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凰这话音一落,成雅就稍稍愣了半瞬,心道公主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有文化了,说话已经开始大幅度的使用成语。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舒悫鹉琻

    一边在成雅的伺候下穿衣起床,一边开口询问:“对了,我昨天是怎么回来的?还有绝樱呢?”

    “是半夜风世子让太子把您接回来的,绝樱姑娘后来被马车送回来,现下在后院养伤,也就在我们的院子隔壁!”成雅开口回话。

    澹台凰微微点头,表示了解。

    衣服穿好了之后,她便在成雅的耳朵旁边吩咐了一番,是zhǔn bèi 收拾慕容馥的计划。成雅听得嘴角稍稍抽搐了几下:“公主,你这样一搞,恐怕西武女皇再也不敢来了!”

    “jiù shì 要她不敢来,难道本公主还要隔三差五就招待她一番不成?”澹台凰贱贱的笑了一声,踏步出去了。

    远远的,便听到yī zhèn 兵器碰撞之声而来,是在花园。

    循着声音走过去,一看。是韫慧和韦凤在练剑,而韫慧显然还是个新手,所以动作和姿势都稍稍有些迟钝。另一边则是一个黑衣人在指导凌燕,并交手以提高实战技术。那个黑衣人的手法,比起韦凤那日教凌燕的时候,还是要专业很多,应当是君惊澜手下的刺客高手!

    见澹台凰一直看着没出声也没上前,成雅上前开口:“公主,韫慧是在强身健体,最近我也在学武功。虽然都只是些三脚猫,但是好歹多学学,以后可以少给您拖后腿!”

    “嗯!”澹台凰点头,很是欣慰。在乱世,对于姑娘家来说,有些武功防身,也都是有好处的。

    就在她们对话之间,那隔着几株花枝的凌燕,已经收了自己手中长剑!剑入鞘中,旋即她稍稍挑眉,对着自己面前的黑衣人开口:“多谢!”

    那黑衣男子并未蒙面,一张脸说不得俊俏,但也绝对算不上难看。冷冷点头:“不必!我也是奉命行事,你的武功虽然不过尔尔,但已经不必再学了。因为你身体上的轻便,寻常人不能比拟,故而刺杀几个人,绝对是够了!”

    他这话一出,凌燕又是点头:“替我多谢你们太子,虽然你们的确有恩于我,但是……”

    她这样说着,单手握上剑柄,接着开口,声音也冷了好几度:“但是,我这条命是公主给的!是她予我生机和报仇的希望,以及……活下去的勇气和意义!所以,如果你们太子真的要娶什么西武女皇,辜负了我们公主,我的剑,会第一个架上他的脖子!”

    她话音一落,剑光一闪,一株桃花枝轻飘飘的落地。

    黑衣人面无表情的开口:“你的剑,不会有架上爷脖子的机会!”且不说爷的武功原本就深不可测,单说他们太子府高手如云,只是区区一个凌燕,根本不可能对爷做什么。

    “有没有机会我不管,我拼死也会为公主讨个公道!”凌燕表情冷然。

    那一旁的韦凤和韫慧也停了下来,韦凤到底是君惊澜的人,张了张嘴,却还是没吭声。而韫慧也上前一步,大声开口:“我也是一样!虽然受了你们的恩惠,但是我们是公主的人。她从来未曾将我们当下人,值得我们以命相护!”

    她们都不会忘记,她们那天没经过公主的允许,便上街游玩。而公主非但没有责难,还问她们有没有银钱。这分明jiù shì 姐姐对于妹妹们的态度,而不是主子对自己丫头的态度,也是那一刻起,她才发誓,誓死效忠公主!

    成雅也是听的心中jī dòng ,拳头几张几握,要不是澹台凰就在自己跟前,她也恨不能冲上去表一番真心。

    澹台凰当真是听得心花怒放,今天才知道自己还有这样的人格魅力,哎呀,她做人真是太成功了,害羞!

    又在原地顿了一会儿,没出去,只对着成雅吩咐:“让她们按照我的意思去做事,还有,别让她们知道我来过!”让她们知道自己听到了这些话,这几个丫头难免会不好意思。

    成雅乖巧的点头,也没询问原因,就这般过去了。

    而接下来,太子府,不断有文武百官求见,看那样子全部都是来劝导的,而也全部都被门口的人挡了huí qù 。

    说殿下今日有要务处理,说了谁都不见。

    那些官员们在心中直叹气,昨天西武女皇来了,太子殿下不去迎接。半夜人家病了,派了人请殿下去探病,殿下也不去。今日下了拜帖,看这样子是要大张旗鼓的来太子府,所以他们都希望殿下能稍稍给点面子,人家女皇都这样低声下气了!其实这和西武联姻,真的是再好不过了,殿下怎么就看不透呢!

    可惜,他们都怀着满腔的赤诚,和对北冥的衷心到了这里,殿下却一个都不见。zhǔn bèi 了一肚子话,也憋着没地方说,只能不住的摇头。

    澹台凰沿着小道,往太子府书房的方向走,估摸着君惊澜应该在那里。所有防守的人看见她,也像是没看见一样,没有一个人拦住她的步伐,是君惊澜jiāo dài 过,整个太子府她可以畅通无阻。

    远远的,便看见书房的那扇窗子。

    透过窗子,他坐在首位上,单手支颊,一线红唇勾着薄薄笑意,静静看着前方。

    宽大的袖袍滑下,露出半截白臂。妖娆入画,魅惑非常。而那狭长的魅眸微微眯着,眉间朱砂嫣红,又带着一种诡谲的妖艳,和冷冽到极致的美感。一袭紫银色的锦袍,更衬得他高贵优雅。

    一束墨发垂在脸侧,勾勒出他完美的侧颜。

    那是天空中最炫目是烈日,是造物主精心雕琢的美玉!

    她远远看着,心中竟然只剩下叹息,眼中也只看得见他一人。这男人真美,从前都只觉得他长得很妖孽,独独今日,竟然觉得他美的,很让人……心动。

    这样想着,她又不自觉的摇了摇头。面上的笑意有点自嘲,是不是人都是这样,很多东西摆在眼前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看不到他的好。直到有人来抢了,开始打死不舍得放手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以来都在逃避和忽视的东西,到底有多么可贵。

    如同她,如同她对君惊澜。

    她这样发着愣,并未发出半点声音,但他却像是有心电感应一般,忽然转过头。魅眸中印入她的身影,很快便有笑意染上眉梢,微微挑眉,示意她过去。

    澹台凰倒也没犹豫,几个大步过去了。

    门口的侍卫们犹豫了一下,对视了一眼,现下爷手下的大人们都在探讨大事,能让她进去吗?但是对视之后,也没拦着她。爷吩咐过,在太子府,不论他正在做什么,不论太子妃要去哪里,他们都不能阻拦,所以他们也就都没动。

    澹台凰伸手将门推开,也在同时听见了独孤城的声音:“西武不敌东陵,便妄图以联姻求得北冥援助。慕容馥对殿下似乎是真心喜欢,但是王者之间,还是利益为重!”

    这门一推开,就听见这么一番话。

    大门开着,她有点尴尬的站在门口,方才里头yī zhèn 静默,她以为只有他一个人,所以才会进来。现下……扫了一眼满屋的大臣们,大臣们也都偏头看向她,登时她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外来者,或者jiù shì 一只猴子,等待众人观赏!

    还有不少大臣们看向她的眼神带着防备,她清楚。因为自己到底是漠北的公主,莫说现下也没有成为他们的太子妃,jiù shì 已经成为了,他们也胡对自己有所防备!而现下……也许会以为她是来窃听机密的吧?

    她咬着牙,呆呆站在门口,可以说有史以来,从来就没有这样尴尬过!不论是往前走,还是转身离开,都有点迈不动脚。

    而首位上的他,却忽然看着她,笑了笑,三月春花一般动人:“还不进来?”

    太子殿下都这样说了,其他人自然马上就收回了各自的目光。不论心中对殿下这样贸然相信一个“外人”的行为是否认同,他们也都会支持殿下的一切决定。

    大家都没看她了,她竟然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在他含笑的目光之下,反手关上了门,一步一步往屋内走。

    她知道,他是gù yì 的。

    gù yì 让她以为里面只有他一个,gù yì 让她在这时候进来。一旦进入这里,所有关于北冥的最高机密,她将都有机会参与,而这也意味着,他对她绝对相信!

    对于王者来说,是不该感情用事,亦不该贸然相信任何人的。可他偏要信,信给她看,目的……无非是为了让她感动,让她知道,面前zhè gè 男人愿意毫无保留的,将他的一切,都原原本本交给她。感动之后,自然便会对他更加不可自拔!

    但,明明知道他的企图,明明能获悉他心中的一切想法,她却还是感动了。

    这男人,真是……可怕!

    一步一步走进来,每一步,都有种被凌迟的感觉。心中有种莫名慌乱,想现下就退出去,退出他所在的世界。但,远远对视着他的眼,那双狭长魅惑的眼,像是一张大网,牢牢的将她缚住,让她觉得灵魂像是被吸过去了一样,也让她觉得自己正被什么东西牵引着,只能往前走,无路可退!

    终而,一路走到了他跟前。他如玉长指伸出,魅眸染笑,轻轻睨着她。

    这一只手,她若是接过,就没有退路了。

    他是在让她选择。

    看了他的手半晌,却也忽然回忆起方才在窗外,看见那一瞬的三春秋月之华,看见那一瞬让人心动心折的美好。终于,伸出手,做出了她的决定!

    十指交缠,她坐在他的身边。接触北冥的最高机密,那么,将不会是以别的身份,只能是以……北冥女主人的身份!

    旋即,太子爷笑了,心情不是一般的好。

    下面的人尽管有点不习惯澹台凰的突然加入,但太子殿下既然已经表示了自己的信任,所以正事他们还是要接着探讨。司马清开口:“现下朝中的中立党派,都十分坚持让您和西武联姻。而这一次,臣以为,倘若真的联姻,这些中立派,也都会站到您的身边来!”

    “你的意思,是为了让他们站到爷的身边来,爷的言行举止,便要遵从他们的心愿?”他斜斜挑眉,唇际带着温和的笑意,只是笑不达眼底。这话让司马清赶紧低下头:“臣不敢!”

    坐在一旁的独孤城,开口道:“廷尉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是臣认为,对于那些人,殿下不应该骄纵!过于骄纵,他们会不清楚自己的份量,太子党不论有没有那些中立党派的支持,在北冥也无人可以撼动!故而,殿下只需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即可,过于重视,反而会让他们飞扬跋扈,不可自量!”

    炎昭脾气最是火爆,当即也大声开口道:“不jiù shì 几个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还要在殿下面前指手画脚的人吗?惹火了老子,一刀完事!”

    司马清顿了顿,也终于开口:“丞相大人高见,臣附议!”对于炎昭,他还是保持bsp;mò 吧。

    但,也有人不这样想,时而不时的将眼神看向澹台凰,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说,但是碍于她在这里,所以不好说。这说了吧,殿下听了他们的建议还好,没有听他们的建议,这不就等于是公然开罪了他们未来的太子妃和皇后吗?

    可是不说吧,憋在心里又难受!人生最抑郁的事情,除了有屁不能放,大概就只剩下有话不能说了。

    澹台凰淡淡扫了他们一眼:“想说什么就说,我权当做没听见!”反正她现下对北冥的局势,对天下局势都不太了解,所能看见的都是所有人表面看见的那些,故而进来也只是听听,不会发表任何意见。若是什么都不懂,还乱插话,才会平白惹人笑话。而且,他们都是君惊澜的人,她倒也想听听他们有多么不赞同自己好君惊澜的婚事!

    她这话一出,那几名大臣又很忐忑的看了一眼君惊澜,见他懒懒扫着他们,眉心却已经现出些不耐。

    当即倒豆子一样开口:“殿下,臣认为和西武联姻,不仅仅对我北冥朝堂之上的局势有好处,而且对我北冥的整体实力也有好处,西武和北冥融合,我北冥定然会成为天下第一大国!这绝对是求而不得的好处!”

    “臣附议!”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老者开口。

    “臣也附议!”又是一人开口。

    紧接着,又有几人表示赞同。

    这下,澹台凰算是深刻的认识到了笑无语昨日那一番话是什么意思,门外一众大臣求见,想来劝谏。而就连最忠实的太子党,也有不少人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她也终于明白,他的肩头,是真的压着多少重担。

    不过现下最尴尬的,应该是她吧?正在她想着,他握着她的手更紧了些。没有一句话,没有一个眼神,只有zhè gè 动作,无声的表达他的ān wèi 。

    旋即,太子爷的表情开始变得似笑非笑,狭长魅眸眯着,看着自己这一众臣下,不痛不痒道:“所以,爷就该与西武联姻。而漠北无故被退婚,心下不但没有半分不tòng kuài ,还会放任我北冥一家独大,和西武联合起来灭了东陵,再攻打漠北,最终完成一统天下的夙愿?”

    这一问,那些个进言的大臣,nǎo dài

    都微微懵了一下。

    他们还没fǎn yīng 过来,君惊澜没握着澹台凰的那只手,轻轻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饮了一口,又闲闲道:“而且,皇甫轩也当是百年难得一遇的蠢货,放任我两国联盟,也没有任何动作?”

    “这……”大家都微微呆愣了一下,完全没想到这么深的层面上来。

    是了,漠北人性子最是暴烈,他们的公主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退婚,莫说是记仇了,说不准一个生气就带着骑兵打来了。漠北的铁骑,可是独步天下的!而且,四国原本各为其政,现下忽然有西武和北冥两国联合,剩下的东陵和漠北两国必然不安,很快就会抱团!

    到时候……恐怕jiù shì 两国对两国的战斗了!

    也就在他们几乎是想通了的时候,太子爷又懒洋洋的挑眉:“那现下,众位,你们来告诉本太子。是北冥和西武联合,实力更盛,还是东陵和漠北联合,实力更盛?一旦我北冥和西武联姻,因着东陵与西武的矛盾,与东陵开起战来,东陵劣势,漠北不会居安思危?而皇甫轩再拿漠北遭北冥退婚之事大做文章,何愁漠北不会站到东陵那边?那么,待到皇甫轩和澹台戟联手带着大军压境,众位大人,你们哪位愿意替爷去做敢死先锋?”

    这下,莫说是那些大臣们目瞪口呆了,就连澹台凰都呆愣了一下。

    她原本以为皇甫轩也当不希望北冥和西武联姻,而原来事实上,按照现下的局势来说,北冥若是真的和西武联姻了,才是对北冥不利,对东陵有利!所以,皇甫轩应该是希望联姻成功的吧?

    大臣们的nǎo dài 绕了几个弯之后,终于是明白了过来。他们都只想着天下掉下来一个馅饼,只顾着gāo xìng了,没想着这馅饼太大还容易砸死人!要是最后真的如同太子所言一般,他们北冥不就对上东陵和漠北了?jiù shì 加上了一个西武,相比一下,还是弱势很多,只因西武十八年前的一场大战之中,元气太伤,到现下还没完全弥补回来!

    而且,若是娶了慕容馥,也等于是拒了楚国的婚,这楚国也被得罪了。要是楚玉璃回国之后发点疯,带着军队渡海而来,他们北冥岂不是被四面夹击?!

    这样一想,几乎冷汗都落了下来。“殿下圣明,臣等愚钝,还请殿下恕罪!”

    独孤城笑了笑,开口道:“这西武惹了麻烦,就让他们自己去收拾!我们北冥,还是作壁上观的好。待到那两国打到元气大伤,我们何愁捞不到好处?”

    “丞相高见!”这下,他们才是对独孤城服了!整个太子党,除了独孤城,竟然没人能透析爷的意思,这样聪明的人不做丞相,还有谁能做?

    炎昭虽然对独孤城看不惯已久,但是今儿个也欣赏了起来。

    旋而,又有一人开口问:“殿下,既然如此,那您缘何不向众位都大人说明缘由,也省的他们还做着美梦,一而再再而三的前来劝谏。现下甚至还认为您独断专行,不配为储。若是您早日说了,他们……”

    “若是爷早日说了,怎么会知道,在场的众位大人中间,有多少人对爷忠心不二。又有多少人会只凭借几件小事,便如同墙头草一般左右摇摆不定?兰大人,你说是吗?”这话一出,冷冽的眼神徒然扫向炎昭下首的那个官员。

    这话一出,那兰大人,当即抖得如同秋风中的落叶!

    抬起头,看着对方诡谲而妖艳的眼神,登时呼吸都急促了半分,冷汗滑下,原本zhǔn bèi 狡辩的话,到了喉间也已然一句话都不敢再说!哆哆嗦嗦的起身,跪下开口:“殿下,臣,臣知罪!臣再也不敢了!”

    这下,所有人刀子般的视线都落到了他的身上,太子殿下说的墙头草,jiù shì 他?!

    澹台凰也咽了一下口水,没想到官场上这么复杂,还有内奸!

    “给你三句话辩解,定生死!”君惊澜凉凉睨着他,唇边笑意缓很温和,温和到让人胆寒。

    那兰大人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当即哆嗦着开口:“殿下,臣并没有背叛您!”

    “一句!”太子爷轻轻敲着桌面,闲闲开口。

    那人脸色一白,终于知道了君惊澜不是在开玩笑,当真是三句话,多一句都没门!于是赶紧又道:“臣是怕您被美色迷惑误国,而保持中立的陈大人前来拜访,臣就接见了他一下,也并没有投靠他们!”

    “两句!”魅眸染上笑意看

    着他,已经含着些不耐。

    他眸深如海,一眼望不到底,却又包罗万象,让人觉得自己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那兰大人看着他的眼神,想了半天,终于是明白了。殿下要的其实不是辩解,是给殿下一个留下他性命的理由!他颤抖了半晌之后,赶紧开口:“殿下,臣其实是为了打入中立派的内部,为您谋取可靠的消息!”

    这下,便是第三句了。

    然而,在场所有的人都明白,最后一句话是假的!而他所表达的,jiù shì 他剩下的价值,也是留下他性命的理由。

    “既然是这样,那就辛苦兰大人了!”太子爷懒懒看着他,神情似笑非笑。

    澹台凰也给噎了一下,偏头看了这货一眼,果真黑心肝啊黑心肝,果真会算计啊会算计!

    兰大人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终于放心下来。

    但,很快,他刚刚放下的小心脏,又很快的提到了嗓子眼……

    “但是……”君惊澜把玩着手上的杯子,狭长魅眸扫着他,三分温和七分冷冽的声线也随之响起,“你告诉爷,爷该如何相信你?”

    在场其他人的表情也一个比一个冷,这种见风使舵的墙头草,就应该被马上拖出去剁成碎片!背叛太子殿下,根本jiù shì 找死,别说是接见陈大人了,jiù shì 想一下都该死!所以没有一个人出来为他求情。

    倒是一旁的独孤城开口:“殿下,臣听说有些毒药,定要定期服用解药,才能保证性命,殿下可以……”

    他这话一出,那兰大人倒是松了一口气,原本是觉得太子为了个女人不顾国家利益,所以他才有些想脱离太子党的意思,但是现下知道了太子的谋略,以及对方这么快就能知晓自己的意图,他哪里还敢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吃点这样的毒药,还当真是没什么,因为他以后是再也不敢有背叛太子爷的念头了。

    然而,太子爷只是稍稍挑了挑眉,并不以为意。要使人信服,需以谋略,需以才智。但必要的时候,也该用些狠辣的手段让人知道厉害!可,绝对不是用毒牵制这样的方式。

    他斜斜睨了跪在中间的人一眼:“听说兰大人老来得子,恭喜。那孩子如今已然十二斤三两,婴儿的血最为纯净,用来去去天牢的晦气很不错。兰大人以后,在和其他大人说话的时候,可要好好记着,掂清楚分量,别说错了。祸及家人!”

    这话一出,这兰大人白眼一翻,险些没给晕过去!这说明什么,说明太子殿下的人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触过自己的儿子,甚至连重量都搞清楚了!要是自己再敢想什么背叛,第一个死的jiù shì 自己的bǎo bèi 儿子!

    这样想着,他飞快的磕头开口:“殿下,臣明白了!臣先前不过一时糊涂,臣明白了!”

    其他人这样听着,都觉得殿下这次太仁慈了。这姓兰的犯蠢,在北冥,莫说是只手遮天了,殿下jiù shì 随便伸出一直手指头,都能把天给遮了!他还敢跟殿下玩心眼儿,真是活够了。

    “嗯!”懒洋洋的应了一声,闲闲道,“都退下吧!”

    “是!”众位大人一同起身,各自退散,

    全部出门之后,又将门关上。澹台凰挑眉询问:“为什么留下那个姓兰的?你可不像是这么大度的人!”

    他笑,轻声开口:“婚期将近,爷手下的人,也都只纠缠于慕容馥和你,该娶谁。但有楚玉璃的影响,外面不少人都纠缠于是应当娶你,还是应当娶楚七七,有这么一个人安插在他们中间,也能稳住一些,免得他们横生出一些枝节。你要知道,虽然那些个不知死活的人,若是生出了枝节,爷都有把握一点一点的砍碎,但……你我成婚的时候,爷并不想看见任何枝节!”

    澹台凰轻笑,表示明白。“不过,皇甫轩先前可告诉我,若是他处在你的位置,一定会答应和慕容馥的婚事。莫不是皇甫轩想不到这些?”想不到北冥和西武联姻的坏处。但是,这不可能啊……

    “他当然能想到,但是他希望爷想不到!所以,他不会将这些告诉你,他总得防范着,若是爷真的没想到,却被你提点了,那岂不是……”太子爷缓缓笑了,有点轻蔑的笑。

    于是,澹台凰终于明白了,这群才二十岁都不到的美少年们,到底有多么少年老成!

    bsp;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皱,开口道:“慕容馥应该快到了,你作为东道主,是不是该出去迎接了?”

    她刻意跳过了自己进了这间书房,听了这么多机密的事情不提。直接提及慕容馥将到的事儿。

    他自然能感觉到她刻意跳过的意图,笑了笑,也没去戳破她,开口:“爷确实zhǔn bèi 了大礼迎接!”

    “大礼?”澹台凰挑眉。

    他懒洋洋的起身,行云流水般的伸了一个懒腰,方才拉着她出门。缓声笑道:“倒也不是爷zhǔn bèi 的,是小星星zhǔn bèi 的。爷不过是昨夜睡前告诉它,今日慕容馥要来,如此诚心,爷要好好kǎo lǜ kǎo lǜ ……”

    澹台凰嘴角抽了抽,这样的话给那只一条到晚想着争宠的狐狸狼听见了,不得疯了才怪!也jiù shì 说,不仅仅她给慕容馥zhǔn bèi 了礼物,小星星童鞋也zhǔn bèi 了!“它zhǔn bèi 了啥?”

    “在后院,你去看看?”他挑眉而笑。

    澹台凰会意,要看自然是她一个人去看,要是君惊澜也跟着去了,小星星童鞋以为自己的想法暴露,说不定就不出手了。而且那只狐狸狼聪明的很,要是看见了君惊澜,说不准还能知道他的企图!

    于是她点了点头:“好,我一个人去!不过,今日……”今日进了书房的事儿,她还是想说。

    他轻笑了声:“爷说过了,你求多少,爷便给你多少。不求,爷同样毫无保留的给你。”

    “你就不怕我背叛你?”毕竟她是漠北的公主!

    他魅眸微挑,忽然又笑:“你不会!”

    “为什么?”哪里来的自信?

    “因为没有爷的爱抚,你的胸部难以再有突破!”某人正经了几句,又开始犯贱。

    澹台凰狠狠磨牙,赏了他一个大白眼,加上一个大脚印。转身往后院去了,从今天起,她jù jué 和随便和贱人说话……

    到了后院,忽然听到yī zhèn 狗吠声!她嘴角一抽,敢情这心小星星童鞋想学狗叫将人吓跑不成?饶过了院墙的拱门,往前方一看,她微微抽搐的嘴角开始疯狂抽搐……

    只见,整个院子之内,到处都是狗!黑的,白的,红的,花的等等,颜色很齐全。哈士奇,泰迪,狼狗,牧羊犬等等,种类很繁多。

    而高台之上,站在一只银光闪闪的狼!它银色的皮毛,在太阳的照射下,散发出夺目的光辉,两只后蹄蹬地,前爪在半空挥舞,还颇有种万兽之王在开会讲话的架势!

    右前爪拿着一根棍子,貌似在作指挥!

    澹台凰的眼角又抽了抽,敢情这货是在训狗呢?

    只见星爷,棍子往前,众狗们飞快的往前俯冲!它又忽然停住不动,众狗们也一同站住,瞪大了眼看着它。

    接着,它又往下面挥了两下,众狗们开始:“汪汪汪……”

    往上面挥了几下,众狗们开始咬牙切齿,似乎是在咬人!

    很快的,星爷就看见了门口的澹台凰,狼头微微抬起,一副十分高傲的样子:“嗷呜!”你zhè gè 苦逼也来了?星爷知道你也被主人抛弃了,来来来,让我们携爪弄死慕容馥!看见星爷的英明决策了没有,跟星爷的比起来,你想的那些鬼主意,是不是都弱爆了?

    澹台凰有点木然的看着它,心中思考,难不成这货,是想表演给慕容馥看不成?

    但是她显然想多了,就在这会儿,门口忽然有人禀报:“倾凰公主,西武女皇来了!”

    这话音一落,星爷当即一挥指挥棒!眼神直视门口的慕容馥,太子府虽然很大,但是这地方五十米之后是直直对着大门口的,这jiù shì 星爷选在这里训练的原因!

    它这样一挥,所有的狗狗全部转过身,恶狠狠的瞪着慕容馥!

    紧接着,小星星童鞋把棒子往前头一挥,又往下头一扬,狗狗们yī zhèn 风一样刮了出去……

    澹台凰慢慢的回忆了一下小星星童鞋方才训狗的动作,往前是冲,往下是咬!那,慕容馥……她想着,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

    她表示很同情,非常同情之后,她又飞快的跳了起来,大声开口:“快点关上大门,西武女皇前来,我们要好好招待啊!”

    关门打狗,变成了关门放狗!澹台凰太开心了!

    门口的人当即领命,然后,慕容馥惊恐的瞪大眼,看着一众狗凶神恶煞的对着自己冲来!

    登时面色一白,所有作为女皇的形象尽失,大声开口尖叫:“啊……你们这些狗奴才,还不给朕挡着!”

    “是!”宫人太监们几乎是含着眼泪挡在她面前,她这是来太子府看君惊澜的,这带刀侍卫也不能跟着进来,是以全部被澹台凰一声令下,关在门口。现下就剩下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宫女太监,挡在慕容馥的前头表示衷心!

    但是他们的衷心,是半点都不会让狗狗们感动的,它们非常贯彻的实施了星爷的指使,往死里把这些人痛咬了一顿。一时间整个太子府的门前惨叫连连,门口慕容馥带来的那些侍卫想进来护驾,可惜太子府的大门关着,他们也没那个本事硬闯!

    宫人太监们被咬残了一个七七八八,三只英勇的大狼狗终于冲破重围,对着慕容馥扑去!

    各种鸡飞狗跳!

    然后,就听见慕容馥的大声呵斥:“你们这些疯狗,放肆,都给朕滚开!朕要灭了你们九族!”

    韦凤、凌燕等人在不远处深深叹气,看来慕容馥是真的被刺激狠了!要灭了这些狗的九族,话说她知道它们的九族分别是谁谁谁吗?

    “啊——jiù mìng 啊!啊朕的腿……”

    “朕的胳膊!”

    “啊——滚开!滚开!”

    澹台凰站在门口,看着慕容馥被狗咬得那么惨那么残,久久不语。小星星童鞋从高台上跳下来,走到澹台凰的身边,抖着自己的右后蹄,得意的嗷呜:“嗷呜!”怎么样,跟星爷比起来,你吩咐韦凤她们做的那些,真的弱爆了吧!

    澹台凰木鸡一样点头:“是的!”跟它比起来,她的主意是真的弱爆了!君惊澜这养的是一只什么狼啊,幸好没这样整她。不然,不然……

    “嗷呜!”星爷看出了她的担忧,开始悠闲剔牙,放心,星爷不会这样对你的,因为这样对你,主人不会原谅星爷,想想上次给你下了一包泻药,星爷就少了一年的天山圣果,不划算!争宠诚可贵,零食价更高,所以大度的星爷是不会跟你计较的。

    终于,慕容馥倒下来不说话了。

    也不知道是咬昏了,还是咬死了。太子爷也终于姗姗来迟,“惊讶”道:“这是怎么了?还不将这些狗驱逐出去,快请御医!”貌似很着急,而他这样说着,狭长魅眸状若不经意的往小星星的方向看了一眼,这眼神没叫小星星瞧见。

    星爷听见这话,脸色瞬间绿了!

    澹台凰当即偷笑,这又是在给慕容馥树敌啊!他对慕容馥多好,小星星八成就能把慕容馥搞得多惨!

    于是,星爷转过身,伸出一只前爪:“嗷呜!”澹台凰,我们握手合作!弄死那个女人,看在你刚才那么聪明,知道叫人关门的份上,星爷承认你zhè gè 合作伙伴!

    澹台凰也热心的伸出一只蹄,敌人的敌人,jiù shì 朋友!

    就在他们亲热握手之间,慕容馥带来的,还没被咬晕的宫人,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太子府的御医怒吼:“你说什么?女皇的腿没救了?”

    “是的!咬伤了骨头,怕是站不起来了,以后或者还会染上狂犬病……”御医很诚实的开口。

    澹台凰咽了一下口水,对着星爷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那妖孽养出来的动物啊!真他妈神了!

    星爷潇洒的一拨流海,往外走:“嗷呜……”星爷永远最牛逼!还愣着干什么,走,你还有啥招数?咱接着用……最好弄死她算了,来,我们在星爷的带领下为民除害!

    ------题外话------

    女皇残了!你们不奖励几张月票给山哥吗?不奖励吗?(⊙o⊙)…你们也不拿月票表扬一下牛逼的星爷的吗?不表扬吗?(⊙o⊙)…还有啊,眼瞅着要到月底鸟,还有月票的妹纸请速速滴甩我一脸!给哥一点接着万更滴动力,e,on,baby !爱你们muma!

    【荣誉榜更新】恭喜【18501561151】童鞋升级会元,恭喜恭喜!同喜同喜!

    谢谢弟兄们的钻石、鲜花、

    月票和五星级评价票爱抚!么么么么!

    !

    高速首发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本章节是【043】悲伤的残疾女皇!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章节目录

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惑乱江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惑乱江山并收藏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最新章节