人的慵懒笑声:“太子妃,今日心情如何?”

    “如果你不在我耳朵旁边说话,我的心情会一直很好!”澹台凰十分无情的开口。

    只是一瞬间,太子爷魅眸闪闪,恍若心里受到了严重的创伤,开口道:“我将我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这话一出,澹台凰额角的青筋就跳了起来!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他不jiù shì 在说他的心对着自己,自己的心对着一条臭水沟吗?狠狠磨牙,小声开口:“君惊澜,你再这样胡说八道,我就废了你信不信?”

    这话说的的声音有点大,竟然被前头的漠北王后给听见了!赫连亭雨不悦的转过头,看向澹台凰:“凰儿,你是怎么在说话呢?”

    “……”

    于是,澹台凰今日明白了一个道理!在娘家,永远不要和老公吵架,未婚夫也不行,因为娘家人通常都会先说是你自己的不是。郁闷的低下头,不再开口……

    见她表情萎靡,他扬唇浅笑,眉间朱砂初樱一般动人。

    偏头看向赫连亭雨,狭长魅眸闪闪:“岳母大人不必为本太子做主,凰儿只要与本太子说话,哪怕是骂本太子几句,本太子也是开心的!”

    这话说的赫连亭雨的心中是非常舒坦的,没有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被别人像宝一样对待。但是即便如此,她还是要做做样子,偏头看向澹台凰道:“你听见了吗?北冥太子待你这样好,你要知道珍惜!”

    澹台凰气得一口老血都险些涌了出来!恶狠狠的瞪向君惊澜,这贱人gù yì 这样说,jiù shì 为了在母后的面前树立他深情款款的形象,成功的将母后拉到他那边,以后jiù shì 两人闹矛盾,她奔回了漠北,母后也会帮他说话!黑心肝的混账!

    她杀气腾腾的眼神过来,他表情懒散,但眸中笑意甚是明显,小声重复了一下赫连亭雨的话:“太子妃,爷对你这样好!你要知道珍惜!”

    澹台凰狠狠磨牙,阴测测的笑:“你放心,今天晚上我会好好‘珍惜’你的!把昨天你躺在担架上欺骗我的账,一起珍惜了!”

    太子爷一听,压低了声线,在她耳畔懒洋洋的笑着开口:“如此甚好,晚上太子妃一定要好好珍惜爷!爷也赶紧将把润滑什么的zhǔn bèi 好,也能避免到时候进不去,会很不方便!”

    哦草!澹台凰双目喷火,杀人般的视线扫向他,火光勃发,等闲语言无法描叙,这他妈的还敢再色一点吗?

    终而,她狠狠的瞪了他半晌之后,皮笑肉不笑的开口:“嗯,你最好还是zhǔn bèi 一点润滑油,到时候抹在你的脚底上,免得逃命的时候动作太慢,被打死了!”

    他笑,凑近她,暧昧道:“爷想抹在你的身上!”

    “砰!”看都不看,直接一巴掌挥了过去!

    某人终于安静。

    澹台凰得出结论,这货jiù shì 欠扁!不打他心里不舒坦,好生生的闭着嘴巴不惹事儿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偏要嘴贱,打一巴掌他心里就tòng kuài 了!

    但是太子爷安静了,国师大人就安静不了了!他暴躁的声线怒而响起:“澹台凰,老子不过是想和你说句话,你至于直接就给我一巴掌吗?”

    “……”澹台凰纳闷的转过头,看着笑无语黑透的脸色。还有某人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顿时明白了。

    这货八成是看见笑无语有过来找自己说话的意愿,所以他就刻意奔到自己的耳边气自己一气,自己一巴掌呼过去……笑无语正好过来,没有防备,然后悲惨中标!

    看着笑无语那谪仙般的脸上满是极为不符的愤怒,她先是狠狠的瞪了君惊澜一眼,方才满怀kuì jiù 的看向笑无语:“呃,打着哪里了?疼不疼?”

    打得她自己的手都麻了,估计笑无语也是疼得很!

    “打的老子装满了天机的nǎo dài !你说疼不疼?”无端端的被人家呼了一巴掌,任由谁都不会开心。但笑无语也并不傻,看着澹台凰满怀kuì jiù 的样子,再想想刚刚站在她身边是何人,这一切很快就通了!

    澹台凰郁闷的开口建议:“呃,那个啥,要不给你揉揉?”

    话一说完,手腕被人一抓,拖走。落入一个溢满了淡淡君子兰香的怀抱,太子爷慵懒声线自头顶不豫响起:“不用,他自己会揉!”

    笑无语怒!狠狠的瞪着君惊澜,责问:“你给老子说说,老子又是怎么得罪你了?你要这样整我?”

    “化外风月化外雪,船至桥头少一人。国师大人,要当心祸从口出啊!”君惊澜闲闲开口,一副很不经意的状态。狭长魅眸挑起,看向无边虚空,仿佛这句话只是不经意说出来的。

    笑无语看了他一会儿,忽然明白了!收回了自己揉额头的手,笑了一声,他还当自己那一卦,君惊澜是真的不在意呢,原来也会有隐忧。淡淡问:“北冥太子这是心中害怕?”

    “怕?”他微微挑眉,笑意盎然,“爷从来不知,怕是什么意思!只是国师不觉得自己的话,像是在诅咒吗?”

    笑无语摸了摸鼻子,不再开口。然而容色淡淡,不知道在想什么……

    澹台凰皱眉,其实说句实话,笑无语昨天那句话,让她心里也不太舒服。

    ……

    祭奠大典jié shù 。众人一同回归。娜琪雅默默的跟在后头,一言不发……盖因她想发言也没人听。

    下山之后,山脚下是大家的马,按照惯例,是漠北的男儿们一齐策马bǐ sài huí qù !

    而这一次,澹台明月也来了兴致,大声开口:“今日朕就与你们一起策马huí qù ,任何人不必让朕,谁先到了,朕必有重赏!”

    “臣等谨遵王命!”众人高声开口。

    然后,大家都疾风一般,往山下而去,跨马而上。

    君惊澜和澹台凰自然也各自上马。他狭长魅眸看向她,暧昧笑道:“太子妃,爷也跟你比一场。若是你先到,今晚你在上,爷在下。若是爷先到……”

    “咻!”澹台凰一鞭子就对着zhè gè 嘴贱的人抽了过去!

    鞭子挥到一半,被他揪住。扬手一扯,内力托起,澹台凰也上了脾气,要跟他较劲,紧紧的攥着鞭子,结果毕竟内力不如他,整个人往空中一飞,就落到他的身前!佳人入怀,太子爷心情颇好:“既然谁先到太子妃都不gāo xìng,那我们便一起到好了!”

    “所以你说那些贱话,其实不过是为了让我对着你挥鞭子?”澹台凰脸色发沉。

    “谁让太子妃不自觉到爷怀里来,爷只有出此下策了!”他懒洋洋的开口,语气是一副理所当然,爷一点错都没有的样子。

    澹台凰狠狠磨牙,没说话。

    这一路,马踏绿茵,士气飞扬,人人兴高采烈,往草原中心狂奔而去。

    一路上,路边沿途站在漠北的bǎi xìng ,手上挥舞着彩绸,兴高采烈的给草原的男人们助威!

    然而,就当男人们飞快的骑马奔驰,若疾风掠过之时,边上的一个小男孩,忽然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

    这一进来,正好便到了拓跋旭的铁骑之下!一旁的大人开始惊呼:“啊——”

    拓跋旭也狠狠的吃了一惊,飞快的勒住缰绳,使劲了全力往旁边一甩!他连带马一齐滚到了一边,马儿嘶鸣!

    最终,他没有伤着小孩子,却伤到了自己!腿被马压着,只是一瞬,满头的大汗都流了出来!

    这一幕,叫原本不喜欢他的澹台凰,看着也有点改观了!本以为他是个不长脑子的莽汉,却不知他还有这样舍己为人的一面!在这封建的古代社会,堂堂赟隐部落的少主,即便踩死了一个人,也决计算不得是什么大事,而且那孩子还是自己误闯进来,可是他却愿意冒着断腿的危险去救!

    策马的众人见此,自然都停了下来,几人赶紧下马,去将摔了又惊了的马拉起来,可这马被拉起来之后,已经不能好好行走,开始一拐一瘸的了,显然摔得很严重!

    拓跋旭的右腿也被压得不能动弹,而娜琪雅此刻终于找到了挽回自己形象的机会,一个翻身下马,飞快的奔到拓跋旭的跟前,扶着他的腿就开始抹眼泪:“旭少主,你实在是太心善了!苍狼神是会保佑你的,你的腿伤到了吗?”

    不明情况的bǎi xìng ,早已被娜琪雅从前的样子欺骗。看着这一幕,都在心中感叹,娜琪雅公主实在是太善良了,看见人家受伤,又不关她的事儿,她就这样伤心!

    于是,后头那些跟着的贵族女子,开始唏嘘:“看见没,又开始装了!”

    这话娜琪雅自然是听到了,她心知自己在贵族们心中的形象已毁,也不再为此努力,只要能保持住在bǎi xìng 们心中的形象就行了。故而,她装作没听到,摇着拓跋旭的腿,哭得更伤心了!

    澹台凰原本没dǎ suàn 管闲事儿,看着娜琪雅这样实在是没忍住,再摇几下,拓跋旭的腿八成就废了!一个翻身下马!飞快的冲过去,一把抓起娜琪雅的衣服后领,将她往旁边一扔!“不会帮忙就给我滚到一边去!乱摇什么,再给你摇几下,好好的腿都断了!”

    娜琪雅被扔到地上,摔了一鼻子的灰!赟隐部落的汉子们一听这话,当即就开始怒骂娜琪雅:“你这贱女人,好狠毒的心肠,在雪山上原形毕露想推倾凰公主落崖,却自己掉了下去,要不是少主救你,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命在?原本以为你现下是良心发现,没想到你不但不知感恩图报,竟然还来想断了少主的腿,你活该不得好死!”

    “我们真是瞎了眼才被你这样的女人蒙蔽了这么多年!”其他部落的男人们也愤怒开口。

    男人们这样一说,那些贵族女自然也开始大数娜琪雅的恶性!虽然她们大多从前和娜琪雅关系很好,但是谁都知道那是表象不是吗?娜琪雅在众人心中形象高的时候,她们碍于面子也不敢跟她为敌,但是现下她倒了,不踩白不踩!

    大家都在议论纷纷,娜琪雅的真面目也被揭露在bǎi xìng 们的面前。而现下巫医没有跟着,拓跋旭如此重伤,这里也没有几个人会救治。

    澹台凰却没顾忌这些,她竟然蹲下身子,屈尊降贵帮拓跋旭将靴子扯了,然后撩起他的裤管,冷然偏头看向他,开口:“忍着点!”

    这一幕,看得一旁众人几乎都忘了呼吸!他们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们那纨绔跋扈的公主,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情。帮人便罢,还亲自帮他脱了鞋?

    澹台凰根本就没顾忌这些,直接便脱了,暂时还没往身份那边想。

    拓跋旭心中也是一震,他原以为自己一再跟她作对,最后又救了娜琪雅,她已经讨厌自己到了极致,却没想到她还愿意帮自己!想着,牙根都因为羞愧咬紧,随即微微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澹台凰见他明白,便低头捏着他的脚踝,表情冷凝而专注。

    拓跋旭就这样近距离的看着她的脸,表情亦是冷凝专注。这样看着,一瞬之间,竟然觉得自己心跳都快了不少,这是从前喜欢娜琪雅的时候,也不曾有过的感觉……

    终而,澹台凰找准了方位,用力一捏!

    “咯!”骨骼移位的声音响起。

    拓跋旭微微咬牙,却也没有呼痛出声。

    “拿木板来!”她冷声开口吩咐,同时“嘶”的扯下自己的一片衣摆,将它一点一点的撕开,变成几个布条。

    撕好之后,木板就送来了,抓着他的腿往上头一绑。一圈一圈绑好……

    澹台明月和赫连亭雨微诧,竟然不知道这丫头什么时候学了这么一门技术,但眼中都是赞叹,到底还是长大懂事了!不愧是他们的女儿!

    她绑好之后,起身看着拓跋旭开口:“huí qù 之后再找巫医上药包扎!听好了,帮你不是因为我有多善良单纯,我澹台凰也不会看见谁受了一点点伤,就抱着人家的腿哭得死去活来!只是因为,你为了不伤到那孩子,不惜自伤。你的人品,我喜欢!”

    她说完,又似笑非笑的扫了娜琪雅一眼,往自己的马上走,走到那边,君惊澜如玉长指伸出,示意她上他的马。想想方才上自己的马被他气了一顿,她这次很自觉的爬到了他的马上……

    马上便有人来抬拓跋旭走,他看向澹台凰高声道:“倾凰公主,拓跋旭为以前对你的误解,致以最诚挚的歉意!今日,我拓跋旭对苍狼神起誓,永远忠于王族,永远忠于公主!”

    赟隐部落的众人,也很快的跟着开口,重复这句话。

    bǎi xìng 们听完贵族们方才的议论吐槽,又看着澹台凰的如此biǎo xiàn ,登时也面满失望不敢置信的看着娜琪雅。娜琪雅现下是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偷鸡不成蚀把米!原本是想挽回形象,现下更坏了!

    陈轩画策马上前,笑容满面的开口:“公主,你今日终于是澄清自己了!”

    澹台凰无所谓的笑笑:“澄清不澄清有什么关系,即便天下人都在骂,只要我自己俯仰无愧于天地,问心无愧于自己。其他人怎么想,怎么看,那都是他们的事!人活一世,护着自己身边的人,守着自己该守的责任,然后……让自己过得开心便罢了!”

    这话,说得极为豁达!叫不少男子都侧目而观,眼中满是崇敬!他们竟然不知道,他们的公主如此深明大义,为人又是这般豁达,他们从前竟然还误会她,真是……

    就在澹台凰享受众人景仰目光洗礼,得意到飘飘欲仙之时。某人欠揍的声音在她耳畔轻声响起,语中有笑:“小心一点,别装过了!”

    澹台凰脸上笑意一僵!瞬间狠狠磨牙,偏头咬牙切齿的怒骂:“话多,嘴巴长!你是啄木鸟吗?丫呸的!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操蛋的,非要她承认自己被人污蔑的时候,其实浑身都不爽?!

    ------题外话------

    近日有人来我文下几十票的刷一星,相信不少亲也看见了。起因是我这边有读者去某作者那里投了一星票,那边疯狂谩骂该读者,遭到其报复。对方认为是我挑唆,麻烦就找到我这里来了。

    我的书写的如何,不要脸的说一句,我心中有数。不会被几张票打倒。不是别人说什么,我jiù shì 什么。也不是别人投几张一星票,我的书就当真写得不知所云。

    故而,请弟兄们不要再出门闹事。那些恶意的攻击,不会因为我们一场tòng kuài 的打击而停止,更不值得我们把时间和金钱浪费在这些无休止的攻守之战上。不理不睬,是最好的藐视!

    最后一句,很重要——你们在,故我在!你们在,这条路上再多坎坷,不敢轻易言弃,不敢就此放笔!未来的路很长,但望我们能携手共进退!爱你们,群么!

    !

    高速首发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本章节是【015】今天晚上我会好好“珍惜”你的!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