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城魁?!

    她这尖叫一出,客栈其他人全部站了起来,面露惊恐的瞪大了双眼,瞅了那一身黑衣的半城魁一眼,以及桌前那黑漆漆的,上面镶满了宝石的,弯弯的刀!难道这jiù shì 传说中的星月弯刀?!

    八成真是!

    这下子,所有人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状若一只只深受刺激与折磨的惊弓之鸟,往门外狂奔而去!

    掌柜的和小二也躲在柜台的后头瑟瑟发抖,探出半个nǎo dài 偷瞄!

    澹台凰飞奔的速度堪比光速,成雅默默扶额,我的公主,你一边逃命一边说卖了人的不是你,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现在人家相信那个人不是,才是真的有鬼了!

    韦凤和凌燕听着澹台凰那一声惊叫,更是嘴巴都已经合不拢了,半城魁这样的人物,曾经被她给……卖了?

    而那奔出了老远的某女自己也fǎn yīng 过来了,一边逃命一边藐视自己的这张破嘴!一害怕啥话都说了。

    这一跑出门,就撞上了刚刚回来的笑无语!撞上了还没看见,还zhǔn bèi 绕道跑,笑无语一把拉住她的袖子:“跑什么跑,老子看起来有那么吓人吗?”

    “不是你,是,是是……”澹台凰已然口齿不清,只飞快的把自己的袖子从他手里往外拽,半城魁上次和百里瑾宸都打了个平手,她这样的小菜鸟,出去不被踩成渣才怪!也不怪她害怕啊!

    “是是是是谁啊?能把你吓成这样,难不成是天下第一杀手半城魁砍你来了?还能有什么事儿比这事儿更大,你给老子……”笑无语胡乱一猜,没想到正中红心!

    他话没说完,澹台凰就已经哆嗦着腿开口:“你实在是太聪明了,还真的jiù shì 他!”

    这下笑无语的脸也空白了一瞬,天命之上,她和半城魁是有交集的,但是这半城魁也是被她得罪的一个?正在他想着是带着她一起跑了,还是进去和半城魁打上一架之刻……

    半城魁已然走到客栈门口,沉郁的声调如同午夜魔兰绽放,更似一杯沉淀了多年的红葡萄酒,看着澹台凰的背影,冷冷开口:“不必跑,我说过不会再杀你,便不会!”

    “呃……”不杀?!不杀那就好说话了啊,他这话都说了,澹台凰当即不再跑了,转过头看向他,狐疑道,“那你不杀我,你跑来干啥?”

    她这一问,对方沉郁的目光便方在她的身上,冷冷道:“报恩,算账!”

    这话说得澹台凰通身一颤抖,报恩肯定是自己救了他了,算账绝逼jiù shì 自己卖了他!“那个啥,其实你不用报恩也不用算账了,就当我们两个扯平了怎么样?”

    “等等,谁能不能告诉告诉我,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笑无语实在没忍住开口打断。

    半城魁冷冷扫了他一眼,冷声开口:“不必你多事!”

    “……”国师大人瞬间愤怒!掐指就开始算了起来,必须要给半城魁算出一个倒霉卦,才能弥补自己受伤的心灵。

    “你救了我,我会还你一恩,恩情还完了,再算账!”半城魁是一个恩怨对错是非观都很分明的人,恩情和仇怨,算的清清楚楚,二者不可抵消,也不可相提并论。就如同律法上面写的,功过不可相抵!

    呃,这样下来,澹台凰算是放心了!

    她赶紧上前,谄媚而动情的对着半城魁开口:“那个啥,你就让你这恩情欠着我一辈子吧,不着急还的,一点都不着急!你千万不要急于还情,我其实很好,生命安全都很有保障,不劳您大驾出手!”

    所以您就带着一辈子不用还的恩情,和一辈子不用报仇的账,走得远远的,放过了我吧!

    而半城魁,听了她的话,就当做没听到,冷冷哼了一声。

    转身,几个大步进了客栈,坐到拓跋旭的旁边,拓跋旭当即警戒了起来,虎视眈眈的看着他。而掌柜的和小二还都躲在柜台的后面,持续发抖中!

    澹台凰在门口看了笑无语一眼,眼神示意,怎么办。

    国师大人不甚在意的挥了挥潇洒的衣摆,轻声道:“随便他,我们进去吃我们的饭,本国师还没有吃饱!”

    然后,几乎整个城镇的人,都知道了半城魁就在这间客栈,不少人都战战兢兢的在门口偷看,又是好奇,又是害怕。这jiù shì 人的好奇心,明明知道有危险,还是忍不住想窥探。但是也不敢进去,怕好奇的后果自己承担不起!

    “小二,再给添双筷子!”笑无语开口吩咐。

    小二一听这话,顿时吓得险些尿裤子,那桌人怎么就这么麻烦呀,先是来了一个看起来其貌不扬,实在压迫感十足的要他出去送筷子!这下好了,连半城魁zhè gè 天下第一杀手都招来来,他还出去送筷子!他这是出去送筷子还是出去玩命啊!

    也不晓得zhè gè 杀人狂魔,会不会把自己的胳膊和腿都剁下来当筷子!

    他吓得不敢冒头,掌柜的则秉承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大无畏精神,推了推他的胳膊。一推没动,又用力一推……悲催的小二兄就这样摔倒在众人跟前!

    澹台凰看了那苦逼的小二一眼,并没什么感觉,因为现下活的更加忐忑的应该是她自己!看完之后,收回目光,又顶着满头的大汗,回头看向半城魁。

    半城魁的表情也没什么波动,看这样子也jiù shì 要跟着他们,把恩还了,再把账算了!

    待到小二哆嗦着身子,送来一双碗筷之后,yī zhèn 骚臭味顿时扑鼻而来,澹台凰狐疑一看,小二的裤子下头一片湿,显然是已经被半城魁吓得尿裤子了!

    众人这一看,那小二飞快的哆嗦着,放下了碗筷,转身就跑了!

    于是,原本还在鄙视自己胆小的澹台凰,此刻已然深切的认识到,跟这小二相比,她实在是太淡定了又太临危不乱了!而面前zhè gè 人,在zhè gè 时代,已经可以算是恐怖份子的存在了,人人一见便深感闻风丧胆!

    而被人畏惧的主体半城魁仁兄,作为古代版的恐怖分子,对其他的惧怕,并没有什么深刻的感觉,拿起筷子,bsp;mò ,吃饭。

    看他如此淡定,在一旁的桌上瞪着眼看了半天的韦凤等人,也总算是放下了心,最少暂时是不会出什么事儿了!

    澹台凰,笑无语等人也低头开始吃饭,吃着吃着,她就感觉有些事儿不问清楚很害怕,不问清楚也是心痒难耐:“那个啥,半城魁大哥,你被卖到青楼之后,有没有被人,有没有被人,有没有……那个啥?”

    “噗——”笑无语和拓跋旭成功喷饭!

    喷完饭之后充满敬佩的看向澹台凰,完全没想到她居然能有这么大的胆子,连天下第一杀手都敢拖去卖了,卖了就算了,卖在哪里不好,还偏偏卖在青楼!

    这话问的半城魁的手也停滞了一瞬,抬头看向澹台凰,容色很冷:“你说呢?”

    “呃……”她说,她要是能说,还至于冒着被砍死的危险问吗?她jiù shì 想知道知道自己有没有将zhè gè 人得罪彻底,他在青楼是否被爆了菊花,以què dìng 他最终报复自己的程度会到多少!

    见澹台凰上下打量着自己,一副是深受惊吓的神态,半城魁也终于明白这件事情就这样云里雾里,对自己的声名其实并不好,故而冷冷的吐出了两个字:“没有!”

    “呼……”澹台凰深深的舒出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没有就好,没有自己还罪不至死。

    笑无语却偷笑了一声,跑到澹台凰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你可别放心太早,你想想看,假设一个男人真的被人那个啥了,他会当众承认吗?”

    这话一出,澹台凰刚刚才扬起来的笑脸,顿时沉了下去,心也跟着掉了下去。

    半城魁冷冽的眸光徒然扫向笑无语,警告意味十足!

    国师大人见此,不甚在意的笑了笑,低头吃菜,心下悠闲淡然,黑心澜他是没法子斗过,只能忍气吞声,但是屠夫魁他自认还是不必害怕的!

    拓跋旭在一旁听着他们这些话,一时间只感觉尴尬无比,满心也只剩下一个念头——跟这些猥琐的人相比,自己实在是太纯洁了!

    这一顿饭,就在这种极为诡异的氛围下吃完,澹台凰的身边从此时此刻,就跟上了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啥时候“砰”的一声就炸了,自己的小命也就哗啦一声,jiāo dài 了!

    “掌柜的,结账!”拓跋旭高声开口。

    掌柜咽了一下口水,颤抖着身子从柜台的后面走了出来,因为抖得太厉害,连帽子都抖歪了!抖到他们跟前之后,颤巍巍的开口:“那个那个,不用结账了!小店,小店能请得各位客官在这里吃饭,是小店的荣幸,啊,各位客官,天色不早了,你们还要赶路的对吗?马匹就在门外的马厩里头,你们要是有什么急事就赶紧的,别……别耽误了要事!”

    收钱!他是想收钱啊,从半城魁进来,这里无数人没付账就冲出去了,说句老实话这些钱他都想找这些人要回来!但是找天下第一杀手要钱?要钱?!他是不要命了,还是不想活了?

    澹台凰闻言,无语的看向他:“真的不要?”

    “不要!”掌柜的十分坚决的摇头,表示自己忠贞不二,啊,呸,表示自己视钱财如粪土的决心!

    “不要我们就走吧!哎,有个混黑社会的在身边,做啥都不一样,嘿嘿!”澹台凰猥琐一笑,飞快起身。

    她这一说,其他人面面相觑,黑社会是做啥的他们不明白,但是说的是半城魁,那肯定是一定的!

    掌柜的摸着额头的虚汗,将他们目送到了门口,刚刚放下心,门口就传来澹台凰的一句话:“zhè gè 掌柜的实在是太hòu dào 了,为人也实在是太热情了,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再来这里吃饭!”

    “咚!”掌柜栽倒了!

    店小二哭瞎了!

    然而,他们到了门口之后,澹台凰悠闲的骑着马走了老远,对着韦凤吩咐:“晚上再把钱送过去,包括其他人吃饭没给的钱,也一并赔偿了!现在给他是一定不敢要的。”

    韦凤纳闷,先是点头,方才开口:“这还给什么给啊,人家都不要了!”

    “吃亏jiù shì 占便宜,那占便宜算是什么呢?今日占了便宜,日后就难免不会因为zhè gè 占下的zhè gè 便宜吃亏!”澹台凰笑着开口。

    笑无语闻言点头,很是赞赏。

    韦凤似懂非懂,表示已经明白!

    半城魁一直冷着一张脸没开口,但是腰间那柄标志性的弯刀,无时不刻的不在说明着他的身份。四下的bǎi xìng 们都吓得看都不敢多看他们一眼,这也就导致了他们这一路几乎是畅通无阻,到了人流最多的地方,也没有堵马!其他的人马车都很自觉的让到一边,给他们让道。

    让澹台凰在一路上不断的啧啧感叹,有个混黑社会的在身边jiù shì 不一样!你瞅瞅,跟着他出行,路上都没有红绿灯,不,没有障碍物的!

    走出了热闹的街道,算是到了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处处都是高宅大院,而就在这会儿,他们看见一群鸟自头顶飞过,都往某个院子的地段飞了过去!

    澹台凰看的惊奇,问:“这是什么情况?”大雁南飞还是北飞?都不像啊,因为刚刚飞过去的那从鸟,种类繁多,五颜六色的,根本不是同一种类的鸟。

    笑无语看了一会儿,伸出手掐指算了算,开口道:“要么是天降奇人,要么是百鸟朝凰!”

    不管是哪一种,听起来都是相当玄乎又邪门,澹台凰听他说着,倒来了兴致,开口道:“那我们过去看看!”

    说着,率先策马就奔了过去!其他人自然也只得跟上……

    而跑到那个方位之后,一看,全部傻楞!并同时以鄙视的眼光扫向笑无语……那是一户人家的后门口,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姑娘,在那儿抛洒鸟食,这是天降奇人和百鸟朝凰?坑爹呢?

    笑无语看了一眼,容色却并不见尴尬,不言不语。天机说破了,就没有意思了。反正是她的羽翼,最终一定会到她的麾下!现下她发现不了,那也是天意!

    “走吧!”澹台凰勒马,十分无语的走人,决定从此以后不再相信笑无语胡说八道。

    而韦凤和成雅等人,今日是更加què dìng 了zhè gè 狗屁的国师,是一个百年难得一遇,坑人的大神棍!而且每次都说得神神叨叨,煞有介事,欺骗无知少女……

    他们来了走了,后门口的那小姑娘都并未注意到,只当是有人路过。

    她蹲下身子,一只画眉鸟落到她的手上,旋即,她笑眯眯的开口:“小画眉,你说你有事情要告诉我,是什么事情呀?”

    她这一问,那画眉鸟像是有灵性一般,开始对着她叽叽咕咕,不知道是说了些什么。

    那小姑娘听着听着,表情越来越凝重,而就在这会儿,后门被打开了,一个丫环一出来,见着这情况就开口:“我的小姐,您怎么又跟这群鸟混在一起啊,要是让老爷知道了……”

    “翠儿!你先别说zhè gè ,小画眉刚刚告诉我,它昨晚在后院听见赵姨娘,和管家商量着要杀了我爹,卷走我们家的钱财!不行,我要马上去告诉我爹!”那姑娘说着便往屋内冲。

    翠儿看着她的背影,;开口:“小姐,也许您能听懂鸟儿说的话是真的,但是这些年来,有人相信吗?您现在就这样冲出去对老爷说,说是这群鸟告诉您的,您觉得老爷会相信吗?说不准还会像从前一样,将您关在柴房里!”

    这话,让那小姑娘的脚步顿住了,僵硬在原地,只是一瞬,便将自己的下唇咬得血色尽失!

    她顿了很久之后,攥了攥拳头,咬牙开口:“你说的对,我不能去跟爹说,但是我也绝对不会让他们得逞……”

    ……

    北冥太子府。

    太子爷风尘仆仆的从漠北赶了回来,沐浴更衣之后,顶着半干半湿的墨发,从浴室里头出来。容色潋滟,沐浴之后,无双风华之下,还带着一股子天然的野性!

    步出屏风,小苗子赶紧上去送上一件披风:“我的爷,您可仔细些,这些日子天气诡谲的很,可别冻病了!”

    “嗯!”淡淡应了一声,将披风接过,往华椅上一躺,似是有些疲惫。

    就在这会儿,门口进来一个黑衣人,似乎是想禀报什么,小苗子微微伸出手挥了挥,示意对方先退下,让爷好好休息一会儿。

    黑衣人会意,当即往外退了出去。

    君惊澜魅眸微微闭着,听着那脚步声,慵懒声线缓缓响起:“楚玉璃的事情,待爷醒了再说。北冥的琐事,míng rì 再议。若是太子妃的事情,直接叫醒爷,知道么?”

    “是!奴才明白!”小苗子恭敬的弯腰应了一声,就退了下去,不敢再打扰爷休息,这几天风尘仆仆的赶路,应该也是累了。

    然而,他刚刚出去,青枫就来了,显然是为了太子妃的事情。小苗子狠狠的瞪了zhè gè 不长眼的一眼,不情不愿的将他带进去了……青枫不明,抓了抓后脑勺,颇感莫名其妙。

    待他将太子爷走了之后,太子妃身边发生的所有事情都jiāo dài 完。便见着他们爷的表情,很是温和了几分。

    他侧卧华椅,狭长魅眸微微眯着,眉间朱砂很是妖娆,好看的紧。修长玉指伸出,扳着手指十分认真的开始算账:“澹台戟被人下了药,笑无语要当奸夫,与皇甫轩私会,带上半城魁同行,还有拓跋旭保护……嗯……”

    这一句一句,听得青枫心里都是阴测测的,尤其最后一个意味不明的“嗯”,更是让他发颤。直接导致他先是为这些男人们担忧了一把,又是为太子妃狠狠的汗了一把。

    太子爷把账算完,终于收了手,隐于袖中。

    旋即,薄唇勾出半丝懒散的笑:“罢了,不过是些小事,这几日她若是有一星半点思念了爷,爷便都不跟她计较!”

    说着,他狭长魅眸看向青枫,问:“爷走了这几日,她可有喃喃自语,说十分思念?”

    “没有!”青枫硬着头皮,缓缓摇头。

    于是,太子爷唇际笑意就温和了一分,旋即,又接着问:“她这一路往北冥,有无半刻因为想早日见到爷,加快行程?”

    这一问,青枫顿时感觉自己的头皮更僵硬了,顶着都快硬出褶皱的头皮,开口回话:“没有,太子妃一路上都很悠闲,没事儿就和笑无语聊聊天,经常吵嘴打架来着,没看出半点要加快行程的意向!”说到这儿,他忽然开始自我怀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在告太子妃的状啊!

    这话一出,太子爷唇际的笑意已经温和到将近和蔼可亲了,那眉间朱砂比血色还要艳丽几分。

    他微微顿了片刻,又接着问:“这几天,便是提到爷一刻,她也不曾?”

    青枫十分老实的摇头:“不曾!倒是东晋国师常常提起您,太子妃才会很随意的跟着应和两句!”

    于是,太子爷又笑了,笑得十分美艳动人,饶是窗外的月色,都在此刻黯淡了几分。但是小苗子和青枫看着,不断的咽着口水低下头,难得看见爷生气成这样,看样子太子妃的前景会有点堪忧啊!

    “下去吧!”微微拂了拂袖,示意对方退出去。

    青枫领命,当即后退一步,往门外而去,后背已经被冷汗沁湿。其实他方才真的很担心爷一气之下,将他zhè gè 无辜的人一掌劈了!

    待到青枫退下,太子爷伸手揉了揉眉心,闲闲开口:“小苗子,爷的要求很高吗?”

    “啊?不高!”小苗子很快的fǎn yīng 过来,爷方才都说了,什么都不计较,只要太子妃有一星半点的思念他,就成了。这要求确实不高!

    他话音一落,君惊澜邪肆一笑,微微勾唇,凉凉开口:“爷也觉得这要求不算高,她身边有谁,她出于兄妹之情维护谁,她出于朋友之义去帮谁,爷都可以不计较。可……”

    说到这儿,他的语气徒然冷冽了下来,比冬日的冰雕还要冷上几分:“可她竟然完全把爷抛诸脑后了!”

    冷冽的语气一落,又懒懒笑了笑,低声开口:“好你个澹台凰,到了北冥,看爷怎么收拾你!”

    小苗子一颤,牙齿都发抖了起来!心中也开始思考这所谓的收拾,是什么样子的,是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还是屡屡让太子妃欲求不满,咳咳……咳咳,他在瞎想啥,他是一个纯洁的太监,历史上最最纯洁的太监!

    ——俺是月票涨涨涨,太子爷很不开森的分割线——

    “唔!”客栈之中,睡了一半的澹台凰,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

    擦了一把额头的虚汗,刚刚做了一个梦,梦见那死妖孽咬牙切齿的要收拾她来着。四下一看,赶紧拍了几下胸口,幸好是梦,幸好是梦!

    拍完胸口,整个人都蔫了,话说她为何会做如此恐怖的梦?难道这是老天示警?

    这样一想着,她整个人的寒毛都竖起来了,然而四下一看之后,忽然觉得自己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将衣服穿好,收拾包袱走人,半城魁现下跟着他们,谁知道zhè gè 人会不会什么时候一jī dòng ,就给她一刀?

    这样的定时炸弹留在身边实在是太不安全了!她还是趁着夜色跑路吧!收拾了半天包袱,往胸口踹了一堆银两,蹑手蹑脚的往门外而去。

    而一路上,半城魁都没有遮掩自己的身份,一柄星月弯刀就那样暴露在众人的眼前,谁也不敢招惹他,官府听到有人来举报,也假装没听到!开玩笑,半城魁那样的高手,他们府衙这一群人,送上门不都是白白送死吗?所以在半城魁出手砍人之前,他们都很机智的选择了明哲保身!

    澹台凰这蹑手蹑脚的一出来,便看见了掌柜的和几个店小二,他们一个人都没有睡觉,全部颤抖着身子看着半城魁的房间,有几个不住店的小二也急速奔回自己家里去了,不敢和那个恐怖份子一齐待在这里!

    他们正要打招呼,澹台凰赶紧把手指放在唇畔嘘了一声:“不要出声!”

    然后,轻手轻脚的下去,做出一副十分可怜的样子,颤抖道:“你们要知道啊,楼上住着的那个人可恐怖了,他跟着我其实jiù shì 想找机会杀了我,为了能够活命,我现下就只能溜走了,你们不要出声,千万不要出声!”

    掌柜门和店小二的一听这话,先是愣住了,他们原本以为zhè gè 俊秀的公子哥儿和那个半城魁是一伙的。没想到……

    澹台凰充分的利用了人类同病相怜的心情,让他们同情而不告发自己之后,往门口飞快的移动,但是她很悲催的估错了人心的复杂性,她刚刚才走出门口……

    掌柜的和店小二很快的想通了一点!要是zhè gè 人真的是半城魁要杀的人,他跑了,半城魁要是迁怒他们这些无辜的人怎么办啊?于是,他们扯着嗓子开始大声高呼:“不好了,不好了!半城大侠,你要杀的人逃了!你赶快起来追啊,不好了,不好了,真的不好了!”

    这一吼,半城魁便起来了,他倒没想到,那女人会逃!

    澹台凰跑到门口,听着这一堆话,险些没给气得呕出一口老血!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有没有同情心啊!见着人落难不帮忙,还要踩一脚!

    她跑到门口之后,很忧伤的发现马厩是在后院,现下折huí qù 找马,肯定是来不及了!只能背着包袱没命的往前奔……

    而前方,无边夜色之中,看见一人手中持剑,牵着一匹马,缓步而来。

    那人一袭白衣,神仙玉骨之姿,一身清冷孤傲的之气,墨发在夜风中摇曳,月色般醉人的眸仿佛藏着十丈飞雪,冷而傲,冰而寒。

    这人,这人,这人!不jiù shì 百里瑾宸吗?

    澹台凰刹那间jī dòng ,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说的是zhè gè 意思啊!大救星,大救星来了,她飞奔到百里瑾宸跟前,招呼都不打,一把夺过对方手中的缰绳!

    “你……”百里瑾宸似乎是愣了一下,却也只吐出了一个字。

    澹台凰翻身上马,往自己背后一指:“你还记得那个人吧,jiù shì 上回要杀我的,他现在又来找我了,常言道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大侠,拜托了!”

    话音一落,抓起马鞭,往马背上狠狠一抽。

    百里瑾宸就这样被人夺了马,还推到了半城魁的跟前。无语的看了澹台凰的背影好一会儿……

    随即,偏过头看向半城魁。两人四目相对,一人眸色沉冷仿若罂粟,一人神色冷清皎如明月。

    第二次,对上!

    半城魁沉声开口:“上次没有分出胜负,这一次,在下有意一战,不知阁下以为如何?”不说澹台凰的事情,只是为了分出胜负一战。

    这话一出,百里瑾宸寡薄的唇畔微勾,清冷声线缓缓响起:“既然如此,那便拔剑。”

    ……

    那两人,就这样打起来了!

    澹台凰骑着马奔出了老远,què dìng 自己八成是安全了之后,终于停了下来。她自己也累惨了,马儿也累惨了……当然,在暗处跟着他们的东篱也累惨了。

    这一停下来,就已经不知道是到了哪里了!澹台凰往前方一看,却看见不少人马走过的痕迹。

    策马往前方看了一眼,便见山崖之下,一片王旗招展!那旗子是明黄色,隐隐还能看见龙腾其上,上书东陵二字,显然jiù shì 皇甫轩本人在这里。

    但是他在这里做什么?这里四面都是山崖,只要西武的人从高处包围,往下头扔巨石!他必死无疑。这样想着,她又仔细的看了一下那一队人马,十分散乱,形成的并非防御之形,也非攻击之态!

    她看了一会儿,心中一突!很快的,也看见了人群最前那个明黄色的身影。也耳尖的听到了yī zhèn 脚步声,这声音很大,显然是从四面八方涌来,脚步整齐滚滚,仿若惊雷!

    应该是西武军队到了!皇甫轩如此聪明,不可能不知道他现下所处之地,jiù shì 找死之处,然而,他还是出现在这里?为什么?

    这样一想,她心都收紧了半分!若是这般,皇甫轩的行为,恐怕就只有两个解释,第一,是他另有筹谋!第二……

    他有意求死?

    ------题外话------

    昨天是女生节!哥哥忘记了,今天是妇女节,一起祝福大家好了!么么么,亲们节日快乐!其实节日不节日都是浮云,活着的日子天天快乐就好了!大家闲下来了就愉快的出去玩耍吧,嘿嘿嘿……玩耍之前、之后把兜里的月票给俺肿么样?挤眉弄眼ing……

    另:万分感谢弟兄们的钻石、月票、鲜花和五星级评价票么么哒!

    !

    高速首发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本章节是【022】澹台凰,看爷怎么收拾你!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