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瓷瓶掉落在地,还堪堪向前滚了几圈。请记住本站的网址:。澹台凰正要伸手去捡,一旁的御林军已经快她一步捡了起来,并十分狐疑而冷冽的看了她一眼。

    然而澹台凰是镇定自若,看着那御林军的表情还相当的和蔼可亲,缓声开口道:“那是本公主的东西,还请阁下还给本公主!”

    这话一出,秦子苒当即上前一步,开口道:“是呀,这是漠北公主的东西,你还不快点还给她!”

    话是这样说着,但是看向澹台凰的目光满是得意,zhè gè 蠢货,那药瓶可是她亲手放在她身上的,现下这女人还赶紧承认说zhè gè 是自己的,待会儿到了圣驾面前,即便她有几百张嘴都说不清!

    为首的御林军闻言,冷哼了一声,开口道:“秦小姐,这东西是不是漠北公主的,还两说,我们还是到陛下跟前去辩驳!”

    说着,看向澹台凰的眸光很有几丝冰寒,显然已经认定这瓷瓶里面装着的是毒药。

    其他的贵女们也是面面相觑,一时间也顾不得什么玫瑰盛宴,只都迫不及待的想跟着御林军统领去看看,说不准这位未来的准太子妃,马上就要落马了。她落马了,很有可能太子妃就会变成自己,这让她们如何不心情愉悦?

    “既然是这样,那就到贵国皇帝的面前去辩驳吧!请!”澹台凰笑容满面的接话。

    这mó yàng ,让秦子苒有了半丝困顿,这澹台凰,似乎是冷静得过分了一些!

    成雅和韫慧凌燕等人,怀着满心的担忧,跟着澹台凰一起被带走,穿过桃花林,而其他的贵女们相视一眼的之后,都赶紧跟上去瞧热闹。

    澹台凰在前头走着,她们在后头小声议论,而声音又不太小,其实是gù yì 想让澹台凰听到。

    “真没想到,漠北的公主会谋害陛下,你们说她居心何在?”一人问。

    又一人回答:“谁知道呢,也许jiù shì 漠北派来的间谍,什么联姻都是假的,其目的不过是为了毒害陛下!待到我们北冥大乱了,举兵而来!”

    这话说着,凌燕有点生气,眼见就想拔剑jiāo xùn 她们,澹台凰的眼神忽然扫了过来,示意她不要动作。现下她们动手打人,可不是jiù shì 让人觉得她们心虚?而且,这是一个给人自作聪明的好时机!

    果然,秦子苒没有辜负她的信任,张口便道:“你们这些人,都胡说八道什么!倾凰公主怎么会是那样的人,这一切一定都是一个yì ;,到了陛下跟前,就一切明朗了!”

    她这话一说完,其他贵女们就“切”的不屑了一声。这秦子苒,皇后都被搬到长门宫去了,她以为自己还是那个得天独厚,能够号令群雄的秦大小姐?

    而聂倩儿也当即柔柔开口:“秦姐姐所言极是,本郡主看着倾凰公主,也觉得她不是那样的人!”

    她这话一出,澹台凰的脚步当即踉跄的一下,貌似站不稳。成雅大步上前扶住她,惊呼一声:“公主,您怎么了?”

    此刻,她们正好出了桃花林,成雅这一声高呼,将对面不少人的目光都引了过来。

    贵公子们看着,俱是一怔!

    澹台凰的容貌原本就生的不俗,一身张扬夺目的紫银色锦衣,也衬得她更加美艳不可方物,只是届时和太子爷那样的人站在一起,不觉得她美。而现下,她一人站在那里,炎炎烈日之下,恍若扶风弱柳。

    面色微白,看起来叫人心生怜惜。也jiù shì 这病美人的姿态,硬生生的将与她容貌相当的聂倩儿都给比了下去,不少贵公子们多看了几眼之后,竟然痴了。

    澹台凰轻轻的伸手,揉了揉额角,面色苍白道:“没事,我们接着走吧!”

    凌燕个性冲动,当即开口:“公主,他们这些人,吃饱了撑着没事污蔑我们,要真是我们做的就罢了,要是查出来不是!哼哼,看他们如何向漠北王jiāo dài !”

    她这样一说,原本以为澹台凰又要斥责她鲁莽,谁知这一次,澹台凰还悄悄的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神。并别有深意的看了韫慧一眼……

    韫慧先是一愣,很快会意,微微抽搭了一下鼻子,上前扶着澹台凰的另一只胳膊,红着眼眶开口道:“公主,你且放宽心,什么下毒谋害,不是我们做的,就不是我们做的。属下相信,北冥皇明察秋毫,是一定不会污蔑我们这几个弱女子的!”

    她们这样戚戚然的把戏一演,不少贵公子们都微微蹙眉,原本还不知道这是出了什么事儿,现下也都明白了一个大概。陛下中毒了?怀疑是澹台凰所为?这下他们很快的心下存疑,这样病弱的姑娘,怎么可能去下毒谋害皇上,jiù shì 要谋害,至少也应该是个高手才是啊!你看漠北公主那仿佛下一刻就要被风吹走的mó yàng ,如何可能心肠歹毒的去下毒?

    就在他们充满了yí huò 之间,澹台凰又十分“虚弱”的开口:“本公主倒是不怕自己蒙受不白之冤,jiù shì 怕我漠北和父王也被本公主连累,那我就罪莫大焉了!”

    这样一说,不少男子都在心中点头,是了,漠北公主亲自出来下毒,jiù shì 不要自己这条命了,也要为漠北王室着想才是。她如何可能如此莽撞,做下此等不理智之事?这下毒的,一定另有其人!

    倒是不远处,石桌前,那总是针锋相对的冷子寒,和墨冠华二人,见此,微微挑眉。冷子寒邪肆的声线缓缓响起:“你怎么看?”

    “漠北的zhè gè 小公主,不简单!”原本按照线报来看,这澹台凰不过是个没什么脑子,徒有一腔正气和热血的小女孩儿,却没想到她倒也有如此聪明的时候。

    冷子寒微微挑眉,似笑非笑道:“何以见得?”

    “哀兵必胜!”墨冠华笑着开口评价,没错,jiù shì 哀兵必胜!她先在这些贵公子们的面前示弱,以一副被害者的柔弱形象出现在大众面前。拉拢一切能够帮她说话的人,那么,即便到时候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她,也会有不少人为她说话,众口之下,君皓然也不可能一意孤行要斩杀,怎么也要再好好的“调查清楚”,而这调查的时间,就足够漠北那边有所动静来救她了!

    当然,这是下下之策!倘若这小公主的手上,还抓着什么能够翻盘的把柄,那么她现下所拉拢过来会为她说话的人,最后所说的话就会变成一只手,将她从泥潭之中拉出,将她的敌对之人推入万劫不复。

    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若真能有这样的心机,也确实能叫他刮目相看了!

    就在他们这tán huà 之间,澹台凰一行人已经又被压走。不少贵公子们也赶紧跟了上去,皇上中毒,却没有人来告知他们,显然并未危及性命,或者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解毒了。但是他们这些做臣子的自然要去表达一下关心,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待会儿要为倾凰公主,那样一个弱柳扶风的美人儿说一句公道话!

    所有人都走了,御花园就此冷清了下来。

    只剩下墨冠华和冷子寒这两人,墨冠华挑眉:“你不去看看?”

    冷子寒轻哼了一声:“你若是热心八卦,想去看个究竟,本尊不拦,请便!”

    墨冠华闻言倒也没生气,反而道:“我也没兴趣去看,不若我们打个赌如何,就赌赌看这小公主,能不能安然回来!”

    这话一出,冷子寒点漆般的眸中闪过一抹深意,狂傲邪肆的声线缓缓响起:“打赌不必!她若是能安然无恙的回来,本尊就承认她没辱没了惊澜。她若还能给自己报了仇,本尊便送她一件礼物!”

    “你当真舍得?”墨冠华挑眉,倒是真真的被惊了一下。

    冷子寒轻轻笑了声,满不在意的开口:“徒儿娶亲,我这做师父的也要送上贺礼不是?倒是你,想好送什么了么?本尊看你也已经一无所有,就剩下这幅皮囊勉强能看,不若你去青楼挂牌几日,还能送些银钱!”

    “我只愿将你打包了,当做贺礼送给他们!”

    ——俺是求月票,冷子寒的礼物很值得期待的分割线——

    一路往北冥皇所在的方向而去,小星星童鞋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了消息,知道了这事儿,当即兴高采烈的在澹台凰的脚边蹦蹦跳跳,行幸灾乐祸找抽之事:“嗷呜!”澹台凰,听说你闯祸了,是这样吗?

    澹台凰额角青筋一跳,深深的认为这只破狐狸狼和那死妖孽一样犯贱!但她没有低头,不欲理会,人不与动物计较。

    但是星爷会放弃一个这么好的奚落情敌的机会吗?显然不会!它咧着狼嘴,笑嘻嘻的跟在澹台凰的身边接着蹦蹦跳跳:“嗷呜……”来嘛,我们都是这么久的好朋友了,有什么不开心的快点说出来星爷开心一下,要不然就交流一下你这一次的被捕心得?

    找抽犯贱是一种无止境的行为,澹台凰嘴角抽搐了几下,为了自己现下的柔弱形象,又忍了它一次,憋着没吭声!

    小星星见此,只当她是被打击狠了,八成是死定了。于是,星爷心中大喜!一只左前爪捂着狼嘴,剩下的三只蹄子东倒西歪的在路上艰难行走,但是偷笑的那叫一个见牙不见眼:“嗷呜!”那好吧,星爷不跟你交流了,你有什么遗言要jiāo dài 吗?星爷为你转达,或者你希望在你的墓碑上刻上什么字?

    澹台凰心中的怒火终于被挑了起来,但是她还没出手,她身后的凌燕已经忍无可忍!一脚对着小星星的屁股踹去……

    星爷太开森了,有点顾头不顾腚,于是腚被踹了,悲伤飞走!

    “嗷呜——”无耻之徒,竟然偷袭星爷!

    澹台凰转过头,赞赏的看着凌燕,却还是语气悲呛道:“这要是摔出了个好歹,可怎么办啊!”

    “公主心善,属下日后定然注意!”凌燕忍笑,十分认真的“认错”。

    韫慧有点叹息道:“方才属下应该和凌燕一起出脚的,现下那狐狸狼的屁股一定极不对称,只肿了一边,多难看!”

    众人嘴角抽了几下,对澹台凰的这几个手下,微微有些无语。

    只是刚刚被踹走的是他们平日连冒犯都不敢的星爷,不知道太子殿下会不会生气!

    也就在这会儿,他们终于到了君皓然等人的跟前,而君皓然此刻正靠在龙椅上,脸色还有些白,旁边有太监在为他扇风。御医正在收拾东西。

    而四下,则站着君惊澜,楚玉璃,楚长歌,笑无语,独孤城,司马清等人。

    太子爷在看见澹台凰的时候,勾唇笑了笑,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显然这件事情他已经有了化解之道。

    而他这眼神一过去,澹台凰也回了他一个眼神,这眼神是让他不要多管闲事,让她自己处理!

    太子爷见此,唇际的慵懒笑意微微僵了半瞬,又重新扬了起来。罢了,她不想让他插手,他便不插手。

    倒是楚玉璃,看了澹台凰一眼,旋即又看向君皓然,温雅的声线缓缓响起:“北冥君上,倾凰公主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本宫认为,这件事,咳……咳咳,这件事当不是她所为,还请北冥君上查清楚才是!”

    他这样说着,面色有些发白,还咳嗽了几声。

    让澹台凰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们两个没什么交情吧,见了那两面,也是不愉快的成分居多,犯得着他为她求情?

    这一咳嗽,北冥的御医就想上去诊治,却被他挥退,淡淡开口:“不过旧疾,不必放在心上!”

    御医迟疑的看了君皓然一眼,见对方点了点头,这才退下了。是了,楚太子身体不好,体弱多病之事天下皆知,并非一朝一夕可以治愈,他还是不要献丑了。

    君皓然顺了一口气,这才看向澹台凰,别有深意的开口道:“朕也希望不是公主所为,朕的心情和楚国太子的心情是一样的,所以朕只是想问问,并未作出任何结论,也不会冤枉了任何一个无辜之人!”

    这话,和这神态,足以表明他对澹台凰持怀疑态度,并且并不dǎ suàn 放过对自己下毒之人!

    旋即,他又开口:“倾凰公主,方才有人对朕说,看见你在身上藏了一个瓷瓶,可否拿给朕看看?”

    这一开口,一旁的御林军马上将那会儿从澹台凰身上掉落下来的瓷瓶,送到了君皓然的跟前:“启禀皇上,zhè gè 瓷瓶,jiù shì 从公主的身上掉落出来的!”

    “呈上来!”君皓然开口吩咐。

    秦子苒和聂倩儿表情淡淡,但是各自眸中都展露出半分喜色,对澹台凰接下来的遭遇,表示喜闻乐见。

    瓷瓶呈上去之后,君皓然扫了御医一眼,示意他看看里面是什么。御医打开瓷瓶一看,又闻了闻,表情僵硬了半瞬,错愕的看了君惊澜一眼……

    他这表情,让君皓然微微皱眉。不悦开口:“御医,你看太子做什么?”

    御医吓了一大跳,腿一软就跪下了,开口道:“启禀皇上,臣只是太过惊诧,这瓶子里头的东西是镇痛药,这公主好端端的,身上带着这种药做什么,莫非是太子殿下受了伤?故而才仰视了太子殿下一眼!”

    这种说法,勉强还是说的过去的!是以君皓然没有纠缠不放,却是皱眉:“这只是镇痛药?”

    “启禀皇上,确实如此!”其实太子殿下之前已经吩咐过他了,到时候若是真的在漠北公主的身上搜查出来了毒药,便说不过是些强身健体的药。而也并不怕其他太医再次查验,因为整个太医院,不会有御医敢不知死活和太子殿下作对,这便是真正的只手遮天!可,这里头竟然是镇痛药?

    “恕本公主无状,敢问北冥君上希望它是什么?”澹台凰轻声开口询问,这下子脸色更白了。

    秦子苒和聂倩儿却是一惊,不可能,那分明是她假借看她的衣服放在她身上的,jiù shì 皇上所中之毒的毒药!怎么可能是镇痛药?这不可能!

    一旁的一众王公子弟们当即开口:“陛下,臣等认为此事应当不是倾凰公主所为!”

    “陛下,臣也这样认为,她一届弱女子,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又是一人为澹台凰请命。

    这一切都充分的展示了澹台凰在桃花林外的那一场戏没有白做。

    聂倩儿终于没有忍住,上前一步开口:“那如果不是倾凰公主做的,该是谁做的呢?”

    “zhè gè 问题问的好,如果不是本公主做的,应该是谁做的呢!”澹台凰低低喟叹,似乎喃喃自语,却又徒然抬头开口,“倒是江都郡主有些奇怪,方才刚刚出事儿的时候,与秦家大小姐口口声声的说这件事情一定不是本公主做的,可现下又忽然这样说,郡主不觉得自己的话,有点前后矛盾了吗?”

    澹台凰这样一说,所有人狐疑的目光都扫到了聂倩儿的身上,是呀,那会儿好似觉得不是澹台凰做的,现下真的不是,她又似乎有点失望!

    众人这样一看,聂倩儿当即脸色一白,赶紧开口道:“公主不必多想,本郡主的话并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只是见着不是公主所为,又忧心陛下安危,想查获凶手,故而才有此一说,若是语气中有不当的地方,还请公主见谅,不要跟本郡主计较!”

    她话是这样说着,但不仅仅是她,就连秦子苒的脸色都白了几分!

    zhè gè 澹台凰,当真是不简单!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药换了不说,竟然还轻而易举的将矛头指到了她们的身上,“你与秦家大小姐……”,这话,无端端的提起她们两个人做什么呢?虽然聂倩儿已经解释了,但她们两个原本可以做在后台看戏的人,就这样被拎了出来!

    这无疑是一个铺垫!甚至于最终可能会把火烧到她们二人的身上来,站到了前台,便成了戏子,待会儿即便有人说这事儿是她们做的,因为现下这莫名其妙的冒出头,也极有可能被人相信!

    这样想着,秦子苒不由得狠狠的瞪了聂倩儿一眼!zhè gè 蠢货,平日里总是柔柔弱弱能装的很,今日怎么就这样沉不住气,现下好了吧,自己掉下水不说,还连累了自己!

    “哦,原来是这样!”澹台凰笑着点头,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没跟她们纠缠。确实也没必要纠缠,她的目的,jiù shì 将这两个人先暴露在众人面前,给大家一个接受她们才是凶手的心理zhǔn bèi !不然,贸然就说是她们,众人多少都会心中存疑。

    毕竟看这样子,这两人平常都属于会装逼的货色!

    而她这样不计较的态度,落到了其他人眼中,自然也都觉得她大度,不由得又支持她了几分。

    这下,一个男子上前开口:“陛下,臣下是亲眼所见倾凰公主藏了药,这一瓶不是毒药,说不准倾凰公主的身上,还藏着一瓶真正的毒药!”

    “不知这位公子是?”澹台凰挑眉询问,状若好奇。

    秦子苒当即开口呵斥:“二哥,不要胡说!妹妹相信倾凰公主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你看错了jiù shì 看错了,还不快点向陛下认错!”

    这话说的很有艺术性,语气中显得秦子苒似乎也是怀疑澹台凰的,而这样慌慌张张的让自家哥哥认错,里头除了一丝丝怕得罪这位公主的意思,还有不少包庇,怕真的指出澹台凰jiù shì 真凶的意思在里头!成功的塑造了她弱势,而又圣母不愿自家哥哥害了澹台凰的形象!

    当然,也还很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让众人都怀疑澹台凰的意思!

    这下,君皓然又将目光放到了澹台凰身上,怀疑意味十足,显然是还想搜身!

    搜身澹台凰倒是不怕,但是毕竟这是在古代,若是真的被搜了身,不论最终有没有查出什么,她的脸面也都一样是丢尽了,以后都会遭人耻笑!是以,她无视了君皓然的眼神,对着那位秦家二公子开口:“这位公子口口声声诬告本公主,不知你说的情景,除了你自己,可还有第二人见?”

    “这……没有!”秦子召当即心虚的地下头,原本jiù shì 胡扯的,怎么会有人一并看见?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们也都是酒肉朋友,他也不敢贸然拉着他们做伪证,要是他们之中谁将他出卖了,这问题就大了!所以只能说没有。

    这下,澹台凰便理直气壮了起来!看向君皓然道:“据本公主所知,天下五国律法之中,皆有一条,一人之言不足为证,必须二人或二人以上方可!要定罪,也必须要有人证物证,现下物证还没有,人证只有一个,这样便认定本公主有罪,陛下不觉得太荒谬了吗?”

    这话一出,廷尉司马清当即面露赞赏!他最是铁面无私的判官一名,对刑法有一种莫名的狂热,现下见他们未来的太子妃竟然也懂法,当即在心中给澹台凰加了几分,并上前开口:“启奏陛下,倾凰公主此言有理,一人不足为证,是开国先祖写下的刑律。现下人证物证不足,不能定罪。而公主身份尊贵,也不可因为秦二公子一人之言就贸然搜身,若是定要搜身,应当将每一个人都搜查一遍,这样方才公平!”

    这些话么,前半部分是出于自己的欣赏,支援澹台凰。后半部分,则是太子殿下jiāo dài 的……

    “廷尉此言有理,臣附议!”独孤城当即开口。

    又是几个大臣们一并开口:“臣等附议!”

    这种情况下,若是要搜身,也只有一并都搜了,才不会得罪了漠北去,而若真的是澹台凰做的,他们这些人也不过是配合搜查罢了,算不得什么大事。故而不仅仅太子党的人表示附和,其他党派的人也没什么意见。

    澹台凰也没什么意见,反正她身上没藏东西,巴不得他们搜查了撇清自己,只是当众被搜身对名声不好罢了,现下一起搜,一点问题都没有!

    而,也就在这会儿,走了好久的韦凤忽然回来了:“启禀太子殿下,属下有要事禀报!”

    她这一叫,君惊澜微微挑眉,半丝慵懒笑意绽于唇边,很快便知道了这当是澹台凰的意思,故而很配合道:“进来!”

    人群马上给韦凤让出一条道路,她进来之后,单膝跪地,开口道:“启禀太子殿下,方才倾凰公主说这里不用属下伺候了,便让属下先huí qù ,可属下没走几步,却看见江都郡主将一个瓷瓶扔进了杏林,属下大着胆子上去看了看,却也没敢碰那个瓷瓶,怕毁坏了什么物证,现下又听说宫内有争执,属下便忍不住回来禀报,也许那个瓷瓶……”

    “胡说,本郡主一直都和秦家小姐在一起,怎么可能往杏林扔瓷瓶?”聂倩儿当即开口反驳。

    这一反驳,莫说是其他人了,就连最为单纯的楚七七,都看白痴一样看着她。这种情况下,她不说自己没有出现在杏林的附近,却要说自己和秦子苒在一起,所以就不是她做的。

    这话几个意思?意思之一,是秦子苒可以为她的清白作证。意思之二,jiù shì 秦子苒是她的同谋!

    故而,秦子苒的脸色在瞬间已然难看到言语无法形容,恨不得冲上去将聂倩儿给狠抽几巴掌!从前她总是躲在聂倩儿的背后,将对方当枪使,两个人做着好朋友。今日也终于是自食了恶果,和蠢货做朋友,是有好处的,但是坏处也显而易见,比如现下!

    “哦!原来江都郡主一直都和秦家大小姐在一起!”澹台凰状若不经意的开口重复这句话,是在给众人提个醒!又接着道,“本公主也就说么,若是真有人下毒,怎么会在得手之后,还把物证留在自己的身上,等着人家来搜查!”

    “倾凰公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聂倩儿愤怒的指着她,这不jiù shì 在影射这件事情是自己做的,而秦家二公子的话,都是在信口雌黄吗?

    澹台凰冷笑挑眉:“字面上的意思!陛下,不去杏林看看吗?”

    君皓然闻言,又看了她们几个人一眼,当即起身:“去杏林看看!”

    “是!”众人应和,随着君皓然一起去了。杏林是女眷们那会儿往御花园走的必经之处,故而说聂倩儿是在路上干的,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而君皓然也不是蠢货,看了这么半天,他也明白了个大概!

    看来目的并不是为了毒害他,而是几个女人之间的争斗!从一开始,事情的矛头就指着澹台凰,显然她是受害者,而她也不是省油的灯,很快的还击!是以,虽然他对澹台凰这样心机深沉的女人没什么好感,但是相比之对自己下毒的人,澹台凰真是太可爱了!故而,他的心中也已经慢慢有了定论。

    凌燕和韫慧也终于明白了过来,敢情那会儿独孤渺出现,公主是让他去做zhè gè 了,将瓷瓶放在杏林!是了,这事儿,恐怕除了天下第一神偷,谁也做不成!但好奇的是,公主是如何证明那瓷瓶jiù shì 聂倩儿扔的呢,韦凤一个人看见了,同样不足以为证啊!那一定还有其他的对策,这样想着,她们的脚步都不由得轻快了很多,颇想早点看见!

    终而,澹台凰和独孤渺,都没有辜负大家的期待!远远的,她们看见了一个瓷瓶,就在杏林的中央,还瓷瓶旁边的枝桠上正飘动着一块衣料,像是谁不小心经过的时候,被树枝挂上去的!

    衣料的旁边,还落下了一块玉佩!

    这下,不仅仅是聂倩儿,秦子苒的脸也白了!显然,那块衣料按照颜色来看,是聂倩儿身上的,而那块玉佩,是秦子苒先前送给聂倩儿的!她很快的意识到了这是一个局,从一开始,聂倩儿就一直跟自己在一起,那么能动了聂倩儿衣服的人,定然只有自己!

    再加上那块玉佩,聂倩儿定然很快就会怀疑到自己的身上来!认为自己联合她谋害澹台凰是假,想陷害她聂倩儿才是真!

    而御医在君皓然的眼神示意下,上前打开药瓶,将药丸倒出来闻了闻。当即回过头,对着君皓然开口:“启禀陛下,这正是您所中之毒的毒粉!”

    接着,马上就有贵女发现:“江都郡主,你裙子上好像真的少了一块布料,你看是那块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聂倩儿的裙摆上,确实是缺了一块!看起来也颇扔瓷瓶的时候,不小心挂在树枝上的……

    “江都郡主,你既然没有做过,那里何以有你衣服上的布料?”君皓然挑眉开口,语气冷冽。

    聂倩儿被这一吼腿一软,当即跪下,已然六神无主,她也不知道好好的,自己的衣料怎么会到那里,对了,她一直都和秦子苒在一起!如果有谁能动她的衣服,一定是秦子苒,是了,定然是秦子苒!这样想着,她抬头狠狠的瞪着自己的至交好友!是她,一定是她,欺骗自己说害澹台凰,麻痹了自己的视听,而真正的目的在自己!

    她这一瞪,让秦子苒心中一慌,也只能飞快的使眼色……

    而一旁的澹台凰,终于是心满意足的笑了。zhè gè 局,独孤渺没来,她就只能事先扔了瓷瓶出去证明的清白,让这两人陷害无门。而独孤渺来了,就能把这两个女人拖下水!她不会把瓷瓶放到她们的身上,因为秦子苒一定会对她有所防备,成功的几率不大。而即便在她们身上再搜查出来什么,基于一开始被怀疑的人是自己,忽然变了目标,其他人也会怀疑是她澹台凰出手陷害!

    更何况,瓷瓶只能有一个!放在她们身上,也只能放一个人,但如果这样,就可以一箭双雕!聂倩儿怎么也不可能想到有人能在她都看不见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卷走她衣服上的布料,那么自然,她怀疑的人就会变成秦子苒了!

    朋友之间一旦有了怀疑,就会像一把野火乱烧,将两人都焚烧殆尽。更何况这两人的友情还并不纯粹,嗯,说不准这货接下来还能互相抖露出不少事……这样想着,她更是心情愉悦。

    这倒也不是她澹台凰心狠,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秦家二公子眼见事情不妙,当即开口:“启禀陛下,臣认为这是有心之人的陷害!江都郡主没有理由这样做!”

    “那这位公子是认为本公主有理由这样做?”澹台凰挑眉看他。

    秦子召也是个无脑的,当即大声开口:“那是自然,说句大不敬的,倘若陛下仙逝,太子登基,公主不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成为皇后了吗?”

    这道理谁都懂,但是但凡长了脑子就不该说出来!而且还是当众说出来。

    “畜生!”秦威闻言,赶紧几个大步上前,狠狠的一巴掌甩到了秦子召的脸上!这样的话,已经不仅仅是大不敬,而是满门抄斩的死罪,他冷眼旁观了半天,jiù shì 不想让整个秦家跟着这几个不知死活的后辈卷入泥潭,他倒好,还是将秦家给拖了出来!若是激怒了太子殿下……

    果然,君惊澜闻言,懒洋洋的端着自己精致的下巴,好整以暇的问:“秦二公子是意思,是本太子觊觎皇位已久,故而教唆了未来的太子妃来投毒是么?若真有其事,便请二公子拿出本太子教唆和太子妃投毒的证据。若是没有……”

    说到这儿,声线徒然冷了八度:“这离间两宫的罪名,你秦家担待的起吗?”

    离间帝王家的父子,乃是满门抄斩的死罪,父家诛灭六族,母家诛灭三族!这下,不仅仅是秦威,所有跟秦家沾上了点关系的人,全部都跪下开口:“殿下息怒!是秦子召无状,秦家对陛下和殿下都是忠心耿耿,请陛下和殿下明察!”

    这下,秦子苒完全懵了!她真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原本是想陷害澹台凰,却把整个家族都陷了进去,只因为这蠢货二哥的一句话,让事情到了这般地步!

    一旁那看了半天戏的楚长歌,摇了摇自己的玉骨扇,风流纨绔的声线满含笑意的响起:“这秦家二公子真有意思,污蔑公主不说,还帮公主把杀人动机都kǎo lǜ 好了,这真是思考周到zhǔn bèi 充分,本殿下深感佩服!”

    楚玉璃看了这一会儿,也缓缓笑道:“北冥君上,本宫也还想说上一句敝之浅见。倘若当真如秦二公子所言,那倾凰公主,为您zhǔn bèi 的,定然是无药可解之毒!可是却只是些看似猛烈,只要救治及时便能解的毒,难以真正毒害成功。故而本宫认为,这是一场栽赃陷害!”

    这下,聂倩儿的脸色更是白了!她们用这样的毒,是为了让君皓然还能安然的活过来处置澹台凰,否则他若是死了,这事情必然交给太子处置,太子一定会包庇zhè gè 女人。却没想到居然被楚太子用作栽赃陷害的推理依据!

    这下,君皓然杀人般的眸光便扫向了聂倩儿:“江都,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江都是她的封号,君皓然这样称呼她,显然是已经气急!

    “臣女……臣女是冤枉的,臣女没有,是秦子苒!是秦子苒陷害臣女,陛下,您要为臣女做主啊!”聂倩儿当即开口哭诉,就连落在那里的玉佩,都是秦子苒年前送给她的,她能不怀疑秦子苒吗?

    这下,众人怀疑的目光也放到了秦子苒的身上,是了,聂倩儿一直就和她在一起!如果真的是聂倩儿做的,这秦子苒也脱不了关系,加上秦子召一直在陛下的身边进言,说不是她们做的,此刻都没人信了!

    秦子苒当即跪下开口:“陛下,您不要听聂倩儿胡说!她这是胡乱攀咬,您看那里的东西都是她的,没有一件是臣女的,这便足以证明臣女与此事无关,这都是她一人所为!”

    “秦子苒,你zhè gè 贱人,信口雌黄!我杀了你!”聂倩儿一见这女人非但不为自己求情,还把事情都推到自己一个人的身上!

    当即疯了一般,伸手对着秦子苒的脸抓去!秦子苒一个不察,一张如花似玉的脸就被这样抓花了,留下了三条大大的血痕!

    “啊——”

    而聂倩儿还要去抓,君皓然冷声开口:“够了!聂倩儿心思歹毒,姑念其父为国征战多年,只留下这一条血脉,朕便饶你一条狗命,夺郡主封号,贬为庶民,逐出北冥皇城,终生不得再踏入!”

    “陛下,那秦子苒……”聂倩儿狠狠指着她,即便死,她也要拖着秦子苒这贱人垫背!她知道秦子苒很多事,她就不信今日弄不死她!

    ------题外话------

    山粉:山哥,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写宅斗剧情,希望女主干啥事儿都光明磊落,不陪贱人玩阴谋阳谋吗?今天是在闹哪样?

    山哥:那还不是看见你们经常在评论区说女主莽撞,木有智慧,所以哥决定今天展现一下女主的智慧,小小的安抚你们一下子。哥对你们多好!不过仍旧不喜这样写,整个人都写阴暗了,所以以后咱们还是直接动手抽怎么样?多爽!元芳,你看呢?

    山粉:大人,你希望我们咋看?

    山哥羞涩道:你们把月票交给哥,我们快乐的一起看……

    ——滚!另:万分感谢弟兄们的钻石、月票、鲜花及五星级评价票,感谢你们对山哥的支持和对党国的贡献,爱你们么么哒!

    !

    高速首发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本章节是【036】贬为庶民!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