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一骂,他懒懒浅笑,不再jì xù zhè gè 话题,反而小声欠扁道:“太子妃,好吃醋!什么时候,你也替爷脱一次鞋子!”

    澹台凰脸一黑,无语的看向他,然后,十分凶神恶煞的,充满恶意的道:“什么时候你也摔骨折,老娘就给你脱一次!保证分分钟扯断你的腿!”

    “你永远这样偏心!”他;摇头,低声浅笑。

    澹台凰无语偏头,不欲理会。跟这货,根本没有tán huà 价值!

    也就在这会儿,雪山的方向忽然滚下来一个圆球,它的身上裹着一层被子,步履蹒跚的下来,并且不断的打喷嚏!正是小星星童鞋无疑!星爷很后悔,早知道上头这么冷,星爷就不跟上上去了,裹着被子都冻死星爷了!

    哈秋!抬头一瞅,那两人又在秀恩爱,星爷嘴巴一瘪,忽然非常想回雪山被冻死,其实,有一种痛,叫做生不如死……

    澹台凰今日总算是沉冤得雪,跨马扬鞭,享受着众人崇拜景仰的目光回草原去了。

    而篝火晚会,娜琪雅作为一只新鲜出炉的臭虫,自然是没有人理会她的,所以也没有资格参加bǐ sài 的资格。

    偌大草原之上,篝火燃起,四面都是欢欣鼓舞的漠北bǎi xìng ,无比热闹的情形之下。姑娘们带着花环,手拉手着手,围着篝火尽情的跳舞,澹台凰自然也被拖了过去。也有不少漠北的汉子们,跟着一起唱唱跳跳,而太子爷自然是没有什么兴致,在一旁和澹台明月、澹台戟喝酒。国师大人为了自己那飘飘出尘的谪仙形象,也没有出去跟着瞎跳,只是在桌子下的腿和着节拍不断的抖动。

    澹台凰被这样拖着跳着,两边都牵着人,而右边正是陈轩画,她一边跳舞,一边笑容满面的对着澹台凰小声开口:“公主,今天真是恭喜你了!”

    “谢谢!”澹台凰亦是善意一笑,又偏头开口道,“对了,我有在王兄面前帮你说好话,但是王兄有没有听进去,我就不能保证了!”

    “他一定听不进去的!”陈轩画不甚在意的开口,又接着笑道,“我又不是没有追求过他,曾经也当众表白过,但是最后被他回绝了,但是只要他不娶亲,我是一定不会放弃的!”

    她语气坚定而执着,面上满是坚毅之态,眼睛里面像是有火在烧,晶亮得厉害。

    澹台凰看着她这样子,禁不住微微笑了笑,又是一个和百里如烟一样,敢爱敢恨,敢于追逐,不畏人言的性子。身边有这么多敢于追逐所爱的正能量,她想畏惧都不行啊!

    就这样想着,竟然忍不住偏头看了君惊澜一眼,这一看,却发现他也看着她,魅眸含笑,有点暧昧。

    她嘴一瘪,飞快的偏过头不再看。真是神经,无端端的看他做什么?

    然后,看着她略为尴尬,仿若是不好意思的mó yàng ,他懒懒笑了笑。

    两人的这幅状态,看得澹台戟浑身不适,桃花眼中闪过半丝酸楚,心中恍若针扎。却也只得一言不发,低下头饮酒……也许,有些东西,他抓握的太慢,所以最后,终究是错过了。

    然而,即便他没有错过,以他们两个人的身份,也不会有任何可能。也jiù shì 这样的想法,才让他更为难受!

    笑无语悠闲的喝着酒,亦微微偏头看了澹台戟一眼,只是一眼之后,又赶紧看了看澹台凰,瞬间明了,却并不言语。说皇甫轩可遇,而只可错过,是可怜,恐怕澹台戟这连说出自己的心思都不敢,遭受命运捉弄,偏偏与她成为兄妹的人更加可怜吧?

    这样想着,他都禁不住微微叹了一口气。

    那围着篝火跳舞的那边,澹台凰也不顾人家作为亲妹妹听了这话是何种感受,开口便直接说出了自己对拓跋旭的看法:“hā hā哈!我支持你!不过我今天倒也发现,你哥哥zhè gè 人,其实人还不错,虽然野蛮不讲道理了一些,但是本性并不坏!”

    陈轩画原本jiù shì 个爽朗的性格,对澹台凰这样有话就说,倒也不觉得讨厌。轻声笑道:“hē hē ,其实即便你今日没有揭穿娜琪雅的真面目,我哥哥也不会再找你的麻烦!因为我告诉父王,没了娜琪雅,我们赟隐部落就有可能出一个王后,从此以后在各大部族杨威。父王听罢,深以为然,就狠狠的警告了我哥哥,让他不许再帮娜琪雅说任何话!你要知道,哥哥还是很听父王话、很孝顺的,所以他不会再与你作对!”

    她这话音一落,澹台凰就想起来昨晚在王帐,看拓跋旭的样子是想给娜琪雅说话,最后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原因憋住了。原来是为了zhè gè !而陈轩画连这样隐秘的话都告诉她,也让澹台凰对她多了几分好感。

    就在众人唱唱跳跳之间,那边很多男人们看着澹台凰的方向,都犹犹豫豫的不敢上前,一直互相对视着,希望从其他人的眼中得到鼓励。

    而娜琪雅说是回了自己的帐篷,事实上此刻,正躲在不远处的角落里看着这一幕,心中飞快的思索着主意。看着澹台凰在众人的拥簇下载歌载舞,她心下比刀割还要难受!说起来也确实是讽刺,往年都是澹台凰被人排挤,一起跳篝火舞,也从来没有人带上愿意她,而今年被排挤的人变成了自己!这样的心理落差,几乎让她想要吐血!

    跳闹了yī zhèn ,澹台凰跳累了,就率先回来了。往地上一坐,四下的男人们开始变得尴尬,互相使眼色,看向澹台凰,是一副很是欲言又止的态度。

    澹台凰倒还没注意到,坐下喝了一口烈酒,戳得喉咙yī zhèn 爽之后,才开始抬眼四下扫射,看着大家十分奇怪的望着自己,登时也懵了一下,纳闷问:“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

    这一问,这一群素来豪爽的漠北汉子们开始互相使眼色,互相鼓励,似乎都是在让对方先说。很是一副欲言又止,难以启齿的mó yàng !于是,这情景看得澹台凰更加纳闷了:“咋了?”

    终于,是那会儿那个在娜琪雅的帐前抨击了澹台凰的黑脸大汉,在澹台凰的注目之下站起身,尴尴尬尬的开口了:“公主,我们是想向您道歉,因为先前对您的误解!”

    他开了一个头,其他人也很快的站了起来,纷纷开口:“公主,我们也要向您道歉,为我们先前的误解,和恶意的批评!”

    大家都微微低着头,一副十分尴尬的mó yàng ,顿时看得澹台凰有点想笑,多大点事儿,如何也不至于这般!想着,一把拎起自己身边的酒坛,往一旁的碗里面倒满了酒,高高举起,笑看向他们,十分豪迈道:“一群大老爷们,磨磨唧唧个啥玩意儿!今天这酒我们喝了,从前的事情便都当没有发生过!”

    这话一出,众人先是一怔,旋即jiù shì 心中敬佩!他们竟然没想到一个女人也能有如此豪爽的性格,当即便弯腰举起酒碗,两只手十分庄重的握着,并微微低下头表达自己的敬意!

    “嘣!”酒碗相撞,慢慢的一碗烈酒,众人皆豪饮而下!

    喝完,澹台凰扬手将碗往地下一摔:“砰!”的一声,四分五裂!旋即开口道:“之前彼此之间的一切,就如同这碗,就此烟消云散!”

    这话一出,男人们也当即笑着将碗往地下一摔,几十只碗都四分五裂,所有人当即大笑了起来。

    而君惊澜见此,亦懒懒浅笑,看向澹台凰,容色赞赏,这样豁达的心性,挺好。

    澹台明月和赫连亭雨亦是相视而笑,很为澹台凰感到骄傲。

    男人们这一gāo xìng,便有人开口请命:“王上,臣认为倾凰公主美貌善良,是当之无愧的草原之花!”

    每年他们都会对王上说这样的话,只是对象是娜琪雅,唯独今年换了一个人,但是说这话的时候,他们的心中是从未有过的jī dòng !这样的场面一出,那躲在角落的娜琪雅的心情,可想而知。

    澹台明月笑笑,看向篝火边的姑娘们:“那要问问姑娘们的意思了!”

    这篝火晚会选出草原之花,乃是惯例,但通常都会是王族之女,王族没有女儿,才会kǎo lǜ 到部落首领家的女儿们身上,当然,也必须是才貌双全方可。但是这一代王族是有女儿的,可惜之前澹台凰在众人心中实在太过不堪,所以根本都没有人kǎo lǜ 向澹台明月举荐她。

    因为只要举荐,其他人是不会有一个人心服口服的!故而澹台明月才说了这样一句话。

    他这话一出,姑娘们也没什么好不满的,草原之花若是旁人,也许会让自己的男神大皇子倾慕,但是是澹台凰,有什么好怕的?她是大皇子的妹妹,而且婚事都已经定下来了,完全没有关系嘛!

    其实,也有不少人在心中想,只要不是娜琪雅,是谁都好。反正看不惯她已经很多年了!

    最终,是陈轩画开口笑道:“臣女也觉得倾凰公主是不二人选!”

    澹台凰没了娜琪雅膈应,深深的感觉谁做草原之花都没有太大的影响,但她也不是矫情的人,见大家都这样说,倒也没有推脱!

    草原之花,由王后亲自带上桂冠,乃是用宝石打造出的无数朵小型的雪莲,围成一个头环。

    人们开始载歌载舞,围绕着澹台凰不断的转圈,大多数人的面上都是善意的表情,笑容很是愉悦。

    人群分开一条道,将赫连亭雨让了进来。

    篝火四起,她站在圈内,忽然觉得开心,荣誉的光环,她并不在意,但是这么多人的善意,却让她觉得十分幸福。

    君惊澜坐在圈外的地上,狭长魅眸染笑,深深的看着她。

    当花环被戴到她的头上,四下便是连天般的呼声和恭喜之声。

    人群围着她欢乐而舞,足足唱唱跳跳了半夜,篝火会才散去。

    原本澹台凰还以为这篝火晚会复杂的很,八成还有比试什么的,没想到也jiù shì 漠北的一个欢庆活动,加上她的草原之花名头,是众望所归,所以根本没有牵扯到比试之上。

    各自回帐篷,她自然也就想起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今天她已经严重警告过某人,晚上是会好好“珍惜”他的,她zhè gè 人说话一向很算话,所以回了自己的帐篷之后,将花环卸下,成雅笑意盈盈的帮她郑重收好。

    然后,就看着她杀气腾腾的扛着帐篷外头的那根大木棒出门去了。这mó yàng ,直直的将成雅吓了一大跳,飞快的跟上,开口惊呼:“公主,您干什么去?”

    “别管!别跟来!我收拾贱人!”那个王八蛋,昨日躺在担架上骗了她不算,今日还说各种贱话刺激她,不收拾他完全就不是她的作风。

    贱人?!娜琪雅,还是北冥太子?成雅茫然……

    澹台凰几个大步杀到了他的帐篷门口,一掀开帘子,便看他魅眸含笑,浅浅的看着门口。

    显然是知道她会来。

    澹台凰见此倒也没觉得惊讶,上前一步,语气不善道:“太子殿下,今儿个心情尚可否?”

    “尚可!”懒洋洋的开口答话。

    “那我们是不是把账算一算?”她开始冷笑。

    “唔……”他微微抬首,状若yí huò ,魅眸中却噙着戏谑笑意,闲闲开口道,“什么账?”

    话音一落!

    澹台凰一棍子已经打了过去……“砰!”的一声巨响,桌上的茶杯全部掉落在地。太子爷已然安然避过,立于不远处慵懒浅笑:“太子妃,杯子全部都坏了,你要赔偿!”

    这话说得澹台凰额角的青筋又是一突,赔偿?这分明jiù shì 他们漠北的东西,这货跑来白吃白喝白玩,还反而要她赔偿?

    这样想着,又是重重的一棒子打了过去!

    这下,他这一躲,连椅子都被敲碎,显然一看便知道,这一棒子用了多大的力道!要是真的打到人的身上,预计确实是相当惨烈!

    然后,太子爷;摇头,笑看向她,再次开口叹息:“太子妃,这板凳也是要赔偿的!”

    这话一出,澹台凰根本都懒得fǎn yīng 了,扬起木棒,又是狠狠的一棒子对着他打去,这一次,下手极快,用力这样一挥,把屏风都掀了起来!

    屏风掀起之后,十分悲催的往帐篷边上而去!

    随后——“砰!”的一声,帐篷几乎都塌了半边!

    门外的侍卫们吓了一跳,但是里面没有人出声,他们也不敢贸然闯进去!只得赶紧从帐篷的外侧绕过去,并飞快的伸出手,默默的修补帐篷,但是帐篷上的布匹,已经被澹台凰这一挥而戳开了一个大洞!

    显然想要修补好,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

    一丝丝凉风从那个大洞的方向灌了进来,门口的侍卫们在那个大洞的周围沿着看了很久,看这样子是绝对不可能修好的!而且北冥太子是最尊贵的客人,自然也不能让他住修补过的帐篷,应该是禀明王上,带北冥太子换一个帐篷的。

    可是,透过那个大洞,看见公主手上拿着一个棒子,表情十分凶狠狰狞,再看看北冥太子貌似有点凄惨的背影,他们不敢贸然进去了,就这样进去,可是真的很容易得罪公主啊!

    而这会儿,君惊澜忽然转过头,懒懒笑道:“找一扇屏风先堵住,míng rì 再换!”

    “是!”下人们领命,赶紧去找屏风。

    而澹台凰看着他zhè gè 客人比主人还要随意,登时也是怒火中烧,狠狠磨牙:“君惊澜,今天不好好收拾你一顿,我就不叫澹台凰!”

    这话一出,太子爷广袖扬起,伸出修长玉指,低着头十分认真的开始算账:“太子妃,你这闭着眼睛胡乱一挥,可是欠了爷好大一笔财产!其实有瓷器财产费,物产费,还有房产费……”

    这话说得澹台凰简直气得额角的青筋都爆了出来,拎着棍子上前几步,恶狠狠的开口道:“物产费,房产费?太子殿下,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欠你生产费!”

    这话一出,他好似是被惊了一下,微微抬起头,略为yí huò 的看向她,看了好一会儿之后,好像是终于明白过来了她的意思!缓声开口:“暂且还没有!但是太子妃欠爷一个生产!”

    这话一出,澹台凰基本上是要吐血了!但是她也不急着再次动手,很是耐心的站在原地,等着侍卫们将帐篷口堵住,等堵住了之后,再好好收拾他,省的被人家看见了,说她欺负人!

    正在她想着,侍卫们终于搬着一扇厚重的屏风,预备堵住,堵之前还禁不住往帐篷里面看了一眼,这一看,马上就看到了澹台凰凶狠的目光!吓得咽了一下口水,飞快的将那个大洞赌好,转过身就跑!

    洞是堵好了,澹台凰收回了目光,阴测测的看向他:“太子爷,我欠了你这么多笔账,你说应该这么还呢?十棒子够吗?”

    他闻言,薄唇微勾,几个大步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的抓住她的手腕!

    一个璇身,将她往床上一压,然后,暧昧的看着她,十分认真的开口道:“不必了,你可以肉偿,爷一点都不嫌弃你!”

    “滚!”

    ------题外话------

    对不起,今天跟的太晚,字数也不够。外在的事情还是给了哥或多或少的影响,但是以后不会这样了。我会牢牢谨记写书才是第一要义,不会再被任何纷争困扰让你们久等!

    我也感谢那些无条件信任支持我的弟兄们,太子妃开文以来,你们真的是为了我打了“好几场仗”了,谢谢你们的信任和维护。我也感到自责,终究因为我为人不够低调,处事说话不经大脑,才招致这么多祸端,以后我会改进。谢谢你们还愿意信任、维护我,更谢谢你们的不离不弃!跪谢!

    今天更的太少,哥也没脸求月票了,明个儿生龙活虎了再来求!哦吼吼吼!

    【荣誉榜更新】:恭喜【as99799】升级状元!恭喜【楚77】升级榜眼!恭喜【18501561151】升级贡士!

    万分感谢弟兄们的钻石榜,么么哒!

    !

    高速首发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本章节是【016】太子殿下,需不需要赔偿你生产费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