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发展你妹!”澹台凰黑着脸吐槽!忽然觉得这男人真是无聊,丫的对她又没兴趣,却刻意说这种惹人误解的话,一定是跟着楚长歌待久了,也想学一门欺骗女人,游戏人间的功夫!

    她这话一出,国师大人很是正经的整理了一下衣襟,一副卫道士的mó yàng ,谪仙般飘逸出尘,又带着无限认真的声线缓缓响起:“公主,本国师没有妹妹,而且和自己的妹妹发展,这是不伦的!”

    澹台凰无语!根本不欲搭理,转身就走。

    她一走,笑无语马上就跟上,并似真似假十分热情的道:“哎呀公主,你觉得怎么样啊,本国师不伦是长相、经济基础和社会地位,事实上都并不输给君惊澜。而且本国师zhè gè 人一点都不贪心,做个奸夫我就满足了!”

    他这鬼话说的澹台凰自然是没什么感觉,倒是韦凤凌燕成雅那三人听着仿遭雷击,站在原地彻底石化!这世上竟然有如此无耻,甚至都不遮掩之人,大庭广众之下扯着嗓子高呼要给人家当奸夫!还做个奸夫就满足了?满足了?!

    她们是听错了呢?还是听错了呢?还是听错了呢?!这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也不知道东晋是什么民风,竟然有这样的人……

    澹台凰无趣的听着他胡扯,走了好几步之后,才忽然来了点兴致,回过头,认真的看着笑无语:“国师大人,您一定是和谁有了什么赌约吧?”从笑无语莫名其妙的跟着他们来漠北,她就一直觉得有问题,而且这货来了之后,通常都是不务正业,既没有去刺探军情,也没有鬼鬼祟祟,估摸着也不会是有什么不好企图,反而总是似真似假的缠着自己说一些鬼话,除了跟人打赌了,或是想做给谁看之外,似乎已经没有其他的解释!

    而与他打赌之人,如果她没猜错,十有八九jiù shì 楚长歌!

    这一问,反而是笑无语惊了一下!

    他故作镇定的咳嗽了一声,仰头看了一下青天之上飘浮的白云,十分深沉的开口道:“确实!这是本国师和老天的盟约,从那日公主从墙头掉落,压了本国师,本国师就已经向上苍许愿,一定会对公主负责到底!故而……”

    听他又开始鬼扯,澹台凰脸一黑,已经完全不欲理会了,转身就走。

    走了没几步,她身后仰天胡扯的国师大人终于装不下去了,大声开口:“哎呀,不要这样嘛,说的好好的,你走什么呢!好吧好吧,老子告诉你,告诉你!老子jiù shì 和楚长歌打赌了。”

    澹台凰脚步停下,似笑非笑的回头看他:“总算是舍得承认了?”

    “咳……”笑无语咳嗽一声,意图挽回一点自己的形象,但是看着澹台凰眼中的戏谑,估计是挽回不了了!

    于是,干脆也不装了,开口建议道,“要不公主,我们就这样,呐,本国师也不欺骗你的感情了,我们只要在到了楚长歌的跟前之时,你便假装自己喜欢上本国师了,只要这样的话,这场赌局本国师就赢了!到时候赢到的战利品,我们一人分一半怎么样?你要知道楚长歌那个人,什么都没有,jiù shì bǎo bèi 多,楚国藏宝阁一大半的bǎo bèi 都被他从他老子的国库顺走了!”

    “国师大人不是外化之人吗?还对那些bǎo bèi 感兴趣?”澹台凰斜睨着他,问话问的似乎很相信,但事实上其实并不相信。

    笑无语纯澈净素的眸中划过一抹叹息,幽幽道:“本国师虽然为人正直,又得苍天偏爱,但,哎哎哎……澹台凰,你别走啊!”

    听着他又要开始长篇大论,澹台凰白眼一翻,直接走人!

    笑无语赶紧急匆匆的跟上,又状似十分;的开口道:“唉,你想想啊,要是本国师真的是化外之人,能将凡尘俗世看淡,我还需要去东晋当什么国师吗?直接找个山沟沟住着不就成了吗?还能过一把世外高人的瘾!所以本国师虽然不太在乎银钱,但是本国师zhè gè 人很在乎面子,面子是什么你知道吗?那jiù shì 瓦滴命啊!”

    说到最后,他jī dòng 的口齿都不清了!还瓦滴命……

    成雅韦凤在不远处看着连连摇头,看着他这样子表示完全不忍直视,凌燕根本是看都不欲看了。这jiù shì 传闻中,那个谪仙一般淡雅出尘,视一切为身外之物的东晋国师大人笑无语?果然传闻这东西,都是以讹传讹,不可信啊!

    他这样一说,澹台凰才终于听出了几分可信度,虽然觉得大部分的地方还是有点虚浮,未必真的是为了面子,但是自己问到这一步,他都没有任何惊慌失措,那么……要么jiù shì 他演技太高,要么jiù shì 真的没有恶意!

    直觉告诉她,是后者的几率比较大!女人的第六感,都是敏锐的。

    放下了防心,便回头看了一眼他谪仙般出尘飘逸的面容,饶有兴味的开口调侃道:“国师大人,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行为和你的长相气质,真的非常不搭调?”

    “没有,本国师大多数时候,还是很有气质的!”笑无语说着,顿时又站好了身子,开始飘飘欲仙了起来。

    澹台凰顿时无言!她发现zhè gè 时代的男人,奇葩特别多,奇葩程度以君惊澜那个时而阴狠毒辣、时而装嗲卖萌的人,还有笑无语zhè gè 时而飘飘欲仙、时而暴跳如雷的人为最!

    “国师大人一直待在漠北,东晋皇帝不会想念你吗?”澹台凰开始委婉的下逐客令,她实在不欲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整天都有人跟在她身后要求当奸夫。

    这话一出,笑无语当即扬起手,掐指一算,好像根本没有听懂她的俺是一般,认真的答话道:“太上老君告诉本国师,陛下并没有想念本国师,所以不必急着huí qù !”

    “你就装傻吧!”澹台凰也不欲再理会了。

    她这样一说,笑无语顿时也不装了,当即笑眯眯的开口:“公主不jiù shì 嫌弃本国师在这儿多吃住了几天吗?要不这样,本国师给公主算上一卦,这卦金jiù shì 这些日子的饭钱,如何?如果算的还比较准,公主就满足了本国师当奸夫的愿望,怎么样?”

    君惊澜那混蛋时而不时的威胁他,还骑着马砍了自己一顿!现下他不在,自己不挖一下墙角给丫添堵,叫他如何甘心?

    让他算上一挂?澹台凰很快的就想起了东晋那可怜的德亲王,黑着脸吐槽:“就你这货还给人算卦,十个人会被你坑死九个!”

    说完之后,加快了步伐,将他甩在自己身后。什么狗屁奸夫不奸夫,真是无聊!

    笑无语听了这话,却没有再追上去,站在原地慢腾腾的伸了一个懒腰,又笑了笑。

    或者他从前算卦之后,会因为自己的喜好来忽悠人,但是她和君惊澜那一卦,他绝对不会算错……

    ……

    而就在这会儿,澹台戟回来了,在高坡上吹了一夜的凉风,他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也憔悴了不少。

    小星星童鞋也回来了,回来之后,它往帐篷里面一找,很悲伤的发现主人不见了,又往马厩一看,发现主人的马也不见了。最后得出结论,主人八成又把星爷丢给澹台凰那个凶狠的女人了……于是它专程走到了澹台凰的面前,悲伤的往地下一坐,两只前爪拼命的抹眼泪,开始了一场歇斯底里的狼嚎……

    哭得人心里发颤!星爷jiù shì 要哭给你看,星爷jiù shì 要在你跟前哭,星爷今天吵死你,星爷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呜呜呜……

    当然,澹台凰早就习惯了这货时而不时的哭瞎,所以对它在自己面前哭得惨淡的行为,并没有特别深厚的感触,只是偏头看着它身后的澹台戟,那明显憔悴的样子,上前几步皱眉开口询问:“王兄,你怎么了?”

    澹台戟笑看了她一眼,微微摇了摇头:“王兄没事,只是近来太忙,没睡好!”

    “也是,王兄马上就要被册封为太子了,忙忙也是值得的!”澹台凰笑眯眯的回话。

    这话一出,澹台戟倒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反驳,只是笑着开口:“你赶紧去收拾收拾东西吧,可别让下人落下什么重要之物!王兄也去zhǔn bèi 了!”

    “嗯,好的!”澹台凰点头开口。

    她这样一说,澹台戟便似乎放心的huí qù 了,而澹台凰却有点奇怪的看着他的背影,为什么她觉得王兄最近有点……怪怪的?

    看了半晌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干脆也就不再管了,几个大步往自己的帐篷而去……

    而星爷今日也是铁了心的要哭得吵死她,她走到哪里,它就跟着哭到哪里,非常有韧劲……

    一直哭进了澹台凰的帐篷之内,她忽然看见桌上放着一张很大的宣纸,远远的看着像是一幅画,便大步上前去看。

    将宣纸拿在手中,却发现纸上面画着一条狗,栩栩如生,状若活物。每一根毛发,都当真称得上是细致入微,而这狗看起来很有点像现代版的哈士奇,长相之上有狼的野性,但是表情看起来,还微微有点猥琐……

    看着墨迹和纸张,预计也jiù shì 近两天完成的一幅画。

    只是一瞬间,她便想起了那日他说的话。

    “哪怕你就当爷是自己养的一条狗,就这样牵挂着也好!”

    临走,他还留下这样一幅画,放在她的帐篷里面,是为了提醒她不能忘了他么?

    这样想着,不由得,觉得有点开心。

    而小星星童鞋,此刻正一边抹眼泪,一边踮着后蹄,看着澹台凰手上的那张纸,看着看着,慢慢的看笑了,矮油,那是主人画的星爷吗?虽然好像跟星爷长得有点不一样,但是仍旧英俊潇洒啊!

    好羞涩,主人的心中原来还是深深的记挂着星爷!

    它这样想着,当即不哭了,飞身窜起,两只蹄子就要去抢她手里的东西,澹台凰自然是不给的!然后,一人一狼就此爆发了一场大战……

    星爷为了自己以后有饭吃,也不敢去咬,一人一狼就为了一幅画,争抢得鸡飞狗跳!

    从帐篷里头抢到帐篷外头,在草原上四处奔……

    韦凤看着他们,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那幅画是爷jiāo dài 她昨夜放过去的,原本她以为所谓星爷和澹台凰是情敌,只单单是星爷的个人,不,个狼的感受,到今日才知道,他俩居然真的是情敌!为了一幅画,如此争抢……

    草原上的人们看着这一人一狼的奔逃追赶,也是禁不住善意的笑了起来,没想到这狼竟然如此有灵性,能跟他们公主这样闹腾……大家是看着他们善意的笑了,但是娜琪雅看着他们,眸中的仇恨已经根本无法掩饰了!

    凭什么自己要活得如此凄惨,那个女人就能这样开心?!她不甘心!绝不就此放弃,绝不,就算要死,她也要拖着澹台凰垫背才开心!

    ——俺是求月票,娜琪雅不是人的分割线——

    一个多时辰之后。

    东西几乎已经全部收拾好,草原上那些来自漠北贵族的帐篷也全部被收了起来。

    而那幅画,经过澹台凰和小星星童鞋的协商,最终决定一人分一半……其实不是协商的,是争抢的时候不小心给撕了两半……所以各自留下一半,并彼此仇恨着!认为是对方侵占了自己的东西。

    澹台凰将自己手上的画收好,揣在袖子里头。成雅也远远的奔过来,zhǔn bèi 叫上她出发,而就在这会儿人,不远处走过来一个男人,看身型很眼熟,但是长相却从来没见过!

    那是一张娃娃脸,看起来十分可爱,在太阳的照射下,几乎还有点粉嘟嘟的,就像是一个萌正太!他往澹台凰的方向走着,表情还略微有些羞涩,似乎是极不好意思,仔细一看,还能看到脸上的尴尬和可疑的红晕!

    澹台凰看着他,即是觉得眼熟,又是觉得眼生,一时间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

    成雅也是愣愣的看着那个人,看着他披风上的图案,应该是赟隐部落的人,但是赟隐部落有这样一个人吗?她怎么从来都没见过?不过zhè gè 人长得好可爱,那样子很有点诱人上去捏几下……

    她们两个傻站了一会儿,那个长着一张正太脸的人,终于走到了她们跟前。在澹台凰的身前站了很一会儿,见对方一直傻呆呆的看着自己,他才开口道:“公主,拓跋旭是来dào xiè 的!”

    “噗……”澹台凰喷笑出声,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半晌之后,十分无语的道,“别逗了!你què dìng 你是拓跋旭?你以为我没有见过拓跋旭?”

    搞什么搞,拓跋旭根本jiù shì 一个长着满脸络腮胡子的粗野汉子好吗?怎么可能忽然变成一个萌正太……他以为自己是老脸痴呆,记性不好?

    就在她这样在心中腹诽之时,拓跋旭十分认真的开口:“公主,臣下不过还是将胡子剃了……”

    “……”

    “——!”

    澹台凰和成雅一起下巴脱臼……张着嘴巴,像是两个傻瓜!这是拓跋旭,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把胡子剃了,成为一个萌正太,要不要这么浮夸?!

    澹台凰第一感觉jiù shì 这话很不可信,将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半晌,可是越看就越觉得这体型很眼熟,似乎是真的可以和拓跋旭的身段吻合,而且声音似乎也是一模一样!这样的想法一出,她的下巴脱臼的更厉害了!

    韦凤和凌燕也背着自己的包袱,几个大步过来,一见拓跋旭,韦凤性子也是大大咧咧,当即开口赞叹道:“太子妃,这是哪里来的美男子,长得当真可爱!”

    她这样一问,那两人都还惊愕的张着嘴,僵硬着没有说话!

    倒是这会儿,陈轩画跑过来了,远远的一见拓跋旭,当即笑着开口:“哥哥,你总算是舍得把你的胡子剃了,这样看起来真的英俊多了!”

    然后,她的话说完。

    韦凤和凌燕的下巴也脱臼了……zhè gè 人是,拓跋旭?真的吗?假的吧?不可能吧?!

    就连刚刚把半副画折叠好了,为了防止澹台凰偷盗,收到内裤里面藏起来之后,才跑过来的小星星童鞋,整只狼也石化在风中,狼嘴彻底脱臼了……

    于是,漠北大草原上,就出现了五座雕像!四人一狼……

    陈轩画纳闷的看着她们几个,问:“你们怎么了?”

    拓跋旭见此,脸上的尴尬之色,也在瞬息之间变得十分明显,开口对着陈轩画道:“我就说了,把胡子剃了难看!像个小白脸似的,你看她们这样子明白了吧?”

    “咳咳!”澹台凰赶紧咳嗽了几声,不想造成拓跋旭对自己长相的误解,飞快的开口道:“不要误会,千万不要误会,我们只是惊讶!其实你zhè gè 样子,确实是比先前好看多了,但是,请容我消化一下!”

    短时间之内,她是真的不能将那个双目瞪大,看起来无比凶狠的野蛮人,和zhè gè 娃娃脸正太联系在一起!这不是坑爹吗这!

    澹台凰这样一说,拓跋旭好像是终于放心,心情也好了不少,微微一笑,那笑萌得人母性光辉大发,又开口道:“既然是这样我就放心了!”

    他是放心了,澹台凰等人看着他这样可爱的笑容,已经全部开始在草原上的风中摇摆了,像是几个摇窝!这尼玛冲击力度太大了。她们严重觉得他要是再笑几声,她们都要被折磨出心脏病了!简直坑爹啊!

    澹台凰又咳嗽了一声,压抑下自己心中对于事物的发展竟然如此有戏剧性的感叹,一边转身走,一边开口:“不用dào xiè 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你要知道我zhè gè 人从来jiù shì 心地善良,啊,要回王庭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闭着眼睛胡乱谦虚了一通,艾玛,她今天是不敢再看拓跋旭第二次了,这上下落差太大了,看得她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成雅等人亦是纷纷咽了一下口水,转身便走,她们今天也不敢再看见他第二次了,也许会因为受的刺激太大而英年早逝啊!

    拓跋旭纳闷的站在原地看着她们的背影,抓了抓nǎo dài ,有些奇怪的问陈轩画:“为什么她们的表情都怪怪的?”他是看见公主和北冥太子有了婚约,而北冥太子长得jiù shì 一副中原男人的mó yàng ,跟自己大不相同!所以他就认为公主恐怕喜欢的也jiù shì zhè gè mó yàng 类型的男人!

    这才听了画儿的话,把自己的胡子给剃了!但是她们这是什么表情?

    深受打击?

    陈轩画捂唇而笑:“哥哥,你也不照照镜子,你自个儿的前后差距太大了,她们若是不觉得奇怪,那才是真的奇怪了呢!放心吧,没事儿,你等她们适应适应!”

    “嗯!”拓跋旭点了点头,腿虽然还被包扎着,但是对于zhè gè 从小就摔跤骑马的漠北汉子来说,并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故而并不十分影响他的行动。

    他这一点头,陈轩画又问:“哥哥,你是真的喜欢上公主了吗?”

    “不知道,原本不喜欢,但是从昨日之后,再看见她便是局促,心跳加速,甚至不太敢的说话,还有点……不好意思,你说,这是喜欢吗?”拓跋旭性子耿直,从来都是有一说一,故而陈轩画这样问,他也没有隐瞒,直接便说了。

    陈轩画听着,迟疑着点了点头,却也有点担心:“应该是喜欢吧!只是,公主她和北冥太子……”

    “那有什么关系,女神不是用来得到的,是用来景仰的!当然,在景仰的过程之中,女神若是愿意低头看我一眼,就已经是莫大的荣耀,所以我才会把胡子剃了。而我,关于她,其实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在我说了那么多伤害她的话,做了那么多与她为敌的事情之后,我落难时她还愿意救我,愿意原谅我,这样的人,值得我去喜欢!”拓跋旭大声的说完,便转身大步跟上了澹台凰的步伐,往大部队的方向而去。

    陈轩画在原地笑着点了点头,是的,公主不是善良,而是豁达,这样豁达的性子,谁会不喜欢呢?

    大半天之后,澹台凰才终于到了真正的漠北王庭。

    而远远的看着,那王宫的形状,竟然如同童话中的城堡,那些建筑物之上,到处都是大颗大颗的宝石镶嵌。因为在漠北人的心中,值钱的不是宝石,而是草地和牛羊,故而这些宝石才用来这样“浪费”。

    澹台凰自然也住进了富丽堂皇的王宫。

    往自己的床上一躺,软绵绵的床就被她躺得凹进去一块,应该是很舒服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床顶的那一瞬间,她其实觉得有点难受,有点想念,自己现代的房间。

    就这样,带着伤怀的心情,浅浅睡去。

    成雅推开屋子进来,原是dǎ suàn 叫她吃饭,但是看她睡得这样香,估摸着这些日子也是累了,故而没有打扰她……

    ……

    到了晚上,澹台戟的寝宫之外。

    有下人要送晚膳进去,而将到他的院子门口,头上还缠着绷带的娜琪雅,却忽然从一旁步了出来,她上前对着那侍婢伸出手:“东西给我,我来给大皇子殿下送进去!”

    那侍婢犹豫着没动,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给,门口的侍卫们也是面面相觑,想着要不要进去通报。

    而见她不动,娜琪雅开口怒喝:“放肆!本公主的命令你都不听了吗?”

    是了!娜琪雅现在在漠北虽然是真的臭不可闻,但是她的公主身份还是至高无上的,那侍婢犹豫了一会儿,不情不愿的将手中的托盘递给她了。

    娜琪雅心满意足的接过,端着托盘要往院子里面走,并状若不经意的轻轻拂了拂袖,那侍婢一直跟在她身边,见着她拂袖,也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

    然而,走了几步之后,侍卫们正dǎ suàn 先拦下她进去通报,而她好像是忽然犹豫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不敢进去,顿了一会儿,将手上的托盘往那侍婢的手上一放:“算了!本公主还有事情要处理,还是你送进去吧!”

    那侍婢一愣,赶紧接了过来,然后莫名其妙的看着娜琪雅走了。待到娜琪雅走出了院门,她才终于没忍住,狠狠的地上唾了一口:“下贱的女人,还想去讨好勾引大皇子殿下,我还真当你是不要脸呢!没想到到了这门口,你也会怕?呸!”

    唾弃完毕,端着手中的托盘,就往屋子里头走了进去。

    而走了老远的娜琪雅,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忽然笑了笑,撩开袖袍,将一个已经空了的瓷瓶扔到一边,没给任何人瞧见。

    两个时辰之后,药性就该发了吧,今晚之后,她一定会成为漠北最尊贵的女人……

    ……

    是夜,澹台凰睡醒了。成雅赶紧伺候着她吃饭,她一边吃,成雅一边教导:“公主,以后您可不能再这么晚吃饭了,这次奴婢没有叫您,下次奴婢就一定会把你叫起来了!”

    澹台凰点头,自顾吃菜,也不知道是听进去了还是没听进去。

    吃完饭之后,又沐浴。今天早上起的很晚,加上又睡了一下午,在床上躺了半天,实在是没有什么睡意,就决定干脆出去走走,散散心。

    漠北的王宫富丽堂皇,但宫中的守卫却并不像东陵那样多,主要的守卫们基本上都在宫门之外,围得水泄不通,一只苍蝇也不让飞进来,而只要看见一点异动,他们就会大批大批的涌入王宫,展开地毯式的搜查。

    míng rì 便是大王兄的登基大典,故而其他部落的首领,已经漠北各部的贵族,都没有回到自己的部落,全部都留在王宫里面。

    月明星稀,澹台凰一人散步,谁也没带着。越走越觉得无聊,看着地上的板砖,都是正方形,于是她斜着脚一块一块的挨着跳,虽然是挺无聊的,但是这样跳几下,也还有点意思。

    跳着跳着,也不知道自己是跳到哪里去了,却忽然听见前方yī zhèn 异动。

    她微微抬起头一看,见着一个人影,从她前方约莫二十米处的墙院,跳了进去。看那身型,像是娜琪雅!

    往门口看了一眼,是大王兄的寝宫!

    她顿时觉得有点不妙,好端端的,娜琪雅进王兄的寝宫做什么?而且是半夜,更重要的是,有大门她不走,却偏偏翻墙?!

    就这样想着,她飞快的从大门奔了进去,门口的人要行礼,也被她一只手止住!

    她速度很快,加上凤御九天已经破了第四重,这样疾风一样的速度,几乎是娜琪雅拍马难及的!就这样跑到澹台戟的寝宫内部之后,便看见娜琪雅正蹑手蹑脚的悄悄推门,看样子是zhǔn bèi 进去,而门口的侍婢被打晕了,倒在一旁!

    她当即大喝一声:“娜琪雅,你干什么?!”

    这一呼喝,娜琪雅吓了一跳!转身看见澹台凰,几乎是脸色都白了一半,很快的,门口的侍卫也被这一声惊呼影响,飞快的冲了进来。

    就在这会儿,门被人打开了!

    澹台戟从里头出来,他桃花瓣般的容颜,此刻多了几分迷醉,但眸中还支撑着最后一丝清醒。原本只是以为热,而直到方才,他才知道自己无意中吃下的是什么药!

    千段雪,无色无味的催情之物,若非是医者,在看见这药之时,根本不会有丝毫察觉!甚至,医术稍微低劣一点的医者,也完全不可能看出来!故而,他完全没有发现,也没有多想。

    打开门,看见了娜琪雅,只是一瞬间,他便已经明白过来!

    愤怒之中,扬手一挥,袖袍撩起!而娜琪雅惊呼一声,整个人被挥出去了老远!狠狠的砸落在地,连唇角都砸出一丝鲜血,触目的红,摔得很是严重……

    她心中又惊又怒,没想到已经两个多时辰了,他竟然还能维持最后一丝清醒!更让她愤怒的是,就在这种时候,澹台凰偏偏进来了,偏偏就被澹台凰撞破!

    澹台凰还不太清楚是什么情况,只是看见王兄的表情似乎是愤怒,而娜琪雅半夜三更的潜来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门口的侍卫见此,又看澹台戟没有其他的吩咐,赶紧上前将满心不甘愿的娜琪雅拖了出去!

    这下院内,便只剩下澹台戟,澹台凰和几个晕倒了的侍婢了。

    澹台凰上前一步,看着他脸色微红,将自己的手探上了他的额头,皱眉问:“王兄,你不舒服?”还是娜琪雅下了毒药?

    这冰冰凉凉的触感贴上他的额头,让他心中仅剩下的一点清明彻底崩塌!一瞬之间,他双眸猩红,一把抓过她的手,狠狠的将她往屋内一扯……

    然后“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狠狠的将她按在门上,一吻而下……

    ------题外话------

    下面有请山哥演唱《青藏高原》,music起——

    “是谁日夜,遥望着月票。是谁留下,千年的期盼……

    难道说还有,没投票的人,还有那久久不能忘怀,滴月票榜,耶咦耶逸耶……”

    别打!别打!哥唱的还是挺好听的,囧o(╯□╰)o!

    另:万分感谢弟兄们的钻石、鲜花、月票和五星级评价票,爱你们么么哒!

    !

    高速首发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本章节是【018】做个女干夫我就满足了!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