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无语这话音一落,澹台凰便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终于还是到了这一步。她并未见识过真正意义上的古代战场,但是看看这样子,就连东陵和漠北的边境上都被盘查得这样厉害,想必东陵和西武的边境上都不能走人了。

    “皇甫怀寒四十九天还没过!”笑无语轻声开口,语带叹息。

    理论上,不论是有再大的仇怨,也应该等东陵太上皇和皇太后的四十九天丧期过了再挥剑南下,可这二十天不到,战争便打响,足见……“你是说,皇甫轩期待这一战,其实已经很久了?”

    这一问,拓跋旭都是一怔,没想到公主会有这样的政治敏锐度。

    笑无语先是笑着点头,又是笑着摇头:“皇甫轩想吞并西武,自然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只是苦于一直没有适合的发兵缘由。这一次,理由是有了,但是你想想看,一场战争从预备粮草,到整合军队,要万无一失的zhǔn bèi 好,需要花多少时间?而现下才几天?”

    他这样一说,澹台凰才算是明白了!皇甫轩雄才大略,从来都是志在天下,对西武,他需要一个发动战争的理由,但却绝对不是一个这样的理由,绝对不是这样一个足够让他疯狂的理由!

    疯狂到,就连前续后续工作都没有zhǔn bèi 好,便这样贸然开战了!她叹了一口气,开口:“他心中恨意很深,所以才会这般不瞻前,不顾后。而相对的,西武谋划了很久,刺杀之前定然就已经zhǔn bèi 好了防御,这一战,东陵或者会吃亏!而zhè gè 道理皇甫轩的心中其实明白,但即便明白,他还是开战了,因为恨意太深,甚至于迫不及待!”

    国师大人对着澹台凰竖起了大拇指,表示赞誉!

    这下子,澹台凰就有点gāo xìng不起来了,她还记得自己走的时候,对方相送的情谊。包括那日在shān dòng ,他说有他在的地方,不会丢下她一个人。

    人家对自己以真心,她就算是不帮他,现下也绝对不能幸灾乐祸不是?bsp;mò 了好一会儿,静静的看着那高高的城楼,动也不动,他这样闹腾,该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见她不言不语,瞬息之间,笑无语已然是明白了她的想法,飘逸出尘的声线缓缓响起:“你不必担心,东陵实力强盛,即便皇甫轩这样贸然开战,只要漠北和北冥不插手,他也吃不到亏。漠北你那两位王兄接二连三的出事儿,你父王是顾忌不到这边的,而北冥,君惊澜那只黑心的狐狸,hē hē ……”

    他说到这儿,竟然笑了几声,那笑,很有点狡猾。

    澹台凰一听这话,脑后就划过了一滴冷汗,是的,这件事情君惊澜是有参与,参与了刺杀东陵皇,还说了什么是“她”的意思,但是“她”是谁,她并不知晓。包括他是为什么参与,她也都是半点不知。而事后竟然也没问!

    就这样想着,她充满试探之感的对着笑无语开口:“那个啥,zhè gè 事儿,你觉得和君惊澜有啥关系?”

    见她一副贼兮兮的打探mó yàng ,笑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方才开口:“具体有什么关系,本国师自然是不知,但是单单凭借慕容馥的实力,不可能在东陵皇宫杀了皇甫怀寒。皇甫轩未必不明白zhè gè 道理,可是同时与两个国家开战,饶是东陵再强盛,也未必能一举拿下,反而有可能将自己拖下水,以至于万劫不复。所以皇甫轩也只能假装不知,先把罪魁祸首除掉再说!”

    说到这儿,他微微顿了一下,又道:“倒是君惊澜搞出这档子的事儿的意图,本国师这么久了都未能想明白,是想坐收渔人之利,还是想在中途进去横插一杠子,抑或是还有什么潜藏在地底下的缘由,那恐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哦!”澹台凰状若了解的点头,但是他们在这里fèi huà 了这么久,一行人坐在马背上一动不动,已经引起了防守城门长官的gāo dù 重视,基本上已经把他们当成作奸犯科这一类别了!

    手一挥,几十个守门的士兵就把他们围了一个圈儿!

    这一幕如此熟悉,很快的让澹台凰联想到了自己当初在潜龙殿的门口,和一群杀手被人包围,最后投入死牢的那一幕!想着,苦兮兮的转头看向笑无语:“我们不会蹲大狱吧?”

    这一问,笑无语嘴角一抽,根本懒得看她。国师大人会蹲大狱?开玩笑!

    “下来,你们这些人是做什么的?”看守城门的长官高声呵斥。

    这一次笑无语是暗访漠北,不可为外人知晓,澹台凰和拓跋旭这一行人,往北冥的事情,自然也是属于国家机密,不可就这样大刺刺的说出去,故而……

    笑无语开口回话:“我们是商人,往漠北运送了丝绸!”

    “商人?”那长官挑眉看向笑无语,显然并不相信,因为面前zhè gè 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商人的样子。

    见他不相信,笑无语翻身下马,状若不小心的往那长官身上一撞,也飞快的往对方的袖子里头塞了一锭银子,份量很足,又大声道:“当然是商人,刚刚从漠北回来,那是贱内,那是在下的妾室和丫头!”

    国师大人近日总是吃亏,这次终于找到了机会占便宜!

    这下,作为贱内的澹台凰,作为妾室的凌燕和韦凤,还有作为丫头的成雅,脸色齐刷刷的全黑了!

    那长官掂量了一下银子的重量,面上已经开始慢慢露出和蔼的笑意,拍了一把笑无语的肩膀,开口道:“你小子真有福气!”

    说着,又狐疑的看了拓跋旭一眼:“那zhè gè 是?”

    说是小厮,看那气场和穿着不像,笑无语正想说那是自个儿的护卫,澹台凰、韦凤等人一齐开口:“那是他的男宠!”

    “……”笑无语bsp;mò 。

    “……!”拓跋旭gāo dù bsp;mò ,表情还隐隐有点发黑。

    但是,澹台凰一句话,很快的找回了拓跋旭的正常面色,只见她状若不好意思的挥手,用袖子遮着脸,害羞道:“这位官爷,您不知道,我们家贱外喜欢压女人,也喜欢被男人压,所以他的男宠体型都比较健硕!矮油,大庭广众之下说zhè gè ,真是不好意思!”

    然后,拓跋旭的脸色缓和了,如果他是上面的那个,当男宠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但是笑无语仁兄在风中石化了,没想到这些女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他就在言语间占了这么一点小小的便宜,竟然马上就要面临她们的疯狂还击。一瞬间就变成了男女通吃,还是喜欢被人爆菊的那个!

    这下,包围着他们的侍卫们表情开始变得十分诡谲,似乎是要笑不笑。看着笑无语的眼光满是同情,这男人长得挺英俊,没想到娶了这么个蠢婆娘,在外头什么话都敢瞎说,自个儿夫君有这种癖好,她也好意思往外说,真是……

    那长官咳嗽了一声,开口道:“虽然是这样,但还是要例行公事,检查一番!”

    收了钱是不假,但是这么多人都看着,肯定不能明目张胆的放过去。笑无语当即开口:“那是当然!长官请!”

    侍卫们将她们草草的检查了一番,就放行了。他们一直走了老远,笑无语还能感觉到背后有针扎一般的视线,看着自己的方位不断的发出窃笑之声,国师大人长这么大,就没有丢过如此巨大的脸面,是以整张脸都有点变了色。

    澹台凰撇下了这件事,兴致很好的感叹:“我还以为轻易进不来呢,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进来了!”

    韦凤也觉得有点奇怪:“是呀!通常情况下,都只是看见一点点破绽,对方就不应该放我们进来的啊,甚至还会拘留,这群人怎么这样好说话!”

    笑无语终于开始磨牙:“不是他们好说话,是老子的银子好说话!”

    “呃……你给钱了?”澹台凰没有注意到,但要是这么说的话,似乎就通了。钱财通鬼神的道理,在现代和古代其实都是通用的!

    “hē hē 呵……”笑无语开始皮笑肉不笑,“是啊,本国师给了钱,破了财,耍了嘴皮子,最后你们还让我丢了这么大的脸!”

    澹台凰闻言,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十分认真的教导道:“国师大人,你可千万不要这样说。这件事情告诉我们,即便是权宜之计,你也不要总是轻易想着占女士的便宜。您这是花钱买jiāo xùn ,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知道吗?”

    笑无语正要反驳,澹台凰却已经翻身下马,走进了一家成衣店,看这样子,不乔装打扮一番是不行了,不然这一路上,笑无语这混蛋不知道还要胡说八道多少次!她可不希望自己好好一个黄花大闺女,一而再再而三的变成人家的“贱内”。

    澹台凰进了成衣店,门口的其他姑娘们都瞪着笑无语!于是,国师大人也是终于明白了自己胡扯,说这都是他的妻妾,其实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犯了众怒,这下他也不好再生气了。

    等了好一会儿,英俊潇洒的澹台凰,拿着一把水墨折扇,慢慢的晃着出来了。白衣出尘,玉冠束发,腰间佩玉,乃是一副翩翩浊世佳公子的mó yàng 。她穿男装,笑无语是看见过的,但是青天白日的看,倒还没有体会过,是以还愣了一下。

    没想到,还挺帅气!

    等到澹台凰笑意盈盈的到了他们跟前,翻身上马,笑无语终于看出了一点点不对,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平坦的胸口,纳闷问:“澹台凰,你的胸呢?”虽然进去之前看着没多少,但是也不至于这么小啊!

    于是,澹台凰又被人戳了痛处!

    一张“英俊潇洒,男生女相”的脸色瞬间别他一句话搅得铁青,咬牙切齿的小声开口:“裹胸布,裹胸布你有没有听过?”

    国师大人闻言,上上下下认真的打量了她一会儿,点头叹息,状若了解:“原来是裹胸布,虽然之前之后都没有太大的差别,但是你尚可以自我ān wèi !”

    “滚!”一脚踹上他的马!

    马儿吃痛,当真是带着国师大人滚了!前方众人险些惨遭马踩,拼命尖叫……

    澹台凰终于满足,笑得春光bsp;làn ,看着笑无语的马奔逃的方向,笑了一会儿,却忽然僵住了笑意。她右侧的街道之上,无数侍卫们带着仪仗队而来,六扇孔雀掌扇在举在高空,华贵异常,而前头是一辆十六人抬着的轿子,通身黄金打造。

    轿子的周围镂空,能够清楚的看见轿内之人。

    这一看,澹台凰完全愣住了!灿金色的双眸,冰冷中不乏高贵的气场,还有那俊美如同太阳神阿波罗般的容颜,那是……皇甫轩?他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看这架势,不是私下而来,而是光明正大来的。难怪门口盘查的这么严!

    想着,她诧异的偏过头问韦凤:“韦凤,你们有没有查到皇甫轩来这里是做什么?”

    韦凤无语:“太子妃,您不知道这儿是东陵和西武的交界,也是东陵和漠北的交界吗?皇甫轩来了,自然是为了打仗的事情,还用查吗?原本这里十八年前还是千骑古城,但是后来归了南岳,南岳又归了东陵……”

    所以,澹台凰刚才怀疑皇甫轩也许有意对漠北开战,完全是想多了!她抹了一把尴尬的汗水,看了一下皇甫轩的方向,终于觉得自己还是不能上去打招呼。毕竟他这样光明正大的来,西武肯定有人盯着他,自己这样大刺刺的奔出去,要是被慕容馥的人看见了,自己接下来又要面临无止境的追杀!

    看了一会儿之后,偏头看向成雅等人,叹息道:“我们走吧!”这浑水她是参与不了了。

    话音一落,没等这些人回话,她就策马而去!

    而金銮轿内的皇甫轩,此刻却往澹台凰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只是一刹之间,眸色就深了几许。那个驭马而去的白衣背影,是她吗?

    一旁内侍监见他容色冷寂,看着街道的另一边,问:“皇上,可是看见了什么人?”

    皇甫轩没答话,手微微在空中扬起,这一挥手,便有一道黑影掠过,往澹台凰等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

    已然中午,澹台凰等人一齐在客栈之中吃午饭。

    笑无语的脸色非常难看,原本以为澹台凰那一脚是对着自己来的,所以他很认真的避开了自己的身体,没想到她这一脚的目的是他胯下的马。于是,一个不察,不幸中标,要不是他骑术高超,一定会整出几桩血案!

    “摆张死人脸做什么?影响食欲!”澹台凰毫不留情的开口打击。

    他们分了两桌吃饭,女扮男装的澹台凰、笑无语、拓跋旭一桌。凌燕、韦凤、成雅一桌。严格遵循了这古代,非江湖儿女男女不同席的礼制!

    国师大人气结:“少给老子装傻,你不知道老子为什么摆一张死人脸吗?”一脚差点将他飞到天边,还不让他摆脸色?

    拓跋旭皱眉,正要帮澹台凰说话,澹台凰怒道:“那你不知道老子为什么踹你吗?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于是,原本这几个人进来,所有人看见是几个美男子,都瞪大了双眼翘首盼望,想着是不是弄huí qù 一个人当女婿,但是最后听着他们一个挨着一个爆粗口,最终各自低下了头,吃自己的饭。果然人无完人,再英俊的人都有爆粗口的可能。

    两人就这样互相骂着,而却都不知他们对面的客栈,高楼之上,窗口之中,一双灿金色的眼眸,此刻正静静的zhù shì 着他们。

    内侍监在他身边看了一会儿,开口道:“皇上,您若是想去见,就去吧!再犹豫,怕就没有机会了!”

    这些日子皇上心里不好受,他是知道的,太上皇和皇太后的事情,便几乎是逼的皇上近乎崩溃。而他也慢慢的看出来,皇上的心中一直放着一个人,在东陵的时候,他便怀疑是澹台凰,没想到,果然是!

    皇甫轩bsp;mò 了一会儿,冰冷的声线缓缓响起:“朕若出去见了,慕容馥的人,很快就会盯上她!”

    他不能去见,去见了,他便不能再保证她的安全。

    但是,他却又很想,很想见见她。心中思念如狂,这些日子,他不止一次在想,在自己最难的时候,如果她在身边,会怎样?

    可,也只是想。所有的痛楚,都只能他一个人承担。

    在龙辇上,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只是怀疑是她,便都已经心跳如雷。他也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为了谁,站在高阁之上……偷窥?

    站了良久,他终于是忍不住,举步往门口一走。走到一半,却堪堪顿住!

    脑中电光一闪,冰冷的薄唇勾起,扯出半丝笑意,开口吩咐:“拿人皮面具来,也给朕再拿一套衣服过来!”

    不能以自己的身份出去见她,就乔装成一个萍水相逢的朋友也好。

    ……

    澹台凰这边还在斗嘴,笑无语恼火回击:“怎么了?自己有所缺失,还不让别人说?”

    潜台词,你自己胸小,别人实话实说都不行?

    澹台凰冷芯眉:“我自己有没有缺失,关你什么事儿!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说?”

    潜台词,我胸小跟有什么关系?再小也是我自个儿的,谁要你多嘴多舌?

    这话终于把笑无语堵住,但他还是貌似不平的加了一句:“我是对客观事物发表自己的客观评价,你若是个坦坦荡荡的人,还怕被我评价?”

    澹台凰听罢,狠狠的夹起一大块糖醋排骨,往他的嘴巴里头用力一塞!“吃饭,闭嘴!”坦坦荡荡就要无休止的被人抓着一点痛处不放?

    “我靠!你的筷子上头粘口水没有!”笑无语含着糖醋排骨,口齿不清的怒骂!

    就在这会儿,门口忽然进来一个人。

    他这一进来,所有人的眼神都看了过去。而这人,容貌并不十分出色,或者说就长着一张大众脸,一袭月白色的锦袍,腰横玉带。原本就这样看起来,大家会认为不过是个大户人家的公子。

    但,奇怪的是,他身上却有一种极强的压迫感,让人几乎都不敢抬头去看他的脸第二眼!

    澹台凰一眼,便看出了端倪!这是一种独属于王者的气势,那是一种帝王的威慑!常年养尊处优的人,身上绝对会有一种不容人冒犯的威慑,而zhè gè 人,从体型来看,十分眼熟!

    那人进来之后,眼神也直直的投射到澹台凰的身上。澹台凰很快便知,他是为自己而来!

    客栈的其他人看完,其实对zhè gè 人的脸微微有点失望,原本一看见这气场,就以为是个绝世美男子,没想到jiù shì 一张大众脸!但奇怪的是,不知道为什么,从zhè gè 人进来之后,他们说话的声音竟然不自觉的压低,都不太敢说话,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人走到澹台凰的跟前,一张平凡无奇的面上扯出一丝笑,但看起来却很有些僵硬,冰冷的声线刻意压低:“兄台,在下可以与你们同桌否?”

    一张桌子四面,他们三个人坐着,也确实是空了一个位置!

    一旁的韦凤,一眼就看出zhè gè 人带了人皮面具,直觉对方jiù shì 不单纯,想起身去拦,拓跋旭也同样排外,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和旁人一桌。然而在他们开口之前,澹台凰已然率先开口:“请坐!小二,添双筷子!”

    “欸!”小二很快的应了一声,拿了一双筷子过来。

    却不知道为什么,他到了zhè gè 人的身侧,腿脚却是止不住的发颤,颤抖着身子将筷子放下之后,飞一般的跑了!为什么那个人看起来那么吓人!

    那人落座,澹台凰笑着开口:“不知兄台贵姓?”

    “敝姓黄,单名一个车字!”那人双眸看向她,冷声开口,声线虽冷,眸色却暖。

    皇甫轩,拆分之后,也jiù shì 这样一个名字!这下,澹台凰便是què dìng 了,果然是他!

    笑无语也是一副似笑非笑的mó yàng ,竟然率先端起酒壶,给皇甫轩斟了一杯酒:“能够在这种地方遇见黄兄,当真是让在下又惊又喜!”语中影射意味十足。

    “萍水相逢,不过缘分二字!”皇甫轩冷声开口,接下了他敬的这杯酒。

    澹台凰亦是笑,她当然知道皇甫轩为何乔装打扮之后,才出现在此处。绝对不会是担心自己的安全,那么jiù shì 怕暴露了她的行踪,连累了她的安全,这样一份心,说她不感动,那绝对是骗人的!她也举起酒杯开口:“相遇便是缘分,满饮此杯吧!”

    皇甫轩薄唇微勾,举起酒杯,几人酒杯相撞。

    一旁的成雅等人看得莫名其妙,她们怎么不知道公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友善了,一个陌生人,也能用这样良好的态度去对待。

    几人将酒饮下。

    便开始吃菜,但是拓跋旭的表情不好看,澹台凰有点纠结,笑无语似笑非笑,这种场景看起来非常尴尬。

    澹台凰看了皇甫轩一会儿,忽然开口:“黄兄,做什么事情,还是小心些吧,切莫再意气用事了!”

    这话,说得没头没尾的,却叫皇甫轩一愣,见她表情坦诚,这才明白自己应当是已经被认出来了。而这让他不要意气用事,说的自然是这次贸然与西武开战。

    他愣了片刻,开口笑道:“多谢兄台提醒!在下定当注意!”

    这话,旁人也都跟他说过无数遍,手下那些大臣也劝过他千百回,但是没有一句,他能听得进去。唯独她说,竟然感觉是暖流拂过,整颗心都安定了不少。这些日子以来的躁动,都平稳了很多!

    他这样应了一句,澹台凰又笑着开口:“虽然你我第一次相见并不美好,事后崎岖也很多。但我以为,现在我们能算是朋友!”

    “我以为,是知己!”他轻笑一声,冷声开口。心中刻骨之痛,身边人千千万万,唯独她能懂。就连灵萱与他境遇相当,都远远不能懂,可是面前zhè gè 人,千百次他想要除之而后快的人,却能懂,懂他心中所有的欲与痛。这不是知己,又该是什么?

    澹台凰点头:“没错,也算是知己!”

    那日宫门之外,她不敢多看他一眼,他也不敢多说一句话。jiù shì 因为,彼此都能懂的对方的心思。这也确实,能称得上是知己!

    皇甫轩bsp;mò 了一会儿,那双已然用颜色染过的眼,微微闪过半丝冷茫,冷声开口:“如果我现下执意强行留下你,会如何?”

    他这样一问,整个场上的气氛都冷凝了几分!

    澹台凰的笑容也忽然有点挂不住,顿了一会儿,她方才道:“那就要看你,是希望有一个知己,还是希望有一个仇人!我永远不受任何人拘束,我希望做什么都能随着我的心意来,不希望任何人强迫,如果你一定要和我撕破脸的话,那……”

    “不必说了!”她的意思,他已然明白,他也不想听,更无法承受她接下来可能说出的狠话。

    终于,他冷声开口,语气低沉,听得人几乎是有点心酸:“那你就好好的,快乐的活着。不管日后天下时局如何,不论最终你我是敌是友。你要记住,我对你,永远初衷不改!”

    他这样一说,客栈里头的其他人都开始瞠目结舌,两个男人,这是两个男人没错吧?他们在说什么玩意儿呢这是?这真是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现在断袖已经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发展了吗?

    而澹台凰听罢,定定的看着他的脸,看他眸中满是坦诚,终于重重点头:“好!我会记得你的这份情义!”她有预感,也许他们将来会因为各自的立场,站在对立的两方,但他今日的这番话,她会记得。

    终而,他起身,像是不想、也不敢再看她,负手往外而去。

    空中,传来他冰冰凉凉的声线:“如果,他对你不好,你可以来找我!”

    语落,消失在门口。

    不争,不夺,不勉强,却只留下这样一句话。一个冰冷高贵,永远不容人侵犯他威严的帝王,却甘愿,做出这样的让步。莫说是澹台凰,就连笑无语都是始料未及!

    这话,换了任何一个人来说,都不会有如此巨大的冲击力。可是,偏偏jiù shì 皇甫轩,这样一个尊贵高傲到极致的人说的!他心甘情愿让步,半点不肯勉强她,甚至甘愿做备胎。

    笑无语见此,偏头看了澹台凰一眼,道:“看来他,对你用情很深!”

    澹台凰听完,没说话。只怔怔的看着门口,忽然觉得,心里有点涩……

    笑无语见他不说话,起身开口:“我去送送他!”

    他出去之后,韦凤过来了,在澹台凰耳边轻声开口:“太子妃,从他的身型和脸部轮廓分析,属下怀疑他是东陵……”

    澹台凰点头:“他jiù shì !”

    韦凤一愣,又接着道:“那他的眼睛……怎么会,难道!”这样说着,她的表情几乎是惊讶道惊吓!

    “有问题?”不jiù shì 易容术吗?会有什么大不了?不过难道zhè gè 时代还有美瞳?

    韦凤摇了摇头:“要改变一个人眼睛的颜色,只能用散化水。可以维持三炷香的时间,而改变之后的每一刻,眼珠都会承受千万支针扎的痛楚。等闲之人根本承受不住,而且这过程中,只要他有半点受不住痛,甚至可能会被药水刺瞎!”

    而他忍受如此巨大的痛楚,就只是为了来见太子妃一面?zhè gè 人,当真是情报里面那个永远将国家利益,将王族,将自身放在心中第一位的皇甫轩?

    说完这话,她瞬间后悔了!显然人家是想来抢太子妃的,她这一句一句的,帮别人说话做什么?让爷知道了,还不扒了她的皮!

    而就在澹台凰心中百味陈杂的当口,一柄弯刀,忽然毫无预兆的搁在她面前的桌子上!

    这刀,有点眼熟,她咽了一下口水,抬头一看,这人今日没有蒙面纱,一张脸像是罂粟一般,致命的吸引人,又散发着致命的毒!半城魁……上次被她卖掉的半城魁!

    老天!

    她心里一突,悄悄的往后一退!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跳起来,双腿抡起风火轮,飞奔而去,并仰天高呼:“半城魁大哥,你认错人了!卖了你的那个人不是我!”

    ------题外话------

    举爪认错!又更晚了……囧o(╯□╰)o!脸已经被抽肿了,要不你们踹屁股吧?(⊙o⊙)…踹完咱们再商量一下月票的事儿?来嘛,来嘛,票票票……嘿嘿(*^__^*)……

    !

    高速首发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本章节是【021】半城魁大哥,你认错人了!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