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023】去吧,他在北冥等你!

    这样的想法一出,她的眉头已然完完全全皱起!直觉告诉她,皇甫轩不会是这样脆弱的人,但是心绪退回十几年前,想想自己当初的迷茫和挣扎,却也觉得这不是完全不可能!

    那么,她到底应不应该插手?

    就这样想着,她在高崖的边上矗立了良久,像是一樽恒定的雕塑。ai悫鹉琻定定的看着皇甫轩的方向,很久很久,直到耳边的马蹄声脚步将近,直到西武大军转瞬就要出现在此处,她终于下定决心,高声开口:“东篱!我知道你在,出来!”

    她这一叫,倒是让东篱愣了一下,主人走了之后,自己从来没有公开露过面,笑无语纵使知道自己是在的,也不会那样大嘴巴告诉太子妃,那太子妃是怎么知道自己在的?

    在他发愣之间,澹台凰又大声开口:“速度出来!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话都说到zhè gè 份上了,他要是再不出来,是怎么都说不过去了。“属下在,不知太子妃有何吩咐!”

    他出来之后,单膝跪地,是一副很为忠诚的姿态,澹台凰也知道,这忠诚是对君惊澜,不是对自己!

    她只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然后,伸手指向皇甫轩的位置,冷然开口:“我要去救他!这并不需要你帮忙,也不需要你允许。我只是想让你将我的话转达给你的主子,我去救皇甫轩,并不因为我喜欢zhè gè 人,甚至于连朋友之义都算不上。我只是觉得,在他的身上看见了当年的自己,看见了那个身陷泥潭,渴望有人拉自己一把的时候。现下,皇甫轩跟我当年处于同样的境地,我必须拉他一把,我想,我出去救了他,只是因为同情!”

    她这样说着,东篱却是听得云里雾里,她既然已经决定去救,去就罢了,还对着自己说这些话做什么?爷听见了这些话,会觉得有什么不同吗?jiù shì 爷说不同意,她也已经去了呀!

    正在他困惑之间,澹台凰又接着开口:“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获得君惊澜的认可和同意,人生是我自己的,我有为自己做出选择的权力,他同样也有能否理解我,决定是否放弃我的权力。我要表达的意思,仅仅是,如果我出去救皇甫轩,不慎死了,我希望传到君惊澜耳中的话,不是我舍了命只为了去救其他的男人,而是我心中真正所想,不过只是想要去拉曾经的自己一把!”

    她这样说着,东篱才勉强算是明白了!即,太子妃出去救人,这是她个人自由,不需要征求爷的同意,但是她也要表明自己的态度,不是因为喜欢皇甫轩,更绝对谈不上爱,其实jiù shì 因为同情,因为同病相怜,因为那个人现下的境遇跟曾经的她很像!

    这下,他终于是明白了。她是一个很刚硬的女人,做任何事,她有自己的主见。她决定了,就不容其他人置喙。但她也并非完全不顾及爷的感受,她也担心自己若是没能活着回来,爷会误解,所以才会叫自己出来,jiāo dài 这么一番话。

    “我只要他知道,澹台凰如果没有爱上他,也不会爱上其他任何人!”她说完,高扬起马鞭,绕下山路,对着山脚下狂驰而去!

    这句话,旁人不懂,看着他们一路走来的东篱是懂了!太子妃的意思,是不清楚自己有没有爱上爷,但是除了爷,不会再是别人。他看着她飞驰而去的背影,终于有点明白了爷为什么选她!

    一个永远说一不二,有自己主见,将自己的人生操控在自己手上的女人。她尽管有时候看起来很二,但她从内心根源,是一个极为独立的女人,不会因为担心自己在意之人不开心,就改变自己既定的决定,很有自己的主见!永远认为能理解自己便理解,若不理解,彼此退出对方的人生舞台也罢!她将感情和同情分得清清楚楚,尤其在这方面理智得几乎可怕!

    这也是……爷欣赏的一种品质吧。

    澹台凰一路飞驰而下,山路十分崎岖,好在百里瑾宸这是一匹好马,没有将自己从颠簸的山路上甩下去!她想,她将这些话都说得如此清楚,以君惊澜的聪明,应该不会再误会了!

    对着皇甫轩的方向奔袭,这条路,毕竟崎岖而绵长,她尽管已经奔驰的极快,此刻离他也还有很远一段距离,但是西武的大军,已经近在咫尺!

    “咚隆隆”的声音从山顶传来,像是几个闷雷捶起!

    而从她的方位看着山脚下的人,士兵们已经开始恐慌,可是皇甫轩本人,却并没有什么fǎn yīng 。这下,澹台凰就更加què dìng 了这没出息的家伙是有点想不开!

    很快的,山

    顶上站满了人,果然穿的全部都是西武的战袍!他们手中拿着弓箭,对着皇甫轩那一队人马所在的位置,扬手jiù shì yī zhèn 猛射!然而,箭羽的射程毕竟是有限的,如此巨大的gāo dù 差异,他们就这样射下来,根本不可能伤到人!倒是那还在半山腰上,没被人注意到的澹台凰,险些被这群人射得不幸中标!

    而这群西武士兵,就这样在高处射击了好几圈之后,为首的将领终于扬起手,示意他们停下,放弃了用箭攻的方式!

    这箭羽的攻势停下,澹台凰心中的焦躁却更甚,因为她清楚,停下箭羽的攻击,并不表示对方会就此善罢甘休。他们很快的,会意识到从zhè gè 方位往下投巨石,远远的比弓箭有用千百倍!

    果然,不出澹台凰所料,那个将军扬手一挥,无数的山石从山顶滚落,像是吹响了地狱的号角,对着皇甫轩带来的那一行人砸去!

    他们开始惊慌失措,却没有四散而逃,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帝王,更因为在他们的心中,个人的荣誉性命,都远远及不上“忠诚”二字的份量!

    而,当那些大石头砸落下来,澹台凰整个人几乎已经僵硬,浑身发冷!

    她并未看见过真正的战场,并未看见过真正意义上的残忍掠杀,可这一刻,她看见好几个刚刚还活生生的人,刹那间血色飞溅,甚至于肢体被打到散开,变形!

    她眼前便都只能看到漫天的红,漫天触目惊心的艳,还有刚刚那或害怕,或坚毅,或忠诚的脸,在刹那间倒入血泊,成为泥泞中的一抔黄土,甚至连那些散开的残肢断臂,哪个才是他们的都根本分不清!

    她飞马将近,避开一块一块大石,眼看皇甫轩离自己就剩下三十多米的距离!又听见人大声高呼:“皇上,你别管我们,您快走!我们掩护您撤退!”

    她抬头一看,那个人满脸的污迹,无数同袍的鲜血溅到他的脸上,几乎已经看不出原貌,他却还是那样坚定的站在皇甫轩的身边!没有zé guài ,没有丝毫顾虑自己,只希望对方能够快点离开这里!

    旋即,她听见皇甫轩冷冰冰的声线:“你们不必管朕,各自逃命去吧!”

    他这话一出,又看着四面倒在血泊中的人,澹台凰的心中忽然涌现出一股滔天的愤怒!她狠狠的策马,往皇甫轩的方向狂驰,却有一块山石对着她的方位滑下,而同时,皇甫轩也看见了她!

    他灿金色的瞳孔瞪大,看见她那一瞬,似乎是又惊又喜!

    而澹台凰赶紧一侧身,从马背上滚落,堪堪的避过了山石,却眼睁睁的看着那马,被石头砸得卧倒在地,马儿鲜红的血液溅到了她的脸上,终而口吐白沫而死!

    她侧倒在地,偏头看了皇甫轩一眼,眸色很冷,说不清是失望还是别的什么。而这眼神,刺得皇甫轩近乎是动弹不得!

    终而,她高声而问:“皇甫轩,你想死?”

    她这一问,莫说是皇甫轩,就连东陵这被山石打得只剩下三百多个人的士兵,也微微停滞了片刻!崖间的风,像是一把冰刃,从众人的心尖划过,吹得他们心底发凉!

    皇甫轩,你想死?皇上是想死?他是为了求死而来?!

    就在她问话之间,皇甫轩亦只是定定的看着她,他几乎是没有半丝精力,去注意自己身边所发生的其他任何事,冰冷声线高声扬起:“不想!”

    而他这话音一落,便有一块山石对着他的方位滚来,澹台凰倏地瞪大瞳孔,飞身而起,对着他扑了过去,环着他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堪堪避过!

    山石滚落的声音很大,他们这边也不断有人被石头砸到,发出极为高声的惨叫,也不断有鲜血自空中绽开!

    他们两人平稳下来,不再滚动之后,澹台凰狠狠的一把揪着他的衣襟,定定的看着他灿金色的眸,眼中的失望之色几乎要刺透了他的心脏!

    她咬着牙,大声问:“你说!不是想死?不是想死你为什么带着这么多人来这样危险的地方?不是想死,你知道有敌军来,你为什么不逃也不反抗?你说!”

    这一声声吼,几乎是怒其不争!

    她这样问着,他冰冷的薄唇微微勾了勾,看着她的眼神,是说不出的奢望渴求。终而,在她这一句一句责问之下,他开口,冰冷的声线中是刺人刺心的低沉暗哑:“因为,你在这里。因为朕想知道,朕将自己逼入绝境,你会不

    !

    高速首发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本章节是【023】去吧,他在北冥等你!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