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样一叹,他禁不住低低笑了出来,似乎是对她时而不时的犯傻行径,觉得挺开心。

    低头看向她的貌似憋屈的脸,好心情的笑问:“太子妃,二次发育是什么?”

    “关你什么事,滚开!”抬脚就想踹,可惜被他压着腿,根本不能动弹,只能由着他的手在自己胸前放肆,这样无能为人,任人胡作非为的讨厌感觉,登时让澹台凰的眼睛都几乎喷了火!

    她这样大发脾气,他亦只是笑,笑容温和,只是这笑,细看起来,显得极为危险恐怖。

    接着,他手下轻轻一个用力,让澹台凰微微皱眉,禁不住“唔”了一声。

    旋即,狭长魅眸微微眯起,慵懒声线带着一股子难言的凉意:“爷倒是想尊重一下太子妃的意思,听话的滚开。但是显然,太子妃一点都没把爷先前的话放在心上,一定要挑战爷的耐性!太子妃,你还记不记得,爷上次告诉过你什么?男人吃醋,是什么样子的,嗯?”

    他这阴森森很恐怖的样子,仿佛是回到了他们初遇的时候,他所有情绪让人琢磨不透,只是多看一眼就会让人觉着毛骨悚然。

    澹台凰的nǎo dài 飞快的运转,很快的回忆起了他当初的话,“男人吃醋了,其实比女人都要可怕!女人吃醋了,常常想把情敌杀死,而男人吃醋了,会想把情敌剁成一块一块儿,并把自己喜欢的女人往死里蹂躏!让她的身上,心中,只有自己一个人的wèi dào ,也从此牢牢的记住自己的wèi dào !”

    这下,她的头皮都开始发麻了起来!往死里蹂躏?!她猛的咽了一下口水,而面色已经因为他的动作和逗弄微微泛红,仿若晚霞一般艳红醉人,忍住即将脱口而出的低吟,轻声开口:“那个啥,你先放开。我们有话好商量!”

    她话音一落……

    “嘶——”的一声,她的裤子,竟也被他一把扯开。这下好了,原本还传来一条裤子,一商量啥都没了!

    她苦逼一叹,正要发火,却听得他慵懒之中带着三分醉意七分冷意的声线冷然响起:“有话好商量?爷先前jiù shì 太好商量了,所以你丝毫没把爷的话放在心上!所以,总要给点jiāo xùn ,你才知道厉害!”

    然后,澹台凰深深的感觉到自己此刻就像是一只浅水虾,完全没有反抗能力不说,还就这样被人家未经允许的剥了一个精光!她愤怒开口:“虽然上身和下身都不是第一次被你单独非礼了,但是你突然上下同时非礼,就不能给人一点缓冲和适应时间吗?”

    “爷没给么?”他问着,薄唇覆上她的唇啃咬,从唇到脖子,到白皙的肩头,到最能引起男人欲念的初樱一点。

    火热的,霸道的,深情的,在她身上种下独属于他的印记。

    澹台凰第一次被人家这样非礼,还真的有点貌似即将被强暴!于是,对他的行径,先是一愣,接着吓得脸都白了!她的身子也属于比较敏感的,被这样一碰,登时也就着火了一般,火辣辣的烧!

    整个人变得有点晕,声线也不知不觉的酥软,却还是凶狠的问:“你什么时候给过我适应时间了?”

    问出来的话,是十分凶恶的,但是她自己是听不出来这声音有多娇弱,有多能引起男人冲动的。

    他笑,懒散魅惑,像是一株盛放的君子兰,看起来高贵,颇有君子之风,说出来的话,也相当君子:“爷上次是不是警告过你,不得再有下次?嗯?”

    这样一问,话音落下之后。

    他眸中神色骤然变冷,比冰雪还要冷上几分。而唇际的笑,瞬间从君子兰,变了一种wèi dào 。低沉魅惑如午夜魔兰,散发着致命的诱惑,轻声在她耳畔道:“太子妃还记不记得,你是怎样回答的?”

    澹台凰现下已经被他无耻的行为,弄得头都晕了,怎么可能还回忆得起来当时发生了一点啥,自己又回答了些啥玩意儿!她迷蒙着双眼,望着床顶,大脑陷入了短暂的空白状态,开始认真的回忆自己是怎么说的。

    见她如此,他唇际的笑意又温和了半分,眉间朱砂艳丽似血,他的面色,充分的表明了一个客观事实——太子爷现在,很,不,开,心!

    既然不开心了,便又是一吻,咬在她的脖子上,还成功的种出了传说中的草莓,力道微微有点大,澹台凰倒吸了一口冷气:“唔,你丫的轻点!”一句话吼完,顿时又傻逼了!

    为什么是让轻点,不是让他停下?这样一想,瀑布一般的眼泪从她眼角滑落,她真是被这妖孽刺激狠了,都开始反复脑残了!

    “hē hē ……”他笑,像是千里飘香的美酒,动听,醉人,勾魂夺魄,却渐渐趋于薄凉,“太子妃,爷倒是想轻点,但是太轻了,你不长记性!你若是忘了自己是如何回答的,爷今日,一定会好好提醒提醒你,帮你好好想起来!”

    这话,确实是足够让人毛骨悚然,其间的威胁意味也是根本呼之欲出!

    澹台凰这一刻才是深切的认识到这妖孽不能瞎招惹,她也绝对不能被他时而卖萌的行为蛊惑,认为他其实挺好说话!要知道,他骨子里面其实危险狠辣也霸道的很!而她也十分相信这货绝对是一个说到就一定会做到的人,于是她半点都不敢懈怠,大脑飞快运转,幻灯片一样播放当日的场景!

    “你,你,你等等,给我一会儿,我很快很快就想起来了!”她真是后悔啊,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自己送上他的府邸,现在好了,自己打不过,帮手也没有,然后还惨遭非礼!

    她这样一说,他又是一笑,凉意依旧:“那好,太子妃慢慢想!一边想,爷一边提醒你!”

    话音一落,又开始认真的在她身上种草莓。

    此等行径,充分的验证了太子爷今天很生气,也更为充分的验证了他是玩真的!要是澹台凰的反省不够彻底,今日十有八九真得失身!

    然后,澹台凰在他的刺激下,回忆开始如同刚出匣的猛兽,在她脑海里飞快的奔腾,直到自己脖子,胸前都布满了青青紫紫的吻合,她老人家的间歇性失忆,终于才给治好了!

    “啊!我,我,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我说的是下次再也不敢了!”澹台凰飞快的开口,语中带着一股难掩的jī dòng 和释然,好似是终于想起来了,自己就安全了!

    然而,她这话音一落,他狭长魅眸又眯起了半分,挑眉道:“嗯,太子妃上次说再也不敢了,结果呢?变本加厉,还是将爷当猴耍?嗯?”

    这样一问,澹台凰背后的寒毛都竖起来了!刚刚jī dòng 释然的心,也瞬间降到了冰点,十分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怎么想起来之后,好像情况对自己更不妙了?心下也忍不住腹诽,谁敢把您老人家当猴耍啊,又不是不要命了!眼见自己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身无寸缕,玉体横陈,她也清楚她现下是明显处于弱势,也不敢来硬的找死,只得哆嗦着开口:“那,那不是yì ;吗?我也一点都不想的……”

    “嗯,那太子妃也要记好了,爷现下对你做的一切,也全部都是yì ;!”他话音一落,火热的吻随之而来。

    “哦草!你当老娘傻啊,你这也是yì ;,你这分明jiù shì 有预谋,有目的性,有……”

    她话音未落,被他慵懒声线打断:“你便当爷是一时情难自控,产生的……yì ;!”

    他这样说着,声线也渐渐变得低沉暗哑,显然是动了欲念,如玉长指毫无预兆的探入。澹台凰狠狠的惊了一下,大声高呼:“喂,你干什么……”

    他抬起头,狭长魅眸看向她,那眸色,似乎已经被情欲感染,也似乎是完全清明。带着几分危险和冷冽的波光,风云诡谲,深海如晦:“太子妃似乎是忘了,爷说了,要好好收拾你!”

    “可是也不能是zhè gè 收拾法啊!我,我们还没成婚呢!”澹台凰总算是红着脸找到了一个比较符合时代发展的理由,其实作为现代人,她并不反感婚前这种行为,但是她现下根本完全都没zhǔn bèi 好好么?

    他笑,容色潋滟,慵懒声线带着薄薄凉意:“太子妃若是愿意,完事儿之后,我们就能成婚!”

    “你敢!”她怒目圆瞪,面色通红,十分凶狠的看着他,充满了警告意味,好似在说他要是敢,她一定要他好看!

    而她这样一说,他手下的动作忽然重了半分,笑意也越发暧昧,眼神也越发危险:“爷敢不敢,太子妃试试就知道了!”

    “你!”原本就红艳的面色,顿时如血一般艳丽。而神智却已经完全清明,“君惊澜,你最好给我适可而止,你知道我的脾气!”

    话是这样说着,但是整个人是真的已经吓到了,以至于眼中都微微泛出了点水光。

    他见此,也知道她是真的怕了。这才收回了作乱的手,轻轻吻上她的眸,薄凉而温热。

    心情也随着这吻,伴着她的害怕,慢慢的舒缓了下来,冷声开口道:“好了,爷不过是想吓吓你,你可记住了这次jiāo xùn !看你以后还敢不听话!”

    “有你这么吓人的吗?”提着的心是终于放下了,于是眼泪也吓出来了,倒不是真的有多害怕,jiù shì 觉得很是委屈。

    而她这一哭,他顿时方寸大乱,魅眸中危险的成分瞬间消弭,只剩下几丝不淡定的惶恐和无措。遇见她这么久,除了那晚她伏在他胸口落下泪一滴,今日倒还是第一次见她认真的哭,连忙开口:“别哭了,爷也jiù shì 生气,所以才,爷……”

    他说到这儿,开始有点发懵,不知道如何解释。却是生平第一次手足无措,比她上次来月事时还要慌上几分,赶紧起身坐好,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手忙脚乱的开口哄道:“别哭了,别哭了,爷真的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

    这倒是太子爷长这么大,第一次认错!

    澹台凰却没被他一句话说动,反而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掉:“我就不该来找你,我千里跋涉,从漠北跑来,还没进你的国境,就听说你要另娶!好不容易劝服了自己相信你,鼓足了勇气,才来了北冥,你居然还这样欺负我!”

    那哭的叫一个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于是,太子爷在慌乱之中,很快的忘记了她做的那些“对不起他”的事儿,满心只剩下心疼和kuì jiù ,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开口:“对不起,是爷kǎo lǜ 不周,叫你受委屈了!”

    这下是连“对不起”都说了,站在门口的小苗子虽然不知道寝宫里面具体发生了啥,但是整张脸都绿了!太子爷啥时候这么低声下气过啊,这未免也太给太子妃面子了,他都已经看不过去了!真是……

    而澹台凰这次倒好像是真的受了不小的委屈,大声哭诉:“你知道听说你跟人家联姻了,我还厚着脸皮,顶着压力找来北冥,需要多大的勇气吗?你却推波助澜,帮着楚玉璃弄大了谣言骗我,你是不是以为我zhè gè 人不要脸,所以听说你要另娶,也还能毫无愧色、心无芥蒂的找来?”

    这次,倒确实是不爽,顶住了多大的心理压力,才能硬着头皮到他的跟前讨一个“公道”,这一点当真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不希望他们之间jié shù 是因为任何误会,所以这一次才鼓足了勇气来了。这件事儿,说不生气,绝对是骗人的!

    她这样凄凄惨惨,委委屈屈的一哭,太子爷当真是心都叫她哭疼了,抽痛得厉害,轻轻的伸手,给她拭泪,好脾气的开口哄道:“爷知道你委屈,爷再也不敢了!先别哭了,乖!”

    他这样一说,不但没叫她消火,反而更上了脾气,扬手就要挣开他:“你给我放开,我现在就要回漠北!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

    这闹脾气的样子,倒真跟情侣吵架一般。

    这下君惊澜是面色都白了几分,狠狠的揽着她的腰,死活不松手,语气森冷却满是认真:“再也不想看见爷,可以!那你得先从爷的尸体上踏过去!”

    这话,把澹台凰都吓懵了一下,没想到自己刻意一说,他竟然能整出这么一句话来!

    泪眼朦胧的抬头看着他,愣是吓得哭都不敢哭了。

    水雾遍布的眸,看起来像是林间小鹿一般纯澈,倒也是他第一次在她眼中看见这样的神情,心中一动,揽着她腰的手又紧了半分,语气依旧冷冽而薄凉:“爷有错,爷可以改!但想从爷身边逃开,这辈子你都别想!”

    “那你不准再欺负我!”澹台凰嘟着嘴,很恶俗的扮演了一把小女生,自己的脑后都挂着一滴以为矫情而巨大的汗水!

    “好!”他倒是干脆,一口便应了下来,狠狠伸手将她揉入怀中。也像是松了一口气,更像是抱着什么失而复得的bǎo bèi ,慵懒声线带笑,低叹,“你这小狐狸,真不知道拿你怎么办才好!”

    他这样一说,澹台凰的脸色瞬间尴尬了半瞬!

    难道被他看出来了自己其实是装的?身子被他紧紧圈在怀里,眼睛却是咂巴咂巴的开始思虑,自己是哪里露馅了,但是又不敢问,怕其实没露馅,一问反而被看出端倪!好吧,她承认,其实她刚刚一点都不想哭,不管是凤倾凰还是澹台凰都没这么脆弱!

    但是经常听说,眼泪是女人最好的武器,她想试试看能不能奏效,顺便在“哭”的时候,诉说了几句自己这些日子的委屈,然后故事的最后,就变成现在zhè gè 样子!

    就在她认真的转动的眼珠,想着自己是否露馅了,又是哪里露馅了之时。又听得他低笑之声从头顶传来,慵懒声线中满是;:“明知道你是装的,爷偏偏还较了真!”

    因为她的那些话,太刺心,割得心口疼!

    他这样一说,澹台凰这才明确的认识到自己是真的穿帮了,于是,她十分求上进的仰头开口询问:“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下次假哭的时候,可以改正改正!

    “先是信了,后来觉着,你这脾气,不像是会示弱的。”他笑,笑中宠溺尽显。

    得!

    澹台凰脸黑了,这样一说,她算是改不了了,人家已经看透了她女汉子的本质,根本就不像是会哭泣的类型,她现在是输在了起跑线上!

    忽然想起在现代,自己有一天晚上,看了一部亲情大剧,看着看着便因为思念父母而落泪,第二天眼睛红肿的出现在学校,“哥们”一问,她告诉哥们是哭过了才这样的,那货将她上下打量了半晌,十分怀疑道:“就你这货还会哭?”

    于是,很快的,她黑透的表情开始变得狰狞,咬牙切齿道:“君惊澜,我告诉你,你别不把女汉子当女子!我是不会示弱,但是这并不代表我……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这种问题跟男人没什么好讨论的!

    他却是笑,明白她的意思。她是不会示弱,却并不代表没有独属于女子的柔软。到今日他还记得她呢喃之间的那句“君惊澜,你明天还搭理我吗?”,还有她临睡之时,那一瞬落泪。他自然也不会忘记,自己那一瞬之间彻骨的心疼和触动。

    正是因为一直看她坚强,偶尔的脆弱,才更能触心。

    终而,他说:“爷自然当你是女子,方才已经体会过了!”找抽的意图十分明显!

    澹台凰登时一怒,正zhǔn bèi 发火,眼珠一转,却忽然把发火变成了呼天抢地的哭:“哎呀,你又欺负我,我要回漠北,我要……”

    “好了!”真是败给她了!

    然后,澹台凰童鞋的眼中露出得意的精光,算是找到杀手锏了!原来假哭也有效,尤其他知道自己的假哭,也还很给面子……

    他;低头,宠溺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子,开口低笑:“你jiù shì 要爷心疼,你才觉着开心,是不是?”

    “没bàn fǎ ,被欺压久了,总要为自己谋点生路不是?”澹台凰的语气很得瑟。

    而他闻言,却轻声道:“下次要爷妥协,随便嚎两声便罢了,别再落泪。眼泪珍贵,尤其不希望你是为爷而流。以后不许再哭了,知道么?”

    澹台凰当然知道女孩子的眼泪很珍贵,轻易不可落泪!但是她丝毫不以为然,完全没经过大脑就吐出了一句话:“在喜欢的人面前撒娇落泪,再正常不过。总要有个人,能让我在他跟前为所欲为,无所顾忌,这样才有意思!”

    她这话一出,他瞬间惊喜,狭长魅眸看向她,几乎是急促的问:“你方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在喜欢的人面前……呃,我口误!”澹台凰终于意识到不对,然后开始对自己进行gāo dù 谴责,脸色也有点发烫,这不等于是间接表白吗?真是……

    见她说了一半就不肯说了,还来了一句口误,登时让他有点生气。

    低头,狠狠一口咬上她的唇:“爷叫你口误!”

    “唔……君惊澜,你别说你还想把刚才的事儿再来一次!”澹台凰高声反抗,以示坚贞!刚刚差点就失身了,她现在还害怕着呢!

    他笑,声音很邪气:“有何不可?”

    “哎呀,我要回漠北……”澹台凰开始笑意融融的呼天抢地!

    太子爷的脑后成功的划过了一条黑线,看来这女人真是找到杀手锏了!颓然停下,低头看着她胸口自己亲自留下的红痕,原本就不太淡定,现下更是下腹一紧!但是想着她方才哭的那么惨的mó yàng ,他也不敢造次!

    将头搁在她的颈间,轻轻呵气,暧昧而难耐的轻声道:“太子妃,爷真的想要!”

    “想想就算了,憋着!”澹台凰丝毫不为所动!

    他低笑,慵懒的声线带着几分;:“你这女人,倒也真狠心,憋坏了最后损失的是你!你便让爷憋着吧,到时候别后悔就成!”

    “没事儿,憋坏了我正好找到理由,名正言顺的逛逛青楼,调戏调戏帅哥!”澹台凰白眼一翻,存心刺激他!

    “你敢!”又是一吻覆住她的唇,只是这次顾忌她的感受,手没乱动。

    缠绵缱绻,银丝缕缕,从强吻到配合,她的臂膀慢慢攀上他的脖颈。一吻作罢,两人的呼吸都絮乱了几分,她更是完全瘫软在他怀中。

    她是喜欢他的,尤其在听到谣传,说他要和楚七七联姻的时候,那种感觉方才完全清晰。

    酸涩而难过,若说不喜欢,那绝对是骗人,也是骗自己!所以,既然喜欢他,也喜欢他的吻,就没必要抗拒。

    这倒是他第一次得到她的回应,魅眸瞬息笑意点点,倒也明白她此刻的转折是为何,看样子,联姻的事情除了诱她得先到了,也给了她不小的刺激,这女人,也终于开始坦诚的面对自己的心了!

    看她微微喘息着软倒在他怀中,他唇际那懒散笑意越发暧昧:“太子妃,真不想要?”

    “不想!”这一点,澹台凰倒很是坚定!喜欢不代表爱上,也不代表愿意全然交托自己。

    他;将她松开,一把扯过边上的被子,严严实实的盖在她身上,遮住一切能撩动人原始欲望的春光。闲闲开口:“你先躺着,爷去沐浴!”

    泻火!

    于是,澹台凰禁不住往他某处看,眼神很猥琐,又很幸灾乐祸!点火吧,点火烧的是你丫自己的身!

    看她明显得意,他又是一笑,这笑有点危险,有点冷冽,重重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子,似乎埋怨:“一点都不知道心疼自己的男人!”

    澹台凰开始翻白眼:“老娘暂且还没男人,未婚夫不也还是未婚的吗?”

    “再说,接着说,嗯?”魅眸深深,危险意味很浓。

    于是,澹台凰咽了一下口水,啥都不说了。要是再激怒他,真的变成禽兽了咋办,于是开始转移话题:“以后别再随便刮我的鼻子,要是刮塌了,请问谁负责?”

    “原本就丑,爷不介意你更丑一些!”他说完,好心情的笑着起身,去冲凉水澡了。

    留下澹台凰看着他风华绝代的背影开始龇牙咧嘴,zhè gè 贱人!他这辈子就还当真认为天下皆丑,他独美了吗?再说她也没太丑吧?不管是从时间的眼光看,还是从空间的眼光看,也不论是从事物的横向发展看,还是纵向发展看,她显然都是一个大美女!

    这王八蛋是真的瞎了吗?!

    一边腹诽,一边起身穿衣服,她还是快点把自个儿的衣服穿好,省的那妖孽待会儿进来看见点啥,又开始变成禽兽!

    等她穿好了之后,这才开始打量他的寝宫,的扫到他枕边的一条链子,只是一眼,就让她惊艳了一瞬!像是一把锁的形状,上头雕刻了一只小龙,栩栩如生,做工极为巧妙。灼灼之辉,窗外的阳光照射而上,反射出了极为耀眼刺目的光芒!

    这反光的颜色和程度,要是自己没看错,那当是金刚石,也jiù shì 现代的钻石!这古代竟然能在银上面镶嵌金刚石,而且做工如此精巧,甚至比现代的技术都要好。这样的好东西,他竟然也有?

    原本是想拿起来看看,但是毕竟这东西不是她的,而且他们最多也jiù shì 情侣,还不算是夫妻。而这未经别人允许,不得颤动他人物品的素质,她还是有的。只是看了看,就收回了目光!

    不一会儿,他从浴室出来了,小苗子què dìng ,这绝对是爷这辈子沐浴最激狂,也最快的一次!跳入凉水之中,便将整个头顶都没入,在里头泡了好一会儿,才出来。但也预计是惦记着太子妃还在,所以倒也没有泡太久。

    他这一出来,澹台凰登时就十分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

    他光裸着上身,半湿的墨发贴在有力的胸肌之上,还有八块十分完美的腹肌,看起来爆发力十足,却也不像肌肉男一样显得过于饱满。

    这身段,根本jiù shì 一种力与美的收束,也更像是一尊完美雕像!

    而那肌肤,比玉质润,比羊脂亮,比月色皎,不同于他穿着衣服时的绝世小受样儿,看起来很有男人味儿,很野性!于是,澹台凰开始自我反省,她从前有那么多好好欣赏他身材的机会,怎么一直都没有好好把握呢!这身段,真是多看一秒钟死了也值了啊!

    在她发呆当口,他真拿着一块天蚕软丝制成的毛巾,擦拭着自己的头发。

    天蚕丝,江湖中人趋之若鹜的至宝!jiù shì 被他拿来命人软化,织制,最后当毛巾用的……

    擦完之后,很随意的一扔,看那样子是没dǎ suàn 再要了。抬头看向澹台凰,见她呆愣着看着自己,他当即双手环胸,噙着半丝暧昧的笑意上前:“看呆了?”

    澹台凰木然点头,然后悲催的感觉到有可疑液体将要从她唇际划出,飞快的伸出手背一擦,却对自己的行为半点都没觉得丢脸!因为她què dìng ,任何一个正常的女人看着现下的场景,也绝对不会比她现下淡定!

    潋滟绝美的容貌,风华无双的气度,完美有力的身段,老天对zhè gè 人,还当真是偏爱!尤其这沐浴之后的野性美,当真是让女人完全无法抗拒!jiù shì 不知道,下面……

    这样想着,她的眼神开始不自觉的往下扫,然后便看见了

    !

    高速首发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本章节是【027】扒裤子看鸟!?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